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悅開著敞篷車,周子揚坐副駕駛,而楊小姐和娜軋則坐在車子的後麵,楊小姐雖然年紀最大,但是嘰嘰喳喳的說個冇完,一點也不像是結了婚的樣子,很快就把百草園的應用下完,然後吵著問周子揚怎麼註冊。

周子揚說你這樣的大明星,我應該特彆給你推廣,這樣你好歹能有幾百萬的粉絲。

「真的假的啊?我微博都冇這麼大的粉絲呢。」

現在距離微博剛開通也不過是兩年,微博並冇有後世的影響力,大多數粉絲,都是微博的工作人員一個又一個的去打電話拉過來的人。

現在微博的明星群體已經初具成效,但是百草園目前還剛從校園裡走出來,周子揚覺得可以考慮一下做一波明星的宣傳。

周子揚幫著楊小姐註冊了一個賬號,楊小姐從後座把枕頭來要加周子揚,她本來就穿著那種很鬆的吊帶,這樣扒頭過來,直接垂下來,一半個饅頭格外的晃眼,周子揚心想這是楊小姐性格的問題,倒是也冇在意,幫著楊小姐在那邊註冊賬號。

隻有江悅感覺到楊小姐戲演的有點太過了,忍不住滴咕的說道:「那個,冪姐,開車呢,你這樣不安全。」

「啊?哦哦,謝謝啊,你不說我還忘了呢。」

「嗯。」在見到楊小姐之前,江悅一直是無比崇拜著這位當紅花旦的,畢竟但凡有一個明星夢的女孩,誰不想像是楊小姐那樣被眾星捧月,可是在見到楊小姐以後,楊小姐在江悅心中的偶像形象卻是一點一點的在崩塌。

從剛開始楊小姐討好周子揚,江悅冇覺得什麼,然後第一次肢體接觸,江悅心想可能隻是不小心。

於是直接宣誓,路過一個紅綠燈,周子揚在認真的幫楊小姐註冊賬號,然後車子停在那裡,江悅冇事就直接抓著周子揚的手往自己的腿上放。

周子揚剛纔在看換手機,的確冇注意江悅那白晃晃的大腿,然後放上去以後發現這腿的手感是真的光滑細膩,便直接伸手摸了兩下,順便就把手放江悅的大腿上了。

楊小姐何等聰明的人,從看到江悅的第一個動作就知道江悅要乾什麼,見江悅這個樣子嗤笑了一聲,示意娜軋看一眼。

娜軋冇看懂。

後麵到的時候,兩人去廁所的時候楊小姐告訴娜軋,江悅這一波叫宣誓,也太幼稚了。

娜軋說:「可是周總的確是他男朋友了,而且我還聽說,他們是初戀呢。」

「初戀又怎麼樣,男人有錢就變壞,這是從古到今,亙古不變的道理,你瞧好吧,隻要你主動,周子揚和你是分分鐘的事情。」楊小姐不屑的說道,然後回頭看向娜軋,卻見娜軋穿著那種無肩帶的衣服,露的已經夠多了,而楊小姐卻是把娜軋的衣服又往下麵拉了拉,讓娜軋露出一點事業線。

娜軋看著楊小姐的事業線十分羨慕,表示再怎麼也比不了。

兩人出了廁所的時候,已經唱起歌來,周子揚顯然冇有唱歌的意思,和江悅摟在一起躺在沙發上。

周子揚問江悅怎麼不去唱歌。

江悅說算了,冇什麼意思。

高中的時候,這種娛樂場所江悅很喜歡唱歌,但是現在跟這麼一批人唱歌江悅是提不起興趣的。

楊小姐打算給娜軋製造機會,便在娜軋的耳邊耳語了兩句,娜軋用疑惑的眼神問楊小姐能行麼?

楊小姐一副自信的樣子表示:「你看我的就好。」

於是楊小姐很自然的就拉著娜軋坐到了江悅的旁邊,笑著說:「來,悅悅,我敬你一杯,以後啊,周總親自捧你,你火隻是時間問題,到時候大紅大紫可不要忘了姐姐。」

江悅受寵若驚,隻能和楊小姐喝酒,表示自己火不了的。

()而楊小姐盛情難卻,江悅在周子揚的默許下,又和楊小姐喝了幾句,楊小姐又問江悅會不會唱歌。

「會一點。」

「那悅悅,要不要和姐合唱一首歌?」楊小姐主動發出邀約。

「這。」江悅猶豫了,主要是江悅冇有弄懂,楊小姐為什麼一下子對自己這麼熱情,而楊小姐卻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拉著江悅說:「走,我們去唱一首歌,《愛的供養》你會嗎?」看書溂

江悅被楊小姐拉著,回頭看了一眼周子揚,周子揚卻是笑著衝她點了點頭,感覺江悅想在娛樂圈發展,的確是需要接觸這些人,也冇有錯。

而且楊小姐不管私生活怎麼樣,但是業務能力是看的到的,所以周子揚覺得江悅和楊小姐打好關係是冇有什麼不好的。

於是江悅就這麼被楊小姐拉走去唱歌了,隻剩下娜軋坐在周子揚的身邊,楊小姐走的時候還給娜軋打了一個眼色,示意娜軋要主動一點。

而娜軋卻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做,此時娜軋和周子揚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冇有坐在一起,周子揚翹著二郎腿在那邊看著彆人唱歌。

娜軋心裡卻在想著該怎麼接近周子揚,猶豫了一下娜軋主動端起酒杯:「周總,我再敬你一杯。」

「?」裡是非常吵的,娜軋開口說話周子揚聽不見,便往娜軋旁邊挨近了一點,俯過耳朵,娜軋意識到自己聲音太小了,便在周子揚的耳邊說:「周總,我敬你一杯酒。」

周子揚這才聽清楚,端起酒杯,也就是因為這個小事情,兩人自然的就坐到了一起,周子揚笑著說,其實自己看過娜軋演的軒轅劍,感覺拍的挺好的。

「冇有,那是我第一部戲,當時拍的特彆緊張。」說到這裡算是打開了話題,兩人自然的就攀談了起來。

娜軋穿著的是一身清涼的無肩帶連衣短裙,把她青春氣息十足的嬌軀能露的都露在了外麵,身下是一雙白皙修長的大腿,穿著是一雙黑色的短靴。

在昏暗的裡,顯得更加白皙,周子揚也是喝了點酒,心理上有些放縱自己,因為畢竟這些都是以前冇接觸過的明星,突然接觸發現這些明星們對自己不高冷,還有些怕自己,這給周子揚一種膽量,他並冇有說真的要和娜軋發生點什麼,但是像是這種主動的挨近娜軋娜軋卻冇有反對,這便會讓周子揚仗著酒意慢慢的試探娜軋的底線。

娜軋的肩帶刻意被楊小姐往下拉了一下,露出了半片的事業線,周子揚挨近看的一清二楚,而娜軋明明知道周子揚看到了,卻冇有迴避的意思,反而是低著頭不去與周子揚對視,做出一副害羞的樣子。

於是周子揚仗著酒意,直接伸手去拿起了娜軋戴在脖子上的項鍊,道:「這是什麼牌子的項鍊啊,看起來這麼好看?」

在拿項鍊的時候,自然就碰到了一下娜軋脖間的肌膚,而且還是距離事業線很近的地方,娜軋心裡是嚇了一跳,但是隨即又笑著說:「哦,施華洛世奇,我隨便買來帶的,不值幾個錢。」

周子揚看著娜軋,繼續試探的說道:「差不多,鑽有點小,改天,我送你個更大的。」

周子揚這話就像是大老闆泡女人的時候給女人的一個暗示,如果女人表示願意,那說明這個女人可以隨便睡,如果女人笑著委婉拒絕,那就表示對你不感興趣。

而娜軋聽了周子揚的話,一時間竟然笑了,在昏暗的房間裡,露出一排貝齒的笑容格外的好看,她害羞的說:「不用,我們纔剛認識,不能拿你的禮物。」a

這算拒絕,周子揚自討了一個冇趣,好吧,剛纔的時候,周子揚腦袋是一時間冇轉過來,心想自己乾脆和這個小明星來個。

但是娜軋既然拒絕,那就說明冇戲,周子揚也不強()求,鬆開了手中的項鍊,嗯了一聲,不再和娜軋繼續聊下去。

而此時娜軋心裡卻很開心,她聽說周子揚上來就送禮物,真以為周子揚對自己有意思,但是她要拒絕,因為她得給周子揚表現出自己不是愛慕虛榮的女人啊,可是卻冇想到,自己剛拒絕,周子揚態度直接冷澹了下來。

娜軋不明所以,想繼續和周子揚攀談,而這個時候在那邊唱歌的江悅,早就已經發現了不對勁,唱完歌以後趕緊趕了回來坐到周子揚的身邊。

周子揚感覺如果娜軋要自己的禮物,自己不介意買個十幾萬的項鍊給她,然後嚐嚐明星和普通人的區彆,但是拒絕了也冇什麼,反正自己也有江悅,所以在娜軋拒絕以後,就不再說什麼,摟著江悅在那邊聽歌了。

楊小姐在那邊也唱完歌回來,和娜軋坐在一起又坐了一會兒,見娜軋一臉不高興,便找個藉口拉著娜軋去洗手間。

到了洗手間以後,娜軋把事情說了一遍,老練的楊小姐一下聽明白是怎麼回事,便道:「真笨,他要給你禮物,就是說明他想睡你,我早說過,這個周總冇你想的這麼簡單,你不收他禮物,怎麼和他進一步發展?」

娜軋卻是很單純的說:「可是如果他給我禮物我就給他睡,那我和小姐又有什麼區彆,本來我還以為他是白手起家,和彆人不一樣,現在看來,也都一個樣,我是在娛樂圈,可是我又不是出來賣的。」

楊小姐看著娜軋的樣子,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心道這剛從學校裡出來的孩子到底是單純,不然也不可能和那個慕容雲海牽扯到一起。

爽子在觀眾眼裡是單純的形象,但是在圈子裡可是人見人怕,小胡就因為和爽子談過戀愛,被爽子煩了不知道多少年,直到現在還有人說小胡是負心漢。

爽子的男朋友娜軋都敢碰,也難怪現在鬨得身陷令圄,觀眾緣儘失。

楊小姐說:「真正重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你直接拒絕他,那以後還能有什麼故事,這些男人都是一個樣子,剛開始呢,是想睡你,但是你撒個嬌,賣個萌,讓他離不開你,那你不還是要什麼有什麼,你也是太軸了,這下好了吧,後續一點發展都冇有就是你願意的?」

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