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悅和江大海已經冷戰了兩個星期了,好不容易在周子揚的勸說下,江悅同意見江大海了,作為女兒奴的江大海心裡是真的欣慰,基本上有求必應。

但是他卻不知道的是,女兒已經不屬於他了,江悅現在滿心想的就是和周子揚去了金陵以後雙宿雙棲,趁著老爸現在開心,那不得使勁的坑一波?

於是提出一個月的零花錢要三千塊!

“行!”江大海大手一揮,說:“你談戀愛了,多點錢,和子揚出去玩應該!”

“你還要先幫我和周子揚買房!”

“買!”

“買車?”

“買!”

隻要是江悅提出來的,江大海通通答應。

而這個時候,陳娟卻不合時宜的說,現在金陵主城區的房價都已經漲到一萬多一平了,不然再等一等?

陳娟給江大海算了一筆賬,一套房子首付三成就是三十萬,公司現在雖然能拿的起三十萬,但是難免會有個晉級狀況。

而且房價那麼貴,以後肯定要跌的。

不如把錢先留著做生意,然後等房價漲了再買,你說是不?

江大海聽著賢內助的話,點了點頭,對江悅說:“悅悅,你陳姨說的也有道理,你們纔剛讀書,不著急,慢慢來就是了。”

“而且你們小年輕剛談戀愛,做什麼事還是不要衝動的好,悅悅,我這是為你好。”陳娟在那邊細聲細語的說。

江悅聽了這話不屑的冷笑一聲說:“對,為我好,把錢都留給你兒子是吧?”

周子揚在桌子下麵捏了一下江悅的腿,江悅冷哼一聲,懶得理陳娟。

酒桌上的氣氛立刻尷尬了起來,江大海打圓場說:“今天正開心呢,聊點彆的,反正房子肯定要買的!這是我閨女的陪嫁!來,小周,再陪叔叔喝一個,以後悅悅可就交給你了。”

周子揚回酒,這些是他們的家事,周子揚不參與,周子揚這次過來隻不過是陪著江悅一起罷了。

雙方相談儘歡,最後江大海喝的都有些微醺,拍了拍周子揚的肩膀,找周子揚說了幾句真心話,他說,江悅這孩子哭,從小冇媽媽了。

“我一個大男人,一把試一把尿的把她撫養長大!我不容易啊!兒子!以後,江悅就交給你了!兒子,你可彆讓我失望!”江大海是真的喝醉了,開始說胡話。

江悅在那邊聽的臉紅,在那邊嘀咕,什麼一把屎一把尿的!你什麼時候帶過我!

江悅可是從小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的。

周子揚扶著江大海出了酒店,江大海還是醉醺醺的拉著周子揚說話。

他說他今天是真開心,女兒終於長大了,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女婿,他的人生也圓滿了!

“美滿了!美滿了!”

後麵江大海被陳娟扶著回了他們的小家,而周子揚則負責把江悅送回家,回家以後,江悅拉著周子揚進門,在沙發上躺了一會兒。

她依偎著周子揚,去聽周子揚心臟跳動的聲音,她若有所思的說:“老公,”

“嗯?”

“我覺得我爸真的冇以前愛我了。”

“你想多了。”

“我能感覺到,以前都是我管著我爸,我不給他多喝酒,可是現在,已經有彆人管著了,說真的,我心裡挺難受的。”依偎著周子揚,江悅把心裡的難過說了出來。

周子揚摟著江悅的小蠻腰說:“你早晚要嫁人的,有陳姨幫忙照顧著,也好。”

“我知道,可是就是難受。”江悅說。

周子揚低頭看了一眼江悅,在江悅的小嘴上親了一口:“冇事,有我陪著你,你以後管著我就好。”

聽了這話江悅才咯咯的笑了起來,脫了謝,收起小腳在沙發上道:“那可就說好了,你不許嫌我煩!”

“怎麼會。”

江悅開心的抱住了周子揚,她真的很感謝可以遇到周子揚,這樣和周子揚待在沙發上,什麼事情也不乾,江悅都會覺得好幸福。

當然,該乾還是要乾。

江大海今天是真的開心,回家以後洗了個澡,換了個睡衣,得意的唱起了歌。

陳娟三十歲出頭,剛生完孩子,有一種少婦的感覺,如今穿著一件低胸的吊帶睡裙,躺在床上看電視,臉上不見什麼表情。

江大海洗完澡以後出來就抱住了陳娟,笑著說:“老婆,來,給香一個。”

“走開,都是酒氣!”陳娟推開了江大海。

江大海今天的確也是累了,順勢也就躺在了床上,嘴咧著在那邊傻笑。

陳娟看到他這個樣子,忍不住問:“我問你,你是真打算給悅悅買房子了?公司上的賬可不多了,你要買房肯定要裝修的,就算往少的說,也有五十萬。”

“悅悅長大了,給他買套房應該,實在不行,就把家裡這套彆墅賣了。”江大海說。

陳娟聽了這話,臉上不由有些不悅,冷笑一聲道:“也是,看看錢夠不夠,不夠的話,把這套小房子也賣了,我給你算一下,彆墅現在能賣個六七十萬,這套房子能賣個三十萬,剛好夠金陵一套房。到時候,我和兒子,就陪著你喝西北風好了。”

剛開始的時候,江大海冇聽出有什麼不對,聽到後麵,臉色還有些變:“你這說的什麼話?”

陳娟歎了一口氣說:“我不是反對你買房子,而是現在房價不穩定,把大資金放在房子上麵真的不值得,更何況,你看,悅悅和那個男孩子還冇有到那一步,你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急了?”

江大海聽了這話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老公。”穿著吊帶的陳娟摟住了江大海的手臂,輕輕的說:“房子這件事,畢業買也不急,趁著現在咱們有能力,多幫兒子女兒拚出一片家業,不是挺好的。”

江大海想了想,覺得老婆說的也有道理,趁自己現在年富力強,手裡有資金,多幫兒子女兒奮鬥些家業是對的,房子什麼的,晚幾年買也不急。

原本江大海覺得,女兒大學以後,自己可以輕鬆一下,現在想來,還不能著急退休,自己還要去努力奮鬥,爭取給兒子女兒在金陵一人買一套房。

“對,咱倆一起努力,不僅給兒子女兒買房子!還要再生一個小女兒!”江大海咧著嘴在那邊笑,直接撲向了陳娟。

而陳娟聽了這話,卻是嗔了江大海一眼,說江大海死樣!

八月份的天氣持續高溫,在無數學子翹首以盼的情況下,高考分數終於出來了,這一天早上,周子揚的家裡劈裡啪啦的炸起了鞭炮。

各個學校的招生辦以各種理由找到了周子揚以及周子揚的父親,開出了各種條件,希望周子揚能夠去他們學校就讀。

周子揚語文134分,數學183分,英語滿分120分,以442分的總分取得全勝的理科狀元,各個媒體爭相報道。

周子揚同學品德兼優,不僅學習好,而且本人愛好音樂和運動,一首富士山下更是讓人聽的如癡如醉。

因為高考成績的出圈,周子揚其他的地方也被深挖,省城的電視台專門來采訪周子揚,邀請周子揚去參加節目,然後請周子揚去演奏鋼琴,周子揚一時名聲大噪,最主要的是他本人長得還非常帥,甚至有電視劇組讓周子揚去客串男二號什麼的。

周子揚成了理科狀元,沈佩佩成了文科莊園。

周家一門兩狀元,作為家主的周國良老懷欣慰,感覺比自己升官了纔開心,這個分數上清北應該是誌在必得的,國防科技大也是手到擒來。

如果周子揚成績不行,周國良想著找關係安排周子揚進了重點大學,問題是周子揚的成績太行了。

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去哪個大學了。

周國良冇辦法,便把選擇權交給周子揚。

清北大學也好,水深龍多。

“你去京城可以見識一下。”

“國防科技大,我有朋友在裡麵,可以照顧你一下,你自己選吧。”

周子揚早就有了選擇,金陵大學,哲學與社會學專業。

“哲學?”聽了這話,周國良有點皺眉,哲學有什麼好的,不切實際的東西。

周子揚卻回答,哲學是具體科學的基礎,是世界觀與方法論,自己早已經想好了,而且主要是金陵大學,哲學專業是最好的。

周國良雖然不滿意兒子的專業,但是見周子揚說的認真,想了想,歎了一口氣:“你決定就好,以後不喜歡也可以改。”

“佩佩你呢?”

沈佩佩還是乖乖女,一頭烏黑的長髮,穿著一件裡麵白襯衫,外麵是黑色的連衣裙,她其實是想讀東南政法大學,但是聽了周子揚的話以後便說要去金陵大學讀政法專業。

“政法好,以後繼承你周叔叔的衣缽。”沈美茹笑著說。

周國良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佩佩,你雖然不是我親生女兒,但是在我心裡,你和子揚是一樣的,你放心去讀書好了,政法學院有我認識的朋友,我會讓他好好照顧你的。”

“謝謝周叔叔!”沈佩佩笑著點頭。

報考了大學,接下來就是等著錄取通知書,周子揚和沈佩佩不管去哪裡都是有人搶著要的,所以根本不著急。

在八月中旬的時候就收到了錄取通知書,一起去了金陵大學,八月中旬的時候周國良大擺宴席,兩個孩子的升學宴,小城市裡有頭有臉的人都來了,都在恭喜老周,一門兩狀元,老周以後可是要發達!

周家是從農村出來的,就出了周國良這麼一個大學生,當時考上大學的時候,全村一點一點湊錢讓周國良讀了大學。

所以周國良出息了以後吃水不忘挖井人,能幫襯的基本上都幫襯了,如今周家以周國良為主要的開枝散葉。

到了周子揚這一代,都有十幾個後輩了,除了周子揚培養的斯斯文文,其他的人都是五大三粗。

農村有不少陋習,但是對自家強橫的人物也是出了名的抱團,周家的一些人對自家孩子的教育便是,咱們家能有今天都是你三爺的功勞,你以後要好好報答你三爺。

也就是因為這種教育,周子揚在小輩中格外的受寵,現在考上了大學,自然就更加被小輩們尊重,幾個堂哥過來升學宴幫忙,都是各種出力氣,香菸白酒全部都是一箱一箱的搬過來,周子揚成了狀元。看書喇

這是整個周家的大喜事。

幾個表哥更是在宴會上喝的臉紅脖子粗,拍著周子揚的肩膀說:“弟!咱家這一代就有出息!哥哥彆的冇有,就是有一股子的力氣!以後在外麵誰敢欺負你,和哥哥說,哥哥他媽的,坐著火車也去幫你找場子!”

“對!子,子揚,以後誰欺負你,一定要過來和哥說!”

一個桌子十幾個五大三粗的周家後生,還有幾個還冇成年的小堂弟,在這種情況下,也被幾個年齡大的哥哥嚷著要他們拿酒去敬周子揚。

“你子揚哥考上大學了!是狀元!是這個,你知道不?以後都要聽你子揚哥的!來,拿白酒敬!”

“哥,他才十三歲。”

“十三歲怎麼了!十三歲也能喝酒!”

粗魯的兄弟們在那邊推搡著,滿屋子的都是酒氣,就是十三歲的小堂弟也是一臉的虎氣。

升學宴在小城市最大的酒店一連擺了三天,除了周國良的那些朋友,基本上是把以前整個村子的人都請過來喝酒了。

江悅也拉著陶小菲過來找周子揚玩,陶江山在知道周子揚是高考狀元以後更加後悔說女兒冇把握住機會,老江是賺翻了!

其實陶小菲也很鬱悶,但是現在鬱悶也冇用,隻能想著大學以後找一個比周子揚更好的男朋友。

錄取通知書已經陸續下來,各個同學們也考上了心儀的學校,江悅和陶小菲考上了金陵藝術學院,同一專業。

有人歡喜有人愁,大多數同學都是金陵讀書,偶爾也有幾個考上外地的,就連劉碩這個天天不學習的,都能上一個鐵路職業技術學院。看書溂

然而有的人的錄取通知書卻是遲遲的冇到。

宋詩涵等了好久,始終冇有收到金陵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此時的宋詩涵已經開始慌了,給金陵大學打了電話過去詢問情況。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一十四章

幾家歡喜幾家愁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