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生會的錄取名單是兩天以後公佈,周子揚同時精通德語和法語,在和魏有容交流中絲毫不怯場,有著同齡人所冇有的自信,在篩選人員的時候,魏有容想到這個和自己交流的時候嘴角掛著輕佻笑容的男孩子。

想了一下最終給周子揚打了一個勾。

至於周子揚旁邊的沈佩佩,魏有容自然的覺得她是周子揚的女朋友,老實說魏有容覺得這個女孩太過內向,儘管態度還可以,但是態度好的新生太多太多,沈佩佩冇有讓魏有容眼前一亮的東西,但是這女孩眼神中那股認真勁兒的確是有些觸動魏有容的。

如果說不是這一屆優秀的學生太多的話,魏有容可能真的會把沈佩佩招進來,悉心教導培養一下。

隻不過這一屆招收的新生實在是太多了,魏有容思考再三,最終還是把沈佩佩劃掉了。

這兩天的校園生活一如既往,十月份炎熱的夏季,學校裡不乏穿著短裙短褲走在道路上的學姐學妹們,有的女學生腿上還會裹著白色的絲襪,青春與誘惑共存著。

剛上大一的學生們對校園的一切充滿了新奇,籃球場上總是有無數的男生們在那邊揮汗如雨。

食堂裡和圖書館也不缺男生女生們在那邊摟摟抱抱。

老實說,35歲的周子揚重新回到大學的時候,心中充滿著愜意,他喜歡這種倦怠的午後,和同學們一起在教室裡,老教授們在台上認真的講課,下麵有學生會偷玩手機,但是也有學生會認真的聽講。

什麼是哲學?說說你們的理解?

第一個被叫起來的是顧雅,顧雅坐在第一排,被老教授點名起來以後有些不好意思,靦腆的笑著說:“嗯,我覺得哲學就是係統化,理論化的世界觀,是自然知識、社會知識、思維知識的概括和總結,是世界觀和方法論的統一,”

老教授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非常好,看來這位同學預習的很好。”

眾人笑了笑,老教授繼續問:“那麼你所理解的哲學是什麼樣的呢?”

顧雅剛纔還在笑,聽了這話一時間有些犯難,主要她不知道老教授這話到底什麼意思,自己的理解?哲學是什麼?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是指導人們認識世界指導世界的根本?

可是除此之外呢?

“你覺得哲學是什麼?說說你的理解,什麼都可以說。”老教授對著顧雅鼓勵的笑著說。

顧雅還是有些不懂,低著頭在糾結著該怎麼回答。

老教授問:“各位有冇有知道的?不要拘謹,這裡不是高中,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所有的同學都開始低下頭思考,在那邊竊竊私語,那到底什麼是哲學?哲學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哲學離我們很遠,但是卻又都在我們身邊。

顧雅還站在那邊低著頭思索,周子揚這邊孫詞撓著腦袋在那邊想,徐正在那邊和鄭乾在那邊吹牛逼,說吉他社新來了兩個妹子長得是真的漂亮。ia

周子揚也在思索著老師的問題,大學的課堂和高中的課堂是不一樣的,高中是應試教育,就是說高中學習的知識是為了考試,但是大學會更自由一點,尤其是哲學,社會學這一類的學科,冇有具體的表現,也可以說學習這一門學科的,基本上是吃穿不愁,在這邊瞎混的。

周子揚在那邊想了半天,顧雅也在那邊站了半天,周子揚道:“是規律,”

老教授看向周子揚鼓勵的說道:“對,說的非常好,這位同學站起來繼續說。”

於是眾人把目光集中到了周子揚的身上,周子揚站起來說:“我覺得哲學是為了讓我們更好的去掌握世界的規律。”

老教授滿意的點頭,道:“對,但是不是掌握,是發現,哲學是為了讓我們更多的去發現這個世界的規律。”

“如果把世界比作是一隻兔子,那我們人類都是生活在兔子身上的跳蚤,而哲學家們則是那些站在兔子毛髮頂尖的跳蚤,他們的任務就是去發現世界以外的東西,去探索世界。”老教授在那邊說著,開始在黑板上寫寫畫畫。

顧雅還站在那邊似懂非懂,老教授回頭看了一眼顧雅道:“這位同學你坐下。”

然後看向周子揚,繼續笑眯眯的問周子揚:“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此時顧雅就很懊惱,她還是高中生的心態,想要在老教授麵前好好表現一波,讓老教授認識自己,但是顯然大學和高中是不一樣的。

“周子揚。”

“嗯,子揚同學,說說你對哲學知道多少。”

這是第一節哲學課,大家對哲學這門課程所能所知甚少,當然高中政治課本裡也學過哲學,是世界觀和方法論,有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有曆史唯物主義和形而上學唯物主義。

但是除此之外呢。

周子揚兩世為人可能看過一些書,但是對於這門學科卻是也知道的不多,頂多就是說幾個哲學家,從古希臘哲學的起源開始,從德謨克利特斯的原子唯物論開始,到蘇格拉底,再到柏拉圖然後是亞裡士多德一脈相承,這便是古希臘哲學。

然後到了文藝複興,到了近代,誕生了很多偉大的哲學家,比如說康德,尼采,一直到偉大的馬克思提出一個全新的概念叫曆史唯物主義。

而國內也出現很多優秀的哲學家,像是老子的道家就是哲學的表現,提出辯證唯物主義。

周子揚冇有具體的學過哲學,但是也看過不少書,這一下子全部說出來了,周子揚說的這些在課本上倒是學不到,所以第一天說出這麼多,眾人還是蠻驚訝的。

尤其是幾個舍友簡直是目瞪口呆,這幾天和周子揚可是朝夕相處,感覺周子揚表現很平常,一點都不像是博學多才。

怎麼上起課來完全不一樣,先是所有同學們都在討論什麼是哲學,但是聽周子揚一下子聊這麼多,頓時閉嘴了。

這,懂得也太多了吧。

老教授越聽越滿意,微微點頭,等周子揚閉嘴以後,老教授笑著說:“看來子揚同學,你對我們這一門學科還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周子揚搖頭:“冇有,隻是愛好。”

哲學課一連著上了兩節課,下課的時候老教授佈置了一個小作業,還冇有選課代表,就直接點名讓周子揚幫忙催促一下作業什麼的。

大學課代表都是隨便選的,也冇啥作用。

下課鈴響起,老教授轉身就走,徐正道:“可以啊!老周,怎麼懂得這麼多啊!是不是趁著我們睡著了偷偷學的!?”

“這些要學?隨便看看都知道了。”周子揚很無語的說。

“當了課代表,請吃飯。”徐正說道。

“神經病,那你進吉他社是不是也要請吃飯?”

徐正嘿嘿一笑。

幾個宿舍好友在那邊打鬨,其他的學生聽了卻是在那邊偷笑,其實周子揚在班裡並不是最出彩的一個,他開學第一天就是說會彈鋼琴而已,然後軍訓的時候,也冇有徐正這麼出風頭,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沉穩成熟的感覺。

做什麼事情都麵麵俱到,似乎隻要老師問問題,他就都能答出來一樣。

顧雅還是高中生心態,坐在前排,剛纔老師問問題冇有回答出來,現在看周子揚回答出來了,不免多看了周子揚兩下,心下一時神傷。

高中時期好學生就喜歡紮堆,可惜現在是大學,基本上都是和舍友之間玩,周子揚明顯有女朋友,顧雅也冇有理由往周子揚身邊湊。

隻能偷看周子揚兩眼,然後揹著自己的帆布包離開。

此時教室外麵,沈佩佩正一臉慌張的焦急在外麵等著周子揚,一雙烏黑的大眼睛就這麼往教室裡看。

眾人看到教室外有這麼一位美女,不由古怪的看了一眼沈佩佩,好吧,主要沈佩佩今天的穿搭有點怪,她以前冇研究過穿搭,後來看了江悅想改變自己的穿衣風格。

於是今天穿了一件牛仔短褲,套了一雙白色的長筒襪。

這模樣能不怪麼。

怪雖然怪了一點,但是人長得好看,穿啥都好看。

周子揚看著眼前的沈佩佩楞了一下,剛想問怎麼了?

結果沈佩佩看到周子揚以後,委屈的吧嗒吧嗒開始掉眼淚,也不管周子揚的幾個舍友還在這裡,直接一把撲到了周子揚懷裡。

把周子揚嚇了一跳,把身邊的舍友也嚇了一跳,周子揚第一反應是沈佩佩被彆人欺負了,臉色扳了起來,拍著沈佩佩的後背哄道:“冇事,冇事,我在呢,我在呢。”

“什麼事和我說,乖,彆怕,我保護你。”周子揚溫聲說道。

旁邊的舍友們也是臉色凝重了起來,畢竟是舍友的姐姐,那如果真出什麼事,自己肯定義不容辭。

沈佩佩傷心的抹著眼淚:“落,落。”

“落什麼?”

“落選了。”

“?”

原來是學生會公佈了錄取名單,很遺憾冇有沈佩佩,沈佩佩還是第一次體會到失敗的感覺,一時間接受不了。

畢竟高中的時候沈佩佩是好學生,深得老師的喜愛,從麵試的時候就開始患得患失,害怕自己做的不好。

卻冇想到,真的落選了。

得知真相的周子揚很無語,還以為是什麼大事,鬨半天就是因為這個。

周子揚肯定是榜上有名,同樣的方晴也進了學生會,顧雅也進了。

偏偏沈佩佩落選了。

沈佩佩受不了打擊,哭哭啼啼的,本來吧,這種事要是冇有周子揚在,她就會自己縮在房間裡哭一下就得了。

但是有周子揚在,忍不住委屈就想和周子揚哭訴。

周子揚也隻能哄著說冇事,不就是學生會嗎?

垃圾學生會,我也不去了。

“怎麼可以,”沈佩佩哭的眼睛都紅了,一副我見猶憐的感覺。

“無所謂的,帶你出去吃頓好的就夠了。”

和舍友們分開以後,周子揚開車帶沈佩佩出去逛逛,晚上一起吃頓飯,他說不去學生會正好,馬上奶茶店就要開業了,也需要你幫忙照看著。

“好好來幫我經營奶茶店,去什麼學生會。”

沈佩佩坐在周子揚的副駕駛上,一雙裹著白色絲襪的**老實的並在那裡,小臉上還有淚痕。

周子揚伸手拍了拍沈佩佩的大腿讓沈佩佩不要擔心。

沈佩佩抓住了周子揚的胳膊,還是很難過。

儘管周子揚說學生會不重要,但是沈佩佩還是忍不住難過。

而周子揚能做的,就隻有帶她去吃一頓好的。

去秦淮河附近一家淮揚菜餐館吃飯,天已經黑了,秦淮河上亮起了一盞又一盞的霓虹燈,所謂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看書溂

在秦淮河附近的小亭子裡,看著秦淮河的大千景色,喝喝茶,吃吃特色蟹黃包,也是極好的。

江悅打電話給周子揚問周子揚在哪裡。

“我去你學校找你玩。”

“我冇空。”

“你在乾嘛?”剛說完,江悅的口氣立刻變得不滿。

周子揚說:“我帶我姐在秦淮河呢。”

“你們去那裡做什麼?”

“我姐心情不好,我帶她兜兜風。”

電話那邊冇聲音了,周子揚叫了兩聲,結果冇人,周子揚說:“喂?不在我掛了。”

“你們在哪?”江悅冷冰冰的問。

“什麼意思。”

“我去找你們。”

“我們馬上回去了,你來這乾嘛?”

“少給我裝蒜!把地址給我,我馬上到。”江悅直接不聽周子揚說話。

周子揚很無語,把地址給她,江悅直接打車過來。

沈佩佩問周子揚是誰。

“江悅,她說她馬上來。”

“哦。”沈佩佩擦了擦眼淚,說。

過了差不多三十分鐘,江悅從計程車上下來,踩著一雙白色的高幫帆布鞋,一件灰色的純棉包臀連衣裙,揹著一個小香包,果然,大學以後,江悅是更會穿搭了。看書喇

按照周子揚給的地址,找到了酒店,被服務員帶上樓。

“讓你不要過來,你偏要過來,害的我們等你半小時。”

江悅看到周子揚纔開心起來,摟住周子揚的胳膊:“人家想你嘛!”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四十八章

落選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