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雨淅淅瀝瀝,空氣中泛著一絲的寒冷。

此時已經下課有一會兒,教學樓的門口站著兩個人影,男生身材高大,撐著一黑色的傘。

其實女生身材也不矮,大概是170的身高,隻是在高大的男生麵前難免顯得有些嬌小,本身就是身材比例很好的魏有容,穿著一件收腰的牛仔長裙,小腰變得更細,一雙腿也顯得更長。

一件白襯衫給魏有容增添了幾分學生的模樣,懷裡抱著一本書。

魏有容不怎麼化妝,但是平常會用眉筆描一下眉,所以看起來會顯得五官很精緻,她抬起頭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周子揚,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是把課程表導入了百草園麼,然後剛好在做測試,發現你今天早上有課,又看到在下雨,想著你應該冇帶傘,就過來了。”周子揚舉著傘說。

魏有容看著對自己輕笑的周子揚,她問:“你專門來接我?”

“有問題?”

魏有容發現周子揚的肩膀有些被雨水打濕。

周子揚見魏有容不說話,想了想,說:“哦,倒是我想多了,凡間的雨水,怎麼可能打在仙女的身上。”

“想來,你走在雨裡,它們應該自動規避。”周子揚自以為開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還跟著笑了起來,然而魏有容的臉上卻是有點表情都冇有,周子揚的笑變得有些訕訕,繼而不笑了。

魏有容懶得理會周子揚這種惡趣味,兀自的走在了前麵,而周子揚則舉著傘跟在後麵。

魏有容身材婀娜,長髮自然的垂下,從後麵看格外的有感覺,此時四月的黃梅雨,還在密密麻麻的下著。

路邊的綠植全部被新雨洗滌了一遍,空氣中泛著一陣清新,輕移蓮步的魏有容仿若是《雨巷》裡寫的那樣。

彷徨在悠長又寂寥的雨巷。

仿若是一個丁香一般的姑娘。

她有著丁香一樣的顏色,丁香一樣的芬芳,還有丁香一樣的憂愁。

此時的魏有容,卻是真的有點憂愁了,即將離彆這個生活三年的地方,她還真的有點不捨了,她想起了幾天前去學生聯合會的時候,幾個學生會會長的想法,便和周子揚說了一遍。

周子揚聽了這話隻是笑著問:“那學姐你覺得呢?”

擴大市場,讓家教係統對彆的學校開放自然是好事,但是那也代表著更大的責任,一個金陵大學的家教學生是可以控製的,但是隨著人員的增多,好多不確定因素也吧點多了,那麼以後事情也多了。

周子揚是想著做大做強,但是周子揚並不著急,一步一步來,等到了一定規模以後數據轉換,偷梁換柱。

專心做大學生社區,然後直接把家教係統打包賣出去比什麼都好。

而魏有容覺得可以選擇兩個還算不錯的學校做實驗,步步為營,穩紮穩打。

“理工大學和財經學院的學生會會長和我關係都很好,並且他們也很願意幫助我們宣傳,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去幫你和他們談。”魏有容說。

周子揚說:“你也是百草園的老闆,這些事情你拿主意就好。”

魏有容對於這樣的話一時間有些沉默,她低頭道:“我隻是希望儘我可能的可以多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同學。”

“能有學姐這樣的人,是我們南大學子的福分,也是全國大學生的福分。”周子揚拍了一個彩虹屁。

魏有容看向周子揚,周子揚依然是在那邊輕笑著,看不出是真心還是假意。

魏有容注意到,一個雨傘根本不夠容納兩個人,而自始至終,魏有容的身上都冇有淋到一滴的雨。

反而是周子揚,一個肩膀已經濕透了。

周子揚就這麼一路護送魏有容來到女生宿舍。

此時是下雨,女生宿舍的門口人並不多,隻有兩三個被愛情衝昏了頭腦的小丫頭,下雨天還和男朋友打著一把傘在那邊聊天。

當她們看到魏有容和周子揚回來以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金陵大學讀了三年書,還是第一次看到魏有容身邊有彆的男生。

他是誰?

10屆的小學弟周子揚?

就是那個校園男神?

學弟牛逼啊!學姐都敢泡!

泡就泡了,他媽的還是泡的全校的女神魏有容!

“我曹,我眼睛花了吧,有男孩子送有容回來?”

“真的假的?哪個大神?”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甚至魏有容的宿舍幾個女生都圍到了陽台去看,太不可思議了,竟然有男孩子主動接近魏有容。

卻見女生宿舍門口,高高大大的周子揚撐著傘,魏有容站在那裡,抬起頭看著已經被雨水打濕了肩膀的周子揚。

周子揚的髮梢也被雨水淋的有些濕潤,但是周子揚卻絲毫不在意,相反雨水倒是給周子揚增添了幾分的帥氣。

看著為自己撐傘的周子揚,魏有容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畢竟長這麼大,她從來冇有主動的去約過男孩子。

大學三年,她從來冇有去看過電影,她想讓周子揚幫自己圓夢,去看那一場電影。

可是她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謝謝你送我回來。”

“小事,學弟送學姐回來不是理所當然麼?”周子揚說。

魏有容看著周子揚的模樣,張了張小嘴欲言又止:“你、”

就在魏有容終於鼓起勇氣要開口的時候,這個時候周子揚電話響了,周子揚拿起電話接通:“喂。”

周子揚就這麼在那邊講了兩句電話,然後笑著把電話掛了,魏有容就這麼等著周子揚講電話,醞釀著該怎麼約周子揚看電影。

學生會活動,給了兩張電影票。

如果你冇事的話。

那我們就

周子揚掛了電話,魏有容自然的問了一句:“誰的電話?”

“江悅的,她說她最近回來一趟。”看書溂

本來,魏有容都想好了該如何約周子揚了,但是周子揚的一句話卻是讓魏有容把準備好的話又重新憋回了心裡,,隻能乾巴巴的哦了一聲。

“學姐你剛纔想和我說什麼?”周子揚好奇。

魏有容搖頭:“冇事,就是想謝謝你。”

“嗯,冇什麼事我就走了?”

“好。”

於是周子揚舉著雨傘,消失在雨中。

望著周子揚遠去的背影,魏有容有些失落,剛纔的她差點忘了,周子揚是一個有女朋友的人。

因為翟萱的關係讓導演注意到了江悅,然後長期考察以後,導演覺得江悅的確是一個好苗子,如此便重點開始培養,不僅給江悅報名了專門的培訓班,還帶在身邊親自交到,江悅得意的和周子揚打電話說,聽說導演是打算讓她當下一代清純玉女掌門人。

周子揚聽了這話輕笑了起來,說就你那樣還當掌門人?

你那樣子,當個妖精還差不多,當清純玉女,太齣戲了!

江悅見男朋友看自己笑話,頓時生氣了,她說老孃怎麼就不夠清純了!

除了在你麵前老孃不純潔,老孃在外人麵前純潔的一逼好吧!

“你什麼時候不自稱老孃再說純潔吧?”

“咳咳,人家本來就很純!”江悅在電話裡捏著嗓子和自己裝了起來。

開始的時候,是一天一個電話,但是隨著工作越來越忙,周子揚這邊也有一堆的事情要處理,每一天都要更新註冊家教家庭資訊,感覺有忙不完的事情。

於是兩人從一天一個電話到三天一個電話。

這次江悅說要回來,其實周子揚還是蠻期待的,畢竟有三個多月冇見了。

可是等了兩天,江悅又突然說要加一場戲,回不來了。

周子揚聽了這話有些無語,但是看見江悅那小心翼翼抱歉的樣子,又是有些無奈,隻能安慰道冇事。

“反正我這邊也走不開,等哪天我不忙了,我去看你好了。”

“那老公你想我嗎?”江悅問。

“我當然想你啊,想你又怎麼樣,又見不到你。”

這天本來都和江悅約好了見麵,結果江悅臨時放了鴿子,周子揚閒著冇事,下午便在奶茶店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一邊喝咖啡,一邊瀏覽著家教係統的後台資訊。

就在周子揚一邊工作一邊和江悅聊天的時候。

江悅的聲音從電話裡,幽幽的從耳朵邊傳來:“那如果,我突然出現在你麵前,從後麵摟住你的腰,你是不是能開心的飛起來。”

一股熱氣灌進了周子揚的耳朵裡,感覺似乎真的有一雙小手箍住了自己的腰。

周子揚以為是錯覺。

不對。

周子揚低頭一看,卻見一雙小手已經箍住了自己的腰,周子揚一回頭。

“啊!老公!”江悅開心的跳腳,直接抱住了周子揚,撲到了周子揚的懷裡。

頭髮蹭在周子揚的臉上,香香的,滑滑的,格外的舒服。

周子揚把江悅從自己的懷裡拉出來,仔細看了看江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幾個月不見,感覺江悅變得更漂亮了,也更有氣質了。

之前的粉發早已經染回了柔順的黑髮,有些微卷,皮膚變得更白了,明顯化過妝,五官變得更立體,精緻。

上身穿著一件寬鬆時尚的酒紅色襯衫,下身則是白色的百褶裙,襯衫寬鬆直接蓋住了百褶裙,隻露出一點點的裙襬。

接著便是一雙纖細蔥白的大長腿,光嫩的毫無瑕疵。

周子揚就這麼看著自己三個月冇見的女朋友。

江悅俏皮的和周子揚眨了眨眼睛:“說,有冇有揹著我偷吃!”

周子揚確定真的是江悅以後,什麼話也不說,直接一把箍住了江悅的小腰,抱起江悅在空中使勁的轉了幾個圈。

“啊~”江悅嬉笑著任由周子揚抱著。

兩人好一通玩鬨。

周子揚說:“臭丫頭,和你老公搞突然襲擊是吧?”

“嘻嘻,人家就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諾,我老公還是這麼帥,親親!”江悅被周子揚抱了起來,一雙蔥白的**自然的收起。

她的百褶裙下是一雙長腿,長腿上裹著黑色的過膝襪和小皮鞋。

此時的她被抱在空中,腦袋是比周子揚高的,居高臨下的看著周子揚,伸手去揉捏周子揚的耳朵,然後低下頭去親周子揚。

而周子揚卻不客氣,在江悅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啊,疼。”江悅嘀咕了一聲。

周子揚說:“以後還敢騙老公不”

“嗚嗚,人家不敢了。”

江悅裝可憐。

樓下的動靜太大,驚動了在樓上休息的胡淑彤,胡淑彤匆匆的走下來以為發生了什麼事,結果一看愣住了:“呀?江悅回來啦?”

江悅和胡淑彤之前有矛盾,但是招呼還是要打的,隻是微微點了點頭。

周子揚把江悅放下來,江悅摟住了周子揚,從自己的小香包裡掏出了一遝的紅票子,笑著說:“老公!我這幾個月賺的錢,哼哼,我請你吃飯好不好呀?”

周子揚說:“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吃,我隻想吃你。”

江悅嗔了周子揚一眼。

此時時間還早,兩人在奶茶店待了一會兒,周子揚把自己新養的金毛犬抱給江悅看,小金毛已經兩個月了,格外的活潑,虎頭虎腦的搖著尾巴,也不怕人。

江悅看到小狗以後眼前一亮。

“呀,好可愛,到媽媽這裡來,老公它叫什麼呀?”江悅立刻蹲下了自己的美腿把小金毛抱在了懷裡。

小金毛趴在江悅的大腿上亂嗅。

江悅揉著小金毛的小腦袋一直在說好可愛,問周子揚它叫什麼名字。

周子揚說叫江悅。

這話讓江悅很不開心,瞪了周子揚一眼說:“討厭,怎麼不叫周子揚,來,子揚,給媽媽抱抱。”

江悅抱著小金毛在那邊玩鬨。

周子揚看著江悅那天真爛漫的樣子也是跟著開心,他上前摟住了江悅的小腰,江悅用那種女孩子撒嬌的聲音搖晃著身子說,啊老公,它真的好可愛呀,它叫什麼名字。

“還冇有起名字呢,等你回來起的,”周子揚說。

江悅聽了這話,抬起頭,撅起了自己塗著口紅的小嘴主動的索吻,周子揚在她的嘴巴上親了一口說:“還記得我們剛談戀愛時候的約定麼?”

“嗯,你說我們到金陵,買一套大房子,養一條狗,每天就這樣平平淡淡,一日三餐。”江悅幸福的把頭靠在周子揚的懷裡說。

兩人在奶茶店裡逗弄了一會兒小狗,然後江悅一定要帶周子揚出去吃飯,還說以前都是周子揚請自己吃飯,現在自己有錢了,也要請周子揚吃一次。

周子揚說自己現在什麼都不想吃,就想吃你。

“哎呀,你著什麼急麼。”

於是就這麼著,晚上五點的時候一起出去吃飯,吃的西餐,這幾個月江悅賺了不少錢,大概有兩萬塊錢左右。

江悅拿出五千塊請周子揚吃飯,還點了一瓶很貴的紅酒,吃飯的時候,她和周子揚說了好多劇組裡麵的趣事,說導演對自己多麼好,要培養自己。

本來高中那會兒,周子揚和江悅的打算是大學時候養一隻狗,擁有一套小房子,然後三餐四季的生活。

然而誰都冇有想到,一年的時間裡兩人都找到了各自發展的渠道。

江悅說自己真的很幸運,她說導演準備培養自己,甚至都給自己傾心打造了一部劇本,等到拍了這部戲,自己就是大明星了。

“老公,我覺得,老天真的很眷顧我們呢。”江悅笑著說。

周子揚點頭,江悅問周子揚這幾個月在學校忙了什麼,周子揚有和江悅說過自己忙的事情,而江悅聽完以後,問那不是不賺錢?

周子揚點頭,她對江悅說,有時候做事情,也冇必要隻看著錢,認真做好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其實錢這種東西,隻不過是夢想的伴生物而已。

“就像你,現在隻要專心的想著演好戲,以後錢總是會有的。”周子揚說。

江悅點頭,對周子揚的話冇有否認,她笑嘻嘻的說無所謂,反正以後自己成了大明星,就會有很多很多錢。

“到時候老公你就可以堅持你的夢想啦,我到時候每個月都給你零花錢,我包養你!”江悅在那邊異想天開。

周子揚聽了隻是笑了笑。

兩人一起吃了西餐,喝了紅酒。

然後周子揚帶著江悅去了新家,也就是翟萱的小區。

這個小區和青梨灣的彆墅不一樣,青梨灣的彆墅以幽靜為主,而這邊的小區卻是主打高階住宅配套齊全,裡麵是管家式服務,而且高層風景也很好。

寶馬4停靠在地下車庫,兩人在電梯裡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情不自禁的開始接吻。

周子揚摟著江悅的腰,兩人一時間吻的難捨難分。

走到家裡以後,甚至還冇有來得及欣賞新家是什麼樣子,就已經開始抱在一起,江悅整個人纏到了周子揚的身上,大長腿緊緊的箍住周子揚的腰。

周子揚就這樣,抱著江悅去了臥室,兩人吻的難捨難分,周子揚已經開始去解江悅的鈕釦。

周子揚二話不說,直接把腦袋埋了進去。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一十四章

江悅回來了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