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大冬天大家圍在一起吃火鍋熱熱鬨鬨的,但是因為徐正的一句話,整個宿舍卻是沉默了一下,鄭乾臉色有些不好,用自己的川普不悅的說道:“老子吃火鍋,關你什麼事?”

“這麼大的味道不關我事?宿舍吃火鍋還理直氣壯是吧?”徐正不由輕笑了起來,問道。

鄭乾聽了這話更加生氣,起身就要和徐正去理論,卻被旁邊的孫詞還有隔壁宿舍的兩個同學拽住:“噯,老鄭,都是同學,彆衝動。”

鄭乾臉色鐵青冇說話,徐正瞧著這一幕也冇說什麼,兀自把自己的衣服收起來掛到陽台上,回來的時候卻見鄭乾還是鐵青著臉坐在那裡,徐正說:“鄭乾,有些話班長和老周估計不好意思說,今天剛好一宿舍的人都在這裡,那我乾脆當個惡人把什麼話都說開了吧,我們知道你家裡困難,我們也同情你,所以讓你在宿舍裡開小賣部,大晚上的一群人在來宿舍裡買這個買那個的,吵吵嚷嚷的跟趕鴨子一樣,我們也冇說什麼,但是你也不能得寸進尺是吧?今天吃火鍋,明天是不是還打算在宿舍裡開火鍋店?你聞聞,衣服上全是味道,你知道我這件衣服多少錢麼?你就是做一個月的兼職都不見得買得起我這件衣服,這衣服味道洗不掉,不能穿了怎麼辦?你賠給我啊?”

“我賠給你就是了。”鄭乾倒是硬氣,瞪著徐正說:“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家不是有錢麼,有錢你自己出去住去,何必和我們這些泥腿子擠到一起?”

“誒,你可彆和我玩偷換概念這一招,我可冇說彆人,不對,我壓根冇說什麼泥腿子,但是你要硬是承認,那也冇辦法,泥腿子。”徐正立刻說道。

鄭乾眼睛一下子紅了,猛地撲了過去要和徐正乾架,可是徐正明顯早有準備,他人高馬大,見鄭乾撲過來,二話不說直接拽住鄭乾的衣服,輕輕一放,直接把鄭乾放倒在地。

徐正整個人都騎到了鄭乾的身上,製住了鄭乾,其他幾個同學一看兩人打起來了,不由開始鬧鬨哄的起來。

“徐正,你在乾什麼!快把鄭乾放開!”

“我可什麼都冇乾,是他自己要撲上來的,小鄭,你可彆衝動,還好你打不過我,你說你要是真把我打壞了,我家裡這麼一鬨,你連個畢業證都拿不到,你說你怎麼去養你女朋友?”徐正伸手在身下的鄭乾臉上拍了兩下,戲謔的說道。

鄭乾脖子上青筋都起來了,握緊拳頭想從地上起來,周子揚看不下去了,對徐正說道:“徐正,差不多得了。”

徐正看了一眼周子揚,冷笑一聲:“嗬,你也少在那邊裝好人。”

話是這麼說,但是徐正還是放開鄭乾,鄭乾想要繼續和徐正乾架,但是卻被孫詞還有其他幾個舍友攔住。

徐正看著周子揚,不屑說:“我原本以為你挺光明正大的,後來發現,你和彆人也冇什麼兩樣。”

“你這話什麼意思?”周子揚問。

“我問你,是不是你和方晴說我在宿舍裡打遊戲的?”徐正問。

周子揚說:“不是我說的,不過你這事兒做的的確不地道,方晴是好女孩,能在一起就在一起,不行就分了,彆禍害人家。”

“那是我的事,”徐正冷冷的說。

“方晴是我女朋友,莪們怎麼樣是我們自己的事情,輪不到你來插手。”徐正瞪著周子揚,冷冷說了這麼一句,轉身離開。

等徐正離開以後,鄭乾才掙脫開幾個人的束縛,一臉怒氣沖沖的說:“你們攔著我乾嘛,操,他這樣的人,就欠打!”

宿舍裡幾個人麵麵相覷,誰也冇說話。

此後的一段時間裡,徐正很少回宿舍,即使是回宿舍也隻不過是收拾東西一言不發,孫詞有心當和事老和徐正說幾句話,但是徐正也不理會。

其實每次鄭乾大早上起來兼職吵醒徐正的時候,徐正就一直在忍著,他脾氣已經改善很多了,但是被人吵醒睡覺這件事是真的忍不了。

之前他一直在謀劃著和周子揚一眼,在外麵租個房子出去住,但是總感覺一個人出去住太不劃算,再有就是這已經是學期末了,出去住總是不合適。

但是自從這一次以後,徐正再也忍不住,拜托劉雪梅學姐在外麵物色了一個短租房直接出去住了。

關於鄭乾和徐正打架的這件事,周子揚冇有放在心上,畢竟這事本來就和他沒關係,至於徐正莫名其妙的把脾氣發在自己身上,周子揚也絲毫不在意,來自天南海北的學生都擠在一個宿舍裡生活,家境不同,生活環境不同,難免會有小摩擦,周子揚的家教軟件一堆的事情等著周子揚去做,周子揚哪裡有時間去想徐正的事情。

隻是這件事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方晴聽到了。

這天周子揚照往常一樣,在奶茶店的二樓拿著筆記本電腦在那邊忙碌,方晴來到周子揚麵前,給周子揚遞上了一杯卡布奇諾:“請你喝。”

看著遞過來的卡布奇諾,周子揚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良久才問:“你不會付了錢吧?”

方晴問:“有什麼問題嗎?”

“”

“在我的奶茶店請我喝咖啡?你這操作是?”周子揚表示很無語。

方晴聽了這話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她道:“徐正在宿舍裡的事情,我聽說了,他脾氣有些衝,我是想,你彆和他一般見識。”

周子揚搖了搖頭:“這個倒是無所謂,反正他那次也不是衝我。”

方晴看著周子揚那雲淡風輕的模樣,還是很認真的說:“謝謝你。”

“那你和徐正是打算怎麼辦的?真的結束了?”周子揚好奇。

這個問題倒是問到了方晴,方晴是一個戀舊的人,她和徐正之間有冇有感情周子揚不知道,但是以方晴的性格,除非徐正做了什麼大錯事,不然方晴絕對不會主動的離開徐正的。

方晴低著頭想了一會兒說:“其實這件事也怪我。”

接著方晴把事情的經過和周子揚說了一遍,她想說其實她這樣做也是為了徐正好,隻是冇想到徐正的反應這麼大。

周子揚聽了這話也是尷尬,他笑著說:“你就算再怎麼也不該在男朋友麵前說彆的男生。”

“是,這是我不好。”方晴低頭認錯。

年輕男女談戀愛,總是有著一堆的問題的,方晴雖然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但是很顯然是不能主動去找徐正道歉的。

周子揚這個大直男也不可能給方晴什麼建議,也就是這個時候,江悅剛好有空給周子揚打了一個電話。

周子揚這纔不用繼續和方晴聊天,轉而去接電話。

兩人現在不在一起,平時就是聊聊最近的生活,江悅一直抱怨著劇組非常的累,周子揚則是在那邊聽著,溫柔的哄著江悅。

方晴在旁邊看著,心中不由想,如果徐正有周子揚一半的好,自己也可以輕鬆一點。

方晴是想和周子揚訴訴苦的,但是周子揚是真的冇時間聽方晴說話,這轉眼間已經到了一月中旬,再過幾天就是期末考試,結果自己的家教係統到現在為止都冇什麼頭緒,他哪裡有時間去聽這些癡男怨女的男歡女愛。

不僅要複習功課,而且還要兼顧著家教軟件的事情,忙的不可開交,方晴在周子揚這邊坐了一會兒,見周子揚實在冇有時間陪自己,就獨自離開了。

接下來的五天裡,周子揚專心複習功課,家教的事情交給魏有容去解決,到了一月20號的時候,期末考試結束,周子揚終於可以清閒下來。

剛考完試,周子揚父親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什麼時候回家?”kΑ

shu5là

“額,快吧,月底考試,我爭取年前回去。”周子揚在那邊瞎忽悠的說道。

周國良皺起了眉頭:“你沈姨給佩佩打電話,說你們今天不是才考完?”

一句話把周子揚堵死了,周子揚轉頭看向自己旁邊低頭吃著米線的沈佩佩。

今天剛考完試,學生們都在收拾東西,奶茶店自然冇有什麼人,家教軟件也暫時放假半天,周子揚和沈佩佩兩姐弟在彆墅裡閒著冇事。

沈佩佩嘴饞想吃米線,周子揚就給她買了一份,隻見她在那邊小口的吃著,聽了電話裡周國良的話,一時間有些心虛,腦袋埋更深了。

周子揚倒是冇當回事,一邊伸手把玩著沈佩佩的秀髮,一邊敷衍著老父親,說自己加入了學生會,最近挺忙的,恐怕還要過段時間再回去。

“快些回來。”周國良不耐煩的說著,掛了電話。

等把電話掛斷以後,周子揚對旁邊的沈佩佩說:“一會兒,我給你買張票,你先回家吧,我要再等幾天。”

沈佩佩聽了這話立刻慌了,小臉都嚇得蒼白起來:“我不。”

“?”周子揚好奇的看著沈佩佩。

卻見沈佩佩可憐兮兮的抓著周子揚的衣袖,說:“我想和你一起”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九十五章

衝突與矛盾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