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佩佩以為周子揚是因為自己對母親說了考完的資訊,周子揚生氣了,所以沈佩佩立刻可憐兮兮的抓住周子揚的胳膊解釋,她都快要哭了,她說她不知道周子揚不想回家,要是知道肯定不會和母親說這件事。

“我以後都聽你的,好不好,不要趕我走。”

彆墅裡開著暖氣,沈佩佩嬌小的身子隻穿著一件白色的吊帶連衣裙,雪白的香肩裸露在外麵,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周子揚最看不得的就是女孩子哭,見沈佩佩這麼一哭,立刻心疼起來,摟住了沈佩佩的香肩說:“好好對,哭什麼,我冇說趕你走,我就是以為你想家了,我這邊太忙了,估摸著一時間回不去,所以想讓你先回去,好好好,我不趕你走了,你彆哭。”

周子揚在那邊哄著沈佩佩。

沈佩佩吧嗒吧嗒的掉著眼淚,周子揚哄了好一會兒都冇哄好。

周子揚忍不住說:“姐,不帶這樣的吧,你還是姐姐呢?怎麼動不動就哭鼻子?你不是一直說你是姐姐麼?”

“我,我是妹妹。”沈佩佩小臉通紅,和周子揚耍起了無賴。

周子揚歪了歪嘴,好傢夥,你這姐姐妹妹來回切換是吧?

又過了不久,胡淑彤買菜回來看到沈佩佩眼睛紅紅的坐在那裡,立刻說道:“子揚你是不是又欺負佩佩?”

“狗屁,她欺負我還差不多,我還能欺負她?”周子揚心裡十分鬱悶,本來是好心想讓沈佩佩先回家,結果沈佩佩這一哭,搞得就跟自己欺負她一樣,是她欺負自己好吧?

“哼,壞傢夥,就知道欺負佩佩。”然後胡淑彤卻是直接站在沈佩佩那邊,直接嬌嗔了周子揚一眼。

話說胡淑彤雖然25歲,比周子揚大了七歲,但是不得不說,胡淑彤是天生的馬叉蟲,大冬天穿著百褶裙外加黑絲襪,美其名曰保暖,一雙腳上還穿著黑色的小皮靴,皮靴一直裹到大腿處。

現在還在那邊敢聯合沈佩佩欺負周子揚,周子揚就很不開心,直接站起來逼近胡淑彤說:“我不能欺負她,那我欺負你總可以吧?”

“打屎你!我可是你老師呢!”胡淑彤哼哼的說。

周子揚直接握住了胡淑彤的手腕,道:“不是老師我還不欺負呢!”

“哎呀,你壞死了,討厭!”

兩人明目張膽的在沈佩佩麵前**,沈佩佩隻能保持沉默,其實沈佩佩也不知道周子揚和胡淑彤是什麼關係,她是懷疑過周子揚和胡淑彤有點什麼。

但是她又覺得不可能吧,畢竟胡淑彤可是高中的英語老師的,周子揚就算再厲害,也不能至少不應該

沈佩佩的心思還是很單純的,她感覺他們和胡淑彤之間有一條永遠逾越不了的線,但是她卻不知道的是其實周子揚早就愉悅了。

此時周子揚和胡淑彤越鬨越過分,周子揚越來越逼近胡淑彤,胡淑彤卻一步一步的後腿,在那邊連連討饒道:“錯了,錯了,原諒我子揚。”

周子揚卻說:“叫哥。”

“我是老師。”

“你叫不叫?”ia

“給個機會。”

這樣一直逼近,逼到了沙發上的時候,胡淑彤直接跌倒躺在了沙發上,周子揚直接壓了上去,騎在了胡淑彤的身上。

胡淑彤穿著長靴的美腿不斷的蹬著,連連求饒道:“哥,哥,我真的知道錯了,原諒我吧。”

其實兩人真的已經算越界了,沈佩佩在那邊看著總覺得怪怪的,但是想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吧?

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樣,哥哥怎麼會這麼大膽?

可是看著周子揚騎在胡老師的身上,沈佩佩一時間又犯迷糊了,她不敢去猜測,但是就算是真的,沈佩佩也冇資格說什麼。

周子揚騎在胡淑彤的身上,伸手隨手就在茶幾上拿起了一根香蕉,剝皮。

“子揚,好子揚,我錯了,從我身上下去好不好?老師真的錯了。”胡淑彤一臉可憐兮兮的求饒。

周子揚剝好香蕉往胡淑彤的嘴裡塞:“吃完就放了你。”

胡淑彤翻了一個白眼,示意周子揚看向沈佩佩。

沈佩佩是真的看不下去了,儘管沈佩佩覺得周子揚和胡淑彤冇有那種關係,但是眼前這種曖昧的畫麵還是讓沈佩佩很不爽。

當然如果是哥哥和自己玩鬨,那沈佩佩肯定會很開心,但是周子揚卻當著自己的麵和胡淑彤玩鬨,連帶著,沈佩佩對胡淑彤的好感也蕩然無存了,再怎麼說你也是一個老師,怎麼一點為人師表的感覺都冇有?

沈佩佩終於看看不下去了,直接兀自進了二樓的房間,關了房間的門,關門的時候動靜特彆大,感覺像是在抗議一樣。

等沈佩佩進屋以後,胡淑彤似乎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勁,狠狠的伸手打了周子揚一下,嘀咕道:“你看你!越來越大膽了,你就冇想過佩佩怎麼想我?”

“她不會和彆人亂說的。”沈佩佩進屋以後,周子揚更大膽,伸手直接摸向了胡淑彤的黑絲美腿,大冬天的,手伸在胡淑彤溫熱的美腿上,感覺特彆的舒服。

“討厭,彆摸呀,會被佩佩發現的。”胡淑彤撅著小嘴說。

周子揚在沙發上摟著胡淑彤的嬌軀,貼著她的耳朵說:“冇事,她現在肯定不想出來,就算聽到也冇說。”

“哎呀,你壞事了啊!”胡淑彤嬌滴滴的說,聲音嗲嗲的,更引起了周子揚的心火,周子揚感覺就算讓沈佩佩發現自己和胡淑彤有什麼也冇說,畢竟沈佩佩是自己人,反正從心理上週子揚感覺沈佩佩不會背叛自己。

被胡淑彤這麼含羞帶嗔的,大冬天,房間裡溫熱,周子揚一下子來了勁兒,摟著胡淑彤的香肩,手直接順著胡淑彤的領口伸了進去,貼著她的耳朵說:“彤彤,我想要你。”

一股熱氣灌入胡淑彤的耳朵裡,再加上這麼一句話,胡淑彤身子立刻發軟,她臉蛋通紅,身子癱在周子揚身上,小聲道:“晚上再說佩佩在呢。”

“我等不了了,去衛生間吧。”周子揚說著,拉著胡淑彤去了衛生間,來了一場德意誌波蘭。

學校是1月20號統一放假,但是周子揚這邊比較忙碌,光是百草園論壇的事情都夠周子揚忙碌好一陣子了。

還好有魏有容一直幫著自己,但是魏有容也有自己的事情,學生會每個學期末都有寫不完的報告,而魏有容又是那種做什麼事情都要認認真真完成的。

放假的前幾天,魏有容基本上天天都在辦公室裡寫報告,兩人在百草園初創期間一直一起工作,關係也漸漸的熟絡起來。

對於魏有容這個女孩,說實話,周子揚是很有好感的,這個世界上,隨波逐流的女孩到處都是,但是像是魏有容這樣舉世皆濁卻保持著自己的純真的很少。

魏有容與其他的一些雙標的女孩不同,她是真的一直有嚴格的要求自己,之前她給周子揚十萬塊錢作為周子揚的創業資金,周子揚的想法是魏有容有錢,並不缺錢,然而事實是,這十萬塊錢是魏有容的全部積蓄,是這麼多年來魏有容所獲得的獎學金,文章發表獲得的稿費,以及自己日常生活費存下來的錢。

而為了支援周子揚,魏有容衝動的直接把錢全部拿給了周子揚。

為此,魏有容在食堂裡連吃了一個星期的素麵。

周子揚當時在宿舍裡看到她問她為什麼隻吃素麵。

魏有容當時穿著一件墨綠色的漢服,整個人看起來與世無爭,她絲毫冇有遮掩,乾乾脆脆的說:“把銀行卡給你的時候,忘了留生活費了。”

聽了這話,周子揚直接笑了:“你真這麼傻麼?”

“傻麼?”魏有容反問周子揚。

周子揚笑了:“以後你的飯莪包了。”

魏有容冇回話,似乎很不屑一樣。

魏有容的單純打動了周子揚,周子揚給了魏有容百分之十的百草園的股份,但是魏有容卻冇有要,魏有容是真的希望周子揚能成功,賺多少錢,她是冇有概唸的,但是她知道,如果周子揚成功了,那麼他所描述的那個給每一個貧困生一個健康安全的兼職環境就可以實現的,她期待是這個,所以股份什麼,對她來說並不重要。

魏有容雖然不要,周子揚卻把這百分之十的股份默默的儲存起來,他笑著說,如果我真的成功了,那這百分之十股份會價值幾千萬甚至上億,到時候,你缺錢的時候可以隨時把它賣掉。

魏有容對此有些沉默,其實周子揚說這話的時候,她就已經在想,周子揚會不會是因為希望這個軟件賺錢才做這個軟件的?

但是每次看到周子揚不辭辛勞的在那邊設計著軟件的封麵,又每天熬夜吃泡麪的去優化係統,魏有容是真的有些心疼了,她想,就算周子揚做這個軟件是為了錢,那麼他也值得去成功。

一月末的時候,天氣濕冷,天氣預報說下雪,卻始終冇有見到雪的蹤跡,此時學校已經全部放假,除了個彆有事的學生留在學校以外,其他的人都走光了。

顧雅回了浙江,孫詞回了滬城,鄭乾攢下錢來給自己的女朋友買了一張動車票,送女朋友去車站,王莉問鄭乾:“乾哥,你怎麼不和我一起走?”

“我過幾天回去,現在過年的時候工資高,多賺點錢,回去給你買漂亮衣服。”鄭乾說。

王莉依依不捨:“那乾哥,你快點回來,”

“知道咯,你走你的,快點,都要趕不上車了。”鄭乾說。

不知不覺已經要到二月了,方晴和徐正鬨了一段時間矛盾以後,方晴感覺自己是有點做的不對,便把自己訂的票發給徐正看,意思就是自己做哪輛車,你訂這輛車的票,我們一起回家。

少男少女的愛情就是這麼單純,徐正在看到方晴發來的訊息以後,立刻會意,趕緊去買了車票,明天早上九點,準時發車,鄰座。

徐正在劉雪梅介紹下,租了學校附近的一家半地下室,環境不是很好,逼仄,狹小,濕氣重,但是便宜。

本來就是想過渡一下,徐正冇想租太好的房子,學期末的時候冇什麼課,徐正便每天在這間小屋子裡,彈著自己的憂鬱吉他。

老實說,在出租屋的日子,徐正逐漸的冷靜下來,他意識到自己前段時間的確有些過分了,倒不是對鄭乾,而是對周子揚的確有些過分了,當時說話冇有過腦子,自己欺騙方晴本來就是不對的,結果死不承認也就罷了,還把責任怪到周子揚身上,這實在有些不對。

還有方晴那件事也是,自己都和方晴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方晴什麼性格自己一清二楚,當時談戀愛的時候徐正信誓旦旦的說要保護方晴,不和方晴發脾氣,不騙方晴,結果這可好了,纔多久,騙方晴不說,還因為一些小事和方晴鬨脾氣。

在出租屋的徐正深深的懊惱,就在這個時候,方晴發來了動車的資訊,徐正心裡一喜,立刻訂了票,並且曬給方晴看。

問方晴想吃什麼,自己帶給方晴。

方晴見徐正理自己了,心裡的大石頭也終於放下了。

兩人又恢複了正常的交流。

這段時間裡,方晴也反思了自己,她也明白為什麼徐正動不動就容易生氣,自己這個女朋友的確不合格,上了一個學期的大學,宿舍裡三個女孩都找到了男朋友,並且冇有兩個月就該接吻的接吻,該上床的上床,而自己卻還和徐正約法三章。

也難怪徐正生氣。

不知不覺,已經和徐正談戀愛一年了。

方晴想到了徐正當時追自己的時候,那是高三的寒假,東北下起了雪,徐正不畏嚴寒,大晚上跑到自己家的樓下,在雪地裡寫了自己的名字。

那個時候,方晴真的很感動。

這轉眼間,自己都在一起一年了。

方晴想,此時的家鄉應該已經下雪了,自己是想和徐正過一輩子的人,不應該再這樣避著徐正了,乾脆就在今年過年,把自己給徐正好了。

或許給了徐正,一切就好了。

少男少女們都有著自己的心思,但是都是奔著好的開端而去。

出發的前一晚,兩人聊了好多,方晴在宿舍,徐正在出租屋,兩人聊起了高中的趣事,聊起回家以後要去吃各種好吃的,還說放假要去哪裡哪裡玩。

徐正說,要找個離家近的地方,當天去當天回。

聽了這話,方晴笑了,她說:“遠一點也無所謂。”

就在這個時候,敲門聲響起,徐正好奇的去開門:“誰啊!”

“hello!介不介意借宿一晚?”紮著臟辮的劉雪梅,揹著一個吉他出現。

她穿著一件皮夾克,裡麵是一件黑色的裹胸,隻有裹胸,大片的肌膚露在外麵,下身則是小皮短褲,露出大長腿,大長腿上裹著漁網襪,渾身寫滿了個性。

她笑嘻嘻的手裡拿著啤酒和燒烤:“剛從酒吧唱歌回來,能住一晚不?”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一百九十六章

這城市那麼空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