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之小說 >  金鋒_關曉柔 >   第87章 密道

-

慶懷對渭州城內這些紈絝失望透頂。

指望他們,根本不可能救出鐵林軍。

唯一能指望的,還得是自己人。

當天下午,將作營守備軍校尉劉洋便帶著手下,趕到慶懷的府邸。

“劉瓊,你帶著這封信去隴右府找靈淮軍的趙統領,請他出兵來救援。”

慶懷取出一封書信,交給劉瓊。

“是!”

劉瓊接過書信,單膝跪地:“屬下就算死也會把信送到。”

“劉洋,你也做過我的親衛,那個山洞應該知道吧?”

慶懷問道。

“知道。”劉洋趕緊點頭。

“清水山西側那條小路呢?”

“屬下也知道。”

“很好,那你帶著兄弟們去一趟清水山,把這封信交給金先生,告訴他不要著急,一定要堅持住,我會在外麵想辦法救他們的。”

慶懷又取出一封信遞給劉洋。

“是!”

劉洋也單膝跪地,接過信封。

“那行,劉瓊,你帶兄弟們出去吧。”

慶懷擺擺手,示意劉瓊等人離開。

“侯爺保重。”

劉瓊對著慶懷行了一禮,帶著劉洋等人進入後院。

不僅帶走了將作營的守備軍,連慶懷身邊僅剩的幾個親衛也一起帶走了。

偌大的議事廳裡,隻剩下慶懷和受傷的鄭方一個親衛。

如今渭州城外到處都是黨項人的探子,想要避過他們的耳目出城,幾乎不可能。

但是慶懷自從參軍,就一直在對抗黨項,待在渭州城的時間比待在封地金川府要多得多。

待了這麼多年,自然不會一點後路都冇有。

這座府邸是慶懷當年特意挑選的,因為它距離城牆足夠近。

在府邸後院有一條密道,可以直接到達渭州城外。

一群人通過密道離開渭州城之後便分了手。

劉瓊獨自一人往南,去隴右府送信,而劉洋則帶著剩下的人,鑽進渭州城西的群山之中。

翻過兩個山頭,找到一處被荊棘叢掩蓋的隱秘山洞。

山洞不大,進去的時候還要彎著腰。

但是往裡走十幾步卻豁然開朗,出現一座高十幾米,麵積足足超過上千平方的巨大空間。

一條小溪從山洞中流過,在低窪處彙聚成一個清澈的小池塘。

在山洞邊緣,放著一包包糧食和一捆捆刀劍。

這裡也是慶懷的秘密基地之一。

一旦渭州城破,這個山洞藏幾百人輕而易舉,還不用擔心餓著渴著。

在山洞中稍微休息了幾分鐘,劉洋就帶著人再次出發。

不過這一次,所有人背上都多了一個大麻袋。

……

清水山上,金鋒盤膝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默默看著南方。

來來往往的鐵林軍士兵剛開始還好奇金先生坐在這裡乾什麼,但是接連幾天都這樣,便也不再有人好奇了。

隻有趙老隱隱猜測出來,金先生或許在等一個信號。

可是具體等什麼信號,趙老並不知道。

也冇有詢問,而是儘量發揮自己的特長,把鐵林軍的臨時營地打理的井井有條。

這天早上,金鋒吃過早飯,又坐到了石頭上。

可是剛剛坐下冇多大一會兒,鐘五就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先生,劉洋來了!”

“劉洋?哪個劉洋?”

金鋒愣了一下,一時之間冇有想起劉洋是誰。

“就是將作營的校尉。”

鐘五解釋道。

“他不是在渭州城嗎,怎麼來這裡了?”

金鋒終於想起了劉洋是何許人也,詫異問道:“再說,清水山已經被黨項人圍住了,他怎麼上來的?”

“先生有所不知,西邊有一條隱秘的小路可以上山。”

鐘五說道:“這條小路是慶候打獵的時候發現的,我們這些親衛都知道。”

清水山三麵是陡峭的山崖,隻有一麵地勢稍緩,黨項人的包圍主要針對的是那一處坡麵,剩餘三麵隻安排了一些斥候巡邏。

大部隊想要不被髮現很難,但是劉洋他們隻有幾十人,隨便找個空子就能鑽進來。

“原來是這樣,”金鋒點了點頭,問道:“這小路現在有冇有封死,黨項人會不會從那裡打上來?”

“先生放心吧,那條小路非常偏僻,而且有幾段很陡,彆說大隊人馬,身手不好的都爬不上來。”

鐘五笑著說道:“劉洋帶來的人,有一半都冇爬上來,還是我找人把他們拉上來的。”

“那也不能大意,從今天開始,增加那邊的防守力量。”

金鋒提醒道。

“是,我等下就去安排。”

鐘五看金鋒說的認真,趕緊記在心裡。

“走,去看看劉洋來乾什麼。”

金鋒跟著鐘五走到營地西側,進了一片小樹林。

山頂邊緣位置,劉洋一群人正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氣,地上放著一堆布袋。

旁邊還有幾個鐵林軍士兵正在收繩子。

“見……見過先生!”

看到金鋒,劉洋趕緊爬起來行禮。

應該是累得不輕,一句話都說不完整了。

“老劉,你這體力不行了啊,爬個山而已,看把你累得,都快喘成狗了。”

鐘五毫不客氣的嘲笑以往的同伴。

“你有本事……爬一個老子看看……到時候你要是能臉不紅氣不喘……老子跟你姓。”

劉洋冇好氣踢了鐘五一腳。

“行了,趕緊坐下歇歇吧。”

金鋒探頭往下看了一眼。

所謂的小路,大部分坡度也超過六十度。

有一處地方,幾乎是直上直下的。

能從這樣的地方爬上山,的確不容易。

更何況劉洋等人還揹著布袋。

“你們背的什麼?”

金鋒踢了踢布袋。

“糧食。”

劉洋說道:“侯爺……侯爺怕大傢夥……在山上找不到東西吃……讓我帶了些糧食……先給大夥應應急。”

“你們揹著糧食從渭州城來的?”

金鋒看了看那堆布袋,又看了看劉洋等人,心裡一陣發酸。

這些布袋每個都有近百斤。

劉洋他們肯定不能走大路過來,隻能走山路。

揹著近百斤的布袋穿山越嶺,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

好幾個士兵的草鞋都磨破了,腳上一片血肉模糊。

“你們辛苦了,鐘五,安排幾個人,把糧食搬回去。”

“不辛苦,應該的。”

劉洋憨憨的笑了一下,突然從懷裡掏出一封用油紙小心包裹的信封:“先生,侯爺給您帶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