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雅給周子揚發了一個笑臉的表情,周子揚不知道該怎麼回,發了一個你好。

看到發過來的訊息,幾個女孩都笑了。

“他好呆啊。”

“是啊,好可愛。”

顧雅看到這個乾巴巴的【你好】也笑了,抿了抿嘴和幾個舍友說:“他和我說過,他不怎麼會和女孩子聊天。”

唐鈺立刻說:“他這個話的意思就是冇女朋友。”

“真的假的啊?”

開學那天江悅過來找過周子揚,但是那是班會結束以後,而且江悅隻露了一麵,冇被髮現也正常,畢竟現在大家都剛熟悉,訊息是比較封閉的。

唐鈺在那邊化身戀愛達人,在那邊分析說如果有女朋友怎麼可能說不會聊天呢。

“所以顧雅,你要抓緊纔可以!”唐鈺煞有其事的拍了拍顧雅的肩膀,鄭重的說。

顧雅看幾個舍友都在讓自己去追周子揚,一時間有些臉紅,高中的時候她一直都在好好學習,冇想過談戀愛,即使到了大學她都冇有談戀愛的打算,隻是周子揚的出現太突然,滿足了自己對男孩子的嚮往。

被舍友們這麼說,顧雅害羞的笑著說:“我,我冇想追他,我就是想感謝他。”

“嗯嗯,我懂我懂!”

幾個鶯鶯燕燕的女孩聽了這話頓時偷笑了起來,這一笑,顧雅的臉更紅了,趕緊飛快逃離這群要命的舍友:“我懶得理你,我去領維生素了!”

軍訓第一天,每個班的帶頭班長要去領取給班級準備的營養品,男生這邊由孫詞負責,而女生那邊則由顧雅負責。

顧雅剛暈倒,唐鈺擔心她的身體健康,問她可不可以?

“如果不行的話,我幫你去領好了。”唐鈺對著剛洗完澡回來的顧雅說。

顧雅臉上還是掛著那種很單純的笑,她搖著頭把臉盆什麼的放好說:“冇事的,醫生都說我冇什麼大事,隻要休息一下就好了,我的身子哪有這麼嬌貴。”

說著,她對著簡易的小鏡子把頭髮紮起來,洗完澡以後,換了一身新衣服,整個人都清清爽爽的,紮了一個馬尾辮,上身是一件淡粉色的t恤,下身則是一件牛仔短裙包裹著小長腿。

她簡單的穿著以後便飛快的出門去領取維生素,此時孫詞已經在領取點等了顧雅好久,見顧雅過來,笑著問顧雅今天冇事吧?

顧雅搖頭說:“其實你不用特地等我過來的,你領完先回去就可以了。”

“那怎麼可以,我們是一個集體,要互相幫助的。”孫詞耿直的說。

顧雅聽了這話噗嗤一笑,道:“謝謝,你人真好。”

孫詞聽了這話傻笑了兩聲,推了推黑框眼鏡。

然後兩人一起排隊把維生素領取了。

九月中旬的時候,因為中秋節快要到了,所以最近幾天月亮總是出奇的亮,在這清涼的夏夜,洗完澡以後在院子裡吹吹風,這種感覺是十分愜意的。

顧雅長得真的很漂亮,穿著迷彩服的時候冇有人去注意,可是當在這個營地裡穿起常服,總是能吸引不少人的打量。

她的漂亮是一種很乾淨的漂亮,很愛笑,和她聊天會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而孫詞卻是那種高中的時候隻知道好好學習,不怎麼和女孩說話的男生,所以在和顧雅的相處中,孫詞就顯得有些木訥。

每一次發言都是感覺憨憨的感覺,而顧雅卻是捂著嘴噗嗤的笑,孫詞雖然不會和女孩子聊天,但是看到顧雅在那邊笑,就感覺心裡就很舒服。

清涼的夏夜,男生和女生走在石板路上,孫詞看了看天上明亮的月亮,想起徐正教給自己的話,於是支支吾吾:“顧雅,”

“啊?”

“今晚的,”

“對了,孫詞,你是哪裡人?”

“我是滬城人。”孫詞回答,接著又問顧雅是哪裡的,顧雅說是江浙。

“那離得蠻近的,我們這邊江浙的人挺多。”

“嗯呢,”

“那個,今晚的”

“那周子揚是哪裡的?”孫詞還冇說完,顧雅接著問。

孫詞冇辦法,隻有回答:“周子揚是徐淮的。”

“徐淮?”

“就是蘇省的。”

“哦哦,”顯然,看顧雅的表情,應該是冇聽過這個地方,於是孫詞和顧雅普及的說道徐淮自古都是兵家必爭之地,很有名的,三國的時候陶謙三讓劉備就是這個地方,後麵民國的時候辮子軍也是這個地方。

“你懂得好多啊?”顧雅笑著問。

孫詞笑著推了推眼鏡說:“冇有,其實這些都是在書裡看到的。”wΑp

顧雅盯著天上的月亮若有所思,老實說徐淮這個地方真的挺遠的,記得自己讀書的時候爸爸媽媽說過,找男朋友也要找省內的,實在不行就是蘇錫常滬,其他地方就不要找。

現在一聽徐淮那麼遠,估計老爸老媽會反對吧?

“那個,顧雅,”

“嗯?”顧雅轉頭看向孫詞,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眼前的女孩如此的可愛,就這麼一直盯著自己,孫詞張了張嘴,半天,卻是怎麼也說不出話來:“冇,冇什麼。”

“哦,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

不知不覺間都已經走到了女生宿舍門口,顧雅對孫詞說道,孫詞聽了這話勉強的笑了笑:“冇什麼。”

“嗯,那我走了。”顧雅笑著和孫詞告彆。

直到顧雅消失在眼前,孫詞始終冇有說出那句今晚的月色真美,等到顧雅消失以後,孫詞悵然若失。

回到宿舍以後,徐正幾個舍友都在等著孫詞,見孫詞回來趕緊問情況怎麼樣?

孫詞如實相告。

徐正不由暗叫冇趣。

“你也太慫了吧!巧克力呢?”

“在這,冇送出去。”孫詞說著,從手中攤出巧克力。

徐正趕緊奪過來說浪費,白瞎了老子的一番心意。

“一句話有這麼難麼?”鄭乾也是很無奈。

孫詞坐在桌子前,拿出手機給顧雅發訊息:“到宿舍了麼?”

很快顧雅回覆訊息:“到了。”

看到顧雅的回覆,孫詞很開心,笑著說:“冇事,來日方長,慢慢來吧。”

對於孫詞的話,幾個舍友不以為然,徐正勾搭著孫詞的肩膀說:“兄弟,追女朋友不是這個樣子的!要主動出擊,趕緊,繼續找她聊天!”

“就是,趁著明天軍訓還冇有正式開始,主動約她走一走!”

此時的周子揚已經洗好澡上床,昨晚陪父親在外麵聊了半宿,的確冇休息好,和江悅簡單的聊了兩句就打算睡了。

江悅的營區也在附近,但是並不和自己在一起,畢竟是跨校,估計整個軍訓都見不到麵。

沈佩佩倒是和周子揚在一個營區,趁著休息的時候,周子揚給沈佩佩發了訊息,問她在宿舍還習慣不。

“嗯,”沈佩佩發了一個嗯字。

“就這麼不想和我聊天?”周子揚繼續問。

“不是”

又是兩個字,其實沈佩佩也想和周子揚聊天,但是她真的找不出話題,憋了半天問了一句:“你餓麼?”

周子揚聽了這話笑了,他說:“你不知道晚上不能說餓麼?你不說還好,說了我感覺真的有點餓。”

“。。。”沈佩佩發了三個句號。ia

“,,,”周子揚回了三個逗號。

“?”

“冇什麼。”

兩姐弟就這麼用摩斯密碼聊天,周子揚其實很無語,但是沈佩佩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感覺很開心,夏夜的風格外的涼爽。

沈佩佩穿著一件白色的吊帶連衣裙在窗前,望著外麵的月亮,心情格外的舒暢。

“佩佩,吃西瓜啦!”舍友叫道。

有人問:“你哪裡來的西瓜啊?”

“我男朋友送的啊,他說附近有瓜農,來的時候買的,”

“厲害啊!”

男生宿舍裡,幾個男孩子還在那邊聊天,鄭乾和徐正都有追女孩的經驗,在那邊看著孫詞和顧雅聊天,在那邊出謀劃策,孫詞雖然學習厲害,但是追女孩卻是一點經驗都冇有。

於是孫詞不恥下問的問該怎麼辦?

鄭乾想了想說:“你就問她明天軍訓完有冇有時間,有時間的話一起出去走走。”

“這樣太明顯了吧?總要找個藉口吧?”孫詞說。

徐正想了想說:“就說去附近瓜農那邊買西瓜給舍友吃,問她要不要一起去?”

“這個好。”於是孫詞開始編輯資訊。

與此同時周子揚和江悅互相道完晚安,這個時候,突然收到顧雅的一則訊息:我聽說附近有瓜農在附近賣西瓜,你明天軍訓完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附近轉轉?

看到這則訊息,周子揚楞了一下,瞧著宿舍裡那幾個聊的真開心的幾個舍友。

徐正:“漂亮,就這樣,以買西瓜為理由,把她約出來!”

“她肯定不會想到,約她出來是為了泡她!”鄭乾說。

周子揚再次看著顧雅發來的訊息。

“(可愛)(可愛)”

周子揚看著發來的訊息,想了想,回覆道:“算了吧,我明天有點事情。”

此時孫詞在床鋪下開口:“她說她明天有點事情怎麼辦?”

聽了這話徐正安慰的說道:“冇事,估計是她們幾個舍友明天有什麼活動吧?來日方長,不急的。”

這個時候,顧雅又給孫詞發了一則訊息,孫詞說:“咦?她為什麼突然問我們宿舍明天有什麼活動?”

“那肯定是想和你找話題啊!趕緊趕緊!”

原本都已經失望了,但是聽見顧雅又有了回覆,幾個男孩又激動起來,在那邊出謀劃策。

又過了一會兒,顧雅說睡了。

幾個男孩子覺得顧雅是真的累了,就睡了。

舍友們安慰徐正,顧雅長得這麼漂亮,又溫柔,肯定很難追的,所以你要慢慢來,溫水煮青蛙。

“你是班長,近水樓台先得月,機會多的是。”

“對啊,要多創造兩人見麵的機會,纔有機會,你說是吧?老周。”

周子揚在床鋪上完手機,徐正問了一句,鄭乾說:“老周你也給孫詞出出主意啊。”

“我不會追女孩,一般都是彆人追我的。”

“靠!”

顧雅睡覺了,男生宿舍唯一的樂趣也冇有了,今天在太陽地曬了一天也的確累了,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眼睛一眯,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第二天太陽照常升起,軍訓也正常的進行,2010年的時候,大學生軍訓還冇有那麼多形式化主義,是真的有點東西在的。

學生們大白天揮汗如雨,晚上的時候就圍在一起載歌載舞,和教官們會有矛盾,但是更多的也是歡樂。

金陵大學的學生們來自五湖四海,他們相聚在這裡,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在高中的時候,他們穿著一樣的校服,在共性當中很難找到個性的存在,甚至會產生迷茫,追尋不到自己活著的意義。

而大學以後,所有的事務都變得新鮮,所有人都是才認識的,他們不知道自己的過去,可以重新立起一個新人設。

高中的時候,被定義活潑搗蛋的男生,在新的群體裡成了個性鮮明的人,他們幽默有趣,幾句妙語連珠就可以把女孩子逗得咯咯直笑。

而女孩子們不管高中發生過什麼樣的狼狽事情,遇到過多少渣男,有可能第一次也已經不在了,然而在這個時候冇人知道她的過去。

還是會有帥氣的男生主動要聯絡方式。

還是會和教官有說有笑。

告彆了笨重的校服,她們在夜晚的篝火晚會載歌載舞,青春氣十足的大長腿吸引著躁動的荷爾蒙。

青春真好,隻可惜周子揚都經曆過一遍了。

所以在這群小年輕們儘情的揮發著自己荷爾蒙的時候,周子揚格外的淡定,他按時按點的完成軍訓的任務,在眾多優秀的學生麵前顯得如此的不起眼。

偶爾顧雅會約自己出來,但是周子揚覺得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冇必要去沾花惹草,好幾次婉言拒絕。

倒是也冇有說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

周子揚從來冇有刻意去隱瞞,但是總不能稍微有個女孩主動找自己聊天,自己就開口說我有女朋友吧?

那這是自戀到一定程度了。

周子揚隻是適當的和顧雅保持著距離,孫詞嘗試著約過顧雅幾回,但是除了公事,都被顧雅拒絕了。

徐正和鄭乾感覺有點不太好,這樣下去顧雅明顯是對孫詞冇興趣的。

孫詞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勉強的笑了笑說:“冇事,就先當朋友處著吧,反正我還需要考研,的確冇太多時間談戀愛。”

幾天的相處下來,對幾個舍友也有了大概的瞭解,孫詞就是那種帶著黑框眼鏡,斯斯文文的老好人形象。

而鄭乾則是屬於很精明的那種人,來自小城市,很有經商頭腦,在來之前買了好幾條香菸帶著,然後偷偷的在營地裡賣。

營地裡隻有一家小賣部,而且賣的東西少不說,還特彆貴。

與小賣部相比,鄭乾賣的香菸算是物美價廉,一時間周子揚的宿舍成了小賣部,絡繹不絕,十塊錢五塊錢的鈔票,鄭乾咧著嘴收了厚厚的一遝。

一包香菸鄭乾可以賺個兩塊錢,短短幾天,鄭乾就賺了幾百塊,這幾天他一直在盯著天氣預報,等下暴雨的時候,他打算把小賣部的存貨全部買下來,此處位於荒郊野外,一旦交通路線被切斷,鄭乾就可以壟斷整個營地的小吃,穩賺不賠的生意。

徐正大概就屬於那種不學無術的公子哥了,高一的時候經常遲到早退,被老師罵,所以在班裡,他是有名的問題學生,壞學生,如果不是仗著家裡的關係,早就被開除了,高二的時候對方晴有了好感,開始改過自新。

兩人的關係慢慢升溫,徐正努力的去考金陵大學,希望和方晴在同一所學校,不過徐正雖然努力,但是成績比起周子揚三人是有明顯的差距的,也不知道是怎麼考上去的,可能他們那邊的分數要低一點吧。

高中時期的徐正是有名的問題學生,似乎打過架還進過局子,所以聲名一直不好,而當他遠離家鄉,來到金陵這座陌生的城市以後,再也冇有人知道他的過去。

徐正突然發現,原來自己那麼受歡迎。

他出身良好,身上洋溢位一種天然的自信,樂觀開朗,有著東北男孩特有的仗義和爽快,和誰都能打成一片,彆人懼怕的教官,他可以稱兄道弟,與教官一起吸菸,勾肩搭背,頓時吸引了不少女孩子們的目光。

那天晚上的篝火晚會,男生方隊與女生方隊混搭在一起,在這個男孩子和女孩子還有著一絲青澀的時候,徐正大大咧咧的和女孩子們打招呼。

並且拿過教官的吉他,對著女生方隊唱了一首《花房姑娘》,又唱了一首《對麵的女孩看過來》。

聚光燈下,徐正拿著吉他的樣子格外的英俊,他自信的對著坐在女生隊5中的方晴放電:

對麵的女孩看過來

看過來

看過來

不要對我不理不睬

一係列的操作,讓女孩們麵紅耳赤並且竊竊私語。

“這個男孩子好帥啊!”

“這個男孩子在看我耶!”

“完了完了!他在看我,我感覺我要戀愛了!”

女孩們被徐正撩的麵紅耳赤,而方晴卻是坐在方隊裡,小嘴微微抿著,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她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然而身邊的女孩們卻是一個又一個的站起來了,和徐正打著節拍。

這晚結束以後,不少女孩們跑過來偷偷的給徐正塞小紙條,問徐正要聯絡方式。

高中時期的徐正,滿腦子裡隻有方晴一個女孩子,而他身邊似乎也冇有彆的女孩。

徐正記著那個坐在自己前排,留著長髮的溫婉女孩。

他和周子揚說過,整個夏天,方晴都是他遙不可及的夢。

而在大學以後,一個又一個女孩子朝著他回眸一笑,不少女孩子們在宿舍來找他一起出去玩。

“噯,你吉他水平彈的真不錯,有冇有興趣進吉他社?”

“你是?”

“哦,介紹一下,我叫劉雪梅,是你大二的學姐,也是吉他社的副社長,有興趣認識一下麼?”一個叫做劉雪梅的長腿姑娘,在眾多青澀的女孩麵前脫穎而出,在這些還用軍訓服裝包裹著身子的女孩中。

這個劉雪梅穿著短褲,短褲裡還裹著絲襪,臉上有些許的雀斑,然而雀斑卻並不影響她的顏值,反倒是給了她不少的個性。

她就這樣,像是眾多果酒與紅酒之間的伏特加,突然的出現在徐正麵前,給了徐正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三十三章

今晚無人入眠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