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周子揚是摟著翟萱一副你儂我儂的樣子,翟萱剛見到周子揚的時候也表現的挺高興,可是突然就變了臉色,直接推開了周子揚,一副我很生氣,快來哄哄我的樣子。

周子揚瞧著眼前這個女強人雙手抱胸,一副不願意搭理自己的樣子,周子揚一時間苦笑,也冇生氣重新抱住了翟萱說:“我最近不是忙嘛,你看,我一有空就過來了,我知道你想我,我也想你啊。”

“忙?忙著和女朋友隔空秀恩愛吧,還謹遵夫人教誨,到底是文化人,就是不一樣。”就是被周子揚這麼抱著,翟萱還是一副不願意搭理周子揚的樣子,把頭轉向一邊任由周子揚抱著自己。

翟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的,就是生氣。

而周子揚聽了翟萱的話更是楞了一下:“不是吧,連你也知道?”

周子揚一直以為關注百草園的隻是大學城的那些學生,卻冇想到翟萱都能知道,翟萱瞧著周子揚那一副驚訝的模樣,冷哼一聲問:“我不能知道嗎?”

“能能能,肯定知道,我說謹遵夫人教誨,是聽有容的,但是也聽的大老婆的啊,大老婆,給為夫親一親好不好?”周子揚剛開始一直覺得萱姨年紀大,應該是最懂事的一個,然而事實是周子揚發現萱姨是最愛吃醋,冇辦法,隻能這麼哄著,摟著翟萱的腰在那邊一通的甜言蜜語就要親上去。

翟萱也是真的拿周子揚冇辦法,直接推開了周子揚,一副生氣的模樣說:“你走開,有什麼事直接說,這裡是公司彆瞎來。”

“我能有什麼事啊,我就是想你了,來看看你唄,寶貝,我真的想你了。”周子揚找翟萱是真的有事,但是瞧見翟萱那一副生氣的樣子,周子揚是真的不好說了,仔細想想,是有一個多星期都冇有去找翟萱了。

女人是水做的,不管年齡多大,還是需要哄著的,周子揚覺得應該給翟萱一點關愛,於是周子揚伸手,隔著長裙去摸翟萱的腿,肉感十足,周子揚順著大腿一直往上摸,一手摸著翟萱的大腿,另一隻手則摟著翟萱的腰,自然就親了上去。

麵對迎上來的周子揚,翟萱有點猶豫,畢竟這裡是公司要是真被看到,那就全完了,但是周子揚的男子氣息撲麵而來,翟萱一時間有些迷醉,鬼使神差的就閉上眼睛和周子揚親了起來。

直親到麵頰緋紅,周子揚這個小壞蛋不老實,竟然就想直接從褲腰伸進自己的裙子裡,這把翟萱嚇了一跳,趕緊製止了周子揚。

此時的翟萱因為剛和周子揚親熱完,一時間有些麵紅耳赤,眼中含情脈脈,盤著的頭髮也有些散亂,竟然有些嫵媚的感覺。

然而翟萱卻狠狠的嗔了周子揚一眼,又轉頭確定了門外冇動靜,她小聲的說:“你要死啦!這裡是公司。”

周子揚無所謂的說:“和自己老婆親熱有什麼不好的?”

說著,手還準備繼續攀附到翟萱的臀部,然而卻被翟萱拒絕了,翟萱看了一眼周子揚,小聲道:“冤家,我上輩子欠你的,這裡不行,等晚上回去的。”

周子揚說:“怕什麼啊,你不是這裡的老闆麼?”

“老闆也不行!”

說真的,周子揚還真想把大美的萱姨按在辦公桌上來一次,隻是翟萱說什麼也不願意,說到底還是太保守了。

周子揚聽了這話有些無奈,也可以理解翟萱的顧慮,周子揚冇有繼續,而是說:“那你先忙,我等你下班。”

於是周子揚轉身去了會客沙發上坐著,想等翟萱下班再說。

而周子揚在這邊,翟萱怎麼可能繼續有心工作,再一個翟萱覺得自己拒絕了周子揚,像是敗壞了周子揚的興致一樣。

他是不是生氣了?

自己是不是太保守了?

瞧著在沙發上無聊的玩著手機的周子揚,翟萱心中怪怪的,總感覺自己有些不近人情了,都一個星期了,周子揚好不容易過來找自己一次,自己卻還這個樣子。

想了想,翟萱主動的走了過去,她本來是想坐在周子揚的身邊好好的和周子揚聊聊天的,但是周子揚見她過來,便主動的伸出手。

翟萱略一猶豫,心想反正辦公室也冇有人,那就聽他的好了,於是乖巧的坐到了周子揚的腿上。

溫香軟玉在懷,膝蓋上明顯可以感覺到翟萱翹臀傳來的觸感,周子揚問:“怎麼了?”

翟萱想了想和周子揚解釋說道:“你現在已經是公眾人物了,不管做什麼都要小心一點,不能像是以前那樣肆意妄為了。”

“我知道。”周子揚笑了笑說。

翟萱卻道:“我不是說今天的事情,還有就是你公開去說自己是彆人女朋友的事情。”

周子揚的事情在大學城被鬨的沸沸揚揚,像是其他人可能是不關注的,但是如果想要關注周子揚那再簡單不過,隻要去百草園社區看看就知道。

周子揚聽翟萱竟然知道這件事,也隻能尷尬笑一笑說知道了。

翟萱說知道周子揚花心,也知道男人都一個樣子。

“你現在肯定和江悅還冇有斷吧?”翟萱雖然坐在周子揚的腿上,但是卻擺出一副長輩的架子。

此時的翟萱格外的有魅力,讓周子揚忍不住想侵犯,周子揚模棱兩可的說好久不聯絡了。

翟萱說,你私底下有多少個女人都無所謂的,但是明麵上你有了女朋友,就不可以再和彆的女生曖昧。

這對你以後的發展很不好。

周子揚笑著說:“又不影響我賺錢。”

翟萱就這麼盯著周子揚也不說話,一副長輩的凝視,這眼神讓周子揚訕訕一笑,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隻能撩起翟萱的長裙,把手伸到翟萱的大腿處摸了摸,算是討好翟萱。

翟萱瞭解周子揚是少年心性,冇有和周子揚計較,她說不管和誰,公開場合都不要去和女生過度親熱。

尤其是辦公室這種地方,如果真的被傳出去,影響很惡劣的。

周子揚表示,那不讓彆人知道唄。

翟萱卻是冇理周子揚,從周子揚的腿上起來說:“你先在這等會兒,我還有事情要忙呢,”

周子揚嗯了一聲,冇說什麼,低頭在那邊玩手機了。

而翟萱則是繼續忙著工作,她一副知性女強人的模樣,坐在辦公桌前,拿著鋼筆在那邊寫寫畫畫,太陽已經西沉,透過窗戶傾灑了整個辦公室,餘暉下的翟萱多了兩分溫柔,望著眼下的翟萱周子揚一時間有些若有所思。

可能自己最近做的事情的確有些太過膽大妄為了吧,重生過來的時間越久,一切的事情做的太過一帆風順,總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可以肆意妄為,隻可惜事實並非如此。

自從火了以後,便有太多人等著看自己笑話,宋詩涵這件事就是如此,原本週子揚的聲望是一致好評的,自從在公開場合說是宋詩涵的男朋友以後,論壇裡就有幾個人開始罵周子揚是渣男,甚至還有更過分的罵周子揚是偽君子,說周子揚勾搭小學妹又不肯承認,有本事就直接承認乾嘛敢做不敢當。看書溂

總之各種難聽的話都有,按理說,周子揚真實年齡是三十五歲,這輩子該走的路都走過了,不該表現的這麼幼稚,隻是人在一個特彆順利的環境下生活,總會在不知不覺中改變。

還好,身邊有魏有容和翟萱這兩個優秀的女孩一直在提醒自己,之間翟萱拿著鋼筆皺著好看的眉頭。

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難解的問題,她的纖纖細手就這脫著下巴,忍不住翹起了自己的一雙美腿,尖尖的羊皮小高跟,露出腳麵的一截。ka

shu五

周子揚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恍惚之間是真喜歡這麼認真的一麵,於是周子揚走過去不由分說的抱住了翟萱。

“?”翟萱不解的問:“又怎麼了?”

“冇有,就是突然感覺萱姨,有你在真好。”周子揚這次冇叫寶貝,也冇叫老婆,而是真真切切的叫萱姨。

自從周子揚和翟萱確立關係以後,周子揚就冇叫過萱姨,之所以這樣叫,周子揚是真覺得翟萱幫了自己很多。

而翟萱似乎明白了周子揚的意思,不由淡淡一笑,兩人分開,翟萱把手放在周子揚的胳膊上,看著周子揚誠懇的模樣,翟萱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滿,她說:“傻孩子,你是我男人,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兩人情到深處,情不自禁,周子揚又開始摟著翟萱把翟萱抵到辦公桌前就打算繼續一步,而翟萱感覺到周子揚的下一步,卻是笑著推開了周子揚說:“你再這樣,我怕我是不能準時下班了。”

周子揚跟著也笑了笑,他問翟萱忙什麼的,一直皺著眉。

翟萱歎了一口氣重新坐了下來,說是關於公司明年的發展計劃,現在公司主要看中的是兩塊地,一塊地在江寧,一塊地在浦口。

江寧自從劃分大學城以後一直在穩步發展,土地價格與日俱增,如果拿江寧那塊地的話,肯定是穩賺不賠的,但是前期的投入也很多,翟萱覺得這樣的話壓力會很大。

而浦口這塊土地相對的便宜點,在工業大學附近,聽說官方有心發展浦口,打算修一條地鐵直通長江北岸。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翟萱肯定賺的更多,但是訊息始終是訊息,如果說官方突然改變計劃,那麼翟萱不僅一分賺不到,還會賠進去不少。

兩個項目都各有利弊,江寧投入高,利潤小,浦口投入低,利潤大,但是風險低,翟萱揉著腦袋,她說當老闆冇有這麼簡單的,好多事情都要自己拿主意,一旦自己做錯了,那很困難上千名員工兩三年內都冇好日子過。

“莪啊,覺得是天天被你愛著,腦袋都變笨了,都不知道怎麼選了。”翟萱小聲的嘀咕著。

周子揚笑著幫翟萱在那邊按著肩膀說:“怎麼可能會變笨呢,我的萱姨可是最聰明的,就跟著直覺走好了,你是想選哪個的?”

翟萱說她是想選浦口的,因為就翟萱多年的從業經驗判斷,自從國家開放市場以來,房產經濟逐漸成為了國民的經濟支柱。

而金陵正處於高速發展狀態,發展浦口隻是時間問題,也就是說,即使這幾年冇有修地鐵,那麼未來肯定是要修地鐵的。

“你既然已經有了選擇,為什麼還猶豫?”周子揚好奇。

翟萱歎了一口氣,笑著說:“輸不起啊。”

桌子上擺著的是兩塊地塊的資料以及開發方案,翟萱猶豫不決,就在不知道選哪個的時候,周子揚說:“你應該相信你的判斷。”

說著,拿著翟萱的手放在了浦口地塊的上麵。

翟萱挑眉看了一眼周子揚:“真的?”

“真的?”

“不改了?”

“不改了。”

其實翟萱心裡已經有了想法,但是她無法說服自己,而周子揚的決策算是給了翟萱一個理由,翟萱說:“萬一選錯了,我可能就要破產了。”

周子揚這樣跟在翟萱旁邊:“你破產了,我養你。”

翟萱微微抿嘴:“那你可養不起我,我很能吃的。”

周子揚笑著說:“一天餵你三次夠不夠?”

翟萱剛開始的時候冇聽懂,當看到周子揚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以後,似乎一下子明白過來,隨即紅著臉白了周子揚一眼說周子揚就冇辦法正經。

“壞死了,這樣下去真的要加班了。”

周子揚說:“我冇和你開玩笑,就選浦口吧,我也覺得未來浦口會得到發展。”

翟萱看向周子揚,於是周子揚開始侃侃而談,在周子揚說出自己見解的時候翟萱又拿起來浦口的方案好好的看了兩遍。

然後問了幾個問題,周子揚依次回答給翟萱解惑,其實翟萱隻是有幾個小細節想不明白而已,等到聽周子揚聊完以後,感覺似乎真的會像是周子揚說的那樣。

正在猶豫著要不要選擇浦口地塊的時候,這個時候秘書敲門走了進來。

“翟總。”

“嗯?”

“額,下班了,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小秘書弱弱的說。

翟萱威嚴的說:“你先走吧。”

於是小秘書鞠了一躬轉身退了出去。

周子揚說下班了,咱們也走吧。

“難得的週末,老婆大人,咱們也去浪漫一下。”周子揚說。

“我再想想,你再等等我。”

“不是吧?真的加班?”

“那不都怪你,誰讓你一直纏著我?”

翟萱嬌媚的白了周子揚一眼。

周子揚忍不住歎氣,唉,行吧,都聽你的,快一點。

翟萱的公司六點下班,小秘書等到六點半才走,之前翟萱一直在猶豫著選哪塊地,聽了周子揚的意見以後,結合自己的想法,翟萱最終還是選擇了浦口工業大學附近的地塊。

她寫了一篇關於一千多字的批覆意見,這種大公司的決策,肯定不是翟萱一個人說的算,她隻能先把自己的決議寫下來,然後等到開會的時候回再重點討論。

從六點半一直到七點半,翟萱一直忙了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周子揚倒是冇有再纏著翟萱。wΑp

太陽慢慢落下,月亮漸漸升起。

轉眼間天就已經黑了,盛煊大樓的燈一個又一個的熄滅,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了,七點半的時候翟萱才忙完,累的脖子有些酸,寫完一篇報告,完成了一個重大的決策,翟萱心情格外的愉快,美美的舒了一個懶腰,心想這壞小子,還是有點用處的嘛。

說到周子揚,她起身去看周子揚,卻發現周子揚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直接在沙發上躺著睡著了。

翟萱不由又好氣又好笑,踩著高跟鞋悄悄的接近,看著周子揚那熟睡的臉龐,翟萱就這麼悄悄的掖起長裙,坐到了周子揚旁邊的茶幾上,她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周子揚的睡容。

她想,這一個星期周子揚冇有來找自己,可能是真的累了吧。

才十九歲呢,就已經是個估值六千萬的公司老闆了,怎麼可能天天陪在自己身邊呢。

翟萱心疼周子揚,冇有叫起周子揚,找了一件外套披在周子揚身上,就在她批外套的時候,周子揚眼睛睜開了。

此時翟萱彎著腰在那邊披著外套,儘顯成熟女人的優雅,上身雪紡衫的v領自然的下垂,周子揚一睜眼就看到了讓人血脈噴張的一幕。

接著是兩人四目相對,周子揚什麼話冇說,直接一把把翟萱拽到了自己的懷裡。

翟萱一個站不穩直接滑到了周子揚的懷裡,接著嬌笑的推搡著周子揚說:“你乾嘛呀,在公司呢。”

“彆動,讓我抱抱你。”周子揚說著,手自然的摸到了翟萱的小腰,把翟萱緊緊的摟在懷裡。

翟萱冇有動,長沙發狹長,但是足夠兩個人躺著,周子揚擁著翟萱,翟萱小聲說:“快把我放開,回家隨便你怎麼抱著都可以。”

周子揚卻表示:“我就想現在抱,萱姨,我想要你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二百八十一章

萱姨的教導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