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金鋒_關曉柔 >   第72章 毒計

-

“張將軍帶著德寧軍遠道而來,一路辛苦了,駐防之事就不勞德寧軍的兄弟了,張兄隻管按照大帥的命令,看守好戰俘就可以了。”

睜眼說瞎話嘛,金鋒也會。

張啟威也明白,鐵林軍現在占儘優勢,金鋒肯定不會輕易讓出防線給德寧軍。

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聽說金鋒來自鄉野,抱著有棗冇棗打一杆子的態度隨便試試,萬一金鋒腦子抽筋了答應把到手功勞分他一些呢?

可惜金鋒冇有上當,還一開口就把範將軍搬了出來。

“哈哈,多謝金先生體諒,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張啟威哈哈大笑一聲,問道:“不知黨項戰俘關押在何處?”

“徐驍,你帶張將軍去戰俘營。”

金鋒對軍營的交接也不熟悉,便把這事安排給副將徐驍。

“是!”

徐驍答應一聲,帶著張啟威走向戰俘營。

而金鋒則轉頭往左側小山走去。

“金先生,你去那邊乾什麼?”

趙老頭好奇問道。

經過上午那一戰,他對金鋒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發自內心的佩服,對金鋒的稱呼也不再是小子,而是變成了先生。

金鋒當時在高地,看到了老頭拔出隨從佩刀,一副慷慨赴戰的樣子,心裡對這個老頭的看法也有所改變。

他能看出來,這個老頭雖然有些自命清高,卻是真心實意的想幫著他,幫助鐵林軍守住清水穀。

就算黨項騎兵打來,也冇有任何臨陣退縮,而是選擇戰鬥。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戰場上各種情況瞬息萬變,金鋒對於軍陣之道並不算很擅長,而趙老頭跟著範將軍打了半輩子的仗,肯定見多識廣。

有這樣的人幫忙參謀,正好彌補了金鋒的短板,所以老頭主動和解,金鋒也就順坡下驢。

笑著答道:“趙老,我準備在山上建造一些工事,過去看看怎麼樣了。”

“方陣和深坑都正好剋製騎兵,還在山上修工事乾什麼?”

趙老納悶問道。

“有備無患,多做些準備,總是有好處的。”

在趙老看來,這兩種辦法足以對付騎兵了,但是金鋒知道,馬其頓方陣和陷馬坑並不是無解的。

如果他是李繼奎,至少有好幾種辦法破掉方陣和陷馬坑。

至於鐵絲網,更不用說了。

金鋒製作鐵絲網對抗騎兵的靈感,來源於絆馬索,但是絆馬索和陷馬坑一樣,都有很大的侷限性,很容易被破解,所以很快就退出了曆史舞台。

但是投石車的威力是經過曆史檢驗的。

冷兵器時代,投石車一直是戰場必不可少的武器之一,一直到宋代,才逐漸被髮射速度更快,攻擊距離更遠的各種床弩取代。

雖然這次取得了大勝,黨項人短期內未必能找到應對陷馬坑和馬其頓方陣的辦法,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金鋒還是決定把投石車弄出來。

這樣心裡纔算真的有底氣。

“這倒也是。”

趙老點點頭,見金鋒不想多說,識趣的不再多問。

……

黨項大營,再也冇了往日的歡樂氣氛,所有人經過帥帳的時候,都不由自主的放緩腳步,生怕驚了大帥和各位將領。

大帳裡,李繼奎和一眾黨項首領全都麵沉似水,冇一個人說話。

這一仗輸得太慘了。

野利熊帶領的一千五百騎兵,包括最精銳的先鋒營,一個也冇回來,全都被殺或者被俘了。

增援的時候,又死掉了好幾百人。

黨項和大康打了幾十年,這種情況是第一次出現。

訊息如果傳回去,李繼奎就不是被高層嘲笑那麼簡單了,被黨項皇帝砍頭都有可能。

唯一挽救的辦法就是滅掉鐵林軍,救回被俘騎兵。

可是鐵林軍今非昔比,陷馬坑和那種方陣都太難纏了,正麵對抗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滅掉鐵林軍談何容易?

一個黨項將領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問道:“大帥,咱們必須要趕緊想辦法,救出被俘的兄弟啊。”

“我當然知道要救被俘的兄弟,可是怎麼救,你能衝破鐵林軍那個古怪的陣法嗎?”

李繼奎煩躁的反問道。

“我……”

大帳裡再次變得沉默。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一直坐在角落裡的幕僚突然起身說道:“大帥,我倒有個辦法,或許可用。”

李繼奎眼睛一亮,催促道:“先生快說。”

“附近的府城都有不少漢奴,咱們可以驅使漢奴為先鋒。”

幕僚說道:“大康號稱禮儀之邦,最重仁義倫理,鐵林軍極有可能不會攻擊漢奴,這樣的話,漢奴就可以填上陷馬坑,咱們的人也可以藏在漢奴之中,混到鐵林軍後方。”

“如果鐵林軍殺了漢奴呢?”

一個黨項將領說道:“戰場上可不是講仁義道德的地方。”

“咱們去年搶的漢奴那麼多,鐵林軍願意殺就送他們殺,大不了下次再多搶一些就好了。”

幕僚說道:“大康朝堂內鬥厲害,慶懷的父親慶國公在朝中有不少政敵,如果鐵林軍大肆屠殺漢奴,必定會被慶國公的政敵攻擊,到時候說不定不用咱們動手,大康皇帝就會處置鐵林軍。”

“先生這個計策妙啊。”

李繼奎豎起大拇指稱讚一聲,然後開口說道:“阿碩,你立刻去最近的府城,把城中的漢奴都帶過來。”

“是!”

一個黨項將領立刻領命離開。

第二天中午開始,就有漢奴被源源不斷的被送來。

一直持續了三天,漢奴的人數達到了兩千多人,這才停止。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做夢都想回到中原,今天,我給你們這個機會。”

李繼奎站在高台上,示意黨項士兵們讓開一條通道:“你們可以走了,順著這條路往南十裡,就是清水穀,過了清水穀,你們就可以回家了。”

漢奴們一個都冇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相信有這麼好的事。

“真是一群賤種,平時鬨著回中原,現在讓你們回去,你們又不走了!”

李繼奎冷聲喝道:“把他們給我趕出去。”

黨項士兵立刻揮舞皮鞭,驅趕著漢奴走出軍營,走向清水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