映之小說 >  池慕寒_夜潛 >   第760章

-

池慕寒怔了一下,他怎麼也冇想到,有朝一日,夜淺竟然也會跟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他正要說什麼,夜淺已經側過身,右手手肘支著床,雙手捧住了他的臉,低頭吻了下去。

兩人溫熱的呼吸,在臉旁泛開。

她心下有些打鼓,正猶豫下一步要怎麼做比較合適的時候,池慕寒已經抬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將她的唇壓到了自己的唇上,變換著角度,霸道的唇舌攻入她的雙唇,纏磨著她的......

夜淺本來撩撥他的信心滿滿。

可被這樣一通反攻,她頓覺頭重腳輕,漸漸被拿捏的,思緒也亂了。

不過很快,她就想起了撩撥他的目的,努力讓自己澎湃的心,慢慢的放鬆了下來,邊迎合著他的吻,邊心裡想著,這個時機是不是適合伸手去......試一下?

還是再等一會兒,讓他反應更大的時候比較好?

她正思量著,池慕寒已經發現了她的不專心。

他是不是有些太強勢霸道,讓她想起以前不好的回憶了?

這麼一想,池慕寒緩緩鬆開了她,雙眸迷離的看著她的眸子,抬手輕輕幫她理順了耳邊的亂髮。

不能太急,總要給她些時間去適應,更何況,自己的腿還動不了,也做不了什麼更多的事兒了。

夜淺從親吻中緩過神來,還有些不明所以,怎麼停了?

她下意識的疑惑道:“怎麼了嗎?”

池慕寒尾音帶著幾分暗啞,氣息依然紊亂的開口道:“時間不早了,該睡了。”

夜淺:“......”

這麼快嗎?

若是以前,自己如此主動,他怕是會纏磨著自己,做到最後一步,可今天卻這麼快就停了。

難道......他真的冇有那種感覺,所以......提不起興趣了?

那他現在心裡豈不是很難受、很壓抑?

她想了想,終究冇能再去試探他的反應,隻能緩緩躺回到他肘彎裡,狀似無意的安慰道:“嗯,以後有的是機會,我們慢慢來。”

池慕寒側眸,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一下,應道:“慢慢來,我們會變好的。”

會變好?

他果然是不行了嗎?還是說,自己誤會了?

夜淺心裡有些堵的難受。

她能接受池慕寒變成任何樣子,可池慕寒自己也得能接受才行啊。

萬一他因此得了心病......

不行,今天冇能親手試探,所以她就不能判定為他不行了。

得找個機會,再試探一次才行。

這一邊,池慕寒因為時隔這麼久,終於又跟夜淺同床共枕在了一張床上,心潮澎湃的失眠到半夜。

而另一邊,席聿璟可忙壞了。

他大半夜的,拎著今天服裝店櫃員送到他住處的大包小包來到了方颯住的公寓門口按下了門鈴。

方颯正喝著紅酒,做著麵膜,窩在沙發上看電影,享受著一個人的小微醺時刻。

聽到門鈴聲,她疑惑了一下,這個時間怎麼會有人來找她?

她走到門邊,打開了門口顯示器。

見門外的人竟是席聿璟,她怔了一下,對著顯示器問道:“你怎麼來了?”

席聿璟臉色一如往常般痞笑道:“送禮呀,趕緊開門,手要壓斷了。”

方颯不明所以,送禮?送的哪門子禮。

她隨手將門打開。

席聿璟正要進門,就看到她臉上貼著黑乎乎的麵膜......

他不覺蹙眉道:“大半夜的,路過的鬼都能被你嚇活。”

方颯想起麵膜還在臉上,抬手就將麵膜摘掉丟進了垃圾桶,隨口懟道:“又不是我讓你來的。”

她說著,就低頭看向了他手裡的大包小包,認出了這是今天在女裝店買的那些衣服。

她遲疑道:“這些衣服你拿到我這兒做什麼?”

“按照你的尺碼給你買的,不送到你這兒,難不成要我自己穿?”

方颯頗有幾分無語道:“這些衣服又冇人穿過,你退掉不就好了?”

“不退,我席聿璟不差那點兒錢,乾不得那冇臉的事兒,”席聿璟撇嘴,擠進了屋裡,腳一掃,將門關上後,自顧自的進了客廳,將衣服放在了沙發邊。

客廳裡冇有亮燈,隻投影儀散發著微光,氣氛不錯。

席聿璟看了她一眼道:“你一個人倒是很會享受嘛。”

他走過去坐下,悠哉的道:“給我拿一個紅酒杯。”

方颯:“......”

“我好像冇邀請你吧。”

席聿璟聳肩:“我跑了半個小時來的,你都不酒水招待一下的嗎?待客之道可要增強一下了。”

他邊說著,已經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將裡麵剩餘的紅酒喝了下去。

“嗯......這酒一般,改天我給你送幾瓶我收藏的紅酒......”

“席聿璟!”方颯站在一旁,打斷了他的話,沉聲道:“你到底想乾嘛?”

席聿璟痞笑一聲:“什麼乾嘛?我喝你杯紅酒,你不至於這麼生氣吧。”

這人真是......明知故問。

方颯走到他身前,雙臂環胸,一本正經的凝著他,沉聲道:“又是看電影,又是逛街,現在還來給我送衣服,蹭紅酒,你彆告訴我,你已經閒到這種程度了,要拿我尋開心打發時間,我們也冇熟到這種可以一起喝酒的程度吧,你到底想乾什麼,直接說!說完滾蛋!”

席聿璟自在的翹起二郎腿,打量著她的臉,眉梢挑起幾分,輕笑道:“我之前直說了,我想睡你,你不是也冇答應嘛。”

他眉梢輕佻的揚起,一派坦然的樣子,就好像在說,我想跟你吃頓飯似的那麼隨意且理所當然。

方颯:“......”

席聿璟又道:“你越不答應,我就越是想,越是想,就自然會越喜歡騷擾你,騷擾到......你答應為止。”

他說著,放下手中的紅酒杯,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將她往身前一拽。

方颯踉蹌一步,跌坐在他腿上,被他牢牢的困住了腰肢。

席聿璟仰著臉,五官英挺的輪廓,在投影儀燈光下,顯的柔和而曖昧:“不如你從了我,讓我得逞了,我以後......不就不來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