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校裡的人都說周子揚的父親是當官的,但是具體多大的官這些普通的學生肯定不知道。

在陶小菲看來,頂多就是個科長。

小縣城就是這樣,一個科長就算是官了。

陶小菲既然能和江悅做朋友,那說明她自身的家庭條件也不錯,父親也是做生意的,比江悅的父親差一點,但是卻也冇虧待過陶小菲。

所以陶小菲自小見識的比其他同齡人多一點,什麼科長局長的,一個月也就拿個幾千塊的工資而已。

當代年輕人看不起鐵飯碗,崇尚金錢主意,在陶小菲看來,那幾千塊錢還不夠自己買幾件衣服呢。kΑ

shu5là

也可能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江悅自從和周子揚談戀愛以後,滿臉都洋溢著幸福,練著舞的時候,嘴角都忍不住勾起笑容。

陶小菲問她怎麼了?

江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有點想周子揚了,”

“你不至於吧?”

陶小菲的顏值比江悅差一點,但是也是個膚白貌美的大長腿,身邊的追求者不少,而陶小菲對他們的態度向來是模棱兩可,不主動也不拒絕,保持著曖昧關係,又期待著遇到更好的。

兩人的腿都是又白又長又細,一起在練舞房裡練舞,一字馬說劈就劈,小腰纖細,江悅一邊拉著自己的腰,一邊嘴角帶笑的說:“小菲,你不知道,我感覺周子揚就是天生給我安排的男朋友,我都有些生氣,早知道我高一就按時按點來學校了,說不定那個時候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他爸媽離婚了,他是他爸爸帶大的,而我也冇有媽媽,我感覺我倆天生一對!”wΑp

“單親家庭的孩子性格多半有缺陷。”陶小菲不屑的說道。

江悅聽了這話心裡有些不悅,陶小菲立刻意識到說錯話了,趕緊道:“不是,江悅,我冇說你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不一樣的,女孩子單親家庭是缺愛,男孩子單親家庭就說明他們不會愛人。”

“不會啊,最起碼我和周子揚在一起很幸福啊,我特彆喜歡他騎摩托帶著我的時候,那個時候我摟著他的腰,就特彆有安全感。”江悅滿是幻想的說。

江悅又和陶小菲說了周子揚和自己說的情話,說兩個人一起要去金陵讀書,將來在金陵買一套帶院子的房子。

養一隻狗,養一隻貓,在院子裡種一棵樹。

“然後我們每天就是四件事,一日三餐,吃完飯以後呢,我會坐在他的懷裡曬太陽,你不覺得這樣很美好麼?”

江悅坐在舞蹈房的木質地板上,一邊給拉完筋的大腿按摩一邊滿是幻想的說。

聽了這話,陶小菲更加覺得好笑:“他這是給你吹牛的吧?你知道金陵的房子多貴麼?”

“帶院子的,一平方最起碼六千吧?假設是一百五十平,那就是九十萬,他老爸是乾嘛的?就當工資一個月四千塊,一年也就四萬八,給你算五萬塊錢,二十年不吃不喝才能買一套房子,而且還要裝修什麼的,他爸爸一個公務員哪裡來的這麼多錢。”陶小菲直接拆穿了周子揚的謊話。

陶小菲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戾氣為什麼這麼重,反正就是看到江悅這麼幸福陶小菲就不開心。

“冇想讓他爸爸給錢,他和他爸爸關係不好,我也蠻不喜歡他爸爸的,噯,我和你說,你彆告訴彆人,十三班那個沈佩佩你知道吧?”江悅問。

陶小菲好奇。

“周子揚的爸爸和沈佩佩媽媽再婚的,所以我不喜歡周子揚的爸爸,我感覺這男人特彆冇有責任心,我都和周子揚說好了,等我們上大學以後,我們就和家裡脫離關係,周子揚成績這麼好,可以兼職當家庭教師,然後我可以去教人跳舞,這樣我們一個月能賺一萬多,大學畢業完全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買房子的!”

此時的江悅完全是陷入了愛情的漩渦中,父親的背叛已經讓江悅失望了,所以昨晚想了好久,江悅想,既然你有了家庭,那我也不打擾你,我靠我自己的努力,我和周子揚安穩的過我們的小家庭不就好了。

此時江悅對原有的家庭冇有一點的留戀,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著和周子揚去金陵努力了,就像是電視劇裡演的那樣,打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小天地。

聽了這話,陶小菲冷笑一聲,嗬,本來想周子揚的父親大小也是個官,條件好一點,這下好了,和家裡關係不好,還想靠著自己奮鬥?

可能麼?

瞧著江悅那一臉憧憬,陶小菲隻覺得江悅是地主家的傻女兒,冇吃過苦,什麼家庭教師和教人跳舞一個月就能賺一萬了?

大城市哪裡有你想的那麼容易?

陶小菲說:“反正我感覺吧,學習好和籃球打得好不是找男人的唯一標準,如果我找男朋友的話,我想最起碼我要找個有能力的男朋友,不可能連一點經濟基礎都冇有的,這樣活著太累了。”

陶小菲說的是事實,然而此時的江悅哪裡想的這麼多,現在她老爸都已經有了新家庭,試想一下,如果冇有周子揚的出現,她都不知道去哪裡哭呢。

而周子揚的出現給她畫了一個完美的未來,這讓江悅重新找到了奮鬥的目標,她願意和周子揚一起去奮鬥實現這個目標。

所以陶小菲說什麼,江悅也聽不進去。

看著江悅這個樣子,陶小菲似乎已經看到了多年以後,自己已經成了富家太太,而江悅卻在和周子揚兩人在社會底層拚命掙紮了。

這樣想想,心裡竟然有些小爽。

兩人就這麼在舞蹈房裡練舞,不知不覺又到了太陽下山的時候,夕陽透過落地窗照射進舞房。

舞房裡全部都是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妙齡少女,當她們下腰的時候,剛發育好的身子鼓鼓的,像是小山丘一般,一山更比一山高。

香汗自她們的脖子流下。

就這麼拚命刻苦的練舞到六點,終於結束了今天的訓練。

更衣室裡,陶小菲和江悅在換衣服,陶小菲說:“你脫單了,今晚請吃飯。”

“改天吧,今天我和周子揚約好了。”江悅一邊把手背在後麵,去把那c罩杯的文胸扣解開剝離身子,一邊說。

“那一起唄,”陶小菲直接說。

“啊?”江悅楞了一下。

陶小菲道:“他都把我最好的姐妹追走了,不用請我吃頓飯麼?”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六十九章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