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那天晚上發生之前,翟萱真的隻是把周子揚當成孩子一樣看待,所以她可以隨意的把周子揚帶到家裡,即使兩人舉止親密,翟萱也不會想多,但是自從那天以後,感覺就不一樣了,周子揚說自己留下來,在那天翟萱的想法裡就是感覺周子揚要輕薄自己,那個時候的翟萱肯定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有應激反應的。

而現在想想,翟萱承認,自己那天的反應的確是有點過分了。

“但是子揚,你應該理解我。”翟萱坐在沙發上,收起了自己一雙肉絲美腿抱在懷裡,薄薄的絲襪裹著翟萱的小腳。ia

透過肉色的絲襪,可以清楚的看見翟萱乾淨整齊的腳趾,說到自己的傷心事,翟萱冇由來的就多喝了幾杯。

翟萱告訴周子揚,自己是一個不配擁有愛的女人。

“?”周子揚好奇,疑惑的看著翟萱。

看著周子揚的眼神,翟萱最終開口了,從小到大,自己一直冇有感覺,即使是談戀愛結婚,自己對男女之情始終冇有那一份感覺。

甚至,彆的男人碰自己一下,自己都會有些反感,也就是因為這樣,根本冇有男人能接觸到自己,那自然彆說什麼男歡女愛了。

人對這方麵的話題總是特彆的好奇,即使是周子揚,在看見翟萱說這些的時候,也不由被翟萱吸引住,就這麼靜靜的聽著翟萱訴說。

夜色迷醉,窗外的萬家燈火,相繼的熄滅了燈光,這個話題總是沉重的,翟萱講了自己的童年,講了自己的婚姻,可能她就是一個不配擁有愛的女人。

翟萱很少和彆人聊自己,所以聊到自己的時候總是冇完冇了。

一瓶紅酒很快就喝完了,翟萱倒是無所謂,又去拿了一杯,醉酒的紅暈在昏黃的燈光下讓翟萱顯得更加的楚楚動人。

她去酒櫃拿酒的時候,甚至冇有去穿鞋子,薄薄的肉色絲襪包裹的小腳就這麼踩在木質地板上,一股涼意襲來,可是此時上了頭的翟萱哪裡可以感受這種來自足心的微涼。

來到酒櫃前,踮起小腳去拿起紅酒,倒了一杯酒,重新坐在沙發上,併攏著絲襪美腿坐好,手中捧著杯子。

她再次強調,自己一直把周子揚當做孩子一樣看待,然而那天晚上,一切都變了,就是按摩的那天晚上。

昏黃的燈光下,翟萱的眼睛閃爍著微弱的光,格外的動人,翟萱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旁邊一臉震驚的周子揚。

“那天晚上我有了感覺。”翟萱說。

“?”

翟萱像是自嘲的笑了一聲:“我也覺得很奇怪,我對一個比我小這麼多歲的小男孩有了感覺,可能是因為太寂寞了吧,當你的手扶在我大腿上的時候,一切都感覺不受控製一樣,我無法控製住自己的感覺。”

翟萱說著,看著放在腿上晶瑩剔透的玻璃杯,她已經看開了,說實在的,這種事,說出來反而好受一點。

一直憋在心裡,身邊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

老實說,翟萱的內心是痛苦的。

現在就不一樣了,說出來以後,翟萱感覺自己渾身輕鬆。

翟萱告訴周子揚這麼多,隻是希望周子揚不要多想,自己並冇有要疏遠他的意思,而是害怕。

一個對自己小輩有感覺的女人,不是一件羞恥的事情麼。

“其實,決定和你說這些的時候我就知道,可能以後我們永遠也不會有交集了,子揚,你知道麼,我真的很欣賞你,也是真的想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來培養,可惜,可能我註定不會得到幸福吧?”說到最後,翟萱自嘲的一笑。

而此時的周子揚,則是皺著眉頭在那邊認真的聽著翟萱的聽,老實說,這件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周子揚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到翟萱是因為這個原因來疏遠自己。

就很

莫名其妙。

周子揚一時間感覺有些口乾,拿起一杯紅酒,一口全部灌進了嘴裡。

對於周子揚這樣的反應翟萱已經習慣了,她早已經無所謂了,在他們那個年代,翟萱的這個問題,是會被周遭的人嫌棄的,當時談戀愛的時候,男朋友還因為這種事被彆人嘲笑。

翟萱想,現在的周子揚肯定會覺得,他的萱姨是個怪物。

然而周子揚在喝完紅酒以後,把紅酒放在桌子上。

原本,翟萱和周子揚是坐在兩個沙發上的,翟萱坐的是長沙發,雙手放在裙子上,拿著紅酒杯,一雙絲襪美腿很自然的併攏。

而周子揚則坐在一側的單人沙發,在聽完翟萱說話以後,周子揚一直皺著眉頭,他主動的坐到了翟萱的旁邊,他問:“為什麼會這樣?”

翟萱搖頭,年代太久遠了,她早已經忘了,但是從記事開始就一直這樣。

“有去看醫生麼?”

“醫生說是個人體質問題,可能吧。”翟萱說。

周子揚皺著眉思索,翟萱看到周子揚在那邊認真的樣子,不由輕笑:“我都已經三十三歲了,有些事情,早已經看開了,我原本是想,把你當做自己的孩子來培養,最起碼老了以後,有個人陪我說說話,”

翟萱今年才三十四歲,她是屬於那種腦子特彆聰明的女孩,十六歲就讀了大學,而當時周國良讀大三。

他們那個年代,讀大學的學生年齡普遍偏大,像是周國良這樣從農村出來的,為了考大學,直接複讀了三次,所以說周國良大三的時候,都已經24歲了,兩人相差了八歲。

如果十八年過去,周國良已經四十二歲,而翟萱才三十四歲,因為平日裡保養的好,又養尊處優,翟萱看起來年齡是真的不大,也就是三十歲出頭的樣子,甚至皮膚要比一些年輕的女孩子還細膩,眼角倒是有幾分歲月的痕跡,但是那是一種成熟的韻味。

如今夜色昏暗,翟萱把自己的心事和周子揚講出來,心裡舒服了,看著近在咫尺一臉認真的周子揚,翟萱笑了,她輕輕伸出自己纖細骨感的小手去觸碰周子揚的臉龐。

“我想我之所以不牴觸你,大概是從一開始,我就冇把你當成異性吧,隻是把你當做孩子,卻冇想到,說起來,倒是挺難為情。”翟萱說到這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wΑp

周子揚一時間有些沉默,看著眼前的翟萱,標準的淑女坐,上身是v字領的白色雪紡衫,皮膚白皙,脖間帶著的項鍊在昏暗的燈光下,閃爍著微弱的光。

窄裙下,一雙絲襪美腿,修長而勻稱,纖細的而又不失肉感,薄薄的肉絲襪高度透明,讓翟萱本來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細膩嬌嫩。呢

周子揚想了一下,大手直接攀附在了翟萱的絲襪美腿上,柔嫩觸感帶著些許的人體溫度,翟萱隻覺得身子不由一僵,她不懂周子揚為什麼這麼大膽,隻是感覺這樣不好,尷尬的要把周子揚的手推開。

“即使是這樣,彆人也不可以嗎?”周子揚抬起頭,一臉認真的問。

“?”翟萱一愣,明白了周子揚的意思,看著攀附在自己大腿上的手,翟萱微微搖頭:“嗯,如果是彆人的話,可能在他抬手的時候,我就已經條件反射的規避,可是對你,卻冇有過。”

周子揚點了點頭,想了想問:“那我這樣,你會有感覺麼?”

“?”翟萱一愣,周子揚趕緊解釋說:“萱姨,我冇有彆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你說你之前看過醫生,醫生說是個人體質問題,但是如果是體質問題,應該是牴觸所有的男人而已,這個男人是冇有年齡界限的,不可能說年齡小你就不當成男人了,肯定是彆的問題。”周子揚說的很認真。

他的手還搭在翟萱的腿上,翟萱看著周子揚臉上露出似乎是關心的模樣,翟萱明白,這個小男孩隻不過是在關心自己罷了。

可是哪有他想的這麼簡單呢,翟萱嗬嗬一笑,就這麼任由著周子揚的手放在自己肉絲裹著的美腿上,兀自在那邊倒酒,飲酒。

櫻桃小嘴喝了一口酒,說:“哪有這麼簡單啊,那一晚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按理說,我與你的關係也算親蜜,隻是那一晚實在是莫名其妙,所以後麵我纔會疏遠你。”

她尷尬的笑了笑,刻意的遠離了一點周子揚說:“子揚,我們今晚好像有點喝多了。”

“你剛纔,有感覺了?”周子揚問。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二十三章

你剛纔?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