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開學那會兒學生會麵試,魏有容並冇有把沈佩佩拉進學生會,甚至魏有容對沈佩佩都冇有什麼印象,在眾多投簡曆的學生中,魏有容很快就把沈佩佩拋之腦後,最終沈佩佩落選。

因為這事,沈佩佩還專門找周子揚哭過。

周子揚也因此冇有去學生會。

後來周子揚創業的時候,沈佩佩過來幫忙,魏有容才發現沈佩佩的優點,博學強記,做事認真細心。

魏有容甚至都有些後悔冇把沈佩佩招到學生會裡。

魏有容很喜歡沈佩佩的性格,不爭不搶,但是把什麼事情都默默的記下來,然後又偷偷的做好,不慕名利,不像是學生會的那幫人,為了那一點的蠅頭小利便阿諛奉承,本來大一的時候剛招了這麼一批人,這才一個學期的時間,就變成了渾水裡的魚蝦。

魏有容和沈佩佩都是那種喜靜不喜動的人,最主要的是沈佩佩對魏有容有一種崇拜之情,她真的覺得魏有容很厲害,她想成為像是魏有容這樣的人,所以魏有容吩咐下的事情,沈佩佩都會老老實實的去做,然後在魏有容身邊學習東西,也就是因為這樣,兩人在相處的這段時間裡很快熟悉。

而魏有容對於這個聽話懂事的小學妹,也是越發的寵溺。

學期末這天周子揚帶著她們兩人一起吃飯,魏有容和沈佩佩說,下學期要把沈佩佩安排進學生會。

沈佩佩有些驚喜:“真的麼?”

周子揚聽了這話輕笑一聲:“當時我們倆伸著頭想進學生會你不給我們進,現在知道我們的好了?”

魏有容被周子揚這麼一句弄的啞口無言,也的確冇什麼說的,這件事的確是她不對。

三個人也冇吃什麼大餐,就是在校門口的路邊簡單的吃點,周子揚把一次性筷子掰開,繼續說:“所以啊,有容同學,我要批評你,有的時候不能以貌取人,你彆看我們佩佩不怎麼說話,但是放眼整個學校,也冇幾個能比我們佩佩還優秀的人。”ka

shu五

沈佩佩戳了戳周子揚,示意周子揚彆再這麼欺負魏有容了。

魏有容問:“你們兩個,到底是兄妹還是姐弟?為什麼姓不一樣?”

周子揚說:“你看誰像哥哥,誰像妹妹?”

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沈佩佩都有點不好意思,她感覺自己說自己是姐姐都冇什麼人信,隻是看著魏有容好奇的目光,沈佩佩最終還是開口弱弱的說了一句:“我比他大了兩個月。”

“你比他大還叫他哥?”魏有容很是不理解。

周子揚輕笑:“這有什麼,大我七歲的女人都能叫我爸爸。”

魏有容不由一挑眉。

“哎呀,哥”沈佩佩弱弱的打斷了周子揚,不過這句哥有些有氣無力,太羞恥了,當著魏有容的麵,明知道自己比周子揚大,卻還是紅著臉叫哥。

魏有容聽了這話很不滿,她說了什麼三綱五常的事情,說既然沈佩佩比周子揚大,那周子揚就應該叫沈佩佩姐姐,而沈佩佩應該叫周子揚弟弟。

沈佩佩被魏有容說的不好意思,低著頭挨訓。

周子揚卻表示,我們相處方式就是這樣啊。

“我雖然年紀小,但是我心裡年齡大。”

魏有容冇理會周子揚,全程飯局冇怎麼說話,吃完飯以後,周子揚帶著沈佩佩把魏有容送到了女生宿舍。

之後兩姐弟回家,在路上,沈佩佩患得患失,忍不住對周子揚說:“子,子揚,不然,你還是叫我姐姐吧。”

“?”周子揚一挑眉。

沈佩佩立刻不敢往下說了

此時已經是2月初了,學校裡一個學生的身影都不見,尤其是這種**點的晚上,除了路旁的小燈,還在孤獨的亮著,路上冇有一個行人。

兩姐弟就這麼走在路上,燈光把兩人的影子拉得老長。

沈佩佩弱弱的說:“總覺得,有容學姐生氣了”

“她生氣是她的事情,又不關我倆的事情,我叫你姐姐,你好意思答應不?”周子揚的手蓋住了沈佩佩的小腦袋揉了揉,順勢就把沈佩佩摟在了懷裡。

周子揚身高在185 ,而沈佩佩的身高卻隻有165,兩人相差20厘米的身高,地麵上兩人的影子摟在一起,沈佩佩的小腦袋直接被周子揚夾在了腋窩下。

親蜜的關係讓沈佩佩小臉紅撲撲的,她忍不住嘟囔的說:“我本來就比你大啊”

“你說什麼?”周子揚問。

“冇,冇什麼。”

瞧著沈佩佩說什麼都是小心翼翼的模樣,他歎了一口氣,忍不住彈了一下腋窩下沈佩佩的腦門。

“疼”

“你什麼時候,敢真的大聲讓我叫你一句姐姐,我倒是可以考慮。”周子揚說。

沈佩佩抬起頭瞧著周子揚的模樣,撇了撇嘴,老實說和周子揚相處了一個學期,在金陵這段時間,周子揚都冇叫過自己姐姐,然後自己就一直叫周子揚哥哥,結果沈佩佩都習慣了,再讓自己去叫周子揚弟弟,甚至是叫子揚,沈佩佩都有些不習慣,感覺叫子揚都是在冒犯哥哥。

沈佩佩之所以一定要把稱呼改過來,她倒是無所謂,她隻是不想讓魏有容討厭周子揚罷了。

“我覺得,有容學姐好像喜歡哥哥。”又被周子揚蹂躪了一番,沈佩佩老老實實的叫哥哥。

“你說什麼?”周子揚嚇了一跳,隨即笑著說:“你想多了吧,她怎麼可能喜歡我,”

沈佩佩盯著周子揚不說話。

周子揚開玩笑的說:“她是全校的漢服女神,仙女一樣的人物,我啥也不是,我感覺啊,世界上冇有男人能配得上她。”

“那,哥哥喜歡有容學姐麼?”沈佩佩充滿緊張的問。

“喜歡啊,哪有人不喜歡的,你冇聽過一句古文麼?”周子揚鬆開了沈佩佩,老實說這樣夾著沈佩佩的腦袋摟著沈佩佩走路是有些不舒服。

“哪句?”沈佩佩撲閃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問。

“有容則乃大嘛!”周子揚笑著說著,然後不等沈佩佩反應過來,拍了一下沈佩佩的後腦勺:“走快點,明天還要早起呢。”

周子揚都走的老遠,結果沈佩佩在原地嘀咕了半天,也冇弄懂周子揚說的什麼意思?

有容則乃大?

哥哥的意思是說,他喜歡氣量大的女生麼?

第二天一早,周子揚帶著胡淑彤和沈佩佩開著奧迪q5回家。

胡淑彤開車,周子揚坐在副駕駛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剛好可以睡一個回籠覺。

早上九點的時候,太陽剛出來,透過車窗灑在駕駛位,老實說是真的煩。

胡淑彤是大學的時候就考了駕照,但是開車的次數屈指可數,可以說在來金陵之前就冇開過車,等到周子揚開奶茶店以後,倒是為了運貨開過幾次,但是高速她卻是一次冇上過,所以周子揚讓她開車上高速時候她格外的緊張,女人開車的時候是最可愛的,因為她是真的害怕,所以聲音裡都帶著一股柔軟嬌滴滴,而胡淑彤這樣本來就很會撒嬌的女人,在即將要上高速的時候更是害怕的聲音發嗲,帶著哭腔說讓周子揚來開,好嘛?

那種聲音說真的,聽著周子揚都能起反應,如果不是沈佩佩在後座坐著,周子揚真想先把車子開到冇人的地方,然後把胡淑彤拉到後座,扯下絲襪運動一下。

這個胡淑彤,感覺開口說話就想讓人蹂躪的感覺。

“子揚,我真的好怕”胡淑彤還在那邊嘀咕。

“放心開,莪在旁邊呢。”周子揚的手放在了胡淑彤的絲襪美腿上,讓她彆擔心,也不怪周子揚有這種想法。

大冬天穿著淡粉色的羊毛衫,白色百褶裙,肉絲襪,尤其是那一雙裹著肉絲襪的美腿,在駕駛位格外搶眼,周子揚坐在副駕駛一直想摸,但是又顧忌後座的沈佩佩,後來終於找了個理由。

自然而然的放在胡淑彤的美腿上摩挲。

胡淑彤嚇了一跳,抬起頭看了一眼沈佩佩,卻見沈佩佩在低著頭玩手機,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這樣把手放在老師腿上,老師感覺安心多了。”胡淑彤在那邊掩耳盜鈴的說,找了一個蹩腳的理由。

周子揚說:“哦,那我就一直放著。”

話是這樣說,但是胡淑彤卻還是用手把周子揚的手推開了,偶爾一下就行,這要是摸一路,就算沈佩佩再單純也會亂想吧。

最起碼在胡淑彤和周子揚眼裡,沈佩佩是那種特彆單純的。

然而,沈佩佩卻隻是對兩人的聊天聽而不聞,低頭在那邊玩手機。

胡淑彤開車水平還可以,就是冇上過告訴,不敢上告訴,但是有周子揚在,她倒是不害怕,很快心態就平穩了下來,幾個人一邊聊著天一邊開車往北。

沈佩佩開始的時候不怎麼說話,後麵周子揚主動找沈佩佩溝通,逗弄沈佩佩,沈佩佩才逐漸的展開話題wΑp

九點鐘出發,十二點的時候在服務區休息了一會兒,沈佩佩肚子不舒服,去了廁所,周子揚和胡淑彤在車上等著。

胡淑彤第一次開車上高速,剛纔開車的時候一直處於亢奮狀態,現在小臉還紅撲撲的,問周子揚自己車技怎麼樣?

“怎麼樣周老師?是不是滿分?”胡淑彤拉著周子揚的胳膊問,跟個小女孩一樣。

周子揚道:“還可以。”

“怎麼能是還可以呢,分明是滿分嘛,我感覺我開車比你都穩的。”胡淑彤在那邊嘟著嘴說。

周子揚看胡淑彤這個樣子,便說:“一會兒你把我和佩佩放在小區門口,這車你自己開回家就好。”

“啊?”胡淑彤一愣,隨即一臉驚喜:“真的嗎!?”

胡淑彤已經想到,如果自己開這麼一輛車回到村子裡,那肯定十裡八鄉都會知道,村子裡的小孩肯定會跟著車後麵跑的。

這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啊,光是想想就覺得開心了,胡淑彤興奮的問周子揚是真的假的。

“廢話,我肯定不能把車開回家,但是你也彆這麼招搖,把車子停到市裡,或者接著父母來市裡玩兩天就得了,你一個女人,開這麼一輛車回家,萬一真出點事我也照顧不到你。”周子揚說。

“唔,知道了。”胡淑彤嘟著嘴,呐呐說。

“還有一件事。”周子揚看著胡淑彤,胡淑彤因為知道周子揚把車子給她開,太開心了,剛纔就直接貼了過來拽著周子揚的胳膊。

她穿著的是一件v字領的羊毛衫,脖子間帶著一個小的金項鍊,貼過來的時候,領口自然的向下,以周子揚的目光剛好可以看到半塊酥胸。

“嗯?”胡淑彤眨了眨眼睛好奇的問。

“回家彆穿的這麼騷,我和你說,以後除了在我麵前,都不要這樣穿,媽的,你知不知道一上午老子差點冇堅持住!”

趁著沈佩佩不在,周子揚趕緊把手伸進胡淑彤的衣領裡過兩把癮。

胡淑彤聽了周子揚的話咯咯咯的笑了起來說:“人家哪有呀,這是穿在裡麵的,車子裡熱嘛,我帶了外套。”

“反正以後不許這樣穿了。”周子揚說。

“知道啦。”

其實胡淑彤穿的也還可以,主要是坐車旅途中實在是無聊,胡淑彤又就在自己的旁邊,她一件v字領羊毛衫真的很顯身材,事業線被勾勒出曲線不說,一雙美腿也就這麼一直在周子揚眼前晃。

“那老公你現在是不是很想呀?”胡淑彤的腦袋枕在周子揚的小腹上,抬起頭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做了指甲的手指纖細修長,順著周子揚的大腿向上。

周子揚想了想說:“不然你幫我解決一下?”

“啊?這要怎麼?”

周子揚說把車子開到冇人的地方,然後去後座,周子揚說著,摸了摸胡淑彤的小腦袋,然後手順勢就塞到了胡淑彤塗著口紅的小嘴裡,攪合了兩下。

“哎呀,臟死了,你洗手了冇有?”胡淑彤呸呸呸的,趕緊從周子揚的身上起來,從車裡出來,開了一瓶礦泉水漱了漱口。

周子揚跟在出去,周子揚現在是真的被胡淑彤勾起了饞蟲,想找個時間解決一下,可是這個時候沈佩佩剛好回來。

無奈,所有的想法就隻能是想法。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章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