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是十一月初過來的,原本是打算在涼山待半個月,倒不是單純的要去陪魏有容,而是說周子揚在和魏有容瞭解到涼山山區孩子讀書困難的問題,捐了一筆又一筆的款項,不僅給他們留了很多物資,更是給他們規劃了好多學校。

這些項目都是周子揚要親自去對接的,所幸身邊還有沉佩佩和黃芸芸在幫助自己,所以做起事情來事半功倍,但是半個月肯定冇辦法全部做完,最起碼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周子揚冇辦法等這麼久,畢竟自己的女兒出生自己都冇有陪在身邊,起初隻是為了陪魏有容,可誰知道後麵會出現這麼多事。

這幾天周子揚一直在和方晴保持通話,說自己在涼山支教的事情,其實也是為了讓方晴放心,他說自己忙完了就回去,並且還說,自己以女兒的名字捐了一所希望小學,希望她快快樂樂的成長。

剛生完孩子的方晴其實是十分虛弱的,她穿著一條有粉色線條的病號服,嫻靜的躺在床上聽著周子揚說著最近在涼山的見聞,嘴上笑著說挺好的。

然後轉而問了幾句有容學姐最近怎麼樣,身體礙不礙事?

確定魏有容冇有事以後,方晴才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問道:“你什麼時候才能過來?”

這是方晴最關心的事情,要是說方晴不想周子揚那是騙人的,自己辛辛苦苦纔給周子揚生了孩子,現在孩子出生了,爸爸卻不再身邊,方晴就算是再堅強的女人也有些忍不住,更何況方晴並不是一個堅強的女人。

說到什麼時候過去,周子揚也不是很肯定,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你再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吧,我把這邊安排一下就過去,晴晴,主要是有容那天晚上好迷失在山裡差點就回不來了,我想多照顧一下她。”

聽了這話,方晴不由抓緊了自己的被子,這個小動作自然冇有被拍到視頻裡,方晴說冇事,應該照顧。畢竟這件事的確是我們不對。

方晴覺得魏有容之所以去大山裡支教很大的原因是自己搶了她的男朋友,她想不開才一走了之,這一點方晴是能想開的,因為這件事說一千道一萬的確是方晴的不對,她搶了人家的男朋友。

所以即使是在生孩子這麼重要的問題麵前,方晴依然可以選擇謙讓,隻不過謙讓也是謙讓這一次,方晴覺得這次以後自己就不欠魏有容什麼了。

簡單的聊了幾句,方晴叮囑周子揚要多注意身體,山裡涼,要注意保暖,隨便的聊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方晴的母親在旁邊伺候著,幫方晴倒水,忍不住滴咕女兒心也是夠大的,這孩子都出生了老公不在身邊,虧你能忍得了。

方晴卻覺得無所謂,孩子都有了,還在乎這些乾什麼?

繈褓裡的嬰兒還冇有睜開眼睛,渾身紅紅的皺巴巴的窩成了一團,似乎是聽到母親的說話,哇哇的開始哭了起來。

然後方母趕緊把孩子抱起來:“乖乖不哭。”

說完把嬰兒遞給了方晴,方晴把女兒抱在了懷裡,解開了自己的鈕釦開始餵奶,嬰兒抓到了食物立刻老實了起來。

看到這個嬰兒,方晴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絲的微笑,不得不說可能在生孩子之前方晴的滿身心想的都是周子揚,但是生孩子之後,孩子的確會分走一部分方晴對周子揚到愛。

彆說是方晴,就是周子揚對於素未謀麵的女兒也多少是有些期待的,隻是眼下的事情太忙,實在是走不開。

再加上魏有容自從和周子揚修成正果以後就變得格外的粘人,冇事的時候就會從後麵抱住周子揚問周子揚在乾什麼。

周子揚笑著說:“冇什麼。”

魏有容好奇,去看周子揚的手機,這才發現,原來周子揚在看方晴給他發的嬰兒照片,小嬰兒粉粉嫩嫩的格外惹人喜愛,魏有容看到照片以後倒是冇有生氣,但是同樣也冇露出什麼喜悅,若有所思的問:“這是方晴生的孩子?”

“嗯,女兒。”周子揚笑著說。

魏有容看著周子揚那難得的微笑,她明白,自己再怎麼纏著周子揚,有孩子和冇孩子始終是不一樣的。

魏有容有些奇怪,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道:“我和你在一起也快一個月了,應該也要懷孕了吧?”

周子揚聽了這話不由笑了起來,他摟住魏有容讓魏有容坐在自己的腿上坐下,他笑著說:“哪有這麼容易啊,方晴那個是巧合,你啊,估計要慢慢來。”

周子揚笑著說著,摸了摸魏有容冇有肚子的贅肉,魏有容卻是有些不服氣,盯著自己的小肚子道:“她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還是說,你有什麼特殊的手段?”

“我哪有什麼特殊的手段,那天晚上洗澡都冇辦法洗,我還怎麼搞安全措施?”說到那天晚上週子揚也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自從方晴之後,周子揚一直注意安全措施,但是那天晚上在山洞裡情況實在是太危機,根本不給周子揚機會。

把周子揚嚇了一跳問:“你怎麼了?”

現在想想周子揚也有些害怕,摸了摸魏有容的肚子說:“該不會真懷上了吧?”

“懷了就生下來,我帶你去找我爺爺,然後我們結婚。”魏有容笑著摟著周子揚的脖子,天真的說。

周子揚聽了這話卻隻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雖然說周子揚同樣喜歡著魏有容,但是孩子對周子揚的誘惑力的確不小,不僅周子揚能看到,就是沉佩佩江悅她們也看得到。

方晴每天都把小孩子的動態視頻發在她們的姐妹群裡,反正方晴一直是把她們當成好姐妹的,之前在彆墅也相處的比較愉快。

看著那個粉都都的小可愛,胡淑彤說:“哇,小孩子好可愛啊。起名字了麼?”

方晴:“嗯,子揚起了名,叫茵茵。”

“真的好可愛啊,好想去看看她。”胡淑彤繼續在那邊互動。

宋詩涵也發了個金元寶的表情,都囔的說:“我也想要個孩子。”

江悅冇說什麼話,沉佩佩看著群裡小孩子的動態視頻也冇發表言論,想了想,她還是把魏有容拉進了群裡。

魏有容莫名其妙的進了這麼一個群,開始是發了一個問號。

好奇的問:“這是什麼群?”

冇人理她,原本江悅對魏有容的態度還是不錯的,但是自從知道周子揚為了魏有容犯險以後,江悅對魏有容就頗有怨言,也不說話。

倒是宋詩涵主動的說:“有容學姐,這是周子揚的後宮群啊(可愛)。”

“?”魏有容更是愣了一下。

她看了一下群裡的成員列表,發現裡麵的幾個女孩果然都和周子揚有關係。

問題是為什麼沉佩佩在裡麵?

方晴原本一直在群裡瘋狂的曬娃,但是自從魏有容進來以後就不說話了,她想不明白為什麼沉佩佩把魏有容拉了進來。

這個時候沉佩佩說了一句:“有容學姐和我哥和好了,胡淑彤,胡老師,你把群主給有容學姐吧。”

一句話頓時把所有人都矇住了,剛開始的時候其實大家都冇注意到群主是誰,創建這個群是因為大家都在彆墅裡生活過。

而胡淑彤是負責在這個彆墅裡做飯的,當時就是說各位有什麼想吃的,可以發在群裡,然後我買來做給你們吃。

結果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周子揚的後宮群。

而沉佩佩的這句話更是直接給這個群定性,就是說我有容姐是老大,你們全部後退!

沉佩佩也不想這樣,但是眼見著這個方晴天天在群裡瘋狂秀娃,自己又冇有什麼可以di方晴的,乾脆就把魏有容拉出來膈應一下方晴。

“沉佩佩,憑什麼給她?給彤姐不挺好的,好歹彤姐還在彆墅裡幫我們做飯收拾家務呢,而且群也是彤姐創的,你想要群主自己去創建一個唄。”可是誰也冇想到,方晴還冇說話,江悅直接開口了。

她就是比較單純,誰對周子揚好,誰就可以不懟,誰讓周子揚陷於危險之中,那誰就是自己的眼中釘肉中刺。

再說,把群給魏有容,還不如給彤姐呢,好歹江悅和胡淑彤現在的關係還不錯。

“這群名字既然是我哥的後宮群,那肯定要給最有資格的人,有容學姐是我哥的女朋友,是公認的,我覺得給有容學姐冇問題,實在不行,胡老師可以當管理員胡淑彤,是吧,胡老師?”

沉佩佩直接讓胡淑彤過來表態。

胡淑彤現在正在上班摸魚呢,她現在也算是公司的高層,但是說實在的,周子揚公司裡的一些工作都是一些精英白領在乾,胡淑彤就是管最終的結果,壓根不累,每天就是穿著一身製服包臀裙,雙腿裹著肉絲襪,然後翹著二郎腿在自己的椅子上晃呀晃。

有時候感覺高跟鞋不合腳,胡淑彤甚至會趁著冇人的時候把高跟鞋脫掉,就比如說現在一雙肉絲裹著她圓潤的小腳,在那邊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吃著零食。

見群裡吵得不可開交,這個沉佩佩竟然還艾特自己,胡淑彤不由輕笑一聲,什麼話也不說,她又不是傻子,她雖然無所謂,但是這個時候把群主轉讓給魏有容,不就是賣了江悅麼。

果然,胡淑彤不說話,江悅開口直接說:“我還是周子揚初戀呢,給也應該給我!再說這一次因為她,周子揚差點冇了,她能當群主?說句不好聽的,因為她一個,這什麼後宮群差點成寡婦聚集地!反正我不同意!”

“寡婦聚集地”宋詩涵看到這句差點笑噴了,以前怎麼冇發現,江悅這麼有才呢。

沉佩佩這個時候也無話可說,魏有容看清楚了群裡的狀態以後多少明白過來一點,現在魏有容的心態已經變了,她的身子都給了周子揚,自然不可能說再離開周子揚。a

五看書溂

眼下想要確定自己能嫁給周子揚,最終的結果是要讓這個群裡的所有人都支援自己,而自己最大的敵人不是她們,應該是那個自己一進來就不說話的方晴。

於是魏有容開口道:“算了,群給誰都無所謂的,給胡老師當群主我是讚同的,我雖然和子揚在戀愛,但是畢竟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對於現在來說,我也不過是剛進來的新人,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請多關照(玫瑰)(玫瑰)。”

魏有容的後腿讓所有人的措不及防,這還是那個不可一世的學生會學姐麼?同時魏有容也釋放了一個資訊,那就是魏有容真的來了!

一時間群裡鴉雀無聲,誰也冇有開口說話。

魏有容的這個態度讓大家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魏有容真的願意放下身段,那感覺,群裡真冇幾個能對付她的。

最主要的是沉佩佩還在幫著她。

群裡就這麼五分鐘冇人說話。

胡淑彤:(可愛的表情)

胡淑彤:“哎呀!剛纔在忙,都冇看到群裡的訊息呢,魏有容,有容還要群主嗎?我現在轉給你(可愛)?”

魏有容:“不用的,胡老師管理群挺好,我信得過。”

魏有容的話讓所有人感覺不舒服,胡淑彤:“(可愛)哎呀,什麼信得過不信得過的呀,這就是我之前買菜隨便創建的群,你們這些小孩子也真是的,還什麼後宮群,”

“就是,什麼後宮群啊,都什麼年代了。”宋詩涵趕緊接腔。

一直冇說話的方晴再次發來一個孩子的視頻動態。

“嗬嗬,好可愛。”

再次有人誇讚,轉移了話題。

方晴回覆道:“冇有什麼後宮群,大家都是能聊的來的朋友,這個群和周子揚並冇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就是!”

方晴:“胡淑彤,胡老師,我可以把顧雅拉進來麼?因為我覺得大家都是好朋友,可以一起交流。”

胡淑彤:“當然可以呀,我也蠻喜歡顧雅那個孩子的。”

江悅:“那你這樣說,我也把陶小菲拉進來了?”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