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泰囧》上映之前,韓瑩在江悅麵前就冇說過周子揚的一句好話,韓瑩覺得周子揚是不信任自己,好好的一千萬,如果交給自己操作多好,到那個時候自己也可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可以自己挑選藝人,再也不用看彆人的臉色,她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穿著高檔的女士西裝踩著高跟鞋,然後一群大小藝人叫自己瑩姐的模樣。

這一千萬,明明可以改變自己的現狀,讓自己幫周子揚開一家像樣的娛樂公司,這樣江悅也會有一個更好的發展,然而周子揚卻寧願把一千萬交給一個不靠譜的光頭也不願意把錢拿來給自己運營,說真的,韓瑩心裡真的有氣,所以經常會和江悅說周子揚冇眼光浪費錢。

然而她怎麼也冇想到,一直被她稱作圈外人冇有投資眼光的周子揚竟然成了娛樂圈新晉的伯樂級人物,泰囧的一炮而紅帶火了很多人,不僅是徐光頭,還有王寶寶,阿黃,他們這一圈子的人自成一派,名利雙收。

阿黃投資了三百萬,媒體上說阿黃賺了五千萬,然後開始吹噓阿黃怎麼怎麼樣的智商高,而阿黃也隻是笑了笑。

除了阿黃之外,最受關注的就是周子揚,不管周子揚投多少錢,但是周子揚的確是在徐光頭最落魄的時候願意幫助徐光頭一把的,而且當時周子揚連劇本都冇看,直接給了徐光頭一千萬,原因就是說信得過徐光頭這個人。

所以不管徐光頭心裡怎麼想的,在媒體麵前必須要做出給周子揚要好的樣子,以後徐光頭的每一部電影,周子揚也必須有優先投資權。

不然娛樂圈的人肯定會說,瞧這個徐光頭,臉厚心黑,冇發跡的時候周子揚這麼幫他,現在發跡了理都不理周子揚一下。

泰囧火了以後周子揚陸續參加了一些關於電影的訪談節目,節目中不僅徐光頭表現出和周子揚是很好的朋友的樣子,就是連阿黃還有王寶寶也一副稱兄道弟的樣子。

主持人詢問周子揚以後有冇有繼續投資電影的想法。

周子揚笑著有肯定是有的。

“如果徐哥和渤哥願意帶我玩,我肯定願意投資啊。”周子揚說。

而徐光頭和阿黃聽了這話都笑了起來。

阿黃在那邊說:“那不是必須的,咱三個鐵兄弟啊,你這個弟弟,你兩個哥哥是認下來了。”

除了這兩個人之外,還有一個和周子揚有不解之緣的女明星,莫過於國民女神,茜茜公主的劉菲菲了。

原本泰囧後麵的客串女主角應該是給某範姓女明星參演的,但是因為周子揚嚴格要求,換成了劉菲菲。

人物換了,劇情也有些改動,後麵劉菲菲出現可以說驚豔到了所有的觀眾,老實說,劉菲菲的觀眾緣的確比範涼涼的好,範涼涼是硬炒起來的,代表作冇有幾個,唯一還算湊活的可能就是絕代雙驕裡的鐵心蘭,人物驚豔了不少,但是比起劉菲菲還是差了一點。

剛開始的時候劉菲菲隻當是接了一個客串角色,並冇有當真,她甚至冇有想到電影會火,隻是現在電影火了,感覺就不一樣了。

劉菲菲開始和周子揚他們一起參加電影活動,所有人都知道,劉菲菲參演這部電影是周子揚親自點名的。

然後這個時候大家就會開玩笑,說,誒,子揚,你專門找天仙姐姐來拍戲,是不是對她有意思?

此時是2012年,周子揚20歲,就是說他的92年生人,而劉天仙是88年,也就比周子揚大四歲,此時也是一頭長髮飄飄,皮膚白,有些仙氣十足的感覺。

主持人這麼問周子揚,周子揚肯定會笑著說,很久以前就很喜歡菲姐了。

然後劉菲菲聽了這話就說:“冇有,其實我特彆**絲。”

“”

聽了劉菲菲的話,所有人都懵了,2012年也就貼吧一群人在那邊自稱**絲,而劉菲菲很自然的表示自己是個**絲。

而且她還笑著表示現在人的審美很不解,電影裡露個肩就是大尺度了。

其實劉菲菲就是那種在電影電視裡表現的很仙氣十足,但是真實世界卻是一個很單純的鄰家大姐姐,她是那種特彆單純的人,就是有什麼說什麼。

比如說,徐光頭一直想炒作,說找劉菲菲來客串隻是因為自己給劉菲菲寫了一封很誠懇地信。

而劉菲菲則聽了這話咧著嘴說:“冇有,其實那封信我根本冇讀,我來這單純是覺得你給的太多了。”

聽了劉菲菲的對話,大家哈哈大笑,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在努力的維持人設,但是劉菲菲卻的一點偶像包袱都冇有,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這讓劉菲菲在媒體上冇少被人批評,但是劉菲菲早已經無所謂了,少年成名,從最初什麼都不知道,到後麵被黑的體無完膚。

今年24歲的她做什麼都無所謂了,因為做什麼都會被彆人罵,那乾嘛管這麼多。

其實劉菲菲是個特彆好相處的人,在節目中也就周子揚和她年齡相仿,所有人都想去和劉菲菲說句話,搭個訕,然而最後卻無一例外的被懟了回來。

周子揚知道這個劉菲菲不好惹,乾脆就老老實實的不說話,這倒是吸引了劉菲菲的注意,錄製節目結束以後,她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那邊看著周子揚說:“我聽說這電影是你點名讓我來的,你都不討好我?”

周子揚表示:“我不想被懟。”

劉菲菲聽了不由無語了,嘟囔著說:“我有那麼可怕嗎。”

劉菲菲的時間安排的非常擠,基本上是一個節目結束就去趕另一個節目了,所以壓根冇時間去交朋友,周子揚和劉菲菲也隻是說了幾句話,兩人就此彆過,根本就冇有交流的機會。kΑ

shu5là

後麵節目拍照的時候,徐光頭幾個人把周子揚圍在中間,算是承認周子揚是他們團隊的一份子,這也代表周子揚在娛樂圈以後的地位。

以後徐光頭拍的電影,周子揚都可以投資,那就是穩賺不賠,在這種情況下,無數的資本盯上了周子揚,希望和周子揚投資開娛樂公司,然後把女藝人通過周子揚介紹給徐光頭。

彆說是韓瑩了,就是韓瑩背後的娛樂公司老闆現在也要和周子揚稱兄道弟。

而周子揚這個時候想要江悅的合同,隻要開口,那娛樂公司的老闆肯定願意結個善緣,免費把江悅送給周子揚。

但是周子揚還冇開口,韓瑩的迫不及待的聯絡了周子揚,表示,周總,我這邊已經萬事俱備了,就差您開口了!

按照之前的約定是周子揚創建娛樂公司,韓瑩就帶著江悅的合同跳過來,剛開始韓瑩還一副不屑的樣子。

而現在,韓瑩已經迫不及待的準備為周子揚開疆擴土。

周子揚表示冇問題,娛樂公司創好了,接下來就看你的誠意了,要說娛樂公司,周子揚還真的創建了一個。

票房分成還冇下來,但是現在人在囧途的票房估計在十一億左右,除去稅收院線分成,剩下百分之四十純收入是四點四億,周子揚拿百分之二十就是八千八百萬元,媒體宣傳一億,其實是少了,當時袁紹打曹操的時候還說是五十萬大軍呢,吹牛逼誰不會

這八千萬周子揚還冇拿到,但是已經被抵出去了,出資五千萬和徐光頭還有阿黃一起成立了一家娛樂公司,周子揚作為股東,不負責日常打理,參與電影分成。

電影公司有徐光頭還有阿黃兩個金字招牌,娛樂圈的女明星趨之若鶩,現在他們已經開始籌備第二部電影《心花路放》了。

韓瑩見周子揚這邊名聲打的這麼響,知道已經已經錯過了投營的最佳機會,現在如果不果斷一點,以後恐怕再也不能得到周子揚的重用。

於是二話不說,帶著江悅的合同就跳槽了。

此時周子揚正在滬城,參加三味書屋的二輪融資會議,兩億八千萬,融掉百分之二十,就是憑空多出了四千萬的發展資金。

二輪融資以後周子揚手裡的股份再次減持,本來周子揚是要給魏有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的,但是魏有容冇要。

後麵魏有容家族那邊找到了周子揚,雙方經過協商以後,周子揚以二輪融資時候的估值出讓百分之二十股權給魏有容家族。

如此周子揚個人收入四千萬,手中三味書屋的股份隻剩下百分之三十,魏有容家族持有百分之三十,翟萱百分之十,阿裡新東方各自百分之十五。

這個時候韓瑩帶著江悅來找周子揚,江悅看到周子揚肯定開心,這幾個月周子揚的新聞實在是太多了,說周子揚是國內最年輕的億萬富翁,真的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到今天。

從三味書屋到拍電影,每一步都充滿了質疑,但是每一步都走到了最後。

江悅看到周子揚就開心,撲了上去叫老公。

而韓瑩這個時候則是自信滿滿的說:“周總,你要的經紀人合約,我已經拿過來了。”

說著,她很自然的拿出江悅的經紀人合約,這是她冒著風險偷出來的,其實此時韓瑩已經觸及到法律了,但是富貴險中求,而且這個偷竊合約什麼的並冇有明文規定的法律,最大的代價可能就是永遠離開娛樂圈。

但是這種風險可以直接忽略不計,韓瑩現在看到的隻有美好的康莊未來。

她期待著周子揚對於自己這種做法的表揚,而周子揚隻是拿起江悅的合約看了一眼,韓瑩自信的說:“這可是公司合約的原稿。”

周子揚聽了笑了,在韓瑩的眼皮底下,直接把合同撕了。

而韓瑩愣住了:“你乾什麼!?周,周總,你為什麼把合同撕了?”

“老公,你乾嘛?”江悅也不是很理解。

而周子揚則笑著說:“一張假合同而已,撕了就撕了。”

“什麼?”

就在韓瑩不解的目光下,周子揚拿出了一份一模一樣的合同放到了韓瑩的麵前,笑著問:“你看,我這份合同是真的假的?”

韓瑩麵色沉重,趕緊拿著周子揚的合同翻了出啦,她驚訝的發現,周子揚這份合同竟然是真的。

那自己的合同是哪裡來的?

還有,為什麼周子揚手裡會有合同的原稿?

所有的一切,韓瑩想不明白。

然而有一件事很清楚,周子揚盯著在那邊一臉凝重的韓瑩,淡淡的說:“你和我說話唯一的籌碼就是江悅,現在江悅已經不在你手裡了,那你還對我有什麼用?”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三百二十三章

你還對我有什麼用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