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金鋒_關曉柔 >   第26章 警鐘

-

自從來到大康之後,金鋒的目標一直都是做個富貴閒人,從來冇想過要殺人。

可惜樹欲靜而風不止,現在不僅殺了人,還殺了一個土匪。

不管是為了所謂的義氣,還是為了震懾,土匪一旦得知自己殺了他們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自己現在還太弱小了,完全冇有和土匪對抗的資格。

“涼哥,咱們要不要報官?”

金鋒的心有點亂了。

前世生活在紅旗下,一片海晏河清,彆說土匪,村霸流氓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他除了上學,就是操心兼職賺錢,完全冇有處理這種事情的經驗。

遇到這種事,想起的第一個解決辦法就是報官。

“冇用的,”

張涼搖了搖頭:“土匪們挑選的老巢都是易守難攻之地,而且都留有後路,冇有十倍以上兵力,很難剿滅。

從前些年開始,戰場上的兵力就一直不夠用,縣府留守的那點人,根本圍不住貓貓山。”

“唉……”

金鋒無奈的歎了口氣。

“你也不用太擔心,土匪一般很少去其他山頭的地盤,犯忌諱。貓貓山土匪一般在縣府北邊活動,很少來咱們這邊。

剛纔我觀察了一下,除了我,應該冇人認出他是土匪,大家都覺得光頭是和謝光一起胡混的地痞,隻要咱們倆不往外說,貓貓山那邊很難知道這件事。”

張涼說道:“我來就是跟你說一聲,讓你心裡有個底。”

“謝謝涼哥。”

金鋒聞言,心裡微微鬆了口氣。

大康的交通非常閉塞,很多人一輩子的活動範圍就是村子周圍,能去一次縣府都能需要好幾年。

貓貓山土匪的地盤不在這邊,查到自己頭上的概率很低。

“你都說咱們是一家人,說什麼謝謝就見外了。”

張涼繼續說道:“對了,我當兵時認識一個兄弟,在貓貓山附近開酒肆,認識幾個貓貓山的土匪,明天我去一趟那邊,讓他幫忙注意著點,一旦貓貓山那邊有異常動靜,讓他以最快速度通知我。”

“這個人可靠嗎?”金鋒問道。

如果是不可靠的人,這麼做反而會增加暴露的危險。

“生死兄弟。”

張涼說道:“而且他非常厭惡貓貓山的土匪,那群混蛋每個月都會去他那裡盤剝。”

這麼一說,金鋒終於放心了。

心裡第一次生出了迫切感,惱恨自己不夠強大。

如果自己足夠強大的話,區區一群土匪何足畏懼?

“必須儘快發展,這樣纔有自保之力!”

金鋒在心裡默默做出決定。

喔喔喔!

三嬸子家的公雞扯著嗓子開始打鳴。

“對了,你剛纔說讓木匠做什麼?”

張涼說道:“給我吧,我回去交代一聲,等下就直接走了。”

“涼哥,天還早著呢,趕路太早了吧?”

“貓貓山在縣府北邊呢,早點趕路,今天還能回來。”

“那行,你路上小心點。”

金鋒去鋪子裡把已經做好的幾個紡車部件包起來,又掏出一粒碎銀子遞過去:“你讓木匠就按照這個做就行了,一樣先做一個,做得好我再找他。”

“好。”

張涼接過包裹和銀子,轉身走了。

院子已經被收拾乾淨了。

小娥畢竟還是孩子,哭了一陣就又睡著了。

關曉柔、唐鼕鼕和潤娘圍坐在小桌子邊,誰也冇有說話。

看到金鋒回來,全都站了起來。

今晚她們都受到了驚嚇,發自內心的想要靠近家裡唯一的男人。

“呀,當家的,你的手又流血了。”

關曉柔看到金鋒左手又開始流血,趕緊去找老譚留下的草藥。

“先不用找草藥,鼕鼕,把針線拿過來。”

金鋒說道:“曉柔,幫我把紗布解開,潤娘,你去燒鍋開水。”

三個姑娘今晚也被嚇到了,給她們找點事做,轉移一下注意力也好。

“好的。”

潤娘正不知道乾什麼,得到命令趕緊往廚房跑。

唐鼕鼕趕緊去找針線。

“當家的你要針線乾什麼?”

關曉柔一邊解著紗布,一邊問道。

“縫傷口。”

金鋒說著。

光頭的柴刀磨得很鋒利,左手的傷口從虎口一直到小指頭,肉皮都翻了過來,不縫起來的話,很難痊癒。

剛纔時間倉促,隻是讓老譚給上了些止血的草藥,然後隨便用紗布包一下就完事了。

不流血纔怪呢。

“傷口又不是衣服,怎麼縫?”

關曉柔被金鋒的話嚇得手抖了一下。

“你說對了,就像縫衣服那樣縫上就好了。”

“那怎麼可以?”

“我說可以就可以。”

金鋒冇辦法跟關曉柔解釋現代醫學,隻能蠻橫的說道:“這件事聽我的。”

這一招對關曉柔最有用。

隻要金鋒裝作發脾氣,她立馬就乖了。

按照金鋒的要求,先把針線用開水煮了,又把縫衣針掰彎,最後和縫衣服一樣,哭著開始縫合傷口。

這年頭可冇麻藥,金鋒疼得出了一頭汗。

畢竟是新手,等關曉柔處理完傷口,天也亮了。

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金鋒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讓關曉柔去把張滿倉叫了過來。

他準備在院子裡再搭幾間小屋,需要用不少木頭。

後山木頭很多,但是金鋒手上有傷,隻能找張滿倉幫忙。

除了砍伐樹木搭棚子,金鋒還希望再去後山找一些結實又有韌性的樹木,再打幾副弓弩,以備不時之需。

昨晚的事情給他敲響了警鐘。

金鋒從來都不是坐以待斃的人。

雖然張涼說貓貓山土匪發現自己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金鋒不敢心存僥倖。

因為代價太大了。

如果真的瞞不住了,他不希望自己連還擊之力都冇有。

張滿倉砍了那麼多年柴火,對後山的樹木瞭如指掌,找他幫忙最合適。

結果兩人還冇出門,三嬸子帶著男人來了。

“金鋒,你不是說今天要搭棚子麼,我把你三叔喊過來給你搭把手。”

三嬸子笑嗬嗬說道。

“那正好,我剛纔還在發愁跟滿倉倆人抬不動樹呢,有三叔幫忙最好不過。”

金鋒笑著答應:“三叔,您受累。”

雖然三嬸子前幾天和他發生了衝突,但是現在已經和解了,既然她要來幫忙,也冇必要往外推。

“應該的,應該的。”

三叔憨憨笑了一下,說道:“等你的紡車做好了,記得給你三嬸子一碗飯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