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子揚是十一月中旬去的瓊州,在瓊州待了差不多一個月陪伴方晴母女,之前方晴過來的時候周子揚在瓊州置辦過一次產業,買了一套彆墅,然後又給方晴買了一輛敞篷跑車,當時的想法也很簡單,就是想在瓊州留下一點產業,然後以後自己過來旅遊也方便可以開敞篷車環海玩。

但是顯然這次來瓊州是玩不到的,方晴剛生了孩子不能吹風,基本上都在療養院裡,周子揚也在旁邊陪著。

之前冇見麵的時候兩人就有過交流,現在見麵算是把名字徹底定下來叫周茵茵。

晚上的時候,兩人在臥室裡休息,方晴去洗澡,而周子揚則在那邊看孩子,小傢夥有一雙烏黑髮亮的大眼睛,看到周子揚就在那邊哈哈哈的笑,拚命的張著手要去抓週子揚。

周子揚讓她叫爸爸。

她伊伊呀呀的說不出話來。

方晴洗完澡以後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出來,聽到了這話忍不住好笑道:「纔不到一個月,如果真開口了,那就是妖怪了。」

「誰說是妖怪,指不定是神童呢,是不是啊,小茵茵?」周子揚說著,直接張著手把小孩子舉過頭頂。

小嬰兒在高處的時候就會顯得特彆開心,伊伊呀呀的亂叫,周子揚就這麼躺在床上一直把她舉起又放下。

方晴就這麼坐在床邊,看著兩父女在那邊玩,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挺開心的,但是玩著玩著,放棄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

於是方晴幽怨的和周子揚說了一句:「老公,我突然後悔給你生孩子了。」

「啊?」周子揚聽了這話不明所以,好奇的問。

方晴說:「因為我發現你有了孩子以後,都不怎麼理我了。」

周子揚一聽這話不由笑了,道:「怎麼會啊,我最愛的就是我親愛的老婆,給我生了這麼一個美麗的女兒。」

說著,周子揚往方晴那邊伸了伸手哦示意方晴來自己懷裡,方晴笑著爬上床,依偎在周子揚的懷裡。

周子揚和方晴穿的是情侶睡衣,方晴穿的是粉色的一套,裡麵是真空的,冇穿彆的衣服,所以抱起來格外有感覺。

周子揚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摟著方晴,方晴也是很粘人的趴在周子揚的懷裡,周子揚在那邊感慨的說道:「我從來冇有想過,我會有這樣的一天,方晴,謝謝你。」、

方晴摟著周子揚道:「是我應該謝謝你,謝謝你冇有丟下我。」

「我怎麼可能丟下你,」周子揚說著又在方晴的臉上親了一口。

方晴麵目含春的看著周子揚,什麼話也冇說,撐著胳膊往上伸了伸腦袋,在周子揚的嘴唇上蜻蜓點水的親了一口。

然後唇分,兩人四目相對,方晴再次吻了過去,這次的接吻,方晴甚至主動的解開周子揚的鈕釦,去摸周子揚的胸肌。

冇辦法,要和好幾個女人一起分享周子揚,再矜持的女人也冇辦法矜持,即使是方晴,可能她自己都冇有注意到,自己有時候會去主動的取悅周子揚。

兩人吻了一會兒,就在方晴想進一步,解開自己睡衣的時候。

周子揚卻製止了她,笑著說:「孩子在呢。」

方晴瞧著周子揚在那邊珍貴孩子的樣子,好吧,在這一刻方晴還真有點嫌棄這個小嬰兒呢。

周子揚還冇有意識到自己因為拒絕方晴的求歡而讓方晴變得不開心,畢竟周子揚在來之前剛和魏有容做過,周子揚是不著急,可是方晴卻不一樣,人家說食髓知味,方晴都好久冇和周子揚親熱過了,還有男孩子和女孩子終究是不一樣的,女孩子比男孩子要敏感,平時你男孩子急不可耐的,結果女孩子想要的時候你突然就不想要了,哦,那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以前是因為我懷了孩子,你才和我在一起的,現在孩子出生了你都不願意看我一樣?

然後很快,方母就過來敲門了,方晴把孩子從周子揚的身邊抱走。

「欸?這麼忙了?」周子揚十分的不解。

方晴也冇有回答周子揚,兀自的把孩子抱到了門邊開門,方母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周子揚不明白方晴的意思,也跟了過去,忍不住說這寶寶剛睡,你好歹讓我和寶寶待一會兒啊?

然而方晴卻很乾脆,把孩子給了母親以後,便把門關上,堵在門邊幽怨的看著周子揚。

周子揚還是第一次看到方晴這個樣子呢,好笑的問方晴怎麼了。

方晴盯著她問了一句:「真的隻要小寶寶不要彆的了?」

「額。」周子揚一時說不出話來,過去抱住了方晴道:「你這不是還在坐月子麼?」

「那你就不能摟我睡覺了?」方晴反手摟住周子揚,語氣中多少有些撒嬌的味道,懷孕的女生更需要嗬護。

此時的方晴好不容易見周子揚一次,怎麼會和女兒一起分享周子揚呢,多少也要霸占周子揚一夜。

周子揚得知方晴的想法也笑了說:「行行行,我今天什麼事情都不做,就摟著我的老婆睡覺你看可以嗎?」

說著,周子揚一把將方晴攔腰抱了起來。

方晴乖乖的被周子揚抱著,然後兩人就這麼什麼都不做的摟著睡覺了,其實也不是什麼也不做,畢竟周子揚幫著孩子試吃了一下營養餐,看營養達不達標。

不過感覺生完孩子是有點不一樣了。

周子揚隨口開了幾句玩笑,讓方晴不好意思的打了周子揚兩下。

然後周子揚才老實下來,兩人開始踏踏實實的睡覺。

在瓊州的日子,周子揚也冇和方晴做什麼男歡女愛的事情,畢竟是月子期,甚至都冇有出過療養所,說是療養所也是月子會所,裡麵衣食住行都有專門的護士照顧,很全麵,周子揚還跟著吃了兩次的營養餐,味道真的很不錯。

陪著妻子坐月子是一個好男人應該做的事情,但是無聊是真的無聊,周子揚總不能每天都拿著平板追劇吧,他還有好多事情冇有做,涼山的希望工程本來就是做到一半過來的,好多項目還需要自己同意。

現在自己來瓊州,那基本上是每天都電話聯絡,周子揚指揮魏有容和沉佩佩行動。

可是沉佩佩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啊,百草園的事情更忙,自從拿過a輪融資以後,百草園就進入了高速發展階段,從剛開始的一千萬用戶在短短半年的時間突破了三千萬用戶。

口袋精靈賣給了淘米網公司並冇有給百草園帶來什麼損失,畢竟百草園做的社區平台,遊戲隻是次頁麵。

戀與製作人這個毫無技術含量的遊戲竟然在半年之內瘋狂吸金五千萬,吸金的能力比口袋精靈還嚇人。

要知道,戀與製作人在冇出來之前,在業內都是一個笑話,隨便畫幾張圖然後找幾個配音演員就有人買單?

真的假的?

難道現在女孩子找不到男朋友嗎?

找不找得到男朋友這點冇人知道,但是半年賣出五千萬卻是事實,因為這款遊戲和口袋精靈不一樣,這款遊戲屬於小眾化遊戲,但是麵對的卻都是氪金玩家,所以這款遊戲在短期之內的盈利甚至超過了口袋精靈,同樣來的快走的也快。

口袋精靈好歹也堅持了兩年的週期,但是戀與製作人隻堅持了半年。

除了這兩款遊戲以外,百草園還開發了一些其他的遊戲,像是怪物獵人,造夢西遊一類的遊戲,這些遊戲粘度不高,但是因為百草園的用戶多了,所以玩的人也不少,也算是給百草園多()兩款一筆收入。

現在百草園的互聯網閉環業務並不太明顯,從北方到南方輻射,基本上都是一個社區平台,除了金陵地區發展的好一些。wp

金陵地區一些電影院已經開始支援百草園的線上支付,除此之外,百草園也可以線上點外賣,線上叫公交車。

周子揚的商業帝國比其他人都要提前,但是卻又都在起步階段。

所有限製更需要值得信賴的人去執掌大局,目前金陵也就胡淑彤帶著宋詩涵在那邊苦苦支撐,顧雅也隻能是幫個小忙。

請了不少職場的精英來填充百草園的人才空缺,但是這些人還是需要一個大老來截至的。

比如說沉佩佩目前在涼山,每天為了處置公司的事情打將近一百個電話。

魏有容見沉佩佩忙的焦頭爛額的便問她什麼事?

沉佩佩對魏有容絕對是冇有私心的,她說了公司現在的現狀,就是公司發展的太快,也膨脹了一些人的野心,總是有些驕傲的人不服從管教的。

魏有容問具體有誰,沉佩佩把名字告訴魏有容,魏有容發現竟然都是自己的熟人,畢竟剛開始創業的時候,都是魏有容在幫周子揚拉人。

而沉佩佩的氣勢顯然是壓不住這些人,以前周子揚在金陵,這些人會老老實實,一旦周子揚樂不思蜀的離開金陵,那這些人就會躁動。

魏有容可以理解。

沉佩佩問魏有容應該怎麼辦,魏有容想了想道:「你現在手裡已經有了他們違紀的證據了是吧?」

「嗯,不過都是小問題,比如說虛報差旅費和打著公司的名義享受一些社會上的優惠待遇。」沉佩佩說。

魏有容點頭:「你把這些材料整合一下發給我,然後我和他們聯絡。」

「學姐你是?」

「他們畢竟是公司的元老級員工,當時進入公司其實隻是想著混口飯吃,並冇有想到公司會在短時間內發展的這麼快,這些人的思維和格局冇有站到這個高度,如果硬是要把他們留在公司隻會拖累公司的發展,但是這種事情你不適合去說,子揚也不適合去說,我是最合適的。」魏有容很快就弄清楚了沉佩佩的煩惱所在。

國內做生意最離不開的就是人情社會,但是最需要離開的也是人情社會,周子揚和魏有容在前期創業的時候靠著幾台電腦和泡麪起來。a

拉攏的那批創業學長基本上就是天天在學校裡無所事事愛做美夢的人,有一點才能,但是比起那些真正努力刻苦的人有差距。

他們陪著周子揚走過來,靠的是周子揚的雞血,然而一時的雞血有用,周子揚卻不能給他們打一輩子的雞血。

當時他們的想法是什麼?不過是在的學生擠地鐵上班的時候,自己可以住上大彆墅開著自己的車。

現在他們做到了,並且意識到了自己手裡的權利,還有一點就是,他們的才華不夠用了。

當然,小毛病,周子揚不會去說,周子揚是要賺大錢的人,他手裡有著領先世界十幾年的互聯網資訊,可以帶著這群人一起發家致富。

但是魏有容不會允許他們破壞自己和周子揚好不容易打造起來的商業巨輪,在魏有容看來,周子揚是百年難遇的人才,他這輩子是註定要成為頂尖的人,而那些因為自己的私慾而懈怠的人隻不過是周子揚成功道路上的絆腳石。

自己要把他們都清理乾淨。

拿到沉佩佩的資料,魏有容開始一個一個的稽覈,從他們為公司做出的多少貢獻,到他靠著公司謀取了多少福利。

打個比方,有個學長是周子揚最初雇傭的那幾個程式員之一,後麵進了推廣部,負責百草園旗下所有的廣告位租賃。

其中有一()個廣告位,是直接租給了莆田的某個私人醫院,每年的廣告費是一百萬左右,他私下裡收受回扣在二十萬。

這種人肯定不會留下來的,好好的綠色軟件百草園,莫名其妙的彈出一個軟文,什麼什麼結婚以後時間越來越短,老婆越來越嫌棄。

看著這個軟文,魏有容就皺眉,直接pa掉。

不得不說,周子揚之前帶起來的一撥人裡,大部分已經跟不上了公司的發展,但是還是有少部分一直跟著公司成長的,畢竟周子揚人格魅力的是有,原本冇什麼遠大理想的人在聽了周子揚的一番雞湯以後突然鬥誌昂揚也是有可能的。

問題就是現在隨著公司的發展,公司必須要有一次換血行動,而周子揚不方便做的事情,就讓自己來做。

這一晚魏有容和周子揚通電話把公司即將麵對的問題告訴周子揚,並且提出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百草園基金會交給自己和沉佩佩共管。

「佩佩負責的是公司人事,她自己都忙不過來。」周子揚笑著說。

「嗯,所以我的意思是,基金會交給我和佩佩共管,然後我回公司幫你。」魏有容說。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