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天早上七點鐘起床,置身於鋼筋水泥的大城市,拖著尚未甦醒的身體擠了一個小時的地鐵到達公司。

被主管叫到辦公室安排工作,一件事忙完,另一件事立馬接上,就這麼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吃完外賣,一個人趴在工位上,電腦旁放著一張高中時候和同學的合照。

三十五歲的周子揚有時候也會想,如果當時冇有那麼衝動,會不會是另一個結局?

意識逐漸模糊,周子揚做了一個夢,夢到了自己回到了高中的時候,那時候天是藍的,草是青的。

四月份的時候,校園裡高大的梧桐樹已經鬱鬱蔥蔥。

當風吹起的時候,會發出唦唦的聲音。

“嗟呼!時運不濟,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所賴君子見機,達人知命,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誌!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

周子揚被嘈雜的讀書聲吵醒,抬起頭卻發現已經已經回到了高中的時候,前麵的女同學在那邊搖頭晃腦的背書。

馬尾辮在周子揚麵前一晃一晃的。

所有的一切都散發著青春的味道。

是夢麼?

真好,竟然能回到高中時代。

周子揚嘴角不由勾起一絲苦笑,瞧著眼前那俏皮可愛的辮子,周子揚想也冇想,直接伸手拽了兩下。

“啊!”誰知道,前麵的女孩像是受到冒犯一樣,猛地站了起來,轉身一臉羞憤的看著周子揚。

“老師!周子揚揪我辮子!”宋詩涵輕咬下唇,生氣的說。看書溂

“哄~”已經停下讀書的同學們笑作一團。

“咳!”前方的班主任季月明很是不悅的咳嗽一聲,製住了學生們的鬨笑,然後很不滿的看著周子揚:“你還小麼?”

眼前所有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周子揚像是置身於夢中一般,班主任季月明依然在那邊喋喋不休的說著:“還有一百天就高考了!在座的某些同學,就算你們不學習,也不要影響其他人學習!”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和某些人一樣,有個局長當爹!”季月明夾槍帶棒,意有所指的看著周子揚。

底下又是一片鬨笑。

“吵什麼吵!吵什麼吵!繼續讀書!”季月明嗬斥了眾人,皺著眉說。

於是在一片嘈雜以後,教室又恢複了平靜。

這場夢做的有些長了些,一切的夢境陌生而又真實,一小時的早讀課就這麼一秒一秒的過著,置身於夢境之中,周子揚卻是有一種近鄉情更怯的拘謹,就這麼一直熬到早讀課下課。

季月明離開。

學生們打鬨起來。

一個個熟悉稚嫩的臉龐一一的在自己眼前出現。

“周公子啥時候喜歡宋詩涵的啊!?”

“周哥喜歡宋詩涵哦!”

“宋詩涵!我周哥看上你是給你麵子!趕緊做我周哥女朋友!”

“滾!”宋詩涵狠狠的瞪了一眼在那邊說胡話的同學,然後轉頭又是瞪了周子揚一眼。

最討厭那種揪自己辮子的男生!

尤其是這種天天不愛學習,就喜歡和老師抬杠的學生!

宋詩涵轉身找同學一起出了教室。

留下週子揚在教室裡一臉懵逼。

“哈哈,周哥,你看,宋詩涵害羞了!”

來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生,對著周子揚就是一通的勾肩搭背。

“劉碩?”周子揚似曾相識的問。

劉碩眨了眨眼,很是不可思議道:“不是吧,周哥,你夢遊呢!”

整整一天的時間,周子揚還是冇回過神來,如果說這是夢的話,那麼這個夢未免也太真實了,一個個熟悉的麵孔依次在自己麵前出現。

愛開玩笑的數學老師,古板的語文老師,還有喜歡穿黑絲襪,徐娘半老的英語老師。

清晨的教室裡,他們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清脆。

這整整一天,周子揚跟傻子一樣,揚臉待在自己的座位上。

“周子揚,請你起來讀一下這篇文章?”英語老師胡淑彤對周子揚今天的表現很是滿意,竟然在乖乖聽課冇有和自己抬杠?

周子揚後知後覺的站了起來,老老實實的讀道:“u

it1!”

“a

esbestfrie

ddoyouwa

tafrie

dwhoyouuldtelleverythgto”

周子揚一字一頓,老老實實,完完整整的把整篇英語課文讀完,抬起頭的時候發現班裡的同學全部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而前麵穿著白襯衫的英語老師,眼鏡差點掉到胸口裡。

她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周子揚。

“我讀錯了?”周子揚弱弱的問。

“冇有冇有!非常正確,同學們給周子揚一點掌聲好不好?”

“啪啪啪!”

“周子揚竟然能把英語課文一字不落的讀出來?”

同學們瘋狂的鼓起了掌,掌聲中夾雜著竊竊私語的聲音,周子揚很奇怪,隻是讀了一篇英文作文,有這麼厲害麼?

哦對,周子揚突然想起了什麼,他高中的時候似乎一直在裝學渣。

高中時期的周子揚並不快樂,儘管在彆人眼裡,周子揚是無憂無慮的,他的父親是這座城市最年輕的處級乾部,四十歲出頭便已經是檢察院的一把手。

而托了父親的福,周子揚也算是這座芝麻綠豆般大小的城市裡,一隻手數得過來的官二代,身邊總是簇擁著一群想要討好自己的小流氓和老流氓。

偶爾也會遇到一些情竇初開的女孩子的表白。

在這樣的家庭下,周子揚的成長環境很好,每天都有牛奶麪包,高一的時候就已經長到了一米八,模樣還算俊俏,自帶一種這個年紀特有的故作憂鬱。

再加上自小便一直在學習小提琴,對音樂方麵也是略懂一二。

這樣的周子揚,按道理來說,應該是學校出了名的校草級人物,而如此完美的一副牌,卻被周子揚打的稀爛。看書喇

原本週子揚,應該有個美好的人生。

直到高二那年,父親把一對母女帶到了自己的麵前。

“這是你沈姨,這是佩佩,比你大兩個月,你叫姐姐就好。”周父對著周子揚如此說道。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九十一章

情不知所起,情不自禁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