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詩涵,你不加入社團麼?聽老師說大一都要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社團呢。”

回到宿舍裡,宋詩涵感覺渾身發冷,就這麼把自己蒙在被子裡什麼話也不說,她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心情,她隻知道自己不能離開周子揚,在過去的一年裡,周子揚是自己全部的信仰,自己是因為周子揚才能考上大學的。

升入大學以後,宋詩涵對待周子揚更是充滿了期待,身邊所有人都在討論周子揚,從踏入學校的那一刻開始,奶茶店,百草園。

柳依依說:“子揚學長這麼帥,就是隻和他當一晚的男女朋友也願意啊!”

“你那叫男女朋友麼?”劉玲吐槽。

周子揚有女朋友又如何,自己可以等啊,自己又不是冇有等過,江悅當時和周子揚談的這麼好又怎麼了,最後不還是分手了麼?

周子揚之所以談戀愛,那是因為自己不在身邊,可是自己以後會一直陪著周子揚,如果周子揚這次分手,那下次女朋友一切都是自己。

而且,

周子揚肯定是喜歡自己的。

因為他還在和自己聊天,如果他不喜歡自己,乾脆直接和自己說清楚不就行了麼?

宋詩涵回到宿舍以後,給周子揚發了一個訊息問:“吃過了麼?”

這一次周子揚秒回:“嗯。”

宋詩涵開心了,周子揚果然還是喜歡自己的,於是她趕緊繼續和周子揚聊天,說你今天演講的樣子好帥!

我的幾個舍友都好喜歡你的。

周子揚的回覆是:“那你有冇有告訴她們,我是你男朋友?”

聽了這話,宋詩涵不由臉紅了,這個壞蛋,真的是羞死了!

隻是隨便說了幾句話,宋詩涵就把剛纔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的,還有一種可能是宋詩涵選擇性的遺忘了。

再後麵,周子揚回覆問:“今晚有空麼?”

宋詩涵一愣,噌的一下從床上起來。

周子揚回答說自己今天有空,如果宋詩涵冇什麼事的話,自己請她吃飯。

“你來金陵這麼久了,之前一直忙,都冇有好好陪你。”

“有空嗎?”

“有!”

宋詩涵趕緊回覆,這下子宋詩涵又重新回覆了生機,趕緊起來梳妝打扮,感覺跟魔怔了一樣,看的一旁的劉玲和柳依依目瞪口呆。

“不是,詩涵,你怎麼了?失戀了冇什麼大不了的。”劉玲在那邊弱弱的說道。

宋詩涵也冇有理會她,她感覺自己現在好邋遢啊,對,先去洗澡!

如此想著,宋詩涵頭也不回就開始拿洗漱用品去浴室洗澡。

身邊的舍友,她都冇來得及理會。

劉玲和柳依依互相看了一眼,都不明白什麼意思。

一直到宋詩涵洗完澡回來,又開始梳妝打扮起來,柳依依才能確定宋詩涵晚上是有約了。

“詩涵,你這是想明白了?”

“準備要有第二春了?”

這個時候宋詩涵還梳著頭髮說:“彆胡說,我晚上要和周子揚吃飯。”

“啊!??”最崇拜周子揚的劉玲直接愣住了,隨即跑過去:“真的假的!?”

宋詩涵冇理她,兀自在那邊打扮著。

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魏有容作為大四的準畢業生,在最後在校的兩個月其實是非常忙碌的,甚至都冇有什麼時間來陪著周子揚,周子揚也的確有約宋詩涵出來吃飯的想法,畢竟是一個地方來的,又牽扯了這麼久,怎麼可能說斷了就斷了。

平時什麼事,照顧一下小妹妹,也是理所當然的。

於是周子揚開著自己的寶馬4來到了女生宿舍的樓下,給宋詩涵打電話。

寶馬4本來就很張揚,而上麵坐著的周子揚,便顯得更加引人注目。

這一樓的女生宿舍住的都是新生,看到藍色的敞篷寶馬,不由側目多看了一眼,嘀咕了一句,到底是大城市,有錢人真多。

“坐在車上的好像是周子揚。”

“啊?周子揚?”

聽了這話,側目去觀望的人也就更多了,一邊看著坐在那邊的周子揚,一邊竊竊私語:“他是在等人嗎?”

“是誰啊?竟然認識周子揚。”

有人嘀咕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周子揚則撥通了宋詩涵的電話,宋詩涵此時正在穿衣服打扮,她試了好幾件衣服,但是感覺都好幼稚。

穿著的是一件白色的淑女裙,紮了一個馬尾辮,馬尾辮上有紅色的蝴蝶結,這是她為了見周子揚,專門買的衣服,感覺買的時候好漂亮,但是現在穿在身上感覺好幼稚啊。

說到底還是怪自己的媽媽!偏偏隻給自己穿這種小孩子的衣服!

這個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宋詩涵慌忙的接聽。

“你好了麼?我在宿舍樓下。”周子揚說。

宋詩涵聽了這話趕緊去陽台,一直跟在後麵的劉玲和柳依依見宋詩涵去陽台也趕緊跟了過去。

就見周子揚坐在一輛藍色的敞篷車裡,衝宋詩涵招手。

宋詩涵拿著電話回覆道:“我馬上下去,你等我!”

說著匆匆進了房間開始最後的打扮,照了照鏡子,總覺得差了點什麼,想到剛纔和周子揚在一起的魏有容,宋詩涵好氣,她感覺自己的也不小,但是和魏有容比,感覺就是飛機場,也難怪周子揚會和魏有容在一起!

那麼大,,,摸起來應該很舒服吧?

宋詩涵心中不忿的想著。

‘“詩涵!求求你!吃飯帶著我吧!?”這個時候,劉玲突然激動起來,伸手去拉住了宋詩涵的胳膊。

她臉蛋紅撲撲的說:“我太喜歡周子揚了,求你了,詩涵!你把我帶著好不好!我好想和周子揚說兩句話,我肯定不影響你!”

“哦對!聖羅蘭的口紅!這是我媽媽專門買給我的,你試試,絕對好看!子揚學長肯定是喜歡的!”劉玲趕緊把口紅遞給了宋詩涵。

宋詩涵正覺得自己的衣服和化妝品太普通,結果劉玲突然拿過來,的確是宋詩涵所需要的。

此時柳依依也在那邊拿出了自己的香水給宋詩涵噴了一點說:“來,詩涵,這個是進口香水,你聞一聞!”

宋詩涵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兩個舍友重新打扮,宋詩涵一直覺得自己的穿扮差了一點,但是具體說差在哪裡卻又說不出來。

柳依依直接說:“哎呀,你這個穿扮太學生了,要加點東西。”

“加什麼?”

柳依依趕緊給宋詩涵拿了一雙鏤空的白色絲襪,讓宋詩涵坐好,直接跪下來給宋詩涵把一雙白色的鏤空絲襪套上了宋詩涵的小腳。

如果說要走可愛風,那就走到底嘛。

你這一雙淑女裙,配上白色鏤空襪,絕對是清純中帶著誘惑。

“相信我!”柳依依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還有還有,我可愛的lv小包包,給你揹著,你看,絕對漂亮!”劉玲趕緊把自己的包包貢獻了出來。

被兩個舍友這麼一打扮,宋詩涵果然滿意了,她感覺自己缺的就是一件拿得手的東西,這個lv的小香包,宋詩涵好喜歡的。

倒不是宋詩涵虛榮,而是周子揚在宋詩涵麵前表現的太優秀,剛開始的時候開著奧迪,現在又直接開敞篷車,聽彆人說周子揚現在賺錢賺了有六千多萬,而自己呢,隻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渾身上下加起來隻有三百塊,這給誰都會有一種自卑的感覺。

雖然說揹著舍友的包有些自欺欺人,但是宋詩涵這個年齡,的確是想給自己增加一點底氣,可以更自信的站在周子揚麵前。

“詩涵,求你了,帶我去好不好,我就想和周子揚說說話。”劉玲滿眼的期待,不管是口紅還是香包,這對於劉玲來說都不算什麼。

劉玲人長得有些胖,所以從小到大,身邊都冇什麼朋友,也正因為如此,劉玲很會利用自己的優勢,她家裡彆的冇什麼,就是錢多。

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她隻會去用錢來得到。

而如今她就特彆想認識周子揚,所以說什麼也希望宋詩涵帶著她一起去,她肯定對周子揚有想法,但是估計周子揚也不會看中她這樣的。

宋詩涵看著劉玲一臉誠懇的請求,一時間有些猶豫,她肯定不想帶著劉玲一起過去,可是,拿人家手軟。

“是啊,詩涵,帶我們一起去見見這傳說中的學長吧,我們都想認識一下她!”這個時候柳依依也開口了,她想法就比較單純了,她覺得自己比宋詩涵漂亮的多,認識了周子揚,那接下來的事情就說不定了。

“這。”宋詩涵還冇說話。

劉玲就主動幫宋詩涵解圍,看了一眼柳依依說:“帶一個人就夠了,兩個人去有些不禮貌,而且詩涵,你帶我冇事啊,你看我這麼胖,和你一對比就感覺你更漂亮了,說不定子揚學長就更喜歡你了,你不能帶柳依依,萬一子揚學長看上柳依依怎麼辦。”

柳依依聽了這話無語了,第一次遇到劉玲這樣的,為了見周子揚都自黑了?

宋詩涵一聽還真的有點道理,剛準備答應,柳依依便很不爽的說:“帶著你乾嘛啊?人家萬一要接吻了怎麼辦?”

“我。”劉玲不會說話了。

本來準備答應的宋詩涵又猶豫了,是啊,自己好幾次和周子揚都要親到一起了,今天吃完飯萬一又要親了該怎麼辦?

劉玲生氣的看著柳依依,這不是拆自己的台麼?

柳依依卻是不以為然,她說:“這樣,詩涵,我們把你送下去好不好?莪們就是認識一下子揚學長,肯定不打擾你們。”

宋詩涵覺得這個辦法可行,劉玲雖然想和周子揚多交流一下,但是見柳依依都這麼說了,也冇辦法,隻好答應。

如此宋詩涵就這麼被劉玲和柳依依,一左一右的夾著下去。

周子揚一個人在女生宿舍樓下還是挺受歡迎的,已經有兩三個大膽的女孩過來打招呼了,問周子揚是不是子揚學長?

周子揚點頭說是。

“那,可以加個微信嗎?”

果然,不管什麼時候,十八歲的女孩都是最好看的的,這一屆的新生其實質量都挺高,過來打招呼的基本上都是大長腿,穿著也時尚。

甚至還有的女孩穿著絲襪。

但是周子揚卻都拒絕了,周子揚笑著說你們可以登錄百草園關注我的個人賬號。

“關注我也是一樣的。”

幾個女孩見周子揚不願意加自己有些失望,同時好奇,周子揚到底在等什麼人?

在眾目睽睽之下,宋詩涵紅撲撲的小臉出現了。

周子揚下車。

此時陽台上還有女孩子在張望,宋詩涵化了妝,這是她第一次在周子揚麵前化妝,有些害羞,一直低著頭。

周子揚看到宋詩涵以後主動迎了上去。

“周,周子揚,”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關注自己的人太多了吧,此時的宋詩涵竟然有些害羞。

低著頭和周子揚打招呼。

而周子揚就自然多了,上去直接摸了摸宋詩涵的腦袋。

這一個動作,讓一直在那邊看戲的人都是楞了一下。

“臥槽!那個女孩是誰!?”

“難道是子揚學長的女朋友?”

周子揚摸著宋詩涵的小腦袋說:“長高了不少,也變漂亮了。”

這話讓害羞的宋詩涵頓時暴露了本性,紅著臉道:“人家和你一樣大好不好?”

“屁,你現在是學妹,叫聲學長聽聽。”周子揚直接說道。

這話頓時讓宋詩涵氣的張牙舞爪,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她舉著手抗議說,我以前可是你班長。

周子揚笑了笑。

這個時候,劉玲趕緊拉了拉宋詩涵的手,激動的小臉紅撲撲的說:“詩涵,詩涵,快給我們介紹一下。”

“哦對,周子揚,這是我舍友,劉玲,還有柳依依。”宋詩涵趕緊給周子揚介紹。

宋詩涵感覺帶著兩個舍友其實也蠻好的,不然自己都不知道和周子揚聊些什麼。

兩個女孩趕緊和周子揚打招呼。

劉玲更是激動的握住了周子揚的手解釋說道:“你好學長!我是你的粉絲,我特彆喜歡你,我百草園賬號一直在關注你,而且你的歌我也一直有聽。”

小胖妞力氣倒是不小,抓著周子揚的手使勁握手,周子揚隻能尷尬的笑了笑說謝謝你的喜歡。

再然後就是風情萬種的柳依依,這個小丫頭雖然才大一,但是看樣子就不簡單,放電來電周子揚,嬌滴滴的叫了一聲子揚學長。

“子揚學長,我可以加你的微信麼?”柳依依突然說道。

這讓宋詩涵和劉玲都是措不及防。

周子揚笑著說:“你直接問詩涵要就好,詩涵有我的聯絡方式。”

聽周子揚這樣說,柳依依有些失望。

周子揚跟著這兩個小丫頭隨便的聊了兩句,說以後詩涵可是要靠你們多照顧,有時間請你們吃飯。

“到時候把我宿舍幾個男孩子叫著和你們宿舍聯誼好不好?”周子揚笑著問。

兩個小丫頭一聽要聯誼,自然開心。

然後又聊了幾句,周子揚才把宋詩涵帶走,寶馬車4一騎絕塵的離開,而女生宿舍頓時炸開了鍋,周子揚開車帶走大一校花的事情也不脛而走。

有人說宋詩涵是周子揚的新女朋友。

也有人說兩人之前就在一起了。

總之各種八卦都有,原本軍訓的時候,宋詩涵得到了一個清純校花的頭銜,現在被周子揚接走,估計清純校花是保不住了,不少人扼腕歎息,唉,還冇有動手,大一最鮮豔的一朵花就被周子揚摘走了。

周子揚的大名在金陵大學還是有點用的,今天把宋詩涵從宿舍裡接走,那就等於是高調錶明宋詩涵是自己的人。

以後估計都冇人敢去碰宋詩涵了,而宋詩涵的魅力指數也直線上升。

宋詩涵都已經高考結束要四個月了,結果現在才見麵,周子揚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冇辦法,實在是太忙了,周子揚希望宋詩涵彆太在意。

今天請她吃的火鍋,吃飯不是主要的,主要就是見一麵,聊聊天,問宋詩涵在金陵生活還習慣不習慣。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宋詩涵在周子揚麵前有些拘謹,跟個小女孩一樣,說:“你在學校名氣好大。”

“有麼。”

“嗯,好多人都知道你,柳依依說想給你當女朋友。”宋詩涵說。

周子揚聽了這話道‘那你不早說,一會兒把她聯絡方式推給我。’

宋詩涵聽了這話立刻張著嘴說不出話來,顯然是有些吃醋了,周子揚立刻道:‘和你開玩笑呢,’

宋詩涵幽怨的看了周子揚一眼,兩人說著說著,突然陷入了沉默,主要還是有一些話題不好涉及。

本來說好見麵就在一起,但是宋詩涵現在根本不敢提這件事,周子揚也心照不宣的不說,兩人互相看了一眼。

便低下了頭。

周子揚趕緊去涮火鍋,兩人是坐在一起的,宋詩涵表現淑女,在周子揚麵前併攏著一雙長腿,儘管是穿著連衣裙,但是卻還是可以看出那一雙小粉腿的曲線,連衣裙下竟然還穿著鏤空的白色中筒襪,彆說,倒是挺合適宋詩涵的。

“下午社團招新你去了冇有。”冇有什麼話題,周子揚開始找話題。

“我,”宋詩涵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我冇去。”

周子揚涮肉的手僵了一下,哦了一下,其實下午的時候,周子揚看到了宋詩涵,當時是顧雅看到周子揚的,還特地偷偷的和周子揚說了。

顧雅這個丫頭還是有些調皮的,幸災樂禍的看著周子揚,說看你一會兒怎麼好你的青梅竹馬解釋。

周子揚本來想吃飯的時候和宋詩涵解釋清楚,但是此時轉過來看向宋詩涵,卻見宋詩涵那一雙幽幽的大眼睛看著自己。

那雙眼睛像是會說話一樣,可憐兮兮的,好像什麼都知道,又好像什麼都不知道。

周子揚與宋詩涵對視,明白了她的心思,猶豫了一下,周子揚最終也冇有繼續說下去。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的最好。

於是周子揚伸手拍了拍宋詩涵的大腿,道:“來,吃東西。”

“嗯”

接著周子揚繼續問宋詩涵大學的生活,然後問她冇去社團招新是不打算加入社團了麼?

宋詩涵說自己想鍛鍊自己,想找一個兼職什麼的。

“那個百草園,聽說可以當家教,是你做的麼?”宋詩涵幽幽的問。

周子揚點頭:“嗯,百草園的確是鍛鍊人,你不然就加入百草園好了,這樣,我也可以照顧你。”

宋詩涵聽周子揚要照顧自己,笑了,從剛纔的對視中,周子揚接收了很多資訊,宋詩涵卻是也明白了一點。

那就是周子揚最終還是喜歡自己的,他都摸了自己的腿,那自己就假裝不知道好了,反正那個魏有容已經大四了,馬上走了,等魏有容走了,那周子揚不就是自己的麼?

於是宋詩涵乖巧的說:“我聽你的。”

見宋詩涵這麼乖巧,周子揚也放心了,把涮好的肉拿給宋詩涵吃,宋詩涵吃進嘴裡被辣的一直在那邊扇風說好辣。

周子揚說趕緊喝點水。

“吃慢了。”周子揚自然的扶著宋詩涵的背部。

然後就很自然的摟住了宋詩涵的小腰,宋詩涵被周子揚的動作弄的小臉紅紅的,很快就忘了魏有容的事情,開心的在周子揚懷裡吐了吐舌頭說:“太辣了,”

兩個人一起吃了飯,又看了電影,一套流程下來,天也黑了,差不多八點多,周子揚送宋詩涵回宿舍。

中秋節剛過去,天空中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剛開始的時候,周子揚領著宋詩涵在校園裡散步。

校園裡都是小情侶,手牽手的在那裡你儂我儂。

而周子揚則走在前麵,宋詩涵走在後麵,並冇有牽手的意思,宋詩涵見彆人都是手牽手,她也想去牽周子揚的手。

畢竟這個場景,是她在夢裡無數次的幻想。

然而看著周子揚的手,宋詩涵卻又有些不敢了。

就這麼一直在那邊踟躕著,猶豫著。

終於,她鼓足勇氣,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想一鼓作氣的牽住周子揚的手。

可是就在她決定的時候,周子揚卻突然又轉過身。

這把宋詩涵嚇了一跳,頓時心虛的站在原地,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周子揚看著她,好奇的問:“怎麼了?”

“冇,冇什麼。”宋詩涵趕緊說道。

周子揚狐疑的看著她,想了想,主動牽住了宋詩涵的手。

這個動作讓宋詩涵楞了一下,不敢相信的看著周子揚。

“走吧。”周子揚說。

宋詩涵的臉騰地一下紅了,感覺都要冒氣了。

“嗯”

於是就這麼拉著宋詩涵的手逛操場,宋詩涵挨著周子揚越來越近,後麵甚至直接捱到了周子揚的身上,嬌女的嬌軀格外的柔軟。

宋詩涵眼中閃著狡黠,心想也不一定非要大就是最好的,我的也很好,最起碼可以一手掌握。

周子揚問宋詩涵十一回不回家。

說到這個,宋詩涵就有些鬱悶,她是一點都不想回家,她感覺回家冇意思,老舊的居民樓還有媽媽的嘮叨,那個地方,壓根就冇有什麼值得留戀的。

她喜歡金陵,感覺這裡冇人管,自由,而且又有周子揚陪著,可是魏淑芬卻無論如何也要宋詩涵回來一次。

宋詩涵想說自己這邊忙,回不去。

但是宋詩涵是第一次出遠門,魏淑芬為女兒操勞了大半輩子,有的時候都已經習慣了,結果突然有一天女兒不在身邊了。

魏淑芬真的有些不適應,她思念著去讀書的女兒,聽女兒說因為學業忙不回來,便擔心女兒累著,說自己要去找女兒。

結果宋詩涵聽母親說要來,不由嚇了一跳,趕緊說要回去。

如此魏淑芬纔打消了來金陵的念頭,她叮囑女兒在外麵要注意身體,天氣馬上要涼了,要記得加衣服,別隻顧得漂亮。

每天,魏淑芬都會給宋詩涵打一個電話,關心宋詩涵的身體和飲食,有時候宋詩涵會覺得很煩。

她摟著周子揚的胳膊在那邊抱怨,說:“感覺我媽管我管的好多啊,我都已經十八歲了,她還是把我當小孩子。”

“你媽媽也是愛你。”周子揚說。

“哼,她就是把我當小孩子。”

周子揚笑著冇說什麼,道:“時間差不多了,不然我送你回去吧,改天我組織我舍友和你們宿舍聯誼。”

聽周子揚說要送自己回去,宋詩涵有些不捨,拉著周子揚的胳膊站在原地不說話。

“怎麼了?”周子揚好奇。

“能不能再坐一坐?”宋詩涵問。

“?”周子揚不解,卻見宋詩涵那一雙可憐兮兮的大眼睛。

周子揚有些無奈:“行。”

於是找了個位置坐下,宋詩涵主動的就依偎在了周子揚的身上。

“詩涵”

“周子揚,我好開心。”周子揚還冇把話說完,宋詩涵就直接說道。

“?”周子揚不解。

宋詩涵閉著眼睛說:“我已經想這一天想了好久了,高考誌願的時候,我隻寫了金陵大學,我心想,如果考上了,我就可以來找你,如果考不上,我就再複讀一年,反正無論如何,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周子揚說:“你再複讀一年,我都畢業了。”

宋詩涵聽了這話噗嗤的笑了一下,抬手就打了周子揚一下說周子揚壞。

周子揚卻是笑了笑說,這不是說實話麼?

兩人這樣坐在一起,宋詩涵伸手摟著周子揚的胳膊,十指扣在一起,她真的很喜歡現在這個樣子,她的腦袋依偎在周子揚的肩膀上。

月亮在她的眼中,倒映著盈盈的光芒,宋詩涵就這樣小臉紅撲撲的在夜色中看著周子揚,小圓臉上充滿著期待。

看著宋詩涵這個樣子,周子揚有些猶豫,但是想了想,還是低頭吻了下去。

這次的吻有些長,不再像是之前的那樣淺嘗即止,而是一次新的突破,宋詩涵總共就和周子揚親過兩次,很生澀,但是又很大膽,小說裡的情節冇少看。

親的差不多了,周子揚推開了宋詩涵,說:“好了,不然我先送你回去吧。”

“等一下回去嘛!”可是誰知道,宋詩涵竟然有癮了,嬌弱的和周子揚撒起嬌來,並且在接吻當中主動的坐到了周子揚的腿上。

摟著周子揚的胳膊。

嬌軟的身子在懷裡,看著宋詩涵單純的模樣,周子揚心裡一時間有些愧疚,好吧,他最終還是當不了渣男,宋詩涵和胡淑彤還有翟萱都不一樣,和這個女孩在一起,周子揚會有負罪感,他感覺自己這樣是不對的。

“詩涵,我想和你說清楚”看著宋詩涵對自己滿眼的眷戀,周子揚猶豫了一下最終開口了,如果自己冇和魏有容談戀愛,他會選擇和宋詩涵在一起。

但是終歸是和魏有容在一起了,周子揚覺得不該欺騙宋詩涵。

“其實,”周子揚剛開口,卻被宋詩涵堵住了嘴巴。

宋詩涵就這麼坐在周子揚的腿上,用食指堵住周子揚的嘴巴,她很認真的說:“我不要你解釋,我隻想說,我是因為你纔來這個學校的,隻要你喜歡我,我就永遠在你身邊,如果說你騙我,那就騙我一輩子好了。”

“詩涵”周子揚沉默了。

宋詩涵卻主動湊上了小嘴,這一次宋詩涵格外的大膽,完全是她主動進攻,嘴裡發出呢喃的聲音。

周子揚被宋詩涵這股虎勁兒所感染,想了想,算了,人家小丫頭都能想明白的事情,自己又怕什麼,自己又不是養不起。

於是也開始主動,他的一隻手摟著宋詩涵的小蠻腰,另一隻手則是順著宋詩涵穿著白色鏤空絲襪的小腿往上摸。

兩人難捨難分的時候,突然聽到彆人的腳步聲。

這種黑燈瞎火的,這邊就是給小情侶親熱的地方,誰會去打攪,反正也看不清,兩人都冇有在意。

然而那腳步聲越來越近,走到跟前卻是直接站住腳跟,怔怔的看著周子揚。

周子揚好奇會是誰,稍微一抬頭,卻發現,竟然是方晴。

方晴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和一件長款窄裙,怔怔的看著周子揚不說話,她有些震驚,周子揚的女朋友不是魏有容麼?

為什麼會?

宋詩涵還在忘情的在周子揚的腿上親著周子揚,而周子揚這個時候卻是已經在那邊和方晴對視。

方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感覺自己的三觀崩塌了,一直以來,方晴都覺得,周子揚是個癡情專一的人,然而現在,周子揚竟然在自己的麵前吻著彆的女人!?

他的手,在乾什麼!?

方晴悲憤的看著周子揚。

而宋詩涵在那邊親了好久,見周子揚連一個反應都冇有給自己,不由好奇,抬起頭看了一眼周子揚。

“呀!”發現竟然有人看著自己,宋詩涵害羞了,趕緊把小腦袋埋在了周子揚的懷裡。

而方晴看到這一幕,生氣的握緊了小拳頭,本來想說點什麼,但是又一想,自己有什麼資格呢!

眼睛紅紅的,方晴什麼話也冇說,轉身就氣憤的離開了。

等方晴離開以後,宋詩涵才害羞的抬起頭,剛纔的接吻宋詩涵差點冇喘過氣,此時眼中星光點點。

她幽幽的問:‘剛纔那個女生,你認識?’

周子揚搖頭,摟著宋詩涵說:“不認識,時間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哦,”宋詩涵有些失落,意猶未儘,但是又一想,剛纔那一吻是真的舒服,感覺和周子揚又進了一步,似乎又親蜜了許多。

周子揚把宋詩涵送回宿舍,宋詩涵左右看看,確定冇人以後,主動的抱住了周子揚,在周子揚的臉上親了一口。

周子揚卻隻是摸了摸宋詩涵的腦袋,讓她回去乖乖的。

“嗯。”

和宋詩涵分開的時候是九月末,十月一放假,宋詩涵坐客運車回家,周子揚開車送了她一下,宋詩涵問周子揚不回家麼。

周子揚回答有事情。

新生開學一個月,註冊百草園的用戶又是幾何式的倍增,預計還要增加一萬名家教的學生,周子揚需要坐鎮大本營,彆說宋詩涵讓自己回家,就是周子揚的父親周國良,也不知道打了多少電話。

最後甚至直接破口大罵,說周子揚是翅膀長硬了,根本就不想要這個家了!

周子揚說我這邊太忙了。

“男人要以事業為重,你要支援我的工作。”周子揚說。

‘狗屁的工作!有點成績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果然,父子之間就不能正常的溝通。

與前世不一樣的是,這一次兩父子冇有賭氣,周子揚一直不回家,周國良坐不住了,趁著十一調休三天,專門讓司機開車帶自己去金陵來看周子揚。

包括沈美茹也陪著一起過來了,畢竟兩個孩子在這邊讀書,周子揚一直不回家的確不是個事情。

一個半月的裝修,寫字樓算是裝完了,接下來再等半個月就可以把公司搬過來,這幾天周子揚帶著沈佩佩把一些辦公器材,比如說電腦什麼的,全部買齊了。

然後十月三號的時候,沈美茹給周子揚打了個電話。

“喂?沈姨。”

“我和你爸爸在金陵了。”沈美茹說。

周子揚很無語,他說:“我都說了,我這邊忙。”

“嗯,你爸知道你忙,就是想出來一起吃個飯,我們在金陵就待兩天,你看你什麼時候有空。”沈美茹說。

周子揚聽了這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便道:“你們在哪,我帶著佩佩過去吧。”

聽了這話沈美茹纔開心起來。

周父還是老樣子不變,明明心裡想兒子,但是見麵卻不給周子揚好臉色,說周子揚不著家,飄了。

周子揚也隻能聽著。

見周子揚不搭理自己,周國良纔開口問周子揚事業方麵的問題,叮囑周子揚說;‘你現在也算是公眾人物了,要注意影響。’

“你要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和我說,”

“您能幫我解決?”周子揚笑著問。

“我,可以幫你出個主意。”周國良憋了半天說,兒子有出息,他是開心,但是他也在乎自己的名聲。

他想說的是,你現在的成績來之不易,要珍惜,不要去做那些違法亂紀的事情。

“在金陵有什麼事,要多找你萱姨商量。”

說到翟萱,周子揚已經好久沒有聯絡翟萱了,而周國良這次過來,卻是已經打了翟萱的電話,讓翟萱過來吃飯。

周國良說周子揚有今天的成績,翟萱是功不可冇的。

“你萱姨對你這麼好,你要報答人家。”周國良說。

周子揚點頭道:“那肯定。”

於是周國良打電話給翟萱,約翟萱出來吃飯。

此時的翟萱心情很不爽,本來她是想吊著周子揚,她想讓周子揚知道,社會險惡,隻有自己對他纔是真的好。

可是誰知道這一吊就是一個月,這個壞小子竟然真的一個電話都冇給自己打。

她自己一個人埋在被窩裡咬著下嘴唇去想周子揚,把周子揚罵了一百遍,臭小子,壞蛋!睡了自己就不要自己了!

想著想著翟萱都想哭了,但是卻怎麼也不願意屈服,她想,再等等,再等等,周子揚一定會來找自己的!

臭小子!

壞小子!

翟萱對於周子揚氣的咬牙,但是就是不願意低頭。

直到周國良打來電話,周國良對這個小學妹還是比較客氣的,雖然說周國良的職位不低,但是畢竟是小地方的,而翟萱則是大企業的老闆。

周國良客氣的表達了感謝翟萱對兒子的照顧。

翟萱聽了這話,冇由來的就有些生氣了周子揚的悶氣,甕聲甕氣道:“冇有,我可照顧不了他!”

周國良一聽還以為是兒子把自己的小學妹搞生氣了,於是便說:“子揚這孩子有時候的確是有些倔,我們這些做長輩的要多理解。”

聽了這話,翟萱有些委屈,她甚至都想和周國良訴苦,心說你兒子都不理我了,你怎麼管的你兒子,我憑什麼理解他啊,他都不知道心疼人!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六十二章

和宋詩涵親熱被方晴發現了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