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聽到一個柔柔弱弱的女聲,聽聲音挺麵熟的,沉吟一下問:“你是。”

“方晴。”

“哦。”周子揚哦了一聲,態度不算太惡劣,徐正的事情自己已經知道了,百草園做了一次清洗,把有視頻圖片的帖子全部刪除了,但是架不住學生們對這件事情的關心,開始瘋狂討論。

儘管方晴和徐正早已經分手,之前說過給一次機會,也隻不過是從朋友開始,但是其他人卻並不知道這一點,他們隻知道方晴和徐正大一的時候就在一起,聽起來好像還是青梅竹馬?

這下子,方晴成了整個學校的笑話,哈哈,笑死了,男朋友在外麵那都玩出花來了,作為女朋友的方晴竟然一點都不知道?看書喇

瞧她在學生會時候的樣子,一副聖母婊的樣子,對誰都是冷冰冰的,感覺彆人欠她五百萬一樣,這叫什麼,這叫因果有輪迴,蒼天饒過誰。

不用這麼惡劣吧?方晴學姐也是受害者啊!

方晴如今大二,也算是學生會的幾個風雲人物了,長得漂亮,而且對後輩的態度又好,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過固執,不符合規章製度的事情是一件不乾也不許彆人乾,學生會有好多次做活動申報,所有的關卡都過去了,唯獨到方晴這裡,方晴說不合規,要拿過去重做。

所以有人喜歡方晴,但是也有人討厭方晴,他們覺得方晴假清高,太做作,而大一的一些新生則覺得方晴學姐溫柔大方,對人也很禮貌,遇到這種事她也是受害者,有必要這樣說她麼?kΑ

shu5là

關於小號爆料這件事,已經不再是劉雪梅和徐正兩個人的事情,而是對金陵大學的影響實在是太過惡劣,學校這邊聯絡了百草園,百草園對此也很冇辦法,隻能把圖片和視頻全部刪除,但是同學們的討論卻是不能刪除的,畢竟言論自由,百草園是一個大學生暢所欲言的社交平台,而不是為某個人或者某個學校服務的。

其實刪了圖片和視頻已經是對學校最大的幫助了,但是這些爆料的小號是一個接著一個,後麵曝光的都是聊天記錄,感覺有些話不像是真的,明顯有人在那邊混肴視聽,但是又不可奈何,稽覈隻能說稽覈一些汙穢不堪的視頻和圖片,還有一些特彆露骨的聊天記錄,但是那些冇事就發一張不違規的聊天記錄,就是人工稽覈也不知道該不該刪除。

一旦刪除了,那肯定有人開始渾水摸魚的說垃圾百草園,說什麼大學生論壇,這不就是學校的傀儡機構麼?

所以麵對這種事,百草園那邊也很無奈,事情反應給周子揚,周子揚直接說聊天記錄就不要刪了,隻要把敏感的視頻圖片刪除就好,然後每個興趣部落不都有自發申請的管理員麼,讓他們學校自己去解決,我們作壁上觀。

於是各個社區都在討論這些事情,徐正一時間牆倒眾人推,又冒出了無數小號說垃圾徐正,真不是什麼好人。

“剛開學那會兒一直圍著我女朋友讓我女朋友參加吉他社!”

“媽的,我女朋友就這樣被他睡的!”

“臥槽,兄弟有故事!”

接下來還有聊天記錄是徐正和一個女孩的聊天,聊天內容是一個大一的女生問:“你女朋友不是方晴學姐麼?”

“唉,其實我們早已經分手了。”

“啊?為什麼啊,方晴學姐不是挺漂亮的。”

“冇有啊,我覺得她冇有你有靈氣,而且方晴這女孩吧。有點太古板了你知道吧,冇有女人味,我比較喜歡有情趣的女孩,就像是你這樣的。”

在這段聊天記錄當中,徐正對著女孩就是一頓狂舔,把方晴說的一無是處,保守古板,大夏天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一點都不露,你說你不露我看什麼啊?我是男人我有生理需求的是吧!?

在聊天記錄當中顯示女孩子的確也有意和徐正發展,也在那邊綠茶發言說,啊?真是這樣啊?怎麼感覺跟生活在古代一樣呀?

這都是什麼年代了。

“我覺得女孩子都喜歡好看的衣服呀,如果是夏天,我就喜歡穿短裙和吊帶。”

“對對對,我就喜歡你這樣有趣,思想前衛的女孩,學妹,你看,什麼時候有時間我約你出來吃頓飯好不好?”

“學長你好壞哦,你是不是想睡我!”

“哪有呀,我們這是靈魂的交流!我需要你這麼一個聖潔的靈魂來洗滌我!”

有的時候,兩個人的聊天感覺說什麼都無所謂的,但是一旦曝光出來給大家看到這樣的聊天記錄就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不適,從來冇想到那個在台上抱著吉他唱著催人奮進歌曲的陽光男孩徐正竟然會有這麼噁心的一麵。

徐正一時間牆倒眾人推,而方晴也因此成了眾人嘲笑的對象,徐正在方晴麵前表現的各種老實,但是在外麵泡妞中則是對方晴各種貶低,說方晴保守,古板,冇有情趣!一年隻有三件衣服,一條牛仔褲更是穿了一年!

徐正固然可惡,但是方晴這種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卻是讓那些生活精緻的小仙女們開始津津樂道。

一個月竟然隻花六百塊錢?感覺都不夠我買化妝品的。

第一次聽說原來女孩子竟然會用大寶d蜜?

哈哈,她到底還是不是女孩子啊?

有人把方晴在學生會時候的合照翻出來,他們發現方晴的穿著真的是十年如一日,有好事者還給方晴p了一個綠帽子。

說實話,在百草園社區討論方晴的用戶基本上都是女孩子,她們冇有去討論徐正有多渣,而是感覺徐正出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你方晴冇有做到女朋友應該儘的義務。

就是,徐正這麼帥,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歡啊,你這麼保守,那就不怪徐正在外麵偷吃。

這些討論周子揚在管理百草園的時候看到過,如今方晴打電話給周子揚,周子揚想到方晴現在的心情肯定不好。

所以語氣稍微放緩了一點:“你冇事吧?”

此時的方晴正孤零零的坐在公交站台的公共座椅上,已經算是深夜,下了一天的小雨,此時路上有積水,空氣濕潤。

她就這麼坐在那邊,望著一輛汽車又一輛汽車的從自己眼前經過,遠處還有剛約完會走在路上的男女吵鬨聲,就這麼由遠及近。

方晴的眼睛一陣失神,百草園論壇的討論,方晴是看到了的,對於那些對自己的詆譭,說實在的,方晴不是很理解。

難道保守,也是一種罪?

“喂?你在聽麼?”周子揚感覺方晴的情緒有些不對,便問道。

這個時候,方晴纔回過神,對於周子揚的問題,方晴一陣沉默。

周子揚想問方晴怎麼了,還冇有開口,就聽電話那邊傳來清幽的聲音:“我好冷。”

“你在哪?”周子揚直接問道。

奧迪q5穩穩的停靠在了公交站台旁邊,周子揚看到了方晴,此時是冬天,方晴出來的時候並冇有想到自己會出來待這麼久,所以隻穿了一件小外套,裡麵是一件粉色的圓領毛衣,下身則是一件深藍色的牛仔褲,看起來很是肥大,應該是穿了秋褲。

周子揚突然想起剛纔稽覈百草園帖子的時候,看過一個嘲笑的帖子說哪個女孩冬天還穿秋褲?

此時的方晴就這麼坐在公交站的座椅上,縮作一團,周子揚看到以後什麼話也冇說,把自己的外套脫掉披在了方晴的身上,帶著方晴上車。

車上開著空調很溫暖,周子揚平視前方,在那邊認真的開著車,副駕駛坐著方晴,她也平視著前方,隻是眼中有一種難以掩飾的憂傷。

車子裡出奇的安靜,隻有空調製熱的時候發出很小的嗡嗡聲。

“我送你回學校吧?”最終周子揚先開口說道。

方晴一直冇說話,周子揚就當方晴是默認了,大二不知不覺過了半個學期,基本上一些學生都在外麵留宿過。

就是冇有男女朋友,也總會和舍友在外麵瘋狂過一次。

隻有方晴這個保守的女孩子,不管什麼時候,晚上的時候都要回宿舍,似乎聽徐正說過,就是十點之前方晴一定要回宿舍的。

眼下不知不覺都已經十點多了。

就在周子揚打算在路口左轉的時候。

“我不回宿舍。”方晴突然說道。

“?”周子揚很不解。

方晴側過頭看向周子揚,很認真的說:“去你那吧?”

她一雙憂傷的眸子裡寫滿了對世界的失望,周子揚沉默片刻,道:“也好,你現在的狀態,的確不適合回宿舍。”

一路無話,一直到周子揚的彆墅裡。

“汪!”剛進屋,金毛犬就搖著尾巴跑了過來,本來這孩子一直是魏有容在喂,後來周子揚和魏有容分手了,就被丟在奶茶店裡被那幾個小丫頭喂著。

最近是因為要放假了才接回來。

金毛犬是認識方晴的,但是也是好久不見了,這麼突然見到,倒是覺得親切,搖著尾巴,站起前肢去撲方晴。

看到多多如此的興奮,方晴心裡好受了許多,這麼蹲下來摸著多多的腦袋。

十一點的時候,天空徹底方晴,遮天蔽日的烏雲不見了,一輪圓月出現在天空,月光洋洋灑灑的鋪滿地麵。

院子外麵亮堂了起來。

之前買彆墅的時候是製式裝修,後來又給公司當過一段時間的工作室,再後來有了寫字樓才重新到周子揚手裡,周子揚又花了一筆錢重新裝修了一下。

如今彆墅整整一麵牆都被安上了落地玻璃,放眼望去就可以看到彆墅的大院子,小橋流水的園林式庭院。

院子裡種著一棵石榴樹,一月份不是結果的季節,乾巴巴的站在庭院最中間的位置,在月光下,枝乾掙紮的向天空延伸。

就這麼孤零零的。

方晴就這麼站在落地窗前看著這棵乾巴巴的石榴樹,方晴這樣的女孩子是有自己的信仰和原則的,而且她始終覺得自己是對的。

這樣的女孩很好,隻不過一旦原則被彆人打破,她就開始懷疑自己的原則是否是正確的。

就好比現在,社區的人一直在議論說方晴是生活在古代,要笑死了。

其中有人用了一個詞叫做乾巴巴。

所以方晴在看到窗外的石榴樹以後,不免又想起了這個詞,心中不由惆悵。

周子揚給方晴泡了一杯熱可可,端過來。

金毛犬一看有東西吃,立刻活潑的圍著周子揚亂跳,一直搖著尾巴扮乖。

“去,不是給你吃的。”

周子揚在那邊對金毛說,然而金毛不聽話,就這麼繞著周子揚蹭,絆著周子揚。

“滾,”周子揚不滿的嗬斥一聲。

金毛犬立刻可憐巴巴,周子揚道:‘我對你太好了是吧?再皮就彆在屋子裡待著了。’ia

一聽主人要把自己從屋子裡趕出去,金毛犬立刻垂下了腦袋,搖尾巴的頻率也變小了,在那邊垂頭喪腦的回到了自己的窩裡,這麼躺著。

周子揚把熱可可遞給了方晴,他說:“莪幫你找了新毛巾和衣服,你一會兒洗個澡,然後睡我的房間。”

周子揚告訴方晴,其他房間是胡淑彤還有沈佩佩的,自己冇有鑰匙,隻能把自己房間給她。

“那你睡哪裡?”沈佩佩問。

周子揚說:“我在沙發上湊活一晚就好。”

方晴這麼幽幽的看著周子揚。

周子揚冇有去和方晴對視,低著頭說:“時間不早了,你洗個澡好好睡一覺,明天就冇事了。”

於是就這麼方晴上樓洗澡了,周子揚則繼續在一樓的挑高客廳辦公,瞧著金毛犬那一臉受了委屈的樣子。

周子揚無奈,找了點高級狗糧丟給了它。

“汪!”金毛犬立刻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周子揚對著金毛犬說了一句:“巧克力都想吃是吧?活著不舒服想死了?”

金毛犬低頭吃著狗糧,冇理周子揚。

一樓挑高客廳,偏窗戶的位置有一張桌子,周子揚本來是把筆記本收起來打算去找翟萱的,但是眼下肯定是去不了了,便重新打開電腦,想看看百草園社區現在的狀態。

這些肯定不歸他管,但是他總要看一下事態的發展,還好,並冇有擴散,隻是在金陵大學專門的部落討論,不乾淨的視頻和帖子已經被刪除,隻有一群吃瓜群眾還在那邊津津樂道的討論。

說來也很奇怪,討論徐正的人很少,反倒是討論方晴的人有點多。

還好現在是學期末,大學城其他的學校多半已經放假,不然估計討論的人更多。

周子揚登錄了自己的賬號,利用自己的權限把這些帖子刪除。

“為什麼要刪了?”耳畔傳來幽幽的聲音,把周子揚嚇了一跳。

轉頭卻看到是剛洗完澡的方晴。

周子揚楞了一下,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洗完澡的方晴,長髮濕漉漉的垂下,給她增添了幾分溫柔。

依然穿著那件保守的粉色毛衣,可是胸圍感覺像是突然大了兩圈?

最重要的是,這一次方晴竟然冇有穿牛仔褲,一雙**白皙且修長,隻是看了一眼卻是讓人移不開眼睛。

她的毛衣下襬夠長,遮蓋住了大腿的三分之一,餘下便是那一雙如玉的雙腿。

露腿對於彆的女孩來說可能再平常不過,但是對於方晴來說,這卻是第一次在彆的男生麵前暴露自己的雙腿。

對於周子揚的目光,方晴儘收眼底,但是她冇有去說什麼,隻是微微低著頭不去看周子揚,就像是故意讓周子揚看自己的雙腿一樣。

“咳,你洗完了?”周子揚冇話找話的問。

“嗯。”方晴小聲答應。

“我帶你去房間吧?”周子揚說。

方晴問周子揚為什麼把帖子刪掉。

周子揚說影響不太好。

帶著方晴上樓的時候,方晴跟在後麵,她問周子揚是不是自己是不是真的像是帖子上說的那樣保守。

周子揚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冇必要去因為彆人去改變自己。

周子揚帶著方晴去了自己的房間,告訴她櫃子裡有新的被褥。

“我就在客廳,你有什麼事可以找我。”周子揚說著,已經把櫃子裡的新被褥抱了出來。

而方晴就這麼靠在牆邊,一直看著在為自己忙碌的周子揚。

一件寬鬆的圓領毛衣,搭配著方晴柔順的長髮,臉上帶著些許小女生的憂傷,周子揚隻是看了一眼,道:“那我出去了。”

“嗯。”’

在周子揚要出去的時候,方晴突然叫住了周子揚。

周子揚好奇的轉頭。

方晴道:“對不起。”

周子揚聽了這話,想了想,他說:“我的確不喜歡你,但是其實從某些角度來說,你纔是對的。”

“?”方晴不解。

但是周子揚也冇有解釋,隻說:“早點休息吧。”

周子揚把被褥抱到了樓上的沙發上,沙發足夠大,完全夠周子揚睡的。

過了淩晨以後,月色變得更加濃鬱,院子裡被照的恍如白晝。

周子揚在電腦前忙了一會兒,把一些過分的帖子刪除,大概到淩晨一點左右,關了客廳的燈。

就著茫茫的月色,躺在沙發上,翻了兩個身卻是怎麼也睡不著。

鬨出的動靜雖然不大,但是卻驚擾了金毛犬多多,多多就這麼安靜的躺在自己的小窩裡,幽幽的看著在沙發上輾轉反側的主人。

樓上躺著的是一個絕色少女,但是周子揚卻對方晴一點興趣都冇有,他心裡想的,是最近關於徐正翻車的事情做出了一些思考。

徐正在渣男翻車了以後做了一個打死不承認的態度,即使是現在他還在那邊表示視頻和聊天記錄都是偽造的!

自己真的是無辜的!

周子揚想,如果自己哪天發生了一樣的事情會怎麼樣?

就好比說哪天,一個懷孕的女人突然找到自己,說孩子是自己的。

那自己該怎麼辦?

周子揚想,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孩子真的是自己的,那自己就養,斷不可能說讓女孩子打掉或者是打死不承認這種事。

周子揚覺得自己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自己比誰都知道單親家庭對孩子的苦難,所以不管如何,自己隻要有了孩子,那肯定要對孩子負責的。

眼下自己的幾個女人,翟萱和胡淑彤是不管如何都會接受自己的,江悅現在也應該能接受。

至於其他的女孩,也就宋詩涵,現在態度還不明顯。

綜上所述,周子揚感覺自己應該不會有徐正那一天,因為所有的女孩都已經安排妥當。

再有就是,自己手裡的錢始終還是不夠的。

想要永遠不翻車,有錢始終是第一位。

望著窗外的月亮,周子揚就這麼想著,時間不知不覺的在流失,周子揚的眼皮也越來越沉,就這麼就這茫茫的月色,周子揚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想。

淩晨三點鐘左右,皓月當空,萬裡無雲,窗外冇有風,石榴樹靜悄悄的佇立在院子裡,月光銀燦燦的泄滿了整個小院。

方晴所睡的房間悄無聲息,四下幾乎不聞任何生賴,似乎整個世界都不應該又聲音。

沙發再怎麼高級,睡的始終是不舒服的,周子揚感覺自己應該是睡著了的,但是意識卻是如此的清醒。

就這麼昏昏沉沉的,周子揚似乎是睡著了,但是又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睜開雙眼,恍惚間置身夢境。

今晚的月色,出奇的好看。

卻見方晴赤著一雙小腳,就這麼待在落地窗前,靜靜的凝視著窗外,被月色鋪滿的小院。

她懷抱雙膝,坐在落地窗前低矮的沿上,就這麼著將自己的下頷抵在自己的膝頭。

周子揚感到喉嚨一陣乾咳,似乎是有點渴了,想起身喝一點水,然而身子卻是無論如何也動不了,周子揚想起來,應該是在做夢,於是周子揚想睜開眼睛,坐起身,但是又不不願意離開夢想。

隻管一動不動的盯視著落地窗前的方晴。

方晴似乎注意到了周子揚在看自己,她站起身子,她還穿著那件圓領的粉色毛衣,揹著窗外的月色,方晴的身材顯得如此的飽滿,毛衣被撐得鼓鼓的,總覺得是呼之慾出。

衣襬下,一雙勻稱修長的**在月光的照射下,白的晃眼。

她就這麼不動聲色的走到周子揚麵前,亭亭玉立的身子,凹凸有致的身材,背靠著月光,整個人仿若是天使一般。

周子揚覺得自己的確是在做夢,他坐在沙發上,隻覺得渾身無力,像是鬼壓床了一般不想動彈,望著眼前麵無表情的方晴,周子揚想說麻煩方晴幫忙倒一杯水。

然而張了張嘴,卻是連話也說不出來。

方晴就這麼麵無表情的站在那兒,低著頭雙手試探的去找毛衣的下襬。

“方”周子揚像是剛找到說話的竅門,終於開口說出話來。

然而眼前的一幕卻是要讓周子揚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方晴像是昆蟲蛻皮一般,將毛衣從腦袋上剝落。

此刻,方晴全身隻穿著一件灰色的吊帶式胸罩,周子揚想果然方晴給人的感覺就是保守,即使是在夢裡,她穿的還是這種媽媽式內衣。

方晴的一套內衣十分的保守,然而身材卻是如此的聖潔,在月光的映照下,似乎每一處都白的發出光芒。

鎖骨,裸肩,還有那纖細而又毫無贅肉的細腰。

完美的身材,每一處都在月光下耀耀生輝。

這一晚,周子揚最終還是把方晴睡了。

一切,都仿若是做夢一樣。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三百零一章

這一晚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