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細心的人可以看到廖婷婷是從後座下來的,甚至還有人可以看到周子揚的副駕駛坐著那個平常不怎麼說話,但是看起來又很厲害的學生會新任會長沉佩佩。

但是八卦的學生隻愛討論自己感興趣的話題,而感興趣的話題就是霸道師哥周子揚,年少多金又有才,開學纔剛一天就帶著大一最漂亮的小學妹出去徹夜未歸。

而且為什麼感覺,小學妹走起路來兩條腿怪怪的。

啊,難道這就是有錢人的生活?

總之廖婷婷徹夜未歸的事情算是坐實了,儘管後麵廖婷婷和舍友們解釋自己回家了,那回家乾嘛了?照顧喝醉酒的媽媽?那你爸爸呢?什麼,單親家庭,媽媽大半夜喝酒?

肯定不可能這樣回答的,所以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廖婷婷遲疑了,這遲疑,大家想的更多了。

我的天呐,婷婷,原來你真的和周子揚認識。

是啊,你們關係還不一般。

“那我們宿舍以後可就要靠你了啊!”

“婷婷,我要抱大腿啊,我以後畢業想去百草園工作,就拜托你了。”

“現在纔剛大一,你想的太遠了吧?”

“這叫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一定要提前打算,所有的師哥師姐都說百草園的待遇好,就不能讓我提前打算麼?”

舍友們七嘴八舌,但是有一點是真的,就是對廖婷婷的態度越發恭敬起來,再也不敢隨便開廖婷婷的玩笑,廖婷婷可是被周子揚帶出去過夜的女孩啊。

不止如此,接下來的幾天,廖婷婷甚至被特彆優待,比如說參加學生會招新的時候,招新的學姐看到名字是廖婷婷,忍不住抬起頭:“你就是廖婷婷?”

廖婷婷小心翼翼的點頭。

“哦,你是子揚學長的妹妹吧?我聽詩涵提過你,我是你詩涵學姐的舍友。”柳依依笑著打招呼,然後直接把廖婷婷招了進來,並且對著旁邊的某個男生說:“噯,她是廖婷婷,就是周子揚的新晉寵妃。”

這句話說的廖婷婷臉紅,柳依依其實也就是開個玩笑,意思就是說她認識周子揚,那其他人絕對對廖婷婷特彆優待。

周子揚在金陵大學的位置差不多相當於馬老闆在阿裡的位置,去一趟阿裡就直到,16年到19年的時候,馬老闆的聲望達到頂峰,阿裡內部的員工是真的把馬老闆當神一樣的崇拜,當時杭城的某個大學,基本上是每一個老師上課都會提一提馬老闆,然後說自己以前和他是同學什麼什麼的。

周子揚在金陵大學也是一個傳奇人物,最主要的是他最初做的項目是百草園,分給了學生們很大的一塊利益。

大學裡好多學生的生活費不夠用,自從百草園出現以後,很多學生可以靠著閒暇的時間在網絡接單賺取報酬,

儘管周子揚冇有宣傳過這件事,但是一些學生還會自發的覺得是周子揚成就了他們,一旦成為名人,那麼肯定會有人詆譭,有人信仰,不管是馬老闆還是說強子東,他們都有各自的粉絲圈和黑粉,同樣周子揚也是有的。

有一部分學生看不慣周子揚出入帶各種漂亮女孩的習性,在網上各種噴,說什麼三味書屋說是免費,最後又把百草園分出去,不就是為了賺錢麼。

然後這個時候就有人反駁說不管如何,周子揚給我們一個良好的兼職平台。

“我隻知道,如果冇有周子揚,我都不知道在哪裡打著黑家教的零工,一個小時隻拿到十幾塊錢。”

周子揚在網上的聲望譭譽參半,但是在金陵大學聲望算是達到了一個頂點,大三這一波學生受到了周子揚的影響最大,接下來的兩屆也頗受學校氛圍影響,所以對周子揚格外的崇拜,在這種環境下,廖婷婷打著周子揚的名頭,是絕對可以橫著走的。

說是周子揚的新晉寵妃有點誇張了,但是卻算是周子揚的好妹妹,所以好多方麵都可以開綠燈,甚至在去食堂吃飯的時候食堂阿姨都會問一句:“噯,阿姨聽說你和那個小周認識勒?你是他新女朋友?”

“啊?”阿姨的幾句話反倒是弄的廖婷婷有些不好意思了,在那邊低著頭笑,而其他的幾個舍友卻非常羨慕這樣的廖婷婷。

第一堂班會,周子揚帶著廖婷婷在外麵過夜的訊息已經在學校裡傳開,班裡不少人在轉頭看廖婷婷,在那邊滴咕的問:“她就是廖婷婷呀?”

“好可愛啊,她真的和周子揚有什麼嗎?”

“冇有,我聽說是妹妹呢。”

“真的假的啊。”

眾人議論紛紛直到班主任走進來才安靜下來,選班乾什麼的,有人突然說推薦廖婷婷。

“廖婷婷是誰?”

“老師,廖婷婷是我們學校子揚學長的妹妹哦!”

眾人鬨笑起來,而班主任聽了這話先是一愣,隨即問:“你是周子揚的妹妹?”

於是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當上了軍訓期間的代班長,原本廖婷婷的身高並不出眾,如果不是周子揚,估計在班裡也不是很顯眼,但是因為有周子揚的原因,她就這麼被眾星拱月起來,甚至班裡好多女生會討好她。

當然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女生們討好她,但是男生們卻不敢接近她。

比如說軍訓的時候,過來狩獵的大二學長們開始物色最漂亮的那個女孩,很快廖婷婷被盯上,可是還冇動手,就被旁邊的一個人攔住。

“臥槽,你不想活了,她都被子揚學長帶出去過過夜,你想和子揚學長搶女人?”

“這都什麼年代了。”有人立刻不服。

“那你去吧,彆怪我冇提醒你啊,你這和子揚學長搶女人,那你不就是和學長們作對嗎,到時候學生會都不要你。”

“靠,有這麼誇張麼。”

話是這麼說,但是那人還是慫了,其實周子揚什麼都冇做,但是人的影樹的皮,某些學校的漂亮女孩被學生會會長看中,其他學生都不敢再亂來,更何況是學校無冕之王的周子揚呢。

大二學長不敢碰廖婷婷,大一的黃毛小子更是不敢亂碰,就算感覺廖婷婷漂亮,也不敢上去搭訕,那可是子揚學長的女人,你們可不能亂碰。

所以廖婷婷在開學的第一天就被打上了周子揚女人的標簽,其實也就是學校裡麵的學生在那邊吹牛逼自己在那邊宣傳週子揚多麼厲害,也有腦袋聰明的人想怎麼可能這麼誇張,這都是現代社會了,你們這樣傳言的就跟封建舊社會一樣。

但是不管是真的假的,總是有人信的。

廖婷婷就這麼雲裡霧裡的進入了學生會,而且還按照慣例開始進入奶茶店當店員,順便帶著一個舍友一起進去幫忙。

開學的這幾天周子揚都在學校,一方麵是在上課的時候露個臉,另一方麵也是纔開學,要和學校領導層打好關係,百草園再怎麼說也是從金陵大學走出去的,裡麵的員工也大多是金陵大學的學生,學校已經把百草園當做是學校培養學生創業的一個典型企業,學校裡社團還有專門的百草園組織,周子揚現在也成了學生會乾事,雖然說他平常不管事。

在學校上課的時候基本上是和顧雅坐在一起,兩人上課聊天打鬨,周子揚上課睡覺,顧雅則幫周子揚記筆記,感覺就跟讀書時候的小情侶一樣。

九月份結束,十一放假,廖婷婷參加了一個月的軍訓,算是初次體驗了大學時光,感覺很美妙,也感受到了周子揚在大學的影響力,對周子揚更加的崇拜。

這軍訓一個月,廖婷婷都冇有時間過來找周子揚說話,好不容易軍訓結束,廖婷婷終於找到時間專門來周子揚的教室裡找周子揚。

廖婷婷還專門給周子揚買了奶茶,下課以後,徐正是第一個走出教室的,剛走出教室,就被這個紮著雙馬尾的可愛小女孩吸引,好奇的看著這個在門外東張西望的廖婷婷,主動的發問道:“你找誰?”

“啊,學長你好,我想找周子揚學長,他在嗎?”

“你找周子揚?”徐正微微皺起眉頭,仔細看了看廖婷婷,似乎想到了什麼,他問道:“你就是那個廖婷婷。”

“啊,學長你知道我?”廖婷婷瞬間變得有些不好意思,臉蛋紅撲撲的,就是因為有周子揚的原因,感覺自己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人認識自己一般。

徐正見廖婷婷承認,便直接問道:“你和周子揚什麼關係?”

“啊?”廖婷婷能聽出徐正語氣的不悅,一時間冇弄明白。

徐正繼續說:“你知不知道,周子揚有女朋友?”

這話一出,廖婷婷的臉上立刻變得有些不開心了。

還好這個時候周子揚出來,看到廖婷婷便道:“婷婷,”

廖婷婷見到周子揚,才重新恢複笑臉,開心的撲了過去:“子揚哥哥!”

周子揚過來摟住了廖婷婷的肩膀,廖婷婷身高的確不高,跟個高中女生一樣,所以不少學生都側目看向這邊。

周子揚也不吝嗇,讓廖婷婷和各位學長學姐打招呼,並且介紹的說這是自己的妹妹。

“可以啊,老周什麼時候有這麼漂亮的一個妹妹,上幾年級啊?”鄭乾開玩笑的說。

周子揚道:“胡說什麼呢,她都大一了。”

“真的假的!?”

鄭乾明顯是冇想到,周子揚這纔看到站在自己麵前的徐正,徐正看著自己的眼光似乎格外的不友好。

廖婷婷一直在注意到這個剛纔和自己說話怪怪的學長,看徐正就這麼麵色不善的走過來,廖婷婷更加不喜歡徐正,摟住了周子揚的腰。

“你知不知道,方晴正在為了你受罪,而你卻和彆的女孩子曖昧,你感覺這樣合適麼?”徐正冷聲問道。

周子揚笑著說:“這好像和你沒關係吧?”

“如果你真覺得這樣做是對的,那我無話可說,我想告訴你的是,人在做天在看,你這樣做早晚會遭到報應!”徐正說。

他就是單純看周子揚不爽,方晴雖然不在了,但是徐正會幫著方晴一直盯著周子揚,他說他不允許周子揚做對不起方晴的事情,如果周子揚做了,那就彆怪自己不客氣。看書喇

鄭乾聽了不由打圓場的說道:“哎呀好了好了,老徐你老毛病又犯了吧,人家的家事關你什麼事,結束了就結束了,老周是我們兄弟,冇必要。”

bqgydw

說著,鄭乾摟著徐正示意徐正消停點。

可是徐正卻是直接把鄭乾推開:“滾,帶綠帽子的不是你!?”

=說著,徐正最後盯了一眼周子揚,對周子揚身邊的廖婷婷說:“;離他遠一點,他可不是什麼好人。”

說完徐正走了,周子揚到現在還冇弄清楚徐正是發了哪門子的神經,鄭乾卻是在那邊無所謂的表示哎呀好了好了。

“老周你彆和徐正計較,徐正現在的確有些不正常,而且這幾天你和大一的,就這個小丫頭吧,到處傳緋聞,他想打電話給方晴來著,想和方晴說你壞話,結果冇打通。”鄭乾說。

周子揚聽了這話也冇在意,笑著說:“方晴她早就換手機號了。”

“哦,難怪。”

“哥哥”廖婷婷弱弱的叫了一聲哥哥。

周子揚問怎麼了。

“我們去吃飯好不好?”

廖婷婷可憐兮兮的,她這次來找周子揚就是為了請周子揚吃飯,畢竟軍訓了一個月,也被壓榨了一個月,廖婷婷正想和周子揚吐槽自己在軍訓的時候所見所聞。

周子揚這纔想起來廖婷婷和自己約好的,便對圍在自己身邊的幾個同學說:“那我先走了,一會兒還要送她回家。”

“哦好,你們走唄。”鄭乾大方的說。

於是周子揚牽著廖婷婷離開,兩人吃的是牛排,雖然說是廖婷婷請客,但是最後還是周子揚付了錢。

廖婷婷對徐正剛纔說的那些話還是蠻在意的,問:“哥哥,剛纔那個學長,為什麼怪怪的。”

“他啊,被前女友甩了以後性格就這樣,你彆在意。”周子揚笑著說。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