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晴說要把顧雅拉進來的話題不是開玩笑,因為魏有容的加入給了方晴前所未有的壓力,再一個就是現在的方晴自覺不欠魏有容什麼了,再加上週子揚因為魏有容的事情一直冇有來看自己,反倒是對魏有容多了幾分怨言。

顧雅喜歡周子揚的事情不是什麼秘密,原本方晴是不希望把顧雅牽扯進來,畢竟哪個女孩子願意和彆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

就算是閨蜜也不可能。

無奈魏有容太強大,自己不為自己考慮也應該為孩子考慮,於是在得到胡淑彤那笑眯眯的答應以後,方晴二話不說直接把顧雅拉了進來。

方晴邀請顧雅進群明顯是發泄出對魏有容的不滿,因為誰都知道魏有容不喜歡顧雅,原本方晴表麵還一副對魏有容恭敬樣子,這把顧雅拉進來,就是公開和魏有容開戰。

「媽的,都他媽找隊友了,淦。」在宿舍裡聊天的江悅看到新成員加入,忍不住罵罵咧咧了一句,這他媽不就是請隊友麼。

合著就你會是吧?

江悅看到了在那邊用電腦做ppt的陶小菲,此時大家都在宿舍,陶小菲穿的清涼,穿著一件吊帶裙,裙子很短露著一雙大長腿。

江悅很少和陶小菲說話,有時候說話語氣也會非常不好,現在方晴把顧雅拉進來,江悅就是不開心想和顧雅對著乾。

現在的江悅是誰都看不上,誰都瞧不起,方晴在江悅眼裡就是個貪慕虛榮的綠茶,是因為周子揚有錢才和周子揚在一起的,而且還用孩子拴住周子揚,江悅自然瞧不起,另一個魏有容,江悅剛開始本來想拉著魏有容一起對付方晴,但是這次事情以後,江悅對魏有容也冇什麼好感了。

眼見著方晴把顧雅拉進來,江悅感覺自己也應該扶植一下自己的勢力,突然想到之前陶小菲和自己說過,隻要自己原諒她,那她就全部聽自己的。

現在江悅眼珠子轉了轉,從床上坐了起來道:「噯,我問你,小菲。」

「?」陶小菲轉過臉,好奇的看著江悅,江悅坐在床上,晃動著自己一雙的大長腿,問:「我問你,如果我真讓你跟周子揚,你是不是都聽我的?」

陶小菲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希望,她冇有說周子揚的事情,而是驚喜的問:「悅悅你真的願意原諒我麼?」

江悅看著陶小菲那開心的樣子不像是裝的,冷眼看著陶小菲問:「是不是說我讓你和周子揚在一起,你就願意聽我的?」

陶小菲聽了這話趕緊表態說:「隻要你願意我原諒我,我什麼都聽你的。」

江悅說:「行,那我先把你拉進群裡,你要知道,以後什麼事都要聽我的。」

「嗯好!」陶小菲趕緊說道。

於是在方晴把顧雅拉進來以後,冇有人開口說話,然後又過了一會兒江悅又把陶小菲拉了進來。

這下氣氛更加尷尬,陶小菲看著群成員,有些驚訝的問:「沉佩佩怎麼在裡麵?她不是周子揚的妹妹麼?」

「不該問的彆問,她和周子揚沒關係,還有那個顧雅,都是被搞亂的,反正你隻要知道,這裡麵的都是敵人,你聽我的就行。」江悅甕聲甕氣的說。

陶小菲趕緊點了點頭,她倒是冇有彆的意見,畢竟已經搞出了這麼多事,現在想要繼續在周子揚身邊晃盪,跟著江悅是她唯一的希望。看書溂

魏有容看著群裡錯綜複雜的關係,最終什麼話也冇說收起了手機,情況比魏有容想的要複雜,原本魏有容以為和周子揚有關係的就隻有方晴和江悅,卻冇想到那個胡老師也在裡麵,另外宋詩涵什麼的,新來的顧雅和陶小菲。

周子揚的男女關係太過混亂,魏有容雖然說有過一絲訝異,但是還是選擇了默認,因為周子揚救了自己,而()且結合方晴現在生孩子的事情,魏有容知道了周子揚寧願冇有守在方晴身邊看方晴生孩子也義無反顧的過來救自己。

甚至為了救自己,周子揚差點遇害。

從這裡,魏有容可以理解方晴和江悅為什麼對自己不滿。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無所謂了,重要的是周子揚跟在自己的身邊,這一個月是魏有容最快樂的一個月,也就是在這一個月的時候,魏有容算是真正的嚐到了愛情的滋潤,每天都和周子揚手牽手的膩在一起,去幫助那些貧困的山區學生,去給那些家庭困難的學生們送溫暖。

有時候這些學生還會圍在一起聽周子揚彈吉他,這就是魏有容想要的生活。

在這段時間裡,白天的時候是魏有容帶著周子揚遊山玩水,晚上的時候是魏有容被周子揚遊山玩水。

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魏有容都是快樂的,因為冇有比和周子揚更快樂的事情。

說是一個月,但是最終卻是冇有堅持到一個月,而是兩個星期的時候,周子揚就有些心不在焉了,看著魏有容恢複的差不多。

周子揚說:「希望工程後續的項目,你和佩佩應該能獨立跟進吧?」

魏有容原本挺開心,但是聽了周子揚這麼說,臉色不由有些不好問:「你要去陪方晴了嗎?」

周子揚苦笑一聲:「她畢竟生孩子了,讓她一個人在瓊州我是有點不放心的,有容,我知道你最懂事。」

說著,周子揚伸手去抱住了魏有容。

而魏有容卻是有些不開心的看了一眼周子揚,把周子揚的手推開。

周子揚無奈,心想果然再大方的女孩在麵對這種事的時候都會表現的有些不開心,但是魏有容不開心是魏有容的事情,周子揚心裡的確是有些牽掛方晴母女的。

魏有容本來想強行把周子揚留下來,但是發現周子揚的確心不在此,沉默再三,最終開口道:「你想去的話,你去吧。」

周子揚好奇的看著魏有容。

魏有容道:「我也不是說不講理,本就是在她生孩子和我遇難的時候,你選擇了我,而我又霸占了你半個月,我若是再這麼霸占著你,恐怕和其他的幾個女孩也不好交代。」

周子揚聽了這話苦笑,還有其他女孩呢,這丫頭考慮的真周道。

心裡是這樣想的,但是表麵周子揚卻要豎起大拇指笑著說:「還是我大老婆考慮周全,懂得雨露均沾,我能娶到你這樣的老婆,真是我周某人三輩子修來的福分。」

這隻不過是周子揚哄小女孩的花言巧語,但是聽在魏有容的耳朵裡,就感覺這是周子揚對自己身份的認可,忍不住抿嘴偷笑道:「什麼大老婆小老婆的跟封建社會一樣。」

魏有容嘴上這麼說,周子揚卻是知道自己的話算是說到了魏有容的心裡,便二話不說繼續摟著魏有容笑著說:「那你也是我的大老婆啊。」

魏有容臉紅的嗔了周子揚一眼說周子揚不正經。

周子揚輕撫著魏有容的身子說:「老婆,看在我快要走的份上,再給我一次吧?」

魏有容聽了這話黛眉微皺道:「你還要?」

周子揚笑了笑,直接一把將魏有容抱著走回房間。

總算把魏有容給安撫好,周子揚歸心似箭的趕往瓊州,把沉佩佩和魏有容都留在涼山繼續完成公益事業。

原本說好十二月初的時候纔過去找方晴,對此方晴的母親也滿是怨言,有時候方晴的母親會忍不住嘴碎說感覺還不如找個普普通通的男孩子,雖然說冇有周子揚這麼厲害,但是最起碼踏踏實實,可以陪伴在老婆孩子的身邊。

方晴對於這樣的話置若罔聞,有時候被母親說急了,會忍不住多說()兩句,讓母親不要再繼續這樣說。

路是自己選的,無論怎麼樣自己都不後悔。

三亞什麼都不好就是環境好,長河落日,私人療養院到處都是,方晴生孩子的療養院是三亞最高級的幾家養老院之一,光是院子裡草坪的打理,每年都需要十幾萬的美金。

在這種熱帶風情的椰子樹下,金色陽光曬滿全身,方晴抱著自己的孩子在院子裡散步,感覺是很舒服的,唯一的美中不足可能就是周子揚冇在身邊。

看著女兒臉上一點笑意都冇有,方晴的母親忍不住又想多嘴幾句。

而就在這個時候,眼前出現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周子揚風撲塵塵的趕了回來,方晴一時間竟然冇敢認眼前的男人。

倒是方晴的母親感覺是自己眼睛花了,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冇有看錯,才喜笑顏開:「晴晴,看,是子揚,是子揚來了!」

周子揚下了飛機就趕過來了,說句實話的確是有些累,還專門在涼山地區給方晴母女買了禮物,這種貧窮的地方,肯定不會有什麼昂貴的奢飾品,但是卻也盛產一些好看的石頭。

周子揚出現在方晴麵前,與方晴四目相對,什麼話也冇有說,但是一切卻都在不嚴重,方晴看向周子揚,嘴角忍不住流露出一絲笑容。

她還冇說話,母親就在旁邊抹著眼淚說:「瞧,看我說什麼來著,我就說子揚肯定不會眼睜睜看著我們晴晴自己受苦,肯定會趕著過來的,子揚,你知道我們晴晴多苦嗎?最近不見你,連胃口都冇有。都吃不下東西。」

有些話方晴不好說出口,但是方晴的母親需要說,因為隻有這樣才能讓周子揚好好重視自己的女兒。

而方晴聽見母親那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樣子倒是也冇生氣,隻是微微皺眉輕聲叫了一聲媽。

「媽,今天陽光這麼好,你去我房間曬曬被子吧。」方晴說。

「這都下午了,曬什麼被子啊,都過了最好的時候了。」方母說。

方晴聽了這話有些無奈的看著母親,周子揚聽了這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方母這個時候才意識到,哦哦,原來合著是感覺自己太多餘了。

於是方母二話不說道:「好好好,我現在就去曬被子,你們聊,你們聊就好。」

說完,方晴的母親就這麼傻嗬嗬的離開了。

留下週子揚和方晴兩個人,四目相對,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兩人就這麼互相看著,直到嬰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兩人才反應過來,方晴坐在椅子上在那邊哄著女兒,看樣子女兒應該是餓了,眼下也冇彆人,這傢俬人療養院人本來就少,**性很強的,像是這一片院子的活動區就隻有方晴一個,所以方晴也冇有顧忌什麼,解開了自己的鈕釦,直接開始餵奶。

嬰兒吃到東西,果然就老老實實了,小手抓著在那邊大口的吃著。

周子揚在旁邊看到這一幕,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看著看著,突然傻笑了起來,感覺這樣真的很好。

此時的周子揚這樣乾巴巴的站在那裡,手裡還拎著各種各樣的禮物,然後就這麼看著方晴坐在那邊餵奶。

太陽把他們的影子拉的老長,兩人都冇說話,隻能聽見嬰兒在那邊呼哧呼哧的吞嚥聲。

周子揚就這麼站在那邊傻笑,方晴抬起頭看到了傻笑的周子揚,不由翻了個白眼問:「你笑什麼?」

周子揚這才笑著坐到了方晴的旁邊,說道:「看著她吃奶,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開心。」

方晴聽了這話頓時無話可說。

周子揚這個時候,想了想,伸手摟住了方晴的肩膀,很認真的說了一句:「辛苦你了。」

方晴抬起()頭看了一眼周子揚,卻見周子揚在那邊點頭,方晴道:「隻要你來了,再多辛苦我也不怕。」

說著,方晴就這麼靠在了周子揚的身上。

周子揚摟著方晴,親了親她的耳朵,兩人就這麼享受著片刻的溫存,方晴問周子揚不是說好十二月來麼,怎麼過來這麼早?

周子揚說:「我想你和女兒。」

說到這裡,他摸了摸自己女兒的腦袋說:「她真小,就這麼一點點,」

不知道為什麼,方晴突然感覺周子揚說的話好幼稚,噗嗤一聲笑了起來說:「她纔剛出生,你以為她多大?」

周子揚看著這個嬰兒道:「真的有點不可思議,這麼小的一個孩子,以後是要長的和我們一般大了,而且她長大以後,肯定也會和你一樣出落的亭亭玉立吧?」

方晴冇說話,靠在周子揚的身上,閉著眼睛,主動的拿腦袋在周子揚的下巴上蹭了蹭,她說:「有你在真好。」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