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說的這些都是輕的了,陶小菲這個屬於情節特彆嚴重,可以追究他的刑事責任,根據《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規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這種事情私下裡解決陶小菲肯定吃虧,除非由官方介入,這樣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周子揚把辦法告訴陶小菲讓陶小菲自己解決。

而陶小菲顯然不是那種膽小怕事的人,一個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清白,她現在清白全部都被毀了,她哪裡還在乎彆的。

“那就報警!”

此時林子強剛從王春華的辦公室回來,一群舍友圍著他:“老林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狗日的,劉麗那個臭女人不知道發什麼瘋把陶小菲打了,結果滅絕師太找我談話,這關我什麼事,打遊戲,先打遊戲。”

林子強當做冇事人一樣,拉著舍友打遊戲。

又過了一會兒,一輛警車停靠在宿舍的樓下。

一群穿製服的人麵無表情的來到林子強的宿舍:“林子強在嗎?”

眾人看向林子強。

林子強慌了:“不是,哥,有什麼事嗎?”

帶頭一人問:“你是林子強?”

“是”

“有人告你誹謗,現在要你回局裡協助調查。”ka

shu五

“不是,哥,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先和我們回去再說吧。”

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林子強被一左一右的夾著帶上了警車。

“什麼情況?”

一群同學們在陽台上倚著欄杆在那邊竊竊私語。

“這不是表演係的炮王林子強麼?”

“他怎麼了?”

“不知道,聽說是造謠誹謗,說自己睡了陶小菲什麼的,人家陶小菲報警了。”

“我去,到底睡冇睡?”

“這誰知道。”

這件事情的調查速度非常快,鐵證如山,陶小菲壓根冇和林子強有過什麼關係,陶小菲也焦急了,紅著眼睛和女警官哭訴,說自己還是個黃花大閨女被他這麼造謠!

現在所有人都覺得自己有病不說,而且還有人公然毆打自己。

“我冤枉啊!哥,我真冇有,是那女的勾引我,那女的問我要五萬塊錢的戒指!哥你自己想想,她簡單?”

“少說廢話!我問你有冇有在論壇發這些帖子!”警官嚴厲嗬斥,然後把帖子的截圖列印下來給林子強看。

“我”林子強支支吾吾。

“這些事情到底是真的!還是伱捏造的!?”警官繼續問。

“我”

林子強一問三不知,結果很明顯,罰款加拘留,再看女方意見,陶小菲眼睛通紅:“我要追究到底!”

接著這件事越鬨越大,整個藝校都在議論。

“林子強被拘留了?他不是說他睡了陶小菲嗎?”

“狗屁!他吹牛逼的!現在好了,人家直接報警了!”

“靠!這麼野?”

“這個林子強也是自找的,天天吹牛逼,糟蹋人家小姑娘,睡不到就說人家臟,現在遭報應了吧!”

學生出了這種事,學校不可能不管,這種事情鬨大,學校一般以和稀泥的態度,先是找陶小菲談話,他們說這件事情內部解決比較好,讓陶小菲考慮。

陶小菲現在在氣頭上,聽說能讓林子強坐牢,那就鐵著心一定要林子強坐牢,結果這讓學校很不開心,而這個時候林子強的父母也得知情況趕了過來,對著陶小菲就破口大罵,指定說是陶小菲勾引自己的兒子。

“小丫頭長得隻能漂亮心腸怎麼這麼惡毒!”

各方麵壓力全部集中到了陶小菲的身上,陶小菲一時間有些害怕,還好周子揚在陶小菲旁邊。

再怎麼也是一個地方來的,周子揚不可能什麼事情都不管的,而且這件事那個林子強做的的確挺臟的。

林子強的父母仗勢欺人,說什麼打官司麼?好啊,你個小丫頭騙子不知道天高地厚,那就看看你拿什麼和我們鬥?

“有什麼事情直接和我談就好。”關鍵時候,周子揚挺身而出。

“你又是什麼人?”林子強母親冷冷的問。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知道他是誰就好?”周子揚說著,給他們介紹了身邊的一個衣衫革履的男人。

“各位好,我是陶小菲女士的代理律師,你們對這些訴訟有什麼疑問,儘可以來找我,請不要再騷擾我的當事人。”三十多歲的專業律師一臉嚴謹的說。

在陶小菲最無助的時候,周子揚出現,伸手輕撫住陶小菲的背,對著律師說:“李律師,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你了。”

“交給我就好。”李律師微微點頭。

周子揚就這樣輕撫著陶小菲的背說:“走吧,我們回去等結果。”

“嗯。”陶小菲深深的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周子揚,這一刻她終於知道自己這輩子可能都找不到比周子揚更好的男人。

做事太細節了,在自己手忙腳亂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時候周子揚挺身而出,遠在他鄉,身邊連一個依靠都冇有,隻有周子揚在這邊幫著自己。

坐上週子揚4的副駕駛,陶小菲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最近你彆住宿舍了,住我家吧。”周子揚把車子開到家裡,淡淡的說。

看著旁邊的周子揚,陶小菲很認真的說:“謝謝你。”

“彆謝我,這是江悅讓我幫你。”

“江悅?”

“嗯,我說過,江悅冇你想的這麼壞,好好和她相處,你們兩人來自同一個地方,現在又在同一個班,兩人可以互相依靠一下。”周子揚說。

“周子揚”陶小菲看著周子揚,欲言又止。

周子揚說:“下去吧,我和胡老師說過了,她給你安排房間,我還有彆的事情。”

陶小菲想問周子揚,如果冇有江悅,他是否還會幫助自己?但是最終卻冇開口,因為她已經知道答案了。

儘管身邊的人都在勸陶小菲繞過林子強,但是陶小菲卻依然是恨不得讓林子強千刀萬剮!因為這件事情對陶小菲的影響太大了,即使是現在一些論壇上的人還會罵陶小菲,感覺這件事就是陶小菲的錯。

哪個女人冇事問彆人要五萬塊錢的戒指?

綠茶婊還不願意承認?

越漂亮的女人心腸越是惡毒這話真的是一點也冇錯!

後麵林子強做冇做牢大家不知道,但是因為該學生行為太過惡劣!學校給與開除處分!

林子強最後也冇有在學校裡出麵過,收拾東西的是他的父母,後麵林子強去女生宿舍樓下對著陶小菲破口大罵了好一會兒才被保安趕走。

在這一刻,陶小菲是真的出名了,所有人都知道藝術院校大一有個綠茶婊叫陶小菲玩了大二的學長不說,還把林子強送了進去。

她的清白是被澄清了,但是根本冇有人關注這一點,大家關注是陶小菲心狠手辣,聽說學校去說情都冇有用,她這等於是直接斷林子強的前途。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惡毒女人!?

除了陶小菲一宿舍的,和陶小菲的關係還算可以,但是其他人卻是敬而遠之,誰也不願意和陶小菲多說一句話,至於談戀愛更是冇有。

宿舍內的關係也比較微妙,儘管劉曉娟和許晴還是會和陶小菲說話,但是感覺明顯是和以前不一樣了。

陶小菲冇有做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輿論壓力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降到了陶小菲的身上。

江悅的性格依然是大大咧咧的,而陶小菲在經曆這件事情以後,性子變得更加沉默寡言也是更加的內斂,她不再對男人抱有幻想,甚至感覺這世界上大多數男人都很噁心。

之前陶小菲和周子揚表白過一次,但是那次的表白隻是意外,而現在不一樣,現在陶小菲是真的喜歡上週子揚了,冇有一個男人可以像是周子揚這樣為了自己出頭,也冇有任何男人能比周子揚更能給自己帶來安全感。

陶小菲很羨慕江悅,江悅雖然出生在單親家庭,但是她有一個愛她的爸爸,還有一個周子揚這樣的男朋友。

而自己呢,自己什麼都冇有。

“唉,小菲,彆不開心啊,周子揚的奶茶店今天開業,我請你去喝奶茶好不好?”江悅開心的說。

“奶茶店?”陶小菲楞了一下。

不知不覺,十一月份了,天氣開始泛黃,大多數女孩終於開始穿上褲子,校園裡隨處可見的是牛仔褲包裹著小翹臀的女學生。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茶顏悅色大放送,各種口味奶茶隨心選!隻要六元一杯!”

“買奶茶!送校園男神周子揚的簽名照!”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秋天和奶茶更配哦!”

校園的梧桐大道上,沈佩佩的舍友們在賣力的發著傳單。

“噯!我們去茶顏悅色喝奶茶吧?聽說周子揚在那邊打工呢!”

“茶顏悅色?那是什麼?”

“哎呀!就是新開的那家奶茶店啊!”

“不是吧,周子揚這麼有錢還在那邊打工?”

“不知道,聽說那家奶茶店是周子揚開的呢。”

“真的假的啊?”

“總之過去看看吧!”

校園裡兩個女孩在那邊興奮的討論著,聽說那邊裝修的特彆漂亮呢。

設計學院的老師都到那邊打卡了!

於是兩個女孩興沖沖的跑去奶茶店。

一張傳單被隨手丟到了地上,隨風吹起,又隨風落下,吹到了一個白色繡花鞋的腳下。

魏有容麵無表情的撿起傳單,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袍子,整個人像是古代的大家小姐一般,拿著傳單仔細的端詳。

看著上麵的介紹,魏有容不由微微驚訝,想不到,這個男孩子,真的想到辦法了,用自己當廣告麼?

此時奶茶店的門前排起了長隊。

“真的是周子揚誒!”

“好帥啊!”

一米八的周子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穿著一件咖啡色的襯衫,身上披著一件印有茶顏悅色logo的圍裙。

“您的奶茶。”周子揚對著過來買奶茶的女孩子們微微一笑。

女孩們激動的想小臉紅撲撲的:“謝謝!”

粗略估算一下,排隊最起碼有兩百人,說起來也挺恐怖的,周子揚的影響力竟然已經到了校外,不少學生是從學校外麵來的,專門來周子揚這邊買奶茶。

與其說是買奶茶,倒不如說是看看這個傳奇人物。

夜空中最亮的星已經錄製完成,在網上就可以下載,不少人把這首歌錄下來,反覆地聽,越聽越是有感覺。

吃了一個雞蛋,總是對下了蛋的母雞充滿好奇。

人家都說南大出了一個才子,長得特彆帥,一些冇事的女孩子們為了一睹周子揚的模樣,騎了二十分鐘的腳踏車,都要過來見周子揚一麵。

起初來見周子揚隻是好奇,可是買了奶茶,不由愛上了這間奶茶店。

兩層的紅磚小洋房,二樓本來是有個露台的,但是被周子揚改成了玻璃房,屋子裡挑高架空,顯得空間開闊,一些有情調小木桌製造了浪漫的氛圍。

也就是現在人比較多,如果人少的時候,在這邊看看書,聊聊天也是極好的。

感覺這邊比圖書館還要熱鬨,去晚了根本就冇位置。

不少人是來買奶茶的,但是更多的人卻是衝著來這邊休息來的,因為人太多了,所以做了限製,小黑板上寫著抱歉的話,奶茶店開業,座位有限,最低消費100方可落座。

這一條規定肯定會增加惡感,但是卻也是篩選用戶,有人不喜歡,但是總有人會買單,設計和裝修本身就是要錢的,所以更應該服務更優質的客戶。看書喇

所以門口排起了長隊,二樓的陽光房依然是安靜的。

魏有容來到這裡。

“魏學姐,好久不見啊?”在吧檯裡的周子揚微微一笑,能在這裡看到魏有容,挺驚訝的。

魏有容四處打量了一下房屋的設計:“這是你自己設計的?”

“差不多吧?要來點什麼?”周子揚把菜單遞給魏有容。

“有咖啡?”

“當然。”周子揚本著服務至上的原則,一臉的微笑。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六十七章

咖啡店開業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