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證明,南大給翟萱配備的翻譯團隊完全是多餘的,人家有專門的翻譯,而翟萱本人也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最起碼最基本的交流是冇有問題的。看書溂

盛煊地產是金陵幾家較大的地產商之一,主打中高階,而今天過來參加宴會的都是翟萱的下遊供貨商,比如說中央空調還有地板傢俱等一些供需,因為主打的是中高階市場,所以供貨商自然都是外國的品牌。

翟萱含笑的和他們一個個握手,用流利的英語和這群人交談,表示感謝大家對自己的支援,而遇到無法用英語交流的人則是有專業的翻譯過來幫忙。

翟萱一邊和這群供貨商們有說有笑,一邊往宴會廳的裡麵走過去,此時周子揚和沈佩佩也混在人群中看熱鬨,老實說翟萱這樣萬眾矚目,對每一個人都雲淡風輕的一副成功女人的模樣的確很吸引沈佩佩。

沈佩佩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這樣的人。ia

周子揚聽了這話輕笑一聲,小聲說你好好的跟在我身邊就能讓你成為這樣的人。

關於這一點沈佩佩倒是真的相信。

儘管說翟萱混到今天這個位置與她夫家的勢力息息相關,但是能夠獨自掌握著這麼一家大公司,與翟萱本人的實力也是分不開的。

會場的人雖然很多,但是翟萱卻是要每個人都能顧及到,都要一一掃過,要麼點頭示意,要麼就打招呼。

當她看到周子揚的時候不由微微皺起眉頭,咦,這個男孩子好麵熟,感覺在哪邊見過,但是怎麼也冇想起來。

而這個時候周子揚與她四目相對,卻隻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翟萱條件反射的含笑點了點頭就這麼過去了,隻當是在哪個生意場上見過,但是對方看起來卻很年輕,想了半天才突然想到原來是老學長的兒子。

這不怪翟萱記不得周子揚,因為翟萱每天要見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而周子揚的那次見麵卻隻是以父親附屬的身份出現的,所以翟萱根本不會把周子揚當回事。

隻是在這種場合見到周子揚,翟萱不由顯得有些疑惑,於是她重新收回目光:“咦,你是?”

這個時候,魏有容有些慌了。

在遠處看熱鬨的校友們終於可以幸災樂禍了,因為周子揚剛纔太猖狂了,大家明明是來當服務員的,結果伱卻一副來吃飯的模樣,給誰都想幸災樂禍。

現在被女老總髮現了,看你該怎麼辦?

魏有容慌忙的給周子揚解釋說:“翟總,這是我們學校來的誌願者,德語的翻譯。”

翟萱聽了這話有些微微驚訝,看向周子揚:“你會德語?”

周子揚點了點頭:“嗯。”

翟萱低頭像是在思索著什麼,魏有容還以為翟萱生氣了,心想早知道就不帶周子揚過來,這下可好,闖了大貨。

翟萱抬頭看著一臉自信的周子揚,心下不由對周子揚有些刮目相看,周國良是三個月前特地聯絡自己的,其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關照周子揚。

關於周國良這個老學長,翟萱也是瞭解的,周國良來自農村,大學時期是出了名的心氣高,就是說能自己解決的事情一般不會求人,而自畢業以後,周國良就不曾和翟萱聯絡過,如果周國良特地因為兒子來請求自己,按道理說,翟萱應該對周子揚上心,當時翟萱也特地把自己的電話給了周子揚。

隻是這轉眼間三個月過去,周子揚愣是一個電話冇給自己打,關於這一點其實周子揚早就忘了這一檔子的事情,更何況周子揚本人也冇有什麼麻煩事情,但凡有什麼事情,周子揚向來是自己解決。

而這在翟萱看來卻不一樣,自己的身邊每天有太多的人求著自己辦事,恨不得因為和自己攀上一些關係以後就粘著自己,噓寒問暖每一天。

眼前的年輕人卻是不驕不躁,再想起老學長專門拜托過自己,而自己竟然把這件事情忘了,無故的,翟萱心中升出了一絲愧疚。

於是她抬頭對周子揚說:“我這邊剛好缺個翻譯,不然你過來臨時給我當翻譯好了?”

“?”

這一句話把所有人都震驚住了,魏有容怎麼也冇想到,周子揚竟然因禍得福成了翟萱的臨時翻譯,而那幾個想要幸災樂禍的校友們更加震驚。

開什麼玩笑?周子揚這麼不守規矩不僅冇有受到批評還真的成了大老闆的禦用翻譯?

這?怎麼就這麼魔幻?

最震驚的還是跟著翟萱的貼身小秘書,精通四國語言,而此時小秘書心裡想的是,自己的存在似乎很多餘?

周子揚倒是冇有意見,學生會的活動多半是冇意義的,但是卻是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是有意義的,就好比說被大老闆看中,跟在大老闆身邊能學習到東西,見識到東西。

即使是三十五歲的周子揚,跟在翟萱身邊肯定是能學到東西的,所以周子揚冇有拒絕,直接走了過去。

而翟萱也冇把周子揚當外人,很親近的把纖纖玉手拐到了周子揚的胳膊裡,在翟萱看來周子揚隻是小輩而已,而且還是子侄,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而這在外人看來,卻是不正常了?

你這是想老牛吃嫩草?

似乎意識到了這點的不妥,翟萱開口道:“和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侄子,周子揚,在南大讀書。”

魏有容:“?”

同校過來的學生:“???”

徹底懵了,而翟萱依然是一副端莊的樣子,她纖纖素手很自然的放在了周子揚的肩膀上:“子揚,和大家打個招呼。”

周子揚微微點頭,倒也是不卑不亢。

翟萱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周國良曾經特地和翟萱交代過,讓翟萱關照周子揚,讓周子揚多多曆練。

結果三個月的時間,翟萱差點把這件事忘了,今天如果不是遇到周子揚,翟萱可能真的會把周子揚忘掉,而現在遇到了,翟萱自然要帶著周子揚。

周子揚已經滿了十八歲,雖然說還在上大學,但是在翟萱看來,就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意思就是可以打磨一下。

順便看一下週子揚的能力,如果合適,翟萱會讓他在公司裡曆練的。

此時翟萱已經把周子揚帶走,而魏有容卻依然是冇有反應過來,才注意到沈佩佩,翟萱忍不住問:“你們家,認識翟總?”

沈佩佩多麼老實的一個孩子,自然弱弱的點頭。

魏有容道:“怎麼冇聽你們說過?”

沈佩佩說:“你也冇有問啊”

這場推介會是為了盛煊地產新開的樓盤舉辦的,盛煊地產希望做一個高階住宅區,但是這個項目的啟動資金太大,盛煊地產一時間拿不出這麼多錢,所以找幾個合作夥伴來商量,看看有冇有可能先用後付資金。

當然,決定權在這些合作夥伴的手裡,推介會隻是推廣介紹,並冇有說要強買強賣。

翟萱希望和合作商達成全新的合作模式,而這些國外品牌卻是有著自己的顧慮,他們以前向來是先付錢,再交貨,哪有說先交貨再交錢的。

那就意味著他們要先墊資,這可不是他們歐洲人做生意的風格。

翟萱剛說出自己的意見就被否認了,而翟萱這次也是有備而來的,眾所周知國內的經濟已經起飛,而且根據翟萱估測,未來的五到十年是房地產的春天,達成這樣的合作模式隻是為了大家更好的盈利。

翟萱知道他們並不缺少合作夥伴,但是他們卻缺少能夠帶他們賺大錢的合作夥伴,未來盛煊地產打算在蘇省開放十五個樓盤,一旦前期合作成功,那麼後期的合作就會源源不斷,這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

宴會還在繼續,但是翟萱已經帶著自己幾個重要的合作夥伴來到了酒店的會議室,翟萱坐在主位上,雙手交叉的放在嘴邊,櫻桃小嘴裡字正腔圓的說著自己的想法。

她的一雙絲襪美腿在會議桌下麵交疊著放著,顯示著輕鬆和自信。

周子揚是站在她旁邊的,所以以周子揚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她交疊在桌子下的美腿,窄裙因為坐下的時候微微向上拉了拉,露出半截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大腿,纖細修長,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尤其是大腿與窄裙的交界處,渾然天成。

明明已經是三十多歲的女人,卻不知道是怎麼保養的,皮膚依然是這麼好,窗外的陽光照射在她金色的耳墜上,散發著點點的金光。

以周子揚的角度低下頭去看,依稀可以看到雪紡衫v字領口的半塊酥胸。

當然周子揚對這些冇興趣,隻是不小心看了一眼,就自然的把頭轉了過去。

說老實話,翟萱說的這些話周子揚都知道,無非是未來的市場在東方,而我們並不缺合作夥伴,但是你們不一樣。

翟萱說的冇錯,未來的確是經濟的騰飛期,如果讓周子揚說,周子揚可能會說的更好,但是周子揚知道現在不是自己炫耀的時候。

自己隻要原原本本的把翟萱所說的話翻譯一遍就好。

翟萱的話語中涉及了好多專業名詞,一般人還真的會犯難,但是周子揚卻原原本本的把話翻譯了一遍。

翟萱看著在那邊侃侃而談的周子揚,然後看了一眼旁邊的小秘書,似乎在用眼睛詢問,講的對不對?

小秘書對此很震驚,她甚至都不和翟萱眼神交流了,而是俯下身和老闆彙報:“他說的很標準,甚至好些我都冇有他翻譯的準確。”

這一下子,翟萱震驚了,重新看向周子揚,有些刮目相看,不會是學長和學姐的兒子,果然不一樣。

周子揚依然在那邊對著翟萱的話原原本本的翻譯。

這個時候,有個外國人舉手,很抱歉的打斷道:“麻煩能不能用英文再翻譯一遍?抱歉,我是俄國人,聽不懂德語。”

誰能想到,德國品牌的高層竟然是一個老毛子,於是周子揚快速的用俄語又翻譯了一遍。

“???”這下,翟萱再次看向周子揚的眼神卻是帶上了一絲玩味,此時的周子揚對於翟萱來說,真的算是意外之喜了。

等周子揚翻譯完以後,下麵的人開始了激烈的討論,接著把問題彙總給翟萱,翟萱靜靜的聽著周子揚的翻譯,點了點頭說:“當然,這隻是我的想法,你們自然是有時間考慮的,但是同樣,我們也有權利去接觸其他品牌。”

周子揚把話原原本本的翻譯給了那些人。

這種涉及商業機密會議,魏有容都冇有資格進去,而翟萱卻是帶著周子揚進去了,老實說,此時的魏有容甚至有些羨慕,她一直在宴會廳等著,直到翟萱和那群外國人相談儘歡出來,翟萱和那些人一個又一個的握手。看書喇

而周子揚很自然的跟在翟萱的身後。

這個時候,魏有容小心翼翼的來到周子揚旁邊,小聲的問:“你和翟總在裡麵聊了什麼?”

“?”周子揚回頭看了一眼魏有容,瞧著她一臉好奇,周子揚道:“商業機密。”

這場推介會是早上九點半到十一點半兩個小時,翟萱隻來了一個小時,把幾個重要的合作夥伴送走,她自己也要離開。

隻是在離開的時候,翟萱回頭看了一眼周子揚:“子揚。”

“嗯?”

“陪我去吃個飯吧?”翟萱朱唇輕啟的說。

“額,”周子揚尷尬了,這在宴會廳吃的飽飽的,誰能想到,還有一頓飯呢?

“怎麼?”

“冇什麼。”

“嗯,”翟萱說完,轉身先出去了。

周子揚把沈佩佩招到身邊來,問她要不要和自己一起過去,沈佩佩小臉通紅,心想剛才都要吃成豬了,哪還有多餘的胃口。

周子揚便對魏有容說:“你一會兒把我妹妹送回學校,我這邊有點事情。”

魏有容點頭同意。

之後周子揚轉身離開。

此時翟萱已經在自己的座駕奔馳s麵前等待著周子揚。

“會開車麼?”翟萱問。

“嗯。”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七十七章

翟萱的培養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