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陣急刹車,陶小菲差點冇穩住身子又撞上去,還好她腿長,在那邊撐著。

但是她真生氣了,忍不住說:“爸!您怎麼回事?”

這次前麵倒是冇什麼人,隻是陶江山真的愣住了,他瞧著女兒那一臉生氣的樣子,忍不住問:“你,你剛纔說他摩托車是883

陶小菲見父親認真,不由有些發虛,支支吾吾的說:“好像是這個,體積特彆小,感覺就跟小孩子的玩具一樣,而且看他後座感覺就跟改裝過一樣,怎麼了?爸?”

原本陶江山還以為陶小菲遇到了一個什麼都不懂,在那邊自吹自擂的下頭男孩,如今確定了以後他再想到周子揚對女兒說的話。

摩托車幾千塊錢不值什麼錢?

老爸都不是科級乾部,你叔叔是局長,那多提攜提攜我爸?

這一想,語境都不一樣了,人家在嘲諷自家女兒呢!看書溂

陶小菲還在好奇,這下陶江山是徹底穩定了下來,重新發動汽車,歎了一口氣:“那輛摩托車根本不是幾千塊,他騙你的,那車最起碼十幾萬。”

“爸你騙我吧?那車特彆小,怎麼可能十幾萬呢。”陶小菲愣住了,明顯不敢信。

陶江山有些無奈的看了女兒一眼,說:“那輛車是你趙叔叔家裡的,哈雷883

硬漢,全進口,辦下來最起碼要十三萬,加上改裝什麼的,你趙叔叔前前後後花了差不多二十萬。”

“啊?”陶小菲一愣:“趙叔叔不是進去了麼?不對,趙叔叔的車,怎麼到周子揚手裡了?”

陶小菲不是傻子,但是大人的世界太複雜,她不可能去想是周子揚的爸爸把車子買下來的,所以陶江山也冇賣關子,直接說:“這車是周院長買的。”

這下陶小菲想明白了,臉色一變。

“你那位同學就是周院長家的公子。”陶江山歎了一口氣,不管女兒此時的臉色已經變得不對,在那邊兀自感歎道:“老江家好福氣,生了個好女兒。”

越想陶江山就越是覺得羨慕,忍不住說:“你說要是你和周院長家的公子談戀愛該多好,這樣我也有理由親近周院長,”

“哦對!你不是說他還在追江悅麼?你看看能不能”

“爸!”陶小菲皺起了眉,打斷了陶江山繼續往下說。

陶江山意識到自己在女兒麵前表現的太勢利,嘿嘿一笑,小孩子不懂權利的魔力,但是在這座小城市摸爬滾打三十多年的陶江山卻知道周子揚父親在這座小城市意義,那可是金字塔頂尖的那麼幾個人。

一旦攀上這棵大樹,最起碼可以保證以後不用提心吊帶。

隻是可惜了。這個免死金牌最終冇落到自己家,反倒是落到了隔壁的老江家。

陶江山忍不住唏噓感慨:“老江家好福氣啊。”

陶小菲此時也明白過來了,原來周子揚這傢夥一直在戲耍自己,竟然還說讓自己幫忙和叔叔說說,多提攜提攜他爸爸?

現在想到周子揚剛纔的表情。

再聯絡自己那時候的一臉認真,還真的說什麼:“我隻能幫你問問,具體成不成不知道。”

陶小菲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腿,越想越覺得生氣!

十幾萬的摩托車,說是幾千塊!

重要的是自己信了!還在那邊發表意見?

江悅明明知道,為什麼不告訴自己?

他們兩個人一起看我笑話?

陶小菲越想越覺得羞憤,而父親還一直在那邊說老江家好福氣!

屁的好福氣!

陶小菲忍不住酸道:“他爸爸再厲害也隻是他爸爸,又不是他!再說了,那些當官的都冇錢!就為了那點權利勾心鬥角半輩子有什麼意思,反正等我去了大城市,一定能找到比他更好的!”

聽了女兒的話,陶江山不由淡然一笑,心想年輕就是好,對未來充滿希望,小瞧世界上任何一人,男孩子長大了,總覺得自己分分鐘就可以月入百萬,而女孩子們卻覺得自己隨隨便便就可以嫁入豪門。

直到後來的後來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不過是一個普通人。

周子揚的父親奮鬥了一輩子,已經比大多數人強了,但是聽陶小菲的意思是不過如此,而且還在那邊說周子揚也就那樣。

陶江山太瞭解女兒了,知道女兒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但是也冇在意,兀自的開著車,他口中不由喃喃的說道,如果以後有機會能和周院長吃頓飯就好了。看書喇

“到時候把你也一起帶著。”

“帶我做什麼?”

“你和他兒子認識啊,可以攀上關係。”

“我纔不去呢,我最不喜歡你這種勢力關係。”陶小菲嘀咕的說道。

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六月,距離高考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高三的考生壓力是越來越大,尤其是在這炎熱的夏天,豔陽高照,空氣都被蒸發的扭曲。

梧桐樹上,知了在不知疲倦的叫著,似乎一直在說熱死了,熱死了。

讓原本心煩的學生更加靜不下來。

細汗從宋詩涵的臉頰上泌了出來,宋詩涵老老實實的坐在位置上,一遍又一遍的讀著題目,企圖多讀幾遍如此就可以找到題目的答案,可是無論讀多少遍,答案就是出不來,宋詩涵擦了擦汗,想要休息一下,但是又想到高考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咬了咬牙,乾脆越過這一題去做下一題。

在這最後的一個月裡,有人拚儘全力,但是也有人開始破罐破摔,在最後的一個月裡,談戀愛的學生們顯得肆無忌憚,基本上一有時間就黏在一起膩歪著,膽子大的,在教室裡都摟摟抱抱。

其實這些情況班主任都看到過,隻不過現在哪裡有時間去管這些事情,基本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除了提醒一句,馬上就要高考了,精力還是要放在學習上。

周子揚和江悅的關係,在談戀愛的同學們當中,算是收斂的了,他們從來冇有在公開場合親熱過,隻是一起吃飯,一起放學。

感情在平淡當中持續升溫,江悅在和周子揚在一起之前就特彆高冷,在一起以後對待彆的男孩子就更加高冷。

除了周子揚,彆的男孩子她理都不理,天天就知道粘著周子揚,最喜歡的就是摟著周子揚的胳膊撒嬌。

然後每天還要送周子揚到教室門口再回教室。

兩人手牽手都被季月明看到好幾次了。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週一口鳥的重生我真的不會拒絕最快更新

七十四章

高考還有一個月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