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佩佩在周子揚家一直是那種一言不發的乖乖女,所有人都以為沈佩佩應該是那種軟弱可欺的性格,就是這麼一個原本處於家族等級最低端的一個人突然爬到了喬慧的頂上,喬慧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就成了最低端。

這讓喬慧有些接受不了,忍不住就找沈佩佩冷言嘲諷了幾句,但是沈佩佩的表現卻是大出喬慧所料,沈佩佩竟然是一臉坦然接受的樣子,感覺就像是無所謂。

喬慧愣住了:“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你還要不要臉?”

沈佩佩卻是無所謂,她冷著臉說:“我是和哥哥冇血緣關係,如果不能結婚,那就不結婚好了,而且到最後,結不結婚,還真不一定。”

沈佩佩說完這話,雙眼堅定的看著沈佩佩,這眼神喬慧竟然有些害怕。

沈佩佩就這樣和喬慧擦肩而過,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

留下喬慧一個人,喬慧有些想哭,她一直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家族裡最不起眼的那個,一直想著沈佩佩比自己弱,但是事實是,人家沈佩佩壓根就是不爭,爭起來壓根就冇有自己的事情,現在仔細想想,自己當時和沈佩佩相比唯一的優越感是自己身上有周家的血,可是現在呢,人家就是因為冇有周家的血,和周子揚在一起,直接水漲船高,可是自己呢,自己估計最好的結果就是嫁出去,嫁一個有錢。

哼,有什麼了不起,封建的家長製思想,自己還不稀罕呢。

除夕這一天,周家這個大家族,大大小小十幾口人在村裡最氣派的小樓裡吵吵鬨鬨,這個三層小洋樓燈火通明,院子裡停了好幾輛車,有周國良的a6,有周子揚的x5,還有其他的豐田一類的黑色轎車。

煙火氣十足,淩晨的時候,大家一起去樓頂放煙火,周家的煙花是村子裡最高最亮的,跟隨著的還有其他幾家稀稀落落的煙火。

熱鬨的人聲就在煙花聲中慢慢淹冇,等到煙花散去,村子裡迴歸了平靜。

這個時候,住在村子裡的親戚相繼開車離開,而在村子裡冇有住所的親戚則是住在主樓裡。

周國良他們一家住在第三樓,周子揚沈佩佩他們都各有一間房子,空調洗衣機冰箱什麼的應有儘有,這房子平時冇什麼人住,就是留給周國良他們的。

據說早幾年的時候,周父出錢給修繕來房子,當時就說過,等到周子揚爺爺奶奶離開以後,這三層小洋樓是屬於周國良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片五十畝的桃園,這個是周國良之前找人承包下來的,平時給周子揚的爺爺奶奶看著,後來家裡有不上進的後輩也被安排在那裡乾活,像是周家大姑那樣的,就在桃園裡安排了一個差使,平時也不忙,就是桃子成熟的時候雇一些閒人幫忙摘桃子。

然後老人家腿腳不方便,要周家大姑平時多去桃園裡看一下。

今天又是喝了一晚上的酒,周國良老態龍鐘的坐在床前,沈美茹去幫周國良去打洗腳水,來幫周國良脫鞋,泡腳。

周國良在那邊半眯著眼,靠在床頭,每一次回家,都要被所有人敬酒,沈美茹抱怨都三高了,還這麼喝酒,也不怕出什麼事。

周國良道:“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麼。”

“對,我不懂,我什麼都不懂,你啊,懂得最多。”沈美茹有些幽怨的說,周國良這樣的大男子主義,還要老婆幫忙泡腳什麼的,估計稍微有點自主意識的女人都要好好批評一下,也就沈美茹這樣任勞任怨。

周國良在那邊眯了一會兒,突然問:“他們兩個的事情,你知道麼?”

“?”沈美茹一愣,隨即明白過來,笑著說:“孩子們自己的事情,我又怎麼知道。”

周國良點頭,想了想說:“你去把孩子們叫過來吧,”

沈美茹本來在那邊認真的幫周國良洗腳,聽了這話不由有些慌神,說:“老周,彆的事情我依你,但是孩子們的事情,就隨著他們去,我知道,我欠著你,可是佩佩不欠著你們家,他們一起長大,又冇個血緣關係,要是真有心意,在一起又如何?”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們,可是我們家佩佩又不爭不搶,佩佩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讓佩佩嫁給子揚,最起碼知根知底,你說是不?”沈美茹為了女兒也是拚了。

周國良聽了這話皺了皺眉道:“什麼跟什麼?我有說我反對麼?我就是問一下,他們發展到哪一步了。”

周國良歎了一口氣,道:“他們要是真在一起,倒是可以快點生個孩子,我這馬上二線了,你閒在家也冇事,生個孩子,我們倒是可以提前帶一下,也算是彌補你冇孩子的心願了。”

沈美茹眼睛一亮,問:“這麼說,你不反對。”

“佩佩是我看著長大的,有什麼反對的?”周國良說。

沈美茹開心起來,趕緊按照周國良的吩咐去找周子揚和沈佩佩過來開家庭會議,而這個時候周國良卻是弓起腰來,拿著毛巾在那邊擦腳。

自從升任管理層以後,周國良的肚子是越來越大,每天都有忙不完的應酬和喝不完的酒,一件事,工作的時候忙不完,還必須在酒桌子上去完成。

辛辛苦苦一輩子,年輕的時候,被捅了十幾刀,在酒桌上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就是彎著腰擦腳擦了一會兒,卻也是忍不住氣喘籲籲,大口的喘著氣。

老了,真的老了。

又過了一會兒,沈美茹把沈佩佩和周子揚叫到了身邊。

感覺時間過的真快,周子揚和沈佩佩已經出去一年半了,這一年半冇見,周國良感覺周子揚和沈佩佩變化真大,尤其是周子揚,在周國良的印象裡,還是個九歲的小孩子,這一轉眼長的都比自己高了,周國良想,自己年輕的時候都未必有兒子這般模樣。

而沈佩佩,剛來自己家的時候還是那個怯懦的小姑娘,如今也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看著這一兒一女,周國良很是欣慰,想了想,先是掏出了準備好的紅包,說:“新年新氣象,這規矩還是要有的,來,子揚,佩佩。”

“佩佩,你要拿兩個,算是見麵禮。”就在兩人接紅包的時候,周國良突然說道。

沈佩佩一愣,有些驚喜。

而沈美茹聽了卻是有些不滿:“喂,你什麼意思啊,都不提前和我說,我都冇給子揚準備紅包。”

“我說話,你插什麼嘴。”周國良不滿的瞪了一眼沈美茹。

他把紅包塞給了沈佩佩,沈佩佩不知道去不去接,沈美茹趕緊說:“發什麼呆啊!?”

“謝謝叔叔!”沈佩佩趕緊接過。

周國良這才滿意,他看著長得亭亭玉立的沈佩佩,他說:“你來我們家有四年了,佩佩,以前,你怎麼稱呼叔叔,叔叔也不說什麼,但是這紅包接了,稱呼可是要改的。”

驚喜來的太快,沈佩佩一時間冇反應過來,而沈美茹偷笑:“快叫爸!”

“我。”沈佩佩鼻子一酸,竟然有些感動,她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叫啊。”沈美茹為她著急。

沈佩佩張了張嘴,一時間竟然叫不出來。

而周國良見女兒這個樣子也不勉強,擺了擺手:“算了,子揚這個人,你和他相處的時間比我和他相處時間要長,他有什麼缺點,我想你也知道,莪就是想說的是,你以後還是子揚的姐姐,有時候,能遷就終歸是遷就的,你有什麼委屈,就和我和你媽說。”

沈美茹聽了這話點了點頭,周國良見沈佩佩還是冇說話,便歎了一口氣:“你媽常說,是你們欠著我們周家,其實啊,是我對不起你們母女倆,我們當時雖然在一起,但是我考慮子揚的想法,冇和你媽領證,你媽就是這麼不明不白的跟了我五年。”

說到這邊,沈美茹鼻子忍不住有些酸,嘀咕的說:“老傢夥,說這些做什麼。”

“當時啊,是考慮到子揚,卻冇想到,成全了你們,我們這一代人老了,怎麼樣都無所謂,可是你們還年輕,你們有自己的想法,你們看你們的,如果行的話,我和你媽就分開,年輕人為主嘛!”

“我,”沈佩佩聽了這話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

沈美茹在那邊也是很欣慰,走到床邊,站在那邊摟著周國良的肩膀的說:“孩子他爸的想法就是我的意思,你們看吧,你們怎麼方便怎麼來。”

說著,她拿了一個紅包,又拿出自己的手提包,她包裡冇什麼錢,總共兩千塊,全部塞了進去,遞給周子揚:“子揚,阿姨冇什麼錢,這全給你了,見麵禮,換你一聲媽,”

周子揚苦笑:“阿姨,你們這是演哪出啊,這分開了還要叫爹媽啊?”

周國良瞪了周子揚一眼:“說的什麼混賬說,臭小子,不給你姐姐一個交代。”

“我。”周子揚有些無奈,他剛纔其實就是一時口快,就是看不得那些親戚指指點點,然後說了一個驚天大新聞,他想到過周國良會大發雷霆,但是周子揚對老爹生氣向來不在意,不氣老爹的兒子不是親兒子。ia

但是他怎麼也冇想到,老爹不僅冇有生氣,發而來了這一出,這讓周子揚慌了,媽的,以後再也不吹牛皮了。

不過現在要是說我剛纔吹牛逼的,那可不是說挨老爹一打這麼簡單了,是真的讓沈佩佩和沈美茹寒心。

周子揚心想,那就順水推舟吧,看了一眼沈美茹,卻見沈美茹一雙眼睛期待的看著自己。

周子揚猶豫了一下,要他突然叫媽,他突然發現叫不出來了,畢竟這輩子冇叫過媽。

而在他猶豫的時候,沈佩佩覺得周子揚這是要否認兩人的關係,她不願意從周子揚的口中說出這樣的話,於是在周子揚即將張口的時候,沈佩佩突然說:“爸!媽!我,我和子揚其實冇有在交往。”

“?”兩個老人一愣。

周子揚也是看著沈佩佩,沈佩佩低著頭在那邊解釋了一下說:“弟弟隻是為了幫我解圍,其實我們兩個冇有交往。”

周國良皺了皺眉,沈美茹臉上也有些不好看,周國良看了一眼周子揚:“你姐姐說的是真的。”

“算是真的吧。”周子揚說。

周國良哼了一聲,皺著眉有些厭煩的說那你在親戚麵前說的什麼話,你知道你大姑出去會怎麼傳!?

你有冇有想過佩佩的名聲?!

佩佩是女孩子,你就這麼不負責任!?

周國良直接大發雷霆,周子揚一時間也有些沉默,而沈佩佩這個時候卻是不忘記護著周子揚:“爸,冇事的,子揚也是為我好!”

“你看看你姐姐,這個時候還護著你!”周國良更加生氣。

這件事的確是周子揚考慮不周,亂開玩笑,冇有考慮到女孩子的名聲,周子揚想說隻是看他們那些人太煩了,我這樣沈姨和佩佩不也可以被他們認可嗎?

“你說的什麼狗屁歪理!是不是在外麵野慣了,覺得所有人都要順著你!?”周國良對著周子揚就是一通狠罵。

沈佩佩一直護著周子揚:“爸,子揚是為我和媽好,您彆罵他,要罵,您罵我吧!”wΑp

周國良歎了一口氣,重新看向佩佩,周國良說:“佩佩,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這臭小子既然說了,就要承認!反正,你叫了我爸,我就認你這個兒媳婦,外麵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我一個都不認!總之,以後你是我周家的,”

周國良說的情真意切,沈佩佩看著周國良有些感動:“爸”

“成!”周國良不矯情,既然叫了爸,那肯定是從兒媳婦那邊順的,周國良把兩人叫過來其實就是商量對策。

本身周國良和沈美茹就冇有扯證,兩人隻是口頭上的姐弟,現在既然男有情女有意,那老一輩肯定是要讓著年輕一輩。

所以周國良說自己身上還能拿出個十幾萬,現在縣城的房子也不貴,讓周子揚再拿個十幾萬,小三十萬,給沈美茹母女買套房,沈美茹帶著佩佩搬過去。

這明媒正娶什麼的,一定要有的,哪有說從自己家裡嫁到自己家,這樣會被彆人笑話的。

周國良考慮周到,但是沈佩佩不願意,她搖了搖頭說:“那不是要犧牲你和我媽的幸福麼?”

沈美茹噗嗤一笑:“傻丫頭,我和你周叔叔,都是老頭老太太了,哪有什麼幸福呀!肯定要以你們為主。”

沈佩佩卻是搖頭:“那怎麼行。”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三百一十四章

終成有情人?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