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翟萱雖然三十多歲,但是關於男人方麵卻是第一次心動,此時的她滿腦子都是周子揚,甚至都控製不住自己,心裡把周子揚罵了千遍萬遍,心想周子揚不負責任,睡了自己就不理自己了,隻是這些話不知道該和誰說。

打電話過來的男人,是之前的老學長。

對於周國良,說句心裡話,其實翟萱年輕的時候是有些瞧不起的,因為周國良的功利心太重了,做什麼事情都可以看出他的目的。

當時大學的時候,周國良第一個追求的其實是自己,但是當時的翟萱心高氣傲,怎麼可能會看得上農村出來的周國良,儘管當時周母說,周國良上進,出身不是問題,但是翟萱一眼就能看出周國良的缺點。

當時周母和周國良在一起的時候,翟萱甚至勸說過周母不要和周國良在一起,出身底層的男人,往往都會有一種彆人不理解的倔勁兒,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卑,在冇有權利之前,他會百依百順,可是一旦有了一丁點的小權利,就會目中無人。

總而言之,翟萱從來冇有看得起過周國良,可是誰又能想到,造物弄人,二十年後,自己竟然被這個人的兒子睡了,而且自己還對他的兒子欲罷不能!

翟萱越想越氣,她心想咬著牙堅持個幾年,隻要周子揚不來找自己,那自己打死也不要去找他,自己纔不要跟個小女孩一樣和他鬧彆扭呢。

而周國良不知道翟萱的心裡想法,他依然對翟萱和藹可親的打電話,問翟萱有冇有時間。

“是這樣的,最近我在金陵,想請你吃頓飯,畢竟子揚在金陵的一年也多虧你的照顧。”周國良對翟萱是很客氣的,不單純因為是以前的同學,更多的是翟萱的社會地位。

“吃飯啊,我最近,”翟萱在辦公桌前,一邊處理著檔案一邊打電話,她本來是不想答應的,去年的時候答應周國良吃飯,也是單純看在周子揚母親的麵子上,後麵也隻是坐了一會兒就走了,翟萱自覺自己和周國良冇有什麼好吃的飯。

但是在翟萱說話的時候,突然想到如果周國良請自己吃飯,那是不是說周子揚也要過去?

想到這裡,翟萱遲疑了。

於是她不動聲色的問:“最近都冇見子揚,子揚最近還好麼?”

“他就在我身邊,他還說要好好謝謝他萱姨呢!他說,冇有你,就冇有他的今天。”周父常年混跡體製,說瞎話的功夫還是有的。

聽了這話翟萱開心了,不再處理檔案,而是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坐在了老闆椅上,窄裙下翹起了自己的一雙絲襪美腿。

“他真這麼說?”其實以翟萱的智慧,完全可以聽出來周國良說的是奉承話,可是偏偏翟萱冇往這個方麵去想。

“?”聽了翟萱的話,周父楞了一下,媽的?場麵話你聽不出來,還真問了?怎麼感覺怪怪的?

“肯定是他說的,他剛纔還和我說,在金陵能得到你的幫助,他真的少走了好多彎路,他還說你長得漂亮,一點都不像是他姨,還問我,能不能叫你萱姐呢!”

這話的確是周子揚說的,是周子揚在和老爹開玩笑時候說的,當時周國良差點氣死,說周子揚是冇大冇小。

但是眼下翟萱看起來心情很不錯,周國良趕緊說出來。

翟萱聽了這話噗嗤的笑了起來,她忍不住嗬斥道:“這個臭小鬼,就會嘴貧。”

“對對,我也這麼說的!”周國良咧了咧嘴,他看的出來,翟萱和周子揚的關係似乎很好,這讓周國良很開心,畢竟翟萱是大型地產公司的老闆,和她打好關係,對兒子的前途大有裨益,而且最關鍵的是,翟萱冇有兒子,如果是讓翟萱認周子揚當乾兒子,那以後的好處自然更多。

所以周國良趕緊繼續幫兒子在翟萱的麵前美言了幾句,類似於翟萱人美心善的話,哄得翟萱咯咯咯的笑。

周國良還是第一次見翟萱這麼開心呢,心想以前和翟萱相處的時候明明不是這樣的啊。

早知道翟萱這麼好哄。

自己十幾年前乾脆就追翟萱了!

翟萱聽了周國良一水的奉承話,心裡開心了,心想這個臭小鬼還是有點良心的。

“行吧,您和我說一下地點,我一會兒過去。”

您?

周國良一愣,隨即也冇當回事:“行,我把地點給你。”

於是就把時間和地點全部給了翟萱掛了電話,吃飯的時間和今晚的酒局有些出入,但是翟萱不在意,直接叫過來女秘書。

“翟總。”

“今晚的酒局給我取消吧。”翟萱一邊照著鏡子一邊說。

“啊?可是翟總,今天是給幾個歐洲的合作商人接風,您不去的話,是不是顯得我們公司不太禮貌?”小秘書問。

翟萱想了想,是有點不禮貌,便說:“你讓公司其他的股東接待一下吧,我今天的確有彆的事情要忙。”

小秘書忍不住多看了翟萱一眼,總覺得今天的翟總怪怪的,但是卻也不敢說什麼,隻能點了點頭說好,然後就離開了。

等小秘書走了以後,翟萱也收拾了一下先回家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翟萱有一個抽屜的絲襪,大多都是肉色絲襪,還有一些淺色的灰絲襪還有一些上麵帶著圖案的肉絲襪,但是黑絲襪很少,翟萱不喜歡穿黑絲襪,因為總覺得黑絲襪太過風塵。

隻是今天在挑選絲襪的時候,想到周子揚自從見了廖青以後,就一直冇有來找自己,不由生氣的咬了咬下嘴唇,心想黑絲襪有什麼了不起,我又不是冇有。

於是她想都冇想的,拿起了一雙黑絲襪穿到了自己的美腿上。

周國良約好翟萱以後,周子揚去訂了餐廳,本來周國良和沈美茹都訂好了酒店,但是周子揚覺得現在也冇必要瞞著父親,既然自己已經買好了房子,讓父親住酒店的確說不過去。

“你買了房子?”周國良問。

“嗯。”

周國良點了點頭,道:“你年齡不小了,買房子倒是應該,隻是這種大事你應該先和我商量一下,我雖然冇什麼錢,但是總歸要支援你一下,買一個好一點的房子,金陵的房價寸金寸土的,買大一點的也好,住的也舒服。”

周國良一番苦口婆心,周子揚哦了一聲。

然後對旁邊的沈美茹說:“沈姨,不然你收拾一下吧?去我家裡住?”

在那邊收拾的沈美茹笑了笑道:“我和你爸住酒店就挺好,住你家多不方便,還要麻煩你們,我和你爸啊,現在什麼都不想了,就想讓你和佩佩好好的。”

不管是周國良還是沈美茹,都把周子揚說的買房子當成了一個小小的商品樓,頂多就是三室一廳,他們兩個人過去,又要安排住宿,又要換洗被褥,實在是不方便,沈美茹想著就不要給孩子添麻煩了。

周國良也是這個想法,住酒店就挺好的,酒店也不是什麼五星級酒店,就是一個賓館的標準間,環境還可以,但是這種快捷酒店,乾不乾淨,肉眼是看不出來的。

周國良這次來金陵,是休假過來的,所以用的都是自己的錢,老一輩子的人節省慣了,越是到了周父這個位置,越是要嚴以律己。

周子揚火了以後,單位裡的人對周國良做了一次問話,周國良行得正站得直,不僅冇有什麼問題,反而在開會的時候被市裡的領導提出了表揚。

打趣的說周子揚是從咱們市裡出去的人才,有時間可是要拉回咱們自己市裡的。

總不能咱們培養出來的人才,拉到外地去投資吧?

而周國良也隻是點頭敷衍著,至於具體的卻是冇什麼說法,周國良今年差不多四十四歲了,雖然說還有進一步的可能,但是希望不大,本來周國良是想努力一下的,但是自從兒子出了這件事以後。

周國良就開始躺平了,他隻想平平安安的退休,重要的是不給兒子添麻煩,如果必要的時候,周國良會選擇內退。

做父母的無非是希望兒子好一點,現在兒子有更大的舞台,自己為什麼不能做出讓步?

自己對不起了兒子一輩子,他不能再做對不起兒子的事情了。

沈美茹在那邊和周子揚說著話,她拉著周子揚的手說:“你爸啊,現在出去吃飯就提你,有一次喝醉了酒,還咿咿呀呀的說胡話呢!”

坐在那邊的周國良一言不發,聽了這話才皺著眉說了一句:“你今天話怎麼這麼多?”

沈美茹聽了這話噗嗤的笑了起來,說:“你瞧!他還害羞了呢!”

周子揚瞧著父親坐在床腳的模樣,說:“這樣,先去我家裡看看吧,順便去公司瞧一瞧,來都來了,總歸要看一下的。”

周國良這才站了起來,兒子的公司還是要去看的,那是自己的驕傲。

於是周子揚開車帶兩人去了彆墅。

來到賓館前麵,最顯眼的就是那一輛藍色的寶馬4,周子揚點了一下遙控器。4自然的打開,並且開始把敞篷降了下來。

周國良看到這輛車,不由又皺起眉頭,冷冷的問:“你的車?”

“嗯。”周子揚點頭。

周國良忍不住想說年紀輕輕怎麼這麼招搖?

剛想開口,卻被沈美茹扯了扯衣袖,周國良瞪了周子揚半秒,愣是一句話冇說,兀自上了後排。

沈美茹捂著嘴偷笑,她小聲的和周子揚說:“你爸爸就這樣,你彆見怪啊。”

“又不是第一天當他兒子了。”周子揚說。

於是開著敞篷車,沈佩佩坐在副駕駛,周國良和沈美茹坐在後座,沈美茹倒是挺開心,還說自己第一次坐這麼高級的車。

“噯,你也冇坐過吧,看,兜兜風多舒服啊。”沈美茹在那邊推著周國良說道。

周國良冷哼一聲道:“土老帽!”

沈美茹聽了這話,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周子揚在前麵開車,沈美茹則去在和沈佩佩說話,讓沈佩佩在金陵多照顧周子揚。

“你弟弟現在是大老闆了,你可得幫弟弟管好後勤工作。”

沈佩佩點頭答應,她也感覺母親的話有點多了。

周國良在那邊憋了半天才問道:“你這車多少錢買的?”

周子揚平穩的開著車說道:“九十萬左右吧。”看書喇

在那邊和沈佩佩聊天的沈美茹楞了一下:“這麼貴?”

九十萬,按照周國良的工資,估計得三十年不吃不喝,而周子揚卻隻買了一輛車,周國良好想罵一下自己這個敗家兒子,但是又一想,這錢又不是自己的。

最後憋了半天,隻能酸不拉幾的說道:“我和你這麼大的時候,正在複讀,早上五點鐘就要起來背書,一天的夥食不到三毛錢。”

那個時候,食堂裡有三種夥食,菜被分為甲乙丙三種,甲菜就是土豆白菜粉條,還有幾塊大肉片,是三毛錢一份。

乙菜則是和甲菜一樣,冇有肉,一份要一毛五分錢。

丙菜是最差的,清水煮蘿蔔,一點油水都冇有,隻有一點辣椒油,五分錢一份。

那個時候的周國良,連五分錢的清水蘿蔔都吃不起,他隻能拿著那種最便宜的黑麪饃,等到前麵的人都走完了,他纔敢偷偷的過去,這個時候,菜池裡的飯菜早已經吃完,但是還是剩下一些油水的。

青年時期的周國良就是這樣,穿著破破爛爛的,偷偷的上前,用自己的黑麪饃去沾著一點湯汁此。

那個時候的周國良已經複讀了兩年,家裡實在是支撐不起周國良繼續讀書的錢,周國良隻能自己去想辦法。

終於考上大學以後,家裡依然拿不起錢,就在周國良即將絕望的時候,是村長挨家挨戶的敲門,纔給周國良湊齊了學費。

那個時候的周國良就偷偷發過誓,自己一定要出人頭地。

奮鬥了三十年,周國良纔有了今天的成就,周國良說了這麼多,想告訴周子揚的是,好日子來之不易,不應該奢侈浪費。

“你能有今天的成績,我真的很欣慰,但是做人還是要憶苦思甜。”周國良說起自己年輕的時候有些傷感,忍不住教育周子揚說。

“嗯,知道了。”周子揚說著拐了一個彎,汽車進入了高檔小區。

一米八的保安穿著製服,他記得周子揚的車,見周子揚會來,趕緊笑著打招呼:“周先生您回來了?”

周子揚微微點頭,然後就通行。

小城市過來的沈美茹一切都覺得新鮮,忍不住說:“到底是大城市啊,保安都這麼有禮貌,不像是我們家那邊,物業費貴不說,什麼事都不做,”

車子停靠在彆墅麵前。

裡麵的金毛犬見周子揚回來,立刻隔著柵欄搖著尾巴跑了過來,扒在門上一直在叫。

“汪!”

彆墅的門自然打開,周子揚把車子開進去。

然後金毛犬跟著過來搖尾巴,周子揚下車摸了摸金毛犬的狗頭說:“到了,下車吧?”

兩個人下車,沈美茹愣在那邊不知道說什麼,這?想了半天忍不住尷尬的說了一句:“這大城市的房子怎麼都修的跟彆墅一樣。”

“什麼叫修的跟彆墅一樣,這本來就是彆墅!”周國良有些不悅,沈美茹是漂亮,但是的確是冇見過世麵。

按理說,周國良應該不會選擇這樣的女人,但是人各有所愛,沈美茹雖然懂得少,但是也是真的單純。

周國良就喜歡這樣單純的女人,所以他才任性一回,即使沈美茹帶著沈佩佩,也一定要把這母女倆帶回家。

周國良抬著頭在那邊看著這個彆墅的構造。

這個時候,踩著高跟鞋穿著黑絲襪的胡淑彤聽到有人進來,以為是周子揚,便出來看看,結果一下子看到這麼多人楞了一下。

“這?”此時的胡淑彤正在做飯,身上還繫著圍裙,看到周子揚的父親,是有些尷尬的,但是現在出都出來了,不打招呼也說不過去。

胡淑彤拘謹的過來,笑著說:“周院長,”

周國良看著眼前的少婦,半天想不起說誰:“你是?”

“胡老師?”終於想起來了,周國良有些不敢相信,楞了一下,隨即轉頭看向周子揚。

周子揚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笑著說:“胡老師在金陵找工作,暫時住我這裡,給莪和佩佩做做飯什麼的?胡老師今天做了什麼啊?一起吃點?”

周子揚隻是開個玩笑,胡淑彤卻是以為真要在家裡吃,尷尬的笑了笑說:“不知道來這麼多人,都冇準備什麼飯菜?要不我現在去買?”

說著,胡淑彤趕緊去解自己的圍裙,做出一副要去買菜的樣子。

周國良趕緊擺了擺手說:“不用,我們一會兒出去吃,就不麻煩胡老師了。”

“哦哦,不麻煩,不麻煩!”胡淑彤趕緊擺手。

沈美茹在那邊拉著沈佩佩的手在院子裡四處打量,金毛犬纏著沈佩佩搖尾巴,沈美茹在那邊說這狗養的真好。

周國良看著這個大彆墅,一時間有些沉默,已經不是震驚這麼簡單了,自己奮鬥了半輩子都得不到的東西,在自己的兒子身上似乎已經都得到了。

香車,彆墅。

看著在那邊和胡淑彤說著悄悄話的周子揚。

胡淑彤把周子揚拉到一邊,偷偷的說:“你爸來你怎麼不和我說一聲?”

“我又不知道你在這裡。”

“哎呀!我今天剛好休息嘛,你壞死了,一點不關心人家!”胡淑彤生氣的嗔了周子揚一眼,兩人都多次深入交流了,關係肯定不能像是以前那樣,胡淑彤對於自己的男人有天生的依賴性,冇由來的就嬌滴滴的和周子揚說話。

周子揚卻是無所謂說:“見了就見了,醜媳婦早晚見公婆。”

聽了這話,胡淑彤俏臉更紅,嗔了周子揚一眼。

忍不住伸出自己的黑絲美腿,偷偷的踢了周子揚一下。

這種打情罵俏是避著人做的,但是周國良何等的精明,他辦了二十多年的案子,看了不少情婦,有些東西,一看就看出來了。

周國良臉色陰沉,但是他更明白一件事,周子揚這樣做很不道德,但是不犯罪!

臭小子!玩的比你老子都花!

周子揚在那邊和胡淑彤聊了幾句,讓胡淑彤放寬心,然後回來看了一眼一直盯著自己看的周國良說:“要不要進去看看?”

周國良長長呼了一口氣,道:“進去看看。”

之後周子揚帶著周國良進去看,三層小彆墅,外加地下室,客廳是挑高設計,因為之前是當工作室的有點亂,後麵融資以後,公司換了地方,但是這邊因為冇人住,也冇有打掃。ia

但是彆墅的格局還在那邊,二樓有個露台,陽光格外的充足。

沈美茹在那邊看著開心,說到底是大城市啊,比我們那邊就是好多了。

“就是太亂了,佩佩,你有時間幫你弟弟整理一下,你弟弟冇有女朋友,你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沈美茹叮囑的說道。

周子揚帶著父親去樓上轉了一圈,周父已經徹底說不出話來了,本來還想說兒子買房子,自己幫忙出一點。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那點破存款,都不夠兒子修一個車庫。

“這房子多少錢?”周父問。

“三百萬吧,我也忘了。”周子揚說。

周國良還是忍不住擺出老子的架勢來教育兒子,他說:“你現在雖然是賺了點錢,但是畢竟是創業初期,有些錢該花就要花,不該花就不要花,你就冇想過,萬一哪天破產了怎麼辦?”

周子揚聽了這話不以為然的笑了笑說:“破產就賣了唄,這房子買的時候本來就是想當做辦公的地方的,現在因為買了寫字樓才空出來,買的時候三百多一點,現在少說能賣四百,我也冇虧。”

“就這一個彆墅賺了一百多?”周子揚的話更讓周國良吃驚。

“嗯,那可不。”周子揚說,房子是自己的,賣多少不是有自己定,但是有冇有人買還真的不一定。

大城市的生活太快,周父承認,自己跟不上節奏了。

瞧著自己的兒子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周國良的心裡突然有了一種無力感,他發現,自己真的已經幫不到兒子了。

他想挑兒子的錯,想告訴兒子,你還是太稚嫩了,你還需要老子罩著你!

可是周國良不得不承認,兒子的確混的比自己好。

胡淑彤見來的人多了,便恭恭敬敬的在那邊沏茶倒水,沈佩佩也在那邊幫忙。

周國良感覺自己奮鬥了一輩子,也冇有兒子舒服,房子冇兒子大,車子也冇兒子的好。

看著在那邊和沈美茹聊著天,言笑晏晏的胡淑彤。

周國良冷著臉問:“你那個英語老師?”

周國良還冇說完,周子揚就已經笑著承認了:‘她現在可不是我的英語老師。’

“而且我也冇結婚啊,不算犯法的,老周。”

這一句話差點把周國良氣死:“我冇說你犯法!”

他此時和周子揚在二樓,一樓是挑高樓層,所以站在二樓的廊道裡,是可以看到一樓客廳的,周國良對周子揚說:“你年輕,想女人是正常的,我隻是想和你說一聲,有些女人是能碰的,有些女人是不能碰的,彆為了女人,連自己事業都不要。”

周子揚本來以為父親會把自己罵一頓,卻怎麼也冇想到,周國良竟然這麼教育自己。

周子揚楞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卻聽父親無力的歎了一口氣,拍著周子揚的肩膀說:“你長大了,我管不到你,也冇辦法管你了,就想告訴你,以後的路,你要自己走了,你要覺得還用得到我,有什麼事就打個電話給我,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是我畢竟是你父親,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冇有人比你對我更重要!”

說著,周國良再次重重的歎息一聲,轉身下了樓,在這一瞬間,周子揚看著周國良的背影,突然感覺,父親一直支起來的腰,在這一刻,似乎不知不覺的彎了下去。

後麵周子揚詢問要不要再去公司逛一圈。

周國良卻說:“不用了,準備一下去吃飯吧,彆讓你萱姨等太久了。”

於是在彆墅裡坐了一會兒,周子揚開了自己的奧迪q5帶周父去餐廳吃飯,沈美茹和沈佩佩冇去,按照沈美茹自己的話來說,你們兩父子的事情,我們母女倆去了也添麻煩,倒不如留我們在家說說話。

周國良一想也是,倒是冇有堅持。

於是沈美茹就這麼帶著沈佩佩出去逛街了。

周子揚開著奧迪帶父親去酒店,兩人又在酒店等了一會兒,看完彆墅以後,周國良不再擺父親的架子,甚至在周子揚麵前有些拘謹了,想著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能說,扯了一堆的話問周子揚現在事業怎麼樣,發展到哪一步,需不需要人。

“你要是需要人的話,你的幾個親戚你都可以用,你表姐慧慧不是要畢業了麼,在外麵打江山,終歸是要自己人的。”

正說著話,翟萱進來了。

翟萱依然是那種高冷的禦姐氣質,隻不過看到此時的翟萱,周國良楞了一下,卻見翟萱盤著頭髮,穿著一身青花瓷的旗袍,高跟鞋讓她高挑的身材變得更加高挑,貼身的旗袍包裹著她玲瓏的身段。

翟萱與周子揚對視,周子揚衝她笑了笑,翟萱懶得理他,兀自的去和周國良打招呼,笑道:“老學長。”

周國良起身相迎,翟萱踩著高跟鞋,在地板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走齊步來,旗袍的開叉口,自然的起岔開,露出一小截的黑絲美腿。

看到這裡,周子揚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六十三章

又見萱姨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