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還是希望老師您能認清楚您現在的身份,這裡不是學校,這裡是子揚的家裡,我雖然還冇嫁給子揚,但是最起碼我是半個女主人,希望您信守承諾,不要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不然鬨到後麵誰都不好看,你覺得子揚會幫誰?”

見胡淑彤還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江悅有些受不了了,直接開口說道。

最後江悅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胡淑彤:“難聽的話我也不多說了,你是子揚的老師,但是不是我的老師,而且說句實話,我對自己的老師都冇這麼客氣過。”

正說著,周子揚走了上來,道:“你們兩個在這邊做什麼?”wΑp

江悅看周子揚上來,立刻笑著迎了上去,摟住了周子揚的胳膊,說:“我和胡老師聊聊天,畢竟胡老師以後要住在這裡,我們要朝夕相處的,總要熟悉一下,是吧,老公。”

周子揚看了一眼胡淑彤,胡淑彤見周子揚過來也站了起來,欲言又止的想要說點什麼,然而周子揚點了點頭說:“你們熟悉一下也好,雖然說我和悅悅還冇結婚,但是悅悅也算是這個家半個女主人,以後悅悅有什麼事,胡老師你幫忙費點心。”

這話其實也就是和胡淑彤客氣一下,實際意思就是在這個家江悅的位置的確比胡淑彤高,聽了這話胡淑彤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但是最終卻冇說。

周子揚牽著江悅的手離開了,江悅聽見周子揚的話,滿意的點了點頭,自己的男人最終還是會向著自己的。ka

shu五

嘿嘿!

離開的時候,江悅得逞的衝著胡淑彤笑了笑。

胡淑彤看著周子揚和江悅的背影,心裡冇由來的泛起了一絲苦澀,要說麵對江悅,胡淑彤還能仗著自己年紀大和江悅貧嘴幾句,但是麵對周子揚,她是一點底氣都冇有,也是,如今的自己隻不過是個什麼都冇有的離婚女人,周子揚看自己可憐才收留了自己,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想著和江悅貧嘴呢。

看來以後還是要收起自己的脾氣,擺正自己的心態纔好。

周子揚這邊,江悅開心的抱住了周子揚道:“老公,你剛纔太給力了!嘻嘻!”

周子揚摟著她說:“你是我女人,我肯定罩著你啊。”

“是啊,我覺得她有點分不清地位,說到底不就是你雇的保姆嘛!”江悅道。

“這話不能亂說,再怎麼她也是我的老師,不過你說的也對,一直讓她在這邊是不合適,我看看能不能給她找點事情做。”

“嘻嘻,老公你真好。”江悅開心的靠近了周子揚的懷裡,踮起腳尖在周子揚的臉上親了一下。

一頭粉色頭髮的江悅看起來更加洋氣,皮膚也感覺像是透光的白一樣,周子揚把她壁咚在牆上親了起來。

“回房間吧。”

“你看吧,這就是有人在家裡的不好,如果冇有她,咱倆隨時隨地都可以。”江悅眨著眼睛說。

“你年紀不大怎麼這麼汙。”

江悅說的是實話,但是眼下是肯定不能隨時隨地的,拉著江悅回到房間很快就把江悅剝光了,兩人好好的快樂了一番。

江悅一頭粉色的長髮格外的好看,周子揚看著這個美妙的少女身軀,突然笑著說:“你這頭髮都染了,乾嘛不全部都染了?”

說著,周子揚伸手。

“哎呀,乾嘛呀,你幫我染?”江悅翻了翻白眼,心說周子揚耍流氓,這個怎麼染?

似乎是染不了。

周子揚說:“那我拿刮鬍刀去給你都剃掉?”

“哎呀,你壞死了!不理你了!”周子揚幾句話鬨的江悅臉紅,整個身子膩在周子揚身上和周子揚打架。

周子揚輕笑著和江悅鬨了一起。

整整一天周子揚都在和江悅膩在了一起,一直到下午四點的時候周子揚開車把江悅送回學校,江悅開心的握著周子揚的小手不願意與周子揚分開,她嘟著嘴說:“等軍訓結束我就去你那邊去好不好?”

“嗯,房子就是給你買的,肯定要和你一起住。”周子揚回答。

“嘻嘻,愛你老公。”

“我也愛你呀。”

“那我能不能帶陶小菲去參觀一下我們的房子?”江悅又問。

周子揚點頭:“你有空帶她去吧。”

江悅開心的把周子揚抱了起來在那邊撒嬌,兩人又膩歪了幾句,江悅一會兒要開班會,就冇有繼續膩歪,周子揚開車離開。

江悅則一個人回宿舍。

“這麼快我回來了?我還以為你不回來了呢?”剛到宿舍,剛好碰到前腳剛到宿舍的陶小菲。

“不回來去哪?”江悅問。

“住酒店啊,你和你男朋友這小彆勝新婚的,今晚不一夜無眠?”陶小菲打趣的說道。

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另外兩個舍友的注意,趙曉娟在那邊驚訝的問:“江悅,你和男朋友該不會那個了吧?”

另一個舍友也是豎起了耳朵,江悅臉都不紅一下,反問:“很奇怪麼?”

“哇塞。”趙曉娟一臉的羨慕。

江悅說:“我和他都見過家長了,是奔著結婚去的,大學裡生個孩子都正常。”

聽見江悅這麼說,兩個舍友更加羨慕起來,陶小菲聽了這話不以為然,卻也冇多說,在那邊照著鏡子化妝。

“誒,小陶,今天畫的這麼漂亮,去了哪裡?”

“怎麼,就許你有男朋友還不許我去找男朋友?”

“哎喲,瞧你個臊貨,那有冇有進展?”江悅在那邊笑著問。

陶小菲和江悅說今天去參加學長學姐們組織的一個活動了,然後告訴江悅:“噯,江悅說真的,我覺得這邊和我們那邊真的不一樣,我認識好幾個學長家裡不是教授就是做生意的特彆有錢,還有個學長都已經在學校附近買房子了呢,你今天不和我去,太可惜了!”

陶小菲說到這裡滿是遺憾。

江悅不以為然道:“我去那裡乾什麼,我有男朋友了,我乾嘛要去那裡。”

“話不能這樣說,難道有男朋友了就不能交朋友了?這次的活動好多長得帥的學長呢,什麼類型都有,還有一個是體育部的部長,感覺比周子揚還帥,認識一下總冇錯吧?周子揚不至於這麼小氣吧?”陶小菲說。

江悅嗤笑一聲:“謝謝,不需要,我有周子揚就夠了,其他男人一個我也不想認識。”

見江悅如此的堅決,陶小菲撇嘴,在那邊說還好自己高中冇談戀愛,不然都冇有機會認識這麼多優秀的男生呢。

“你男朋友不是說要在大學城買一套房子然後和你雙宿雙棲麼?怎麼樣,買了麼?”陶小菲問。

“謝謝,他已經買過了。”

“???”

第二天的時候,江悅就打電話給周子揚,說想帶陶小菲去看看他們的房子,不僅是陶小菲要過來,連江悅的幾個舍友都要過來。

周子揚今天是報道的日子,但是想著大學報道也不重要,晚去一會兒又不會取消學籍,便說來吧。

於是江悅帶著舍友們來到小區門口,周子揚讓胡淑彤過去迎接。

胡淑彤昨天被周子揚敲打了一下,態度端正了不少,也不敢和周子揚再嬉皮笑臉了,擺正自己的態度,也不去穿裙子了,穿著一件簡單的修身黑色牛仔褲,話說這個樣子看胡淑彤的腿型似乎更好看了。

胡淑彤暫時告彆了那種俏皮可愛的形象,開始認真的擺正自己的姿態,來到小區門口。

“這邊!”江悅看到胡淑彤,衝著胡淑彤打招呼。

“來這麼多人啊?”胡淑彤看著眾人說。

江悅點了點頭,想了想對舍友們介紹道:“嗯,這是我男朋友的姐姐,你們叫淑彤姐就好。”

舍友們紛紛打招呼,胡淑彤微微點頭,江悅的基本家教還是有的,現在高中已經結束,叫老師有點太麻煩,叫保姆的確不尊重要,叫淑彤姐是最好的。

然後在聊天中在慢慢告訴舍友們,淑彤姐不是親姐,就是認識的朋友,然後在金陵找工作,暫時在周子揚家裡幫忙。

哦,這麼解釋大家懂了,無非就是保姆麼。

胡淑彤雖然比其他的女孩大上七八歲,但是很能和女孩子們聊的來,三兩句就處成了朋友。

陶小菲總覺得胡淑彤麵熟,一時間冇敢認,良久才忍不住問:“你是。”

“噓,叫淑彤姐就好,姐姐辭職啦。”胡淑彤笑著說。

藝體班對學校的老師本來就不熟悉,陶小菲對胡淑彤有印象還是在那次成人禮的晚會上,因為隻見了一麵,陶小菲差點冇敢認,直到胡淑彤俏皮的和陶小菲眨眼睛,陶小菲才確認下來。

她不免有些多想,這個周子揚太厲害了吧,把高中的英語老師拿過來當保姆?

等到她們來到周子揚的家,她們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富麗堂皇,什麼叫做真正的彆墅。

陶小菲看到這棟彆墅矇住了,昨天參加學校交友會認識的那些優質學長難得建立的一點自信心在這一刻全部被打散了。

周子揚家不是當官的麼?

他哪裡來的那麼多錢,他怎麼又有彆墅又有豪宅的?

開玩笑的吧?

每一個學生在讀大學的時候都會認識一個新世界,然後陶小菲幾個女孩的新世界算是徹底被周子揚打開了,可以說直接是淩亂了。

這個時候周子揚纔出來笑著說來了?

趙曉娟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問江悅:“江悅,你男朋友家是做什麼的?這麼有錢?”

陶小菲立刻說:“是啊,江悅,周子揚他爸不是,,怎麼會有那麼多錢?”

江悅抿了抿嘴:“是呀,我男朋友爸爸是拿死工資的,但是他媽媽是乾什麼的,你又不知道,是吧?”

江悅眨了眨眼睛,賣了一個關子?

今天江悅要把舍友帶過來參觀,周子揚就讓胡淑彤去菜市場幫忙買點菜做了一頓飯給這些小姐妹吃。

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小姐妹徹底被周子揚震驚到,問江悅,男朋友家裡到底是做什麼的。

周子揚如實回答說父親是拿死工資的,但是母親是做生意的,在金陵有點產業。

“其實這套彆墅是我媽給我的。”周子揚說。

“那你以前不說?”陶小菲問。

周子揚笑著說:“問題是也冇必要和你說吧?”

眾人冇聽懂這個意思,頓時一陣鬨笑。

接著大家中午在周子揚的彆墅裡美美的吃了一頓,這四個女孩都是清一色的膚白貌美大長腿,江悅和陶小菲就不用說了,另外一個趙曉娟來自北方城市,有點拜金,在知道周子揚家有錢以後,有意無意的想貼近周子揚,甚至主動去加周子揚聯絡方式。

陶小菲雖然說嫉妒江悅,但是關鍵時刻還是要護著江悅的,立刻說:“你冇什麼事加周子揚乾嘛?”

“哎呀,認識一下嘛,以後都在一個大學城不是。”趙曉娟笑著說。

另外一個舍友不怎麼說話,是屬於那種很文靜的女孩,據說也有個男朋友,但是在看到江悅男朋友這麼有錢以後,估計世界觀會發生一些變化,不知道能不能和男朋友保持那一段純潔的愛情。

至於陶小菲,在裡裡外外轉了一圈彆墅以後,一直的堅持這下子全部堅持不住了。

之前一直想著到了大學就好了,優秀的男生多的是!

有錢的多的是。

周子揚有什麼了不起,他爸爸隻是拿死工資的,在小城市有幾分麵子,但是大城市誰認識他?

這樣安慰自己的話在這一刻瞬間變得一文不值。

昨天認識了幾個學長,有學生會的,有體育班的,長得又高又帥,而且還說家裡有錢的,年紀輕輕的就開上bba,還有在學校附近有房子的。

本來陶小菲還想認識一下。

這下子徹底冇認識的的必要了。

在周子揚家吃飯,這個時候昨天認識的學長髮來訊息:“今晚有空麼?一起吃個飯,我知道有一家西餐店特彆好吃(微笑)。”

看著學長的科比頭像,昨天還感覺特彆帥,今天卻是怎麼也提不起勁,她覺得自己不比江悅差,為什麼江悅能找一個這麼好的男朋友,自己就不可以?

難道自己真的甘心一直被江悅踩在腳下?

不,她一點都不甘心!

她一定要找到比周子揚更優秀的男孩子!

於是鬼使神差之下,她給這個學長髮了一條訊息:“你家在學校附近的房子,”

“?”說到自己家的房子,學長可是很自豪的,就因為這套房子,他上大學一年,已經睡了三個女孩了

他等著陶小菲主動的投懷送抱,迫不及待的發了個問號,等待著陶小菲的下文。

而陶小菲接下來的話卻是:

“是彆墅麼?”

“???”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二十四章

你家的房子是彆墅嗎?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