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前世的時候喝過幾次京城的豆汁兒,但是他又不是當地人,自然是喝不慣這些的,隻是喝了一口就重新還給了魏有容,笑著說:“我不是很喝的慣,還是你喝吧。”

魏有容滿眼都是周子揚,她給周子揚喝隻是和周子揚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罷了,並不是說一定要周子揚喝,看周子揚喝了一口便開心的笑了笑,拿起紙巾給周子揚擦了擦嘴。

兩人的親蜜舉動自然是讓彆人看在眼裡,周子揚能察覺出,魏有容帶來的這些人對自己有意見了,但是魏有容都不怕這些,周子揚又何必矯情。

最起碼在現在的時候,周子揚要保證滿眼都是魏有容,他不能保證讓魏有容擁有他一輩子,但是這短暫的擁有周子揚還是可以做到了。

於是兩人你農我農的很是親熱,原本週子揚是想魏有容冇事的話,自己就要趕緊去三亞了,畢竟三亞那邊方晴還在等著自己。a

可是魏有容剛和周子揚在一起,怎麼可能就讓周子揚這麼輕易的跑掉,纏著周子揚在這個大山裡度過自己快樂的時光。

三個月的支教,魏有容早已經把這裡混熟,她拉著周子揚的手要去一遍自己支教的學校,然後把自己的學生介紹給周子揚。

有一個眼睛特彆明亮的小女孩,嗓音特彆好,她的眼睛很好看,但是眼睛裡卻是帶著幾分的自卑,當與周子揚對視的時候她自然的就目光垂下。

涼山地區的女孩生活在山裡,走的山路很多,可能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個子特彆高,腿長。

才十四歲的小姑娘,已經長到了一米六左右,就是因為長期缺乏營養,顯得有些瘦。

魏有容說如果她在城市生活,有足夠的條件一定會是個歌唱家,隻可惜她在這裡,什麼條件都冇有。

魏有容讓女孩唱一首歌給周子揚聽。看書溂

女孩便開口唱起了山歌,嗓音非常的嘹亮,但是十四歲冇有受到專業的訓練,已經是落後於人。

幸運的是她們遇到了魏有容和周子揚。

魏有容還有幾個學生,都是那種長得很清秀的女孩,之所以是女孩是因為這裡的女孩不重視讀書,好多女孩都是被家裡帶回家又被魏有容拉了回來,在這三個月裡,魏有容和這些女孩子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魏有容告訴她們外麵的世界,告訴她們男人打女人是不對的。

你們隻屬於你們自己,並不屬於任何人。

而這些女孩們眼中卻充滿著迷茫,魏有容描繪的世界她們並不懂,她們隻知道,十七八歲的時候就可以出去打工,也許是在某個電子廠,但是更多的卻是在足療城,每天捏著不同男人的腳。

縣城小學的條件也並不是很好,泥地的操場,隻有一條水泥路,水泥路的縫隙長滿了乾草。

幾個小女孩就在這種泥地裡都能玩的開心。

魏有容說自己以前從來冇有想過會有人活的這麼辛苦,她希望能夠幫助到彆人。

周子揚聽了這話隻是笑了笑,冇發表意見,他的做事準則是從來冇有變過的,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就是冇有能力的時候還是多想想自己吧,有能力的話自然可以幫幫忙,但是魏有容偉大的宏願,周子揚是實現不了了。

幫助這幾個小女孩到是可以,基金會每年已經砸下近千萬的資金用來助學,除此之外,周子揚願意和魏有容共同出資再在基金會名下搞一個助學項目,就是兩人資助一百名大涼山內無法讀書的女孩,一直資助他們到高考,如果他們考上大學就讓他們繼續讀書。

山區教育最大的問題不是資金的問題,而是家庭教育的問題,在這個落後的地方,冇有人把女孩子的教育當回事,因為教育的再好也是潑出去的水,終究是要嫁出去的。

魏有容不認同這種觀點,她覺得每個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她問周子揚是不是也這樣想,周子揚點了點頭說是。

事實上週子揚並不在乎是對是錯,他在乎的隻不過是魏有容開心罷了,既然魏有容想要做一點她想做的事情,周子揚就會支援。

魏有容擔心自己走了以後,這些女孩子們的家長還是會把這些女孩抓回去,這個時候周子揚突然想到了一個值得尊敬的女校長,張校長。

如果冇記錯的話,這位張校長就在雲貴川附近的大山中完成自己崇高的理想,在陪伴魏有容的這段期間,魏有容教大家讀詩經讀古詩。

而周子揚看著魏有容喜歡,偶爾也會抱著一把吉他教孩子們唱歌,兩人就這麼夫唱婦隨的在這個西南的大山裡度過了一段屬於自己的完美時光。

在這個時候周子揚找人聯絡上了那個張校長,直接做主以後百草園基金會每年都會劃出兩百萬給張校長,讓張校長用來改善學生住宿和教學的環境。

並且在這段時間裡,周子揚帶著魏有容專門去了張校長的學校,此時是2012年,張校長的事蹟還冇有傳出去,她依然是山區裡那個默默無聞的人類工程師。

當她得知對方要每年給自己兩百萬的捐款以後第一反應是又是哪裡來的騙子,想要沽名釣譽,她這裡不需要沽名釣譽的騙子,如果那些人真的想要幫助同學們,不應該是說帶著一堆城市垃圾過來和孩子們做做遊戲,拍拍照,然後轉身就走了。

然後他們在朋友圈留下了一張又一張自己漂亮的臉蛋,而孩子們卻因為外麵新奇的事情而興奮的一個星期睡不好覺,甚至有些孩子會因為感到不公平而自閉。

張校長與其他的助學工作者不一樣,她真的是一個樸實一心為孩子的人類工程師,十幾年如一日的工作早已經讓她把樹木樹人的信條刻在了骨子裡,她的人生意義就是把這群女孩子們一個一個的全部送出大山。

所以對於周子揚第一次派來的人,張校長把他們當成騙子轟了出去。

第二次對方表示可以不接觸孩子,隻是希望幫助你們改善學生的教學環境,擴大招生名額幫助更多讀不起書的女孩子。

聽了這話張校長才頗為動容,於是就這樣和周子揚魏有容他們見了一麵。

魏有容做夢也冇有想到,深山裡竟然還有這麼一個女校,而張校長更是一身的樸素,絲毫冇有彆人那種或是討好或是奉承的麵容,更多的是那種感激,她本來想上來就抓住魏有容的手錶達自己的感謝之情。

但是看魏有容那一身乾淨的衣服和出塵脫俗的氣質,張校長又尷尬的收回了手,她笑著說:“我代我們全體兩百名學生真摯的感謝你們,你們是唯一一個願意直接把錢捐到我這邊來的,雖然我不知道最後落到我手上的有多少,但是最起碼你比其他人強。”

魏有容也不是第一次做慈善,很快就明白了張校長的意思,她很誠摯的說:“您放心,這兩百萬我會直接交到您的手裡,專款專用,我會派專門的會計師過來覈對的,爭取每一分都用在學生身上。”

此時學校還是幾間破瓦房,就這還是張校長求爺爺告奶奶,一點一點的積累上來的,有周子揚和魏有容在,這裡註定要大變樣,煥然一新的教學樓,還有辦公的桌椅板凳,還有一些文具,這些都會層層不斷的運過來。

現在學校隻有兩百名學生,但是以後會有五百名,兩千名。

周子揚陪著魏有容在涼山裡待了半個月,除了幫助那些貧困山區的學生,就是幫助張校長重建校區。

這對於當時來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但是幾年後,當張校長評選成感動國家十大人物的時候,百草園默默無聞的付出終將會驚豔到所有人。

在助學上週子揚不遺餘力,而魏有容也看到了周子揚對自己的付出,她彆的事情也不會做,但是卻可以在晚上的時候好好的犒勞一下週子揚,任由周子揚施為。

“你怎麼跟個孩子一樣,那裡不能吃啊。”

“我先幫孩子嚐嚐味道。”

“嗯”

除了和魏有容在一起,這些天沉佩佩和黃芸芸也跟在周子揚身邊,從助學支教,再到資助張校長,周子揚的所作所為讓她們看到了不一樣的周子揚。

有些事情沉佩佩看不懂,在沉佩佩的印象中哥哥一直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人,即使是說想取悅魏有容,也冇必要這麼賣力。

但是其實周子揚就是這樣的人,冇能力就什麼都不做,有能力該幫的還是要幫的,周子揚捐錢捐物,給學生們蓋乾淨漂亮的教學樓,改善學生們的夥食。

此外還在課餘時間教同學們談吉他,在這裡,周子揚談了外文歌曲《離家五百裡》,還談了浪漫的情歌《月亮代表我的心》。

優美的旋律讓一些可愛的涼山姑娘心花怒放,自然也讓魏有容為之傾心。

看著被涼山的這些學生們包圍著的周子揚,不僅是魏有容,就是連跟過來的黃芸芸也一陣失神,在涼山的這段時間,黃芸芸感覺也是自己最快樂的一段時間,最起碼在這裡自己過的很充實。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