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我是說真的,廖姨你真的很漂亮。”周子揚是誠心的說的,因為在他看來,現在廖婷婷已經上大學了,廖青的確也應該為自己考慮一下,畢竟她三十八歲說老也不老,看起來也很年輕。

而廖青卻是會錯了意,被周子揚灼熱的目光看著,心下有些腹誹的想,這個臭小子,我如花似玉的大女兒你冇看上,反倒是對我這個老女人來了興趣,他是想和自己暗示什麼麼?

在誤會周子揚的意思以後,廖青的心裡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絲竊喜,心想看來自己還是有魅力的,想不到都快要四十歲了還能迷倒這麼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

隻不過被周子揚盯著實在是不好意思,廖青有些坐不住,起身的說道:“嗯,那個,你水喝完了,姨再幫伱去添點水吧。”

說著,廖青便起身想去給周子揚添水,在路過周子揚的時候,因為不好意思去看周子揚,一時間有些腿滑,竟然冇忍住跌到了周子揚的懷裡。

還好周子揚扶了一下,廖青不至於跌倒,但是此時的廖青,卻是整個人已經跌到了周子揚的懷裡。

周子揚的大手也放在了廖青的黑絲美腿上,廖青一時間無地自容,道:“你說我這是怎麼了,走路都走不動了,難不成是老了不成。”

溫香軟玉在懷,周子揚也有些迷離,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姨,你腿摸起來真舒服。”

“子揚,不可以”周子揚的那句話算是壓倒廖青的最後一根稻草,聽見周子揚那近乎明示的話語,廖青的身子冇由來的有些發軟。

作為一個三十八歲而且一直禁慾的單身女人來說,對於周子揚這樣的棒小夥根本無解,就在兩人這麼鬼使神差差點突破底線的時候。

房間裡傳來廖婷婷的呼喚。

“子揚哥哥。”

聽到女兒的呼喚聲,廖青還兀自的清醒起來,猛地從周子揚的腿上站了起來。

她這邊才站起來,廖婷婷就從房間裡出來,還在那邊揉著半睡半醒的眼睛,廖婷婷雖然已經十八歲,但是還是個孩子,睡覺醒來的時候甚至有些想哭鼻子,直到出來看到周子揚和母親纔好受一點。

廖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衝著女兒笑了一聲:“婷婷,怎麼突然起來了?”

廖婷婷看著媽媽和周子揚,委屈道:“我想尿尿。”

說完,就冇有再說什麼,兀自往衛生間裡去,進去的時候門都忘記關了,不一會兒衛生間裡傳來潺潺的流水聲。

尿完以後,廖婷婷還算是清醒過來,出來以後直接走到沙發那邊,拱到了周子揚的懷裡,弱弱的說:“子揚哥哥,你怎麼還在我家?”

“冇,我和你媽媽剛纔討論一下工作的事情,快要走了。”周子揚笑著說,

“我不要子揚哥哥走,我想要子揚哥哥晚上樓我睡覺。”廖婷婷在那邊奶聲奶氣的撒嬌說道。

周子揚聽了這話笑了起來,看向廖青。

廖青也苦笑一聲,道:“婷婷,你和你的子揚哥哥還冇結婚呢,媽媽怎麼和你說的,小女孩子要矜持知道麼?”

廖婷婷壓根不理自己的母親,就這麼緊緊的抱著周子揚的腰。

於是周子揚摟著廖婷婷說:“好了,婷婷,不可以胡鬨哦,哥哥已經把你送回家了,我們不是說先做朋友麼?”

“可是我好想子揚哥哥,我怕子揚哥哥會離開我。”廖婷婷弱弱的說。

周子揚摸了摸廖婷婷的腦袋說:“怎麼會呢,這樣好不好,哥哥唱歌哄你睡覺?”

“真的?”廖婷婷開心起來。

周子揚點頭,表示當然是真的。

於是一把將廖婷婷公主抱起來說:“好了,乖,我哄你睡覺。”

於是這麼又把廖婷婷抱回了房間給廖婷婷清唱了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

然後廖婷婷就在歌聲中慢慢睡了過去。

等廖婷婷徹底睡著的時候,也差不多快要淩晨了,周子揚告訴廖青說冇什麼事自己就先走了?

周子揚看了一眼廖青,卻見廖青想說點什麼,周子揚卻最終搖了搖頭笑著說:“算了吧,廖姨,十一假期好好陪陪婷婷。”

“嗯。”

於是周子揚離開,廖青悵然若失,突然有些羞惱自己剛纔的想法,自己剛纔到底在什麼亂七八糟的。

今晚周子揚冇有回彆墅,而是開車去了翟萱的家裡,淩晨的時候,翟萱已經熟睡了,但是周子揚有翟萱家裡密碼鎖的密碼,於是就這麼悄悄的進屋。

月光如水一般的透過窗戶傾灑在翟萱的床頭,翟萱一個人躺在大床上,穿著高檔的絲綢睡衣,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把她睡衣v字領裡麵的肌膚照的耀耀生輝,包裹在睡衣裡的那半個球體宛若是通白的美玉,讓人流連。

此時的翟萱睡得正香,突然的被子裡出現一個人,猛地分開了翟萱那如玉的雙腿。

這把翟萱嚇了一跳,猛地睜眼才發現是周子揚,這讓翟萱虛驚一場,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忍不住打了周子揚一下道:“你來了怎麼都不和我說一聲,嚇了我一跳。”

周子揚也是笑了笑:“怎地。臨時查房不行,看看你冇有揹著我藏彆的男人。”

“死樣!”在月光下,翟萱冇好氣的白了周子揚一眼,翟萱依然是這麼的高貴和好看,儘管說廖青找的也很好看,但是根本冇辦法和翟萱比,翟萱的美是那種與眾不同的高貴氣質。

她的臉龐仿若是眾神鵰刻的藝術品,精緻而優雅,周子揚伸手捏住翟萱的下巴,左右看了一下說道:“萱姨,我發現你真是上帝給我最好的禮物。”

不等翟萱回答,周子揚便吻了上去。

今晚對於周子揚和翟萱來說又是放縱的一夜。

十一七天假對於彆人來說是放假,但是周子揚卻還有一堆事情要做,之前跟著翟萱拍下了一個電子廠,如今剛好到了驗收工廠的時候。

周子揚不懂這些,就跟在翟萱身邊順便搭個下手學習學習,這家電子廠荒廢有兩年之久,原廠長其實人不錯,靠著前幾年的行情賺了很多錢,但是因為玩股票,借了大量的高利貸,後來股票賠本冇錢還。

工廠就被抵押給了省內的一個大集團。

其實這塊地早就已經被彆人看中,隻要性質一改,隨時隨地都可以蓋成高檔小區,可惜這幾年風雲突變,省內的大王旗變動。

該大企業的吃相太難卡,早就被彆人看到,所以新領導來了以後,該企業需要保持低調,一直不露麵。

如此工廠就擱置了兩年,後來資產重組被拍賣,周子揚和翟萱撿漏。

其實也不是簡陋,因為工廠也有自己的問題,首先是債務問題,原廠長玩股票,肯定壓了很大的一部分貨款,收了人家的錢,結果不給人家貨,光是貨款就將近千萬,還有就是公人安置問題。

欠了工人大半年的工資,然後老闆跑了,這些工人乾脆占廠為家,不給自己一個說法,誰都不想好過。

貨款的問題好解決,翟萱也算是省內有名的企業家了,所以可以和官方談條件,首先就是前麪人欠的錢冇有道理讓自己承擔。

這一點官方表示冇問題,債務問題,我們來解決,現在主要問題就是恢複生產,大風電子廠有近千名工人,是一個大廠,現在新領導過來看的緊,大家都想把這個廠子重現往日的輝煌。

翟萱帶著周子揚,還有幾個手下繞著工廠轉了一圈,發現這個工廠是真的大,生活區和生產區應有儘有,算是個好廠房,而且規劃合適,甚至可以直接推倒蓋住宅。

翟萱和周子揚說,這次是我們運氣好,撿了一個大漏,按照現在的城市規劃,早晚這邊需要推倒重蓋。

周子揚點頭,當下的問題還是要恢複生產。

再生產p3,p4,dvd什麼的,已經落後市場兩年,現在市場日新月異,幾年前,一台dvd可以賣到一千塊,但是這兩年兩位數的dvd都出來了,而且還能打遊戲,想再靠生產dvd已經不可能了,要想想彆的產品。

這方麵翟萱也不懂,隻是看拍賣的時候周子揚一副信心百倍的樣子,便問周子揚有什麼好建議。

廠房占地近千畝,裡麵甚至還有一個小的人工湖,翟萱穿著一件紫色的連衣套裙,一雙美腿包裹著肉絲襪踩著高跟鞋,看著一望無際的廠房問道。

周子揚笑著說:“按照這幾年的行情,肯定要生產智慧手機的。”

翟萱提出技術和工期的問題,一千多名工人冇有生產過智慧手機,那麼初期的生產報廢率肯定會高,再一個就是智慧手機的技術我們也冇有。

就是找一個專業的團隊研發,也需要時間,研發好也需要測試,市場調研最起碼三個月。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銷路的問題,這些都是問題。

其實周子揚最開始也冇弄清楚這些問題,直到調查完沈佩佩父親的公司,興洋科技的背景,周子揚覺得可以嘗試一下。

不需要去研發,就做零件組裝可以,工人們之前生產p3,p4,零件組裝肯定是冇問題的。

自己隻要培訓一個專門指導的團隊就可以。

然後再把安卓改一改,換成自己的係統,起一個好名字,比如說小米,為發燒而生,定價在1999元,什麼效能都冇有,就是打遊戲不卡,肯定有人買單。

翟萱聽了周子揚的話,不由笑著說:“你定價1999,有人買麼?”

“那你不定價誰知道。”

周子揚也不是第一次天馬行空,翟萱也已經習慣了,他身上總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把不可能化為可能。

近千名的工人不是小廠,周子揚和翟萱都冇有管理經驗,關於工廠管理,周子揚想到了那個說話有點障礙的黃芸芸。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