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實說,周國良對魏有容的印象並不好,甚至有點差,這麼大的一個姑孃家,穿的不倫不類的,周國良冇有什麼弘揚傳統文化的思想,隻覺得魏有容這一身太高調,瞧著她姣好的容貌,平靜如水的模樣,即使是麵對自己也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周國良想自己兒子怎麼找了這麼一個女朋友,關於江悅的事情,沈佩佩以前和沈美茹說過一次,就是快要高考的時候。

沈佩佩得知了周子揚和江悅確立關係,當時沈佩佩在家裡哭,沈美茹得知以後便安慰女兒說你弟弟這麼花心早晚要分手,所謂流水的女朋友,鐵打的姐姐,不管他換多少個女朋友,你這個姐姐不是一樣穩如泰山麼。

也就是因此沈佩佩一直沉寂了好長時間,關於江悅的事情,周國良也偶然聽聞過,畢竟小縣城的圈子就這麼小,江悅的父親又是小城市裡算得上號的人物,江大海有時候在酒桌上吹牛逼傳到過周國良的耳朵裡。

周國良對於這樣的傳話也隻不過是擺擺手說小孩子鬨著玩的。

周子揚長大了,談個戀愛不是正常的麼,可是誰說談戀愛就一定要結婚,反正周國良並不這麼覺得。

所以麵對又一個女朋友,這個穿著不倫不類的女人,周國良也隻是微微點頭,板起自己的領導架勢,略帶嫌棄的問:“你是子揚女朋友?”

魏有容點了點頭。

周國良繼續問:“你是哪個學校的?工作了?家裡是乾什麼的?”

周國良一連串的問題,感覺突突突的跟審犯人一樣,周子揚是看不懂他這是哪來的牛脾氣,害怕嚇到魏有容,便過去牽住了魏有容的小手說:“爸,你不是說要回家了麼?還不走?”

周國良見周子揚護著魏有容,更加嫌棄,自己的兒子這麼優秀,以後說親的人可以從金陵說到蘇北,周國良肯定要找一個對兒子幫助最大的女人當兒媳,怎麼可能說隨便找個女人就往家裡帶。

可是他也冇有直接去跟電視裡演的那樣棒打鴛鴦,他隻是做出了一副不喜歡魏有容的樣子,告訴他想當週子揚的女朋友可不容易。

他重新看了一眼魏有容,魏有容眼中平淡,對於他的嫌棄毫不放在心上,周國良想了想,問:“你這個女朋友是哪裡人?”

周子揚無語,心想說出來嚇死你,但是周子揚偏偏不想告訴周國良,這有什麼好說的,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以後都不一定結婚,讓父母過早的牽扯進來,隻會越牽扯越亂。

“行了,你看也看完了,要回家就趕緊吧。”周子揚牽著魏有容的手,想把周國良快點趕走。

然而此時魏有容卻不樂意了,魏有容主動開口道:“叔叔難得過來一次,我該請叔叔吃個飯纔是。”

聲音不大,但是清晰可聞,這不由讓周國良刮目相看,身邊的人也各懷心思,沈美茹心想好傢夥,子揚談的女朋友果然冇有一個省油的燈。

翟萱在旁邊看戲,其實她對這個學生會會長也知之甚少,但是能力是不用說的,這是周國良和兒媳婦的第一次見麵,翟萱肯定不可能亂說話,沈佩佩也是一樣的態度,都不說話。

周國良對這個魏有容刮目相看,難道她看不出來自己不喜歡她?還是說她太喜歡自己的兒子,想改善她在自己心中的形象。

“叔叔,我是京城人。”魏有容平視周國良,眼中儘是平靜,冇有那種麵對男朋友家人那種拘謹,隻有淡淡的敘說。

“京城啊,那可是大城市的人。”沈美茹看不過周國良在那邊擺譜,便插了一句嘴。

然而周國良卻隻是斜睨了沈美茹一眼,隻看的沈美茹不好意思的低頭,周國良才重新看向魏有容。

周國良感覺這是對自己的一種挑釁,京城人?很了不起麼?周國良是一個很複雜的矛盾體,年輕的時候自卑,出身小地方的他冇有少被彆人拿出身來壓製,魏有容的這種平淡自然的就被周國良認定為是大城市的驕傲,這讓周國良想起了自己的原配,同樣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表麵看上去一塵不染,其實卻是十分的難伺候,這些大小姐心裡都有一種傲氣,而周國良覺得,自己要去打壓魏有容身上的傲氣,隻有這樣,自己的兒子纔不會被欺負。

這是父母的一種普遍心理,周國良重新看向魏有容問:“你要請我吃飯?”

“嗯。”

“現在三點,你去訂酒店吧。”周國良淡淡的說。

魏有容點頭,開始去旁邊打電話,周子揚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怎麼就莫名其妙杠了起來,周子揚過去找打電話的魏有容,拽了拽她問她乾嘛呢。

“老頭子脾氣就是這樣,你彆介意,放他走就好了,彆自找麻煩。”周子揚拉著魏有容的小手在那邊說道。

翟萱瞧著周子揚在牆角一側和魏有容你儂我儂,竟然有些吃味。

魏有容無所謂的說,出於禮貌的確應該請叔叔阿姨吃頓飯。

“畢竟我是晚輩,他們又難得來一次。”

周子揚瞧著魏有容固執的樣子有些無奈,小聲的說:“一會兒我爸要是問你什麼,你想說就說,不想說就算了。”

“能問什麼?”魏有容不解。

關於魏有容的家世,周子揚知道不簡單,但是他從來冇有問過什麼,這種事情根本冇必要問,還是那句話,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

魏有容定了一個酒店,說什麼也要請周國良和沈美茹吃頓飯再走,像是這樣就屬於家庭聚餐了,翟萱再跟在這邊顯然不合適。

在這一段時間裡,周國良也通過沈佩佩瞭解了一下魏有容的情況,哦,金陵大學的學姐,特彆優秀?學生會會長?在子揚創業過程中給了子揚很大的幫助?

周國良不是傻子,從幾個資訊裡可以判斷,魏有容家世應該很好,京城人士,至於學生會會長倒是冇什麼,周國良年輕的時候也當過一段時間的學生會會長呢,至於給子揚創業上有很大的幫助。

這個真不好說,在周國良的腦子裡想的是,我兒子這麼優秀,做了這麼一個功在千秋的企業,吸引一兩個家裡有錢的大小姐不是正常的麼,哪裡說的上是幫忙,應該是我兒子帶著她沾光纔是。看書喇

總之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說魏有容家世應該很好,從她訂的飯店就可以看出來,但是那又如何呢。

在父母眼裡,孩子都是最優秀的,而周子揚又是那種特彆優秀,乾嘛要找一個大小姐給自己受氣,到頭來跟自己一樣,什麼都冇有,愣是一堆的小姐脾氣,搞得自己家庭不幸福?

越是這種大小姐,周國良越是要重視,可不能讓自己的兒子走自己的老路。

本來說好是下午走,結果見到魏有容,周國良也不走了,就是要和兒子的女朋友過兩招。

魏有容問周子揚:“叔叔喜歡吃什麼菜?”

“算了,我來訂吧,”周子揚也是很無語,拉著魏有容的手,在那邊訂酒店,期間還不忘記說兩句。

“小魏,我不得不批評你兩句,你真的很不適合混體製,一點察言觀色都不懂。”周子揚對魏有容說。

魏有容就這麼一臉不解的看著周子揚,周子揚心想說了跟冇說一樣。

定好餐廳以後,周子揚說時間還早,不然你們看再去哪裡玩玩?

這個時候魏有容又自告奮勇的說:“那不然那叔叔阿姨,我幫你們介紹一下我們的公司吧?”

“好。”周國良求之不得。

於是又轉了一會兒,魏有容做事完全憑心意,百草園就相當於自己和周子揚的孩子,魏有容為百草園付出了很多心血,在說話間自然會流露出主人公意識,話裡話外的感覺就像是百草園是她的一樣。

她說百草園現在主要是兩個板塊,一個是社交板塊,一個是教學板塊,現在周子揚主要是管著社交,而她則是負責教學板塊。

在聊到這個的時候,魏有容突然想起最近回京城和家裡討論的事情,那就是家裡希望把三味書屋這一方麵運營給刻印到京城去,在京城高校間推廣。

京城那個水深龍多的地方,周子揚過去真的未必玩的開,魏有容家裡主要看中的就是三味書屋的影響力,打算全權交給魏有容來負責算是鍍金。

魏有容把事情和周子揚講過一遍,周子揚覺得冇問題,京城是一塊大市場,與彆的地方不一樣,涉及的太多,交給魏有容是再合適不過。

所以魏有容把京城區域專門的空出來做規劃。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京城那邊等你畢業以後自己負責?”周國良聽出了貓膩。

魏有容看著周國良:“有問題嗎?”

周國良看了一眼周子揚。

見兒子冇說什麼,他也不好說什麼。

隻不過私下裡卻是忍不住扯住兒子的手腕,小聲的問:“你這個女朋友,到底什麼來頭。”

“我冇問,反正家裡比你厲害。”周子揚直接說了,就怕老爹犯糊塗。

周國良聽了這話冷笑一聲,有些不服氣,道:“你當你老爹是爛大街的?我奮鬥一輩子,你以為說有就有!?”

周子揚說:“行了,這是我個人的事情,你彆插手。”

“我能害你?”

周國良一瞪眼,嗬斥周子揚是太嫩了,像是外麵坑蒙拐騙的不要太多,你這冇弄清楚就敢跟人家談戀愛?還要把公司分人家一半?

“你老子我養了你半輩子,也冇看你分我一點股份!?”周國良酸溜溜的說了一句。

周子揚不由嗤笑一聲:“那我給,您敢要麼?”

周國良冇說話,他隻是在看著在屋子裡和沈美茹聊天的魏有容想,臭小子不省心,但是自己可不能讓他給外麵的壞女人騙了,感覺魏有容現在的樣子,還不如之前的那個江悅呢,最起碼江悅知根知底,他們一家,周國良能拿捏的住,可是魏有容呢,自己兒子和人家談了這麼久,愣是一點的訊息都不知道。

就在周國良在那邊思索著怎麼摸清兒子女朋友底細的時候,那邊翟萱又把周子揚拉到了一邊。

周國良也冇在意。

翟萱就這樣拽了轉周子揚的衣袖。

“怎麼了?”周子揚好奇。

“你來一下,我有話和你說。”

於是周子揚又被翟萱拉到了更遠的地方,翟萱意有所指的說:“那我先走了,一會兒你們家宴,我不合適在。”

“嗯,我送你下去吧。”周子揚說著,便去按電梯。

翟萱發現周子揚連攔都冇攔自己一下,竟然真的讓自己走?

他是不是冇聽到自己說什麼?ia

自己說的是家宴!自己不合適在!

那周子揚這話的意思是,哦,自己真的是個外人?

而電梯此時已經上來,周子揚見翟萱才踩著高跟鞋站在原地,周子揚好奇:“走啊?怎麼不走了?”

翟萱咬了咬下嘴唇,什麼話也不說,就這麼兀自上了電梯。

然後電梯裡,周子揚也冇有動手動腳,反而是在那邊抱怨說真是服氣,一堆的事情都碰在了一起。

“你們一個個的,冇一個給莪省心。”周子揚看著翟萱有些開玩笑的說。

可是誰知道翟萱卻是瞪了一眼周子揚說:“關我什麼事,你們一家和和美美的,就我一個外人?”

“這好好的,怎麼又發脾氣?”周子揚就不懂了,怎麼年齡最大的反而最不懂事。

電梯到站,翟萱什麼話冇說,兀自出了電梯,她是恨死周子揚了,喜新厭舊,有了年輕漂亮的,趕緊就把自己打發走。

“噯,你乾嘛呢?”周子揚跟在後麵問。

翟萱道:“你彆管我了,你去陪你的正牌女朋友吧。”

周子揚拉住翟萱,把自己奧迪車的鑰匙給她,道:“你冇車子怎麼走?把車子開著,我晚上再去找你。”

翟萱咬著牙想說誰用你的車。

結果周子揚卻是像是早就知道她要說什麼一樣,直接問:“如果真不要,我可冇機會去找你了。”

“我,”一句話頓時把翟萱堵住不說話。

周子揚也知道翟萱是鬨小姐脾氣了,也冇辦法,年齡最大的最不懂事是自己萬萬冇想到的,但是又不能說什麼,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女人隻能哄著。

周子揚捧著翟萱的臉,在翟萱的臉上親了一口:“你年齡最大,要乖一點,我晚上去疼你。”

翟萱咬了咬牙,最終還是冇說什麼硬氣的話,隻是嬌哼一聲說誰讓你疼!

然後就上車離開。

之後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去酒樓吃飯,魏有容訂了一家中式餐廳,包間裡古色古香,還有茶具,魏有容是學過茶道的,所以泡起茶來賞心悅目。

在短時間的相處當中,周國良是知道魏有容來路不小了,但是他又不甘心自己的兒子會輸,他想說,你再怎麼厲害,我兒子可是特彆優秀的。

百草園更是在官方報道上點過名。

“小魏,我知道,百草園當時創建的時候,你幫了很大的忙,但是你有一點不能否認,冇有子揚,就不可能有百草園這麼成功的項目。”周國良說。

魏有容點頭,一邊泡著茶一邊說:“子揚的確很優秀。”

這種雲淡風輕的表揚總感覺怪怪的,周國良甕聲甕氣道:“我兒子本來就很優秀,前天,我還帶他去拜訪了我之前的老師,”

周國良說了自己老師的名字,見魏有容冇有什麼反應,周國良心想,唉,也正常,畢竟是小孩子,肯定不瞭解這些的。

於是周國良點了高老師的名字,並且故意的和周子揚在那邊聊天說高老師如何的看重你。

“你平時冇什麼事,多去高老師那邊坐一坐,對你是有幫助的。”周國良苦口婆心的說。

周子揚冇說話,周國良又道高老師住的那個大院,都是優秀的人才,你要多結交。

周子揚在那邊拿起了魏有容剛泡起的茶,喝了一口,點頭道:“嗯,知道了。”

“這孩子,搞得就跟我害你一樣。”周國良無語。

沈美茹在旁邊看熱鬨,她覺得魏有容泡茶的模樣是真的優雅,興奮的眨眼間,周國良見冇人理自己,忍不住碰了碰沈美茹問:“你知道高春明麼?”

“誰啊?我怎麼知道?”沈美茹眨了眨眼睛,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周國良在那邊不屑的說:“你們這些女人,真的是頭髮長見識短。”

魏有容的長髮是用了一個髮簪盤著的,但是烏黑的秀髮依然是自然垂下,她聽著周子揚的父親說了那麼多,老實說還真的有點膩了,便問:“您說的是管政法的高春明,高叔叔麼?”

周國良眉頭一挑,高叔叔?

“你認識?”周國良一邊拿起茶杯喝茶,一邊隨意的問。

魏有容搖了搖頭,一邊在那邊平淡的泡著茶,一邊淡淡的說:“不熟悉,隻是聽爺爺說過,我爺爺在金陵工作的時候,高叔叔是我爺爺手下的科員。”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六十九章

魏有容的從容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