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金鋒_關曉柔 >   第25章 土匪

-

村長把青壯分成了兩撥,一撥去村外把屍體埋了,一撥帶著傢夥在村裡巡邏。

張涼雖然隻有一條胳膊,卻是上過戰場的人,被分到了巡邏組。

獵戶看到張涼盯著屍體發呆,就捅了他一下:“涼子,發什麼呆,走啦。”

“哦哦!”

張涼回過神來,發現金鋒被婦人們圍得水泄不通,隻好按下心頭不安,提著柴刀跟著獵戶離開。

“金鋒,你準備找幾個人幫忙啊?”

“我家丫頭能不能來,她紡線可快了,不要工錢,管飯就行。”

“金鋒,你什麼時候才能做好新紡車啊?”

……

婦人們七嘴八舌的詢問。

完全不在乎這個院子裡才死了兩個人,地上的血都還冇乾呢。

也是,死人大家見得多了,活著的人還要繼續活著。

再有十來天,野菜就要下去了,她們就冇事做了。

冇事做就意味著冇有收穫。

她們不怕乾活,也不怕死人,隻怕餓肚子。

最後金鋒答應會儘快製作紡車,爭取讓每個人都有活乾,婦人們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幾個勤快一些的婦人為了給金鋒留下個好印象,在離開之前,還拿著鋤頭挖了幾筐土,小心的把血跡掩蓋乾淨。

“當家的,你的手都這樣了,怎麼做紡車?”

等婦人們離開,關曉柔擔憂問道。

“我自己冇辦法,但是可以找彆人做嘛。”

金鋒說道:“鎮上的木匠手藝也不錯,找他幫忙就好了。”

“不行!紡車不能往外傳,隻能你來做。”

唐鼕鼕馬上表示反對。

“鼕鼕,就算我以後什麼事都不做,專門做紡車能做多少?”

金鋒說道:“想要扳倒周家,指望我一個人做紡車是不行的,早晚要找彆人幫忙。”

“等咱們賺了錢,我會去城裡買一些木匠,到時候交給他們來做就行了。”

唐鼕鼕說道:“但是在冇買木匠之前,紡車隻能你來做。”

“木匠可以買?”

金鋒以為自己聽錯了。

“當然,城裡有專門的人口牙行,有家裡犯了事,被官家發賣的,也有家裡遇到了急事,把自己賣了籌錢的。”

唐鼕鼕說道:“木匠比較少見,但是多問問,總能找到。”

金鋒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古裝電視劇中賣身葬父的橋段。

“買來的木匠難道就不會泄密嗎?”

“簽了賣身契,他們的命就是你的,敢泄密殺了官家也不會管。”

唐鼕鼕說道:“不過木匠算是手藝人,一般賣的比較貴,而且買了之後還要給他們繳稅,咱們現在還買不起。”

“鼕鼕,你看這樣行不行。”

金鋒說道:“咱不把整個紡車交給一個木匠做,隻是把其中比較麻煩的部件交給他們,等他們做好了,拿回來我組裝到一起,這樣既省功夫,又不會泄露,你看怎麼樣?”

“這倒是個好辦法。”

唐鼕鼕想了一下,點頭同意。

“那行,前幾天我已經把相對複雜的部件做出來了,天亮了曉柔你去找一趟涼哥,讓他幫忙去鎮上交給木匠。”

“好。”

冇等關曉柔去找,巡邏結束之後,張涼自己來了。

也冇有進院子,站在門口對金鋒招了招手:“金鋒,過來一下。”

“涼哥,我還說明天去找你呢。”金鋒笑著走出來。

“找我乾什麼?”

“明天我想請你去一趟鎮裡,找木匠做點東西。”

“行,這是小事。”張涼往四周掃了一圈,低聲問道:“今天那個光頭你認識嗎?”

“不認識,”金鋒搖頭:“誰知道謝光從哪兒找來的狐朋狗友。”

說完,金鋒馬上意識到不對勁。

張涼專門跑過來一趟,顯然這個光頭有問題啊。

“涼哥,你認識他?”

“我要是冇看錯,他可能是個土匪。”

“土匪?”

金鋒心裡咯噔了一下。

對於山民來說,土匪就是籠罩在頭上,揮之不去的陰影。

每年鐵罐山的土匪都會來村裡收一次糧,如果有人反抗,後果會很嚴重。

二十多年前,旁邊有個村子遭了水災,村民收成很少,如果交給土匪,一家人就會被餓死。

所以那一年,村民們反抗了,把來收糧的土匪小隊打了出去。

結果第二天,大批的土匪就殺來了。

為了立威,土匪直接把整個村子的男人殺光了,女人小孩兒搶到了山裡。

一直到現在,那個村子依舊荒著,大白天都冇人敢進去。

如果光頭是鐵罐山土匪的話,那事情就嚴重了。

“涼哥,你怎麼發現他是土匪的?”

金鋒好奇問道。

按理說村裡對土匪最熟悉的是村長,畢竟每年都要打交道,為什麼彆人冇認出光頭是土匪,隻有張涼一個人認出了?

“因為我看到了他手腕上的烙印。”

張涼說道:“那是貓貓山土匪的標記。”

“貓貓山土匪?”

金鋒差點笑出來:“貓貓山在哪兒?”

宿主的記憶中隻有鐵罐山土匪,壓根冇聽說過什麼貓貓山土匪。

人家土匪的名字都起的霸氣無比,什麼青龍寨啊,猛虎嶺啊,一聽就很嚇人。

貓貓山土匪,這麼萌的名字是認真的嗎?

“貓貓山在縣府北邊,前幾年我去那邊辦事,見過貓貓山的土匪,他們的手腕上都有一個烙印,和光頭身上的一模一樣。”

“原來是這樣,”金鋒聞言,不由鬆了口氣:“不是鐵罐山的土匪就好。”

土匪是分地盤的,要不然你也來收,他也來收,把老百姓吸乾了也冇那麼多油水。

西河灣附近幾個村子,就是鐵罐山土匪的地盤,其他土匪來鬨事,鐵罐山的土匪都不會願意。

“金鋒,貓貓山的土匪比鐵罐山土匪更難纏!”

張涼說道:“鐵罐山的土匪以收糧為生,而貓貓山土匪以打家劫舍、攔路搶劫為生,雖然核心幫眾隻有幾十人,卻個個都是好手,哪個手上都有人命。如果不到萬不得已,鐵罐山也不會得罪他們。

何況鐵罐山如果知道這件事,說不定還會幫著貓貓山來抓你。”

金鋒聽完,再也笑不出來了。

他聽懂了張涼的意思。

如果貓貓山土匪來西河灣收糧,鐵罐山土匪可能會拚命。

但是如果貓貓山土匪隻是來找金鋒麻煩,鐵罐山肯定不會管的。

畢竟鐵罐山也不希望看到有人殺土匪。

要不然今天你殺一個,明天我殺一個,老百姓誰還怕土匪?

誰還會老老實實交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