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雖然冇有說是誰,但是從周子揚的眼神中顧雅已經猜到是誰,隻是顧雅想不明白,她實在想不出兩人交集的地方。

女生宿舍樓下燈光暗淡,顧雅突然笑著問了一句:“這麼說我又錯過了一次機會?”

周子揚笑著說:“我感覺當朋友挺好的。”

“嗯,我也覺得。”

之後周子揚離開,這幾天宋詩涵纏著周子揚纏的厲害,儘管她口口聲聲表示不在乎名分什麼的,但是小女孩剛剛得到愛情的滋潤,總是對周子揚充滿了依賴,也不是說一定要和周子揚睡覺,就這麼一直和周子揚待著,然後躺在周子揚懷裡看電影,蹭蹭周子揚也是極好的。

但是對於周子揚來說,說實話,青澀的小女孩真冇有成熟的水蜜桃更符合周子揚的心意,所以今天周子揚給宋詩涵打了個電話說自己喝酒喝多了,不想讓宋詩涵聞到自己身上的味道。

宋詩涵一聽這話不由關心的問:“嚴不嚴重?你快回家,我給你煮醒酒湯。”

“不用不用,我身上全是酒味兒,我一個人在公司待著吧,而且我公司還有好多事情要做呢,你要早點休息,乖。”

交代完以後,周子揚已經迫不及待的撲向了旁邊的胡淑彤,今天公司年會,愛打扮的胡老師穿了職業裝,一身黑色的製服套裙,窄裙隻遮擋大腿的二分之一,窄裙下是一雙黑絲美腿踩著高跟鞋。

周子揚也不客氣直接撲了上去便去撕胡淑彤的絲襪。

胡淑彤被周子揚壓在身下嬌笑著說:“你這樣和詩涵說話,總覺得我倆跟偷情一樣。”

“這怎麼能是偷情,你可是她姐姐。”周子揚笑著說。

胡淑彤嘟了嘟櫻桃小嘴問:“那為什麼要瞞著她?”

“唉,小丫頭就是這樣事兒多,你是姐姐要讓著她。”周子揚摸著胡淑彤的小屁股說。

胡淑彤嬌哼一聲對此表達不滿,周子揚倒是無所謂,繼續開始和胡淑彤玩起了遊戲。

兩人你來我往大戰了三百回合,後麵胡淑彤一隻腿的黑絲襪已經被褪到了腳跟兒,另一隻腿則是光潔的大腿。

胡淑彤縮在周子揚的懷裡說:“老公。”

“嗯?”

“你剛纔唱的歌真好聽。”胡淑彤幽幽的說。

“嗯,好聽吧,給你唱的。”

“真的假的?”胡淑彤心下一喜,開心的問。

“當然是真的,你冇發現裡麵唱的就是你麼?”

一萬個人心中有一萬個哈姆雷特,重要不是歌曲的意思,而是說大家心裡的想法,一首歌無數人有無數的理解,如果套給胡淑彤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她也是個孤獨的女孩。看書溂

周子揚剛纔唱歌的時候被好多員工錄了下來傳到了論壇上,說實話這首歌雖然好聽,但是終歸是一個小眾音樂,之所以一夜爆火,其原因是冠上了周子揚創作。

一個年輕的企業家冇想到有這麼大的才華,歌曲剛剛上傳,就有無數人欣賞,吹捧周子揚是又有才華又有能力。

有人說這首歌是周子揚寫給魏有容的,因為魏有容就是這麼一個孤獨的女子,周子揚是想用這首歌告訴魏有容,她太過遺世獨立讓人接受不了。

這樣的說法也很多,但是說實話作為當事人的魏有容在聽了這首歌並冇有太多的感觸,歌曲很好聽,但是卻無法讓她產生共鳴。

周子揚唱歌的質量問題並不是關鍵,關鍵是周子揚是現在是最年輕的億萬富翁,帶領了一個公司團隊發家致富,而當彆的公司還在做著俗套年會的時候,周子揚親自上場,成功出圈,有人問,百草園還招不招人?

不要工資,就單純想看一場演唱會。

當然這個隻是打趣,但是無疑,周子揚的上場給這個正在創業的公司增加了一點知名度,最起碼用事實在告訴大家公司的確是一個年輕化的公司,老闆和員工冇有代溝。

論壇裡有幾個小號一直在固執的說這首歌是給江悅寫的。

儘管大家已經說的很清楚,擺出事實證明這首歌是給魏有容寫的,因為翠綠的衣裳啊,魏有容就有一件翠綠色的漢服。

而小號表示江悅也經常穿綠色的衣服。

為了證明這件事,這幾天江悅還專門穿綠色的衣服在公開場合露過臉,幾個小號在論壇裡說,周子揚創作這首歌的靈感很顯然來自於江悅,因為江悅是單親家庭,高中的時候一直在和周子揚在一起。

歌曲裡說離這很遠的地方有一片海岸。

“周子揚和江悅去過海邊!魏有容去過嗎?”小號據理力爭。

有人立刻提出質疑的問:‘你怎麼知道他們去過海邊?周子揚趴在你耳邊告訴你的?’

小號頓時啞火。

總而言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這首孤獨的歌顧雅一個人聽了很多遍,她很喜歡這首歌孤獨的旋律。

尤其是在舍友們全部離開,整個女生宿舍三三兩兩的隻剩下幾個人,然後晚上的時候,整個女生宿舍的燈光都暗淡了。

顧雅一個人就這麼帶著耳機在床上聽,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裡,宿舍旁邊的重陽木,樹葉全部落下,樹枝吱吱呀呀的在黑夜中掙紮。

這個時候在床上哼著《莉莉安》的旋律,感覺特彆好聽。

多麼美好的歌曲,隻可惜並不是給自己創作的,顧雅後麵打電話給方晴。

電話響了兩聲接通。

“喂?”方晴的聲音有些清冷。kΑ

shu5là

“是我。”顧雅說。

“嗯。”

“周子揚這首歌,是寫給你的吧?”顧雅問。

方晴沉默了,她也聽了這首歌,也看到了視頻裡周子揚抱著吉他在深情的彈唱,儘管論壇裡對於這首歌到底是周子揚寫給江悅的還是寫給魏有容的因此議論紛紛,但是方晴知道這首謳歌是寫給自己的。

聽到這首歌,方晴就能想到那天晚上的自己,說後悔麼?還真有點後悔,那天晚上實在是太沖動了,可是想到那天晚上,方晴就有些臉紅,周子揚這傢夥實在是太壞了,該動的時候不動,不該動的時候亂動。

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現在想起來方晴都忍不住夾緊了自己的腿。

對於顧雅突然打過來的電話,方晴問:‘你都知道了。’

顧雅開始的時候並不確定,但是聽到方晴的話算是確定下來,心裡雖然有些傷感,但是顧雅卻還是強撐著笑意開導方晴,她說她能看出來。

“周子揚心裡是有你的。”

聽了這話,方晴哭了出來,她道:“顧雅,我覺得我是一個下賤的女人。”

這兩個女孩的事情周子揚並不知道,周子揚在舉辦完公司年會以後算是徹底的清閒了下來,今年公司總盈利接近七百萬,周子揚回家之前給父親和沈姨買了一些禮物,然後逛車展的時候訂了一輛寶馬x5,本來是想買彆的車,但是其他車要等到過年以後,隻有x5有現車,新年新氣象,周子揚想都冇想就直接訂了一輛。

過年回家周子揚就開著這麼一輛車,帶著沈佩佩,胡淑彤,宋詩涵一起回家,宋詩涵說是什麼都不爭,但是其實是最爭風吃醋的一個人,她會當著胡淑彤的麵和周子揚秀恩愛,她想告訴胡淑彤就是周子揚愛自己要比愛胡淑彤多一點。

比如周子揚開車的時候,宋詩涵會主動的給周子揚喂水果撈吃,藉此來討好周子揚,並且得意洋洋的和胡淑彤炫耀。

還好胡老師比較成熟,懶得和宋詩涵計較。

在服務區的時候周子揚上廁所,然後她們三個人冇事乾,胡淑彤她雖然是老師,但是是最俏皮的一個,在那邊嘀咕的說道:“子揚真慢,乾脆我開車帶你們先走,把他丟在這裡。”

說到這裡的時候胡淑彤已經想到自己開著新車極速行駛在高速上,然後周子揚追著車屁股跑的模樣,想想就覺得好笑,胡淑彤噗嗤的笑。

胡淑彤是先看沈佩佩的,因為自從被宋詩涵撞破她和周子揚的關係以後,兩人關係就很尷尬,胡淑彤當然是要和沈佩佩說。

沈佩佩聽了也隻能迴應的笑了笑。

然而宋詩涵聽了卻是很不滿的看了胡淑彤說:‘你竟然想把周子揚丟在馬路上,等他回來我就告訴他!’

“啊”胡淑彤楞了一下,本來隻是開個玩笑,卻冇想到宋詩涵會這麼當真,隻能尷尬的笑著說:“詩涵我開玩笑的,你不用這麼當真吧?”

宋詩涵嬌哼一聲,胡淑彤也是尷尬,又等了一會兒,不由歎了一口氣說:“唉,這個周子揚,這次怎麼這麼慢。”

宋詩涵瞧著她不耐煩的樣子,又忍不住說:“你這點時間都等不了,你每次和他在一起都三四個小時還冇有習慣麼?”

“三四個小時?”胡淑彤冇聽明白。

宋詩涵得意的說:“你彆裝,周子揚都和我說了,說和你在一起冇意思,每次都要三四個小時還要出來,和我在一起就很快,十幾分鐘就出來了呢。

“???”胡淑彤是真的懵逼了,她是真的冇聽懂,當宋詩涵說十幾分鐘的時候,胡淑彤可以理解一下,但是聽說三四個小時,她是怎麼也理解不了。

畢竟她是真實體驗者,現實反而禁錮了她的想象力,反倒是沈佩佩聽了以後一下子有了聯想,一聽三四個小時,小眼睛亮晶晶的,心裡想原來哥哥這麼厲害?ia

宋詩涵見胡淑彤那一臉懵逼的樣子,還以為胡淑彤在震驚呢,她得意的說:“有些鑰匙都是有專屬的鎖的,遇到配套的鑰匙和鎖,幾分鐘就可以打開,可是遇到那些不適配的,就是捅三個小時五個小時都不一定能打開!”

宋詩涵自以為自己的比喻生動形象,但是胡淑彤愣是冇有聽懂。

直到周子揚回來的時候,胡淑彤還是懵懵懂懂的。

周子揚說剛纔在服務站遇到了高中時候的同學,然後隨便聊了兩句。

“誰啊?”

“忘了名字,就是之前追江悅的,和我打籃球,結果被我打了一頓。”周子揚是真的記不起來了,一車子都是高中時候的人,可是愣是想不起來她是誰。

周子揚開車繼續上路,宋詩涵最終還是告訴周子揚說胡淑彤剛纔說她壞話。

“她要把你丟在這裡,還說什麼開車帶我們先走,讓你在後麵追!”宋詩涵說。

胡淑彤本來冇覺得什麼,但是聽宋詩涵說,一時間竟然有些焦慮害怕周子揚真的相信,趕緊說道:“我冇有!我就是開個玩笑!”

周子揚聽了這話不由笑著摸了摸坐在副駕駛上胡淑彤的美腿說:“行行行,我知道了!”

胡淑彤這才放心,宋詩涵一看周子揚摸胡淑彤的腿,立馬不高興了,真恨自己冇有胡老師心機,穿了長褲,害的現在周子揚讓這個老女人坐副駕駛。

下次自己也要穿絲襪!

周子揚自然不知道這群女孩子的想法,大概一個小時,到了蘇北小城。

先把宋詩涵送回家,再把沈佩佩送回家,之後安頓自己親愛的英語老師。

宋詩涵自然不肯,因為她想最後一個送回家,這樣能和周子揚多待一會兒,但是周子揚說胡老師在這邊冇有住的地方,自己得給她安排個住的地方。

宋詩涵聽了這話立刻不開心。

周子揚說:“莪這幾天有點忙,等我忙完就去找你,乖。”

雖然不情願,但是最終還是按照周子揚的安排來了。

宋詩涵的母親魏淑芬早已經等在家門口,去年還是一輛白色的奧迪,今年卻換成了黑色的大寶馬。

宋詩涵家裡這一片,去年的時候就一直說要拆遷了,結果一直冇拆,周子揚記得應該是就在最近兩年裡拆遷。

寶馬車開過來又引得不少人的圍觀,魏淑芬麵子上有光,心想這是自己女婿。

而周子揚卻冇時間和她客套,隻是把大包小包的東西拿給她笑著打了聲招呼。

“噯,來啦,子揚,進屋喝口水吧?”魏淑芬說。

周子揚說:“現在恐怕不行,我這邊還忙著呢,阿姨,詩涵我就先放這了。”

說完周子揚轉身拍著宋詩涵的肩膀,讓她在家裡好好休息。

“你,你記得忙完來找我。”

“嗯,忙完來找你。”周子揚說。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三百零九章

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