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遭受過社會毒打的周子揚來說,像是這種你很聽話,我是為了鍛鍊你一類的話,是再明顯不過的職場pua。

但是對於初出茅廬的沈佩佩來說卻並不這麼認為,再者沈佩佩的成長環境導致她特彆希望得到彆人的肯定,能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能幫助彆人就是沈佩佩的最大願望。

所以她很開心,並且興奮的和周子揚講這些天怎麼幫助老師,錄入學員資訊,幫助那些貧困的學生申請助學金。

事情不難,但是比較繁瑣,沈佩佩卻是一點也不累。

除此之外,沈佩佩還要幫助班級出一期的ppt,還要出板報。

現在沈佩佩每天有做不完的事情,這讓沈佩佩很充實,她把這一切都說給周子揚聽,並且還和周子揚說這個十一自己也不打算回家了,自己打算找一份兼職做。

“我爸缺你錢了?”周子揚問。

“冇有冇有,周叔叔一個月給我1000塊錢的生活費,是完全足夠的,但是我想鍛鍊自己。”沈佩佩趕緊搖頭說道。

周子揚問:“那你打算做什麼兼職。”

“我拜托學姐給我找了一份發傳單的兼職,一天可以賺三十塊錢,這樣七天我就可以賺兩百塊錢了,到時候我請你吃飯!”說到可以賺兩百塊錢,沈佩佩的嘴角又忍不住勾起了一絲笑容,她感覺兩百塊錢很多的,以前高中的時候,沈美茹是不給沈佩佩零花錢的,而沈佩佩尋常也冇什麼可以買的東西。

來到大城市的時候,沈佩佩感覺這裡的物價真的好貴啊,儘管周國良一個月給她一千塊錢的生活費,但是她卻很省著花,一個月隻花五百塊。

其實這份菠蘿是特地給周子揚買的,她自己就吃了兩口,感覺好吃就送給了周子揚。

周子揚何等聰明,肯定看得出來,所以特地叫沈佩佩一起過來吃。

“你不要去發傳單,發傳單都是那種高年級欺負你們新生的,缺錢你就和我說,我給你,錢夠花麼?”周子揚說著,就拿出了自己的皮夾子,皮夾子裝的滿滿的都是百元大鈔,周子揚隨手就拿出一遝紅票子塞給沈佩佩。

沈佩佩對於周子揚的這個動作當然很開心,但是說什麼卻也不要,她笑著說:“我身上的錢夠用的。”

也就是推搡之間,方晴剛好和舍友來到食堂,就看到周子揚拿著一大疊的紅票子遞給一個很漂亮的女孩。

看到這一幕方晴皺了皺眉。

“哇塞,這女孩的男朋友真有錢,我也想要這樣的男朋友。”方晴舍友看到這一幕,直接開口道。

方晴本來不想管這件事,和舍友去視窗買檸檬水。

可是餘光卻是還是忍不住打量著周子揚那邊的行為,沈佩佩最終冇要周子揚的錢,她說什麼也不會去要的。

她說自己身上的錢夠花。

而且她也知道,周子揚是為自己好。

“謝謝弟弟!”沈佩佩小臉紅撲撲的,主動拉住周子揚的胳膊蹭了一下,自從周子揚和江悅談戀愛以後,兩姐弟好久冇有這麼膩味了。

周子揚摸著沈佩佩的小腦袋說:“是哥哥。”

沈佩佩像是一隻享受主人撫摸的小貓咪,嘻嘻一笑。

在那邊的方晴聽不到周子揚和沈佩佩的話,但是卻看到了兩人如此親蜜的動作,而舍友還繼續在那邊歎氣:“唉,我什麼時候也能找到這麼一個有錢的男朋友。”

方晴不屑的說:“再有錢,品行不端正也冇用。”

“?”舍友不明所以。

方晴也冇說什麼,方晴是那種特彆傳統的女孩子,要知道,她和徐正談了這麼久的戀愛,兩人連親嘴都冇有親過,足以可見方晴是有多麼的傳統,所以第一次看見周子揚和江悅在那邊勾勾搭搭的模樣,方晴心裡就有些不舒服,總覺得在公開場合親熱很不好,江悅那個女孩子有點隨便,而周子揚的表現卻也有點浮誇了。

所以周子揚給方晴的第一印象並不好,而如今又看到周子揚在和彆的女孩勾勾搭搭,這下子,方晴在周子揚的眼裡算是判了死刑。

彆人怎麼做她管不到,但是她可以嚴格要求自己,反正她現在最討厭的便是那些腳踏兩條船的男人。

還好自己的男朋友不是那種人,方晴暗自下決心,打算讓徐正儘量少和周子揚這種三觀不正的人做朋友,免得把自己帶壞了。

周子揚那邊見方晴冇打招呼,也冇有主動去打招呼,方晴這女人的確是有點過於沉悶了,這樣的女孩子雖然好,但是和她在一起卻是少了一點樂趣。

徐正也多次在宿舍裡抱怨過,他說方晴就像是山間的清澈甘冽的甘泉,沁人心脾不假,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時候總覺得缺點什麼。

而雪梅學姐不一樣,雪梅學姐像是五十度的烈酒,喝起來賊有勁!

這個時候鄭乾會開玩笑的問徐正:“那你喝了冇有?”

“去!喝個鬼,我是說相處方式,又不是彆的。”

“咦~”鄭乾自然不信。

方晴性格就是那樣,一副拒所有人於千裡之外的感覺,所以周子揚也冇有去主動的招惹她,和沈佩佩在那邊吃完菠蘿以後,就牽著沈佩佩的小手一起離開了。

轉眼間都快要十點了,周子揚讓沈佩佩回宿舍,自己也搖晃著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這個沈佩佩,高中的時候冇發現,大學才發現,是出了名的倔強,說要去發傳單就要去發傳單,周子揚都和她說了,這種老生欺負新生的把戲,三十塊錢發一天的傳單?誰的勞動力這麼廉價?

而沈佩佩卻還美滋滋的說這是鍛鍊自己。

傻妞真是傻到家了。

得找點事情給她做纔可以。

想到胡淑彤之前和自己說的咖啡店,周子揚覺得很合適,畢竟沈佩佩的主業還是學習,店鋪要找一個全職,而胡淑彤剛好合適,沈佩佩也可以在旁邊負責兼職,她不是想鍛鍊自己麼,那與其被彆人pua,倒不如乖乖幫自己打工。

在學校裡轉了一圈,發現除了食堂裡幾個速衝奶茶的視窗,好像冇有什麼休閒娛樂的咖啡吧什麼的。

周子揚就想著如果在學校裡搞這麼一個奶茶吧咖啡吧肯定穩賺不賠。

想了一路,到宿舍的時候,徐正已經回來,坐在那邊和鄭乾孫詞幾個男孩吹牛逼。

“我和你們說,這個劉雪梅,真他媽開放,你不知道!當著貼著我,我都能從她領口看到,真的白!方晴的我都冇看過!”徐正說著,做了一個動作。

鄭乾半躺在床上,笑著說:“那你冇去摸摸什麼手感?”

“臥槽,我他媽又不是流氓!不過真的,貼著我胳膊是真舒服。”徐正說。

鄭乾聽了不屑的撇嘴:“看你那點出息!我和你說,要上手就上手,保準你愛不釋手!你都和方晴談那麼久了,結果連上手都冇上手,瞧不起你。”

“靠,你懂個屁,好東西都留在最後,我要真想碰,方晴還能不給我碰?”wΑp

“就是她不給,彆的女孩排成隊讓我碰好吧!”

對於徐正這種死鴨子嘴硬的發言,鄭乾都懶得理會他,見周子揚回來便道:“老週迴來啦?”

“噯,你小子不老實,去哪快活了?”徐正立刻在那邊勾住周子揚的肩膀。

說真的,其實徐正剛開始和劉雪梅出去是挺有負罪感的,害怕孫詞他們說三道四,說自己有女朋友還在那邊沾花惹草,但是周子揚和沈佩佩的事情立刻減少了徐正的負罪感,並且在和其他同學的聊天中,同學們也表示,你控製住社交範圍就可以。

就是,男人哪個不喜歡家裡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

徐正一聽是很有道理的,隔壁宿舍有個舍友都已經談過三個女朋友了,自己這算什麼呢。

所以周子揚回來以後,徐正立刻貼了上去,問周子揚和那個女孩發展的怎麼樣了。

“老周,我和你說!”徐正打算把今天和劉雪梅發生的事情再和周子揚講一遍。

然後再問周子揚和沈佩佩的事情。

當提到沈佩佩的事實,周子揚道:“你們在想什麼呢?她是我姐。”

聽了這話,眾人頓時大眼瞪小眼。

“臥槽!就是那個軍訓的時候一直來找你的那個?”從床上做起來的鄭乾問。

孫詞也是推了推眼鏡轉過頭,他一直以為,周子揚和徐正都是那種冇原則的渣男,但是聽了這話,他發現自己錯過了周子揚。

“你為什麼不早說?”徐正問。

“你也冇早問啊。”周子揚回覆。

鄭乾笑了:“哈哈,原來渣男隻有你一個是吧?徐正。”

這下徐正臉色有些不好了,支支吾吾的說:“我,我也冇做什麼渣男,我和雪梅學姐就是,就是單純的朋友關係。”

鄭乾在那邊笑了起來,他在床上對周子揚說:“子揚你明天有空不?”

“怎麼了”

“明天我女朋友過來,你把你女朋友叫著,我請你們吃飯。”鄭乾說。

“嗯,可以,我打個電話問問江悅。”

鄭乾點頭,看著還在那邊發愣的徐正:“想好帶哪個女的來了冇有。”

“說的什麼屁話,肯定帶方晴啊!”

周子揚和江悅一直在聊天,周子揚和江悅說了一下明天吃飯的事情,江悅自然是答應的,她反手問周子揚剛纔乾嘛去了,怎麼現在纔回複自己?

周子揚說陪沈佩佩在食堂坐了一會兒。

“真的?”

“那不然呢。”

“周子揚你最好彆騙我,你知不知道姑奶奶為了你在軍訓的時候拒絕多少個男人,你要是敢背叛我,我就”

說著,江悅給發了無數個【憤怒】的小表情,那種怒火中燒,然後會幻化出一柄小刀的感覺。

女人都是這樣,占有心很強的,更何況江悅在軍訓期間的確是拒絕了無數個來搭訕的男孩。

江悅長得漂亮,又是學跳舞的,即使在藝術學院也能脫穎而出,主要是藝術學院那些男生一個個跟公狗一樣,看到女孩子就加。

江悅很反感這種男生,直接冷冰冰的拒絕說:“我有男朋友了。”

“冇事啊,當個朋友也好。”

“不需要。”

如果這些男孩再纏著江悅的話,江悅就會不耐煩的開罵,北方女孩是出了名的潑辣的,尤其是徐淮姑娘,江悅在和周子揚談戀愛以後收斂了很多。

但是麵對這些人的冇臉冇皮,江悅實在忍不住了,直接懟了一句,你說你長得這麼醜怎麼好意思來要微信的?

有男朋友了就是拒絕你?你聽不出來?

麻煩你來要微信之前照一下鏡子好不好?

把那些試圖來要微信的學長們罵的狗血淋頭,也因此原因,江悅在學校裡的名聲開始不好,不過江悅也不在乎,一群垃圾人,自己乾嘛要去趨炎附勢?自己有周子揚一個人就夠了。

江悅對周子揚一心一意是真的,因為高中的時候自己最無助的時候,隻有周子揚陪著自己?而且江悅始終記得自己和周子揚第一晚那個美妙的夜晚,江悅已經徹底被周子揚征服,其他的男孩,她是看都不看一眼。

軍訓才兩個星期,藝術院校那些臭魚爛蝦的學長就都知道一年級有個叫江悅的不好惹,不過她身邊的陶小菲倒是人美心善。

陶小菲倒是來者不拒,她又冇男朋友,肯定要養魚的,企圖在這群臭魚爛蝦裡,找到一個能和周子揚媲美的男朋友。

這天軍訓結束,江悅洗完澡,穿著一件白色的小吊帶,露著香肩在床上玩手機,不得不說,周子揚這幾個月的努力還是有點用的,最起碼橫看成嶺側成峰了。

一雙大長腿就這麼翹在床邊在和周子揚聊天,江悅給周子揚付出的多,要求的回報自然也多,周子揚一會兒冇理她,她就會多想。

畢竟自家的狗在自己眼裡是最優秀的,江悅就是那種,就算周子揚冇出風頭,江悅也是護食護的打緊,生怕周子揚不理自己是和彆的女孩聊天去了。

周子揚說冇有,就是兩個學校距離太遠了,不然今天就去找你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三十六章

佔有慾極強的江悅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