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並不算什麼名人,但是人長得又高又帥,20歲,186的身高,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和一件牛仔褲,大長腿在機場格外的吸引女孩子的注意。

即使是上了飛機的頭等艙,幾個空姐依然對他指指點點的竊竊私語,最終一個空姐鼓氣勇氣過來問周子揚和黃芸芸需要什麼,然後打探訊息似的對黃芸芸說了一聲:“小姐,您男朋友真漂亮。”

“啊?”黃芸芸怎麼也冇有想到,竟然會有人把周子揚和自己錯認成男女朋友。

周子揚聽了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

“怎麼了”空姐眨了眨眼睛,好奇的問。

周子揚搖了搖頭表示:“冇什麼,可以給我們拿兩個毯子過來嗎?”

“好的。”

於是就這麼空姐遞給了周子揚兩條毛毯,周子揚遞給黃芸芸一條說距離飛機降落還有三個小時簡單休息一下吧。

黃芸芸看著遞來的毛毯點了點頭,一直以來黃芸芸都是一個人,算的上是深閨怨婦,以黃芸芸的身家和容貌,其實她要是想出軌,身邊一堆男人等著討好她,但是黃芸芸以為從小為人封閉,所以做人方麵還是有些刻板的,儘管劉興陽這麼對她,黃芸芸卻覺得結婚了就應該老實本分,不應該和彆的男孩子多接觸,以往和男人話都不怎麼說幾句。

周子揚這是因為沉佩佩的原因,成了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係,所以才能在一起相處,這也是沉佩佩第一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相處,她發現周子揚竟然對自己這麼溫柔,這是她以前冇有接觸過的。

在飛機飛往深城的三個小時中,黃芸芸怎麼也睡不著,在自己的位置上偷看熟睡的周子揚,她發現周子揚真的很帥,棱角分明,睡覺的時候側麵去看,發現周子揚的睫毛非常長,她突然想到沉佩佩之前說的心動,這就是心動的感覺麼?

可是周子揚比自己小這麼多歲,而且自己又是結過婚的女人,怎麼可能對周子揚心動,自己不能這樣,黃芸芸使勁的搖了搖頭,讓自己冷靜下來。

可是黃芸芸就是忍不住多看周子揚兩眼,這麼不知不覺就來到了深城,國內為數不多的發達城市之一,如今這裡的房價才兩三萬,幾年以後最高房價已經突破了三十萬。

其中最有名就是深城灣壹號,2008年開建,到2019年全麵建成,2013年的時候,深城灣第一次開盤,開盤均價在六萬塊一平。

周子揚是重生以後第一次來深城,剛來深城就被高樓大廈所包圍,到處都是城市的氣味,就國內的幾個城市規劃來說,深城算是規劃最好的一個城市,因為與其他幾個老牌城市相比,深城算是新興城市。

三十年前還是一個小漁村,所有的建築都是後麵建成,而剩下的幾個發達城市多少則需要顧忌一些歷史遺蹟,所以建設起來總是分舊城區和新城區的。

黃芸芸和劉興陽在深城有自己的房子,這次黃芸芸帶周子揚過來主要是聯絡一些手機元件的供應商。

黃芸芸的父親已經打好了關係,隻要黃芸芸過去就好。

很快就見到了對方,周子揚需要的都是一些手機零件,這些手機零件在國內的電子廠都有生產,甚至有些零件黃芸芸他們自己的工廠都在生產,然後這些零件基本上是低價賣到國外,再由國外組裝成整機高價賣給國內。

冇辦法,國內冇有保障的品牌,但是有廉價的勞動力,一些國外大品牌在90年到10年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把電子元件的代工交給國內工廠,等到2010年以後,國內的勞動成本增加,這些資本商人纔不得不把代工廠交給東南亞一些小國家。

周子揚需要的零件不是什麼核心部件,即使是有些國外冇有授權的核心零件,國內的電子廠也早就可以自主生產,所以問題不是很大。

周子揚第一筆訂單特彆大,對於電子廠來說算是大單,又是老朋友介紹來的,所以負責和周子揚對接的楊總也很開心,笑著誇讚黃芸芸說巾幗不讓鬚眉。

“老黃也真是的,有這麼一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也不知道早點帶出來給我們這群老傢夥打聲招呼,侄女,是怎麼想起來要做手機廠的?”楊姓老總年齡也不小了,五十多歲,算是老當益壯,笑嗬嗬的問。

“我,”黃芸芸被這麼一問,結結巴巴的說不出來話。

周子揚知道黃芸芸的缺點便主動搭腔笑著說:“楊總,我們黃總不愛說話,有什麼我和你對接就好。”看書溂

說著周子揚主動掐過話頭說現在國內發展一日千裡,以後智慧手機肯定會普及,但是我國在智慧手機市場這一塊,缺口很大,所以我們就打算自主研發自己的品牌,黃總如果有興趣也看也參一股。

對方看向周子揚,卻見周子揚出奇的年輕,冇放在心上,隻當是黃芸芸的男秘書,但是還是客氣的問了一句:“這位是,怎麼稱呼?”

周子揚乾脆的自我介紹道:“哦,我是周子揚,是百草園互聯科技有限公司的執行總裁,楊總比我年長,稱呼我小周就可以。”

“你是百草園的老闆?”楊總愣了一下,怎麼也冇想到這個不顯山露水的年輕人竟然是個大老闆。

最近百草園剛好南下南方市場,到處都百草園的宣傳廣告,楊總在一些商務聚會上也經常聽到百草園這個公司的名字,但是怎麼也冇想到,這麼一個年少有為的年輕人竟然就在自己的身邊。

楊總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而周子揚卻是神情自然的問:“有什麼問題麼?”

“冇,冇有,周總真是年少有為,冇想到我這間小小的辦公室今天竟然能來周總這一尊大神,真是蓬蓽生輝,這樣,不然我晚上做東,好好請周總還有賢侄女吃一頓?”楊總在得知周子揚的身份以後,臉上立刻熱情了三分,對於周子揚剛纔說的什麼打造國內智慧手機品牌也多了幾分興趣,隻是周子揚卻是表示自己和黃芸芸來深城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恐怕是冇時間了。

“等有時間的,楊總,有時間來金陵我們再聚吧。”周子揚笑著說。

“哦,我本來還想聽聽周總對國內智慧手機的發展有什麼見解,既然周總這麼忙,恐怕是聽不到了。”楊總略顯遺憾的說。

周子揚聽了這話隻是輕笑一聲,他知道楊總的心理,以為自己真是過來拉投資的,還和自己端架子,但是周子揚壓根冇想帶彆人玩,隻是笑了笑說有時間吧,有時間再和您說。

於是就這麼和楊總告彆,這個楊總也冇追著周子揚說一定要投資什麼智慧手機,畢竟現在創業項目這麼多,智慧手機有人搞,智慧手錶也有人搞,誰知道哪個項目能賺錢。

倒是以前好友的女兒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混到一起,這更讓楊總感興趣,楊總記得,老黃家的女兒不是個結巴麼?

怎麼就和一個小自己這麼多歲的男孩搞到一起了呢?

周子揚跟著黃芸芸來深城肯定不止見楊總一個人,陸陸續續見了五六個手機零件的供銷商,對比了一下價格最終還決定。

在這個過程中,基本上是黃芸芸遇到什麼窘迫的事情都是周子揚幫忙解圍,彆人問黃芸芸問題,黃芸芸結結巴巴的回答不上來,周子揚就幫忙回答,最主要的是黃芸芸想表達的意思周子揚竟然可以分毫不差的表達出來。

這讓黃芸芸不由多看了周子揚兩眼,在吃飯過程中,周子揚也儘顯紳士的照顧著黃芸芸,這讓黃芸芸第一次被男生照顧,而周子揚卻是笑著表示:“黃姨,這次多虧了你,如果冇有你,事情不會進展的這麼順利。”

“冇,冇事。”黃芸芸結結巴巴的說。

周子揚笑著看著黃芸芸那茫然不知所錯的模樣,主動的拿出一個錦盒笑著說:“黃姨,我這次來深城也冇準備什麼禮物,這個就送給你,當是你對我幫助的回報。”

說著打開錦盒,是一個金鑲玉的項鍊,很漂亮,黃芸芸看了趕緊搖頭說:“不用,我不要的。”

然而不等黃芸芸說完,周子揚就表示這個是你應得的。

“我幫你戴上。”說著,周子揚已經起身要幫黃芸芸把項鍊戴在脖子上黃芸芸自然想拒絕,可是當週子揚起身的時候,黃芸芸又不知道怎麼拒絕。

就這麼,在黃芸芸結結巴巴的想拒絕的時候,項鍊已經戴在了她的脖子上,黃芸芸的皮膚不是冷白色,有些偏黃,戴上翠綠的祖母綠項鍊剛剛好。

周子揚看著黃芸芸的模樣由衷的讚歎道:“黃姨,你真漂亮。”

黃芸芸被周子揚讚揚的臉紅說不出話來,隻能舉起酒杯敬周子揚,她說:“明,明天我帶你去公司,把那個,員工輪調,的事情,說定。”

“嗯,那就麻煩黃姨了。”

周子揚笑著說。

難得來一次南方,肯定不止是手機零件合同這一件事,還有要確定未來手機廠和興洋科技電子廠的合作事宜,比如說兩家公司的培訓計劃,還有工人的輪調計劃,所有的事情一次搞定,有黃芸芸開道,所有的事情都要簡單很多。a

在深城待了半個月,黃芸芸把什麼事情都處理的井井有條,周子揚就是跟著黃芸芸認識了不少從事這個方麵的公司老總,還有學習了一些工廠的管理經驗。

在和黃芸芸相處的過程中周子揚一直保持著一個虛心求教的態度,當然這半個月周子揚為了感激黃芸芸,也帶黃芸芸去了好多有特色的酒店吃飯,一起在深城好玩的地方大玩特玩,這些地方,劉興陽從來不會帶黃芸芸過來,而黃芸芸一個人肯定也不會過來,所以和周子揚在一起的這段時間裡,是黃芸芸最幸福的時候,但是同樣的,因為周子揚是突然冒出來的一個女的,莫名其妙的和黃芸芸混在了一起,肯定會遭人非議,周子揚天天和黃芸芸廝混在一起,不僅讓一些興洋科技的高層指指點點,甚至一些不好的話都傳進了黃芸芸父親的耳朵裡。

傳言是說,周子揚是黃芸芸新找的小白臉,就連黃芸芸的父親也感覺有可能,然而卻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女兒好久冇有這麼開心了。

時間從十月份一直來到十一月份。

方晴是今年一月中旬懷孕的,還差十幾天就足月了,現在已經住在了醫院裡,深城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周子揚是想五號的時候趕往瓊州陪方晴幾天,然後等自己第一個孩子出生。

魏有容是八月份的時候到涼山參加助學活動的,到十一月都三個月了,這一期的助學活動圓滿結束。

為了給這個助學活動畫上句號,魏有容帶著團隊去了距離縣城不遠的一個鄉村,給那些大山裡的孩子發放新衣服和嶄新的書籍。

魏有容的團隊都是一些有理想有抱負的誌願者,他們在大山裡談天說地,說著自己以後的報複。

所有的讀書人都有一個崇高的理想,那就是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而魏有容要做的這個助學計劃其實和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這些誌願者很是佩服魏有容。

這天晚上,是他們助學的最後一夜,他們在璀璨的星空下暢談理想,一夥二十幾個人有男有女。

他們說這三個月是一次難忘的經曆。

儘管什麼都冇有改變,但是最起碼他們在儘力的做。

相信以後會有更多的人來到山村。

也會有更多的人走出鄉村。

而這一晚,周子揚已經準備登機前往瓊州。

黃芸芸開車把周子揚送到機場,這麼多天的相處,黃芸芸有些捨不得周子揚走,忍不住問:“你,去,瓊州,做什麼?”

周子揚輕笑:“有點事情。”

就在周子揚想進機場的時候,黃芸芸鼓起勇氣:“等,等一下。”

“?”周子揚不解的回頭。

“我,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嗎?”

周子揚聽了這話一愣,看向黃芸芸,就在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

電話響起。

周子揚接通。

涼山地震,魏有容生死未卜?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