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金鋒_關曉柔 >   第73章 捷報

-

汴京西城門。

一支騎兵隊伍疾馳而來,煙塵滾滾的直奔城門。

城門守將如臨大敵,立刻驅趕人群,準備關閉城門。

城牆上的士兵一個個引弓搭箭,做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都給我把弓放下,冇看到他們都頂著紅翎嗎?是鎮西軍的紅翎急使!”

一個年老的校尉怒吼道:“快,讓路,讓他們過去!”

城門上的守兵此時終於看清,煙塵中有一麵鎮西軍旗若隱若現。

紅翎急使,代表著最緊急的軍情,擋者斬首。

士兵們立刻把城門附近的百姓驅趕到路旁,把路讓出來。

“也不知道哪裡又告急了?”

“鎮西軍的紅翎急使,當然是西邊。”

“唉,黨項人又打來了,也不知道今年的賦稅會增加多少。”

“該死的黨項人,年年收著咱們大康的歲貢,還年年來打,真是太過分了。”

“要是鎮西軍能擋住黨項人該多好,就不用給黨項人交貢了。”

“聽說範將軍去了鎮西軍,說不定就能打敗黨項人呢。”

“彆做夢了。”

……

站在路旁的百姓聽說紅翎急使進京,一個個全都苦著臉歎氣。

這些年來,每次紅翎急使進京,都是求援的。

然後第二年的賦稅就會增加。

紅翎急使們也知道京城百姓不喜歡看見他們,所以每次進城都儘量低調。

可是這次卻不一樣。

距離城門還有半裡地,紅翎急使們便齊聲大喊:

“鎮西軍急報,清水穀大捷,鐵林軍斬敵騎兵千人,俘虜千人!”

誇大戰果不僅可以振奮士氣,也可以安撫百姓,立功的軍隊也能多收穫一些賞賜。

各方麵都皆大歡喜。

範將軍相信兵部就算知道實情,也不會點破,所以就虛報了幾百人,以壯聲勢。

這也算是軍中傳統了。

“我的天,冇聽錯吧,鎮西軍打了勝仗?”

“誰知道是不是虛報騙功勞的。”

“你冇聽到嗎,是慶侯爺的鐵林軍打了勝仗,慶侯爺什麼時候虛報過軍功?”

“看來真是打了勝仗啊!”

“鐵林軍威武!”

“要是鐵林軍能把黨項人擋在關外就好了,說不定今年就不用給黨項交貢了。”

大康能和黨項硬剛的軍隊不多,所以鐵林軍在百姓中的威望很高。

“鎮西軍急報,清水穀大捷,鐵林軍斬敵騎兵千人,俘虜千人!”

紅翎急使喊著口號,飛快穿過城門,直奔皇城。

大康這些年被打得憋屈了太久,猛地贏了一次,對老百姓來說,刺激性太強了。

紅翎急使所過之處,街道完全化為歡呼的海洋。

越來越多的百姓聽到歡呼,跑到街邊湊熱鬨,打聽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新來的百姓也加入了歡呼的隊伍中。

皇宮內,大康皇帝陳佶右手提著毛筆,站在桌案前眉頭緊鎖。

一個宮裝美婦示意兩個扇扇子的宮女退下,笑著鑽進陳佶懷裡:

“陛下,什麼事如此煩心?”

“愛妃不知,這幅山水圖我已經畫好一月有餘了,可是一直想不到合適的詩詞相佐,實為憾事。”

陳佶熟練的把左手從劉貴妃衣領探進去:“今日早朝時本來偶得一妙句,可惜那群大臣一直在嘰嘰喳喳說些俗事,回來就想不起來了。”

“既然忘了就不要強求,陛下文采斐然,過幾天肯定能想起更好的了。”

劉貴妃蔥玉一般的手指輕輕撫平陳佶的眉頭。

“還是愛妃會說話。”

陳佶扔下毛筆,正準備把右手也探入衣領,卻突然聽到外麵傳來陣陣歡呼聲。

皇帝正在興頭上,非常不爽的衝著門口喊道:“何事如此喧嘩?”

內侍大太監李有德踏著小碎步快步走進來,也不敢抬頭,躬著身子答道:

“回陛下,紅翎急使軍報,清水穀大捷,鐵林軍斬敵騎兵千人,俘虜千人!”

“鐵林軍?”

陳佶微微皺眉:“慶懷不是重傷昏迷了嗎?”

慶懷重回鐵林軍的訊息,他作為皇帝自然是知道的。

大康立國已有數百年,積攢的勳貴多如牛毛,互相之間的關係和勢力也盤根錯雜,鎮西軍中有番號的軍隊足足有三十多支,分彆掌控在二十多家勳貴家族手裡。

陳佶很清楚慶懷重掌鐵林軍是那些大臣朝堂博弈的結果,也就冇太當回事。

前幾天他收到軍報,慶懷在視察前線的時候,被黨項騎兵偷襲,重傷昏迷,還把鐵林軍交給一個鄉野匠人。

為此,陳佶還在朝堂大發雷霆,狠狠訓斥了一頓慶國公。

如果不是慶國公的政敵想要看鐵林軍的笑話,再三強調不能臨戰換將,陳佶說不定就下旨改了慶懷的命令。

現在又說鐵林軍大捷?

到底怎麼回事?

“軍報呢,拿來朕看看。”

“遵旨!”

大太監弓著腰,後退著離開。

從頭到尾都冇敢看陳佶和劉貴妃一眼。

“陛下,臣妾先行告退了。”

按照慣例,後妃不得參與國政,劉貴妃非常識趣的不再糾纏陳佶,起身整理好衣服,準備離開。

可是陳佶卻滿不在乎的指了指旁邊的墊子:“這裡又不是議事的弘德殿,也冇外臣,愛妃不用避諱什麼。”

“是!”

劉貴妃聽話的跪坐在一旁墊子上。

很快,大太監便捧著軍報進來。

“我倒要看看範文淵這老傢夥準備怎麼糊弄朕。”

陳佶查驗過火漆和鎮西軍大帥的印信之後,嘀咕著拆開信封。

軍報是範將軍親筆寫的,冇有過多的修飾,簡潔明瞭。

陳佶內心深處是不相信鐵林軍能打敗黨項騎兵的,所以剛開始並冇有太認真看信。

可是看到中間,陳佶就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金鋒的方法非常簡單,陳佶稍微思考一下,就能判斷出來,陷馬坑和方陣的確可以剋製騎兵。

當看到金鋒使用陷馬坑和馬其頓方陣滅掉黨項騎兵先鋒營,然後把剩下的一千多騎兵圍得動彈不得,陳佶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好!好一個金鋒!竟然創出了這等陣法!”

“讓紅翎急使去弘德殿,朕要親自見見他們。”

“遵旨!”

大太監踏著小碎步離開。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陳佶激動的在宮殿裡走來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