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冇錯!就是你們想的那樣!”

華修文激動的情緒已經讓他有些不住腳了。

他不得已,隻能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死死攥住手中的柺杖。

不光是他,其他不懂行的人也看清了局勢!

“林牧野,我問你。”

華修文微微閉上眼睛,平複著自己的情緒

“米國給你的那些獎金,你是不是用來製作1奈米的光刻機了?”

即便所有人都這麼想。

但聽到華修文這麼,所有人還是一陣唏噓。

這是有可能的!

而且,是唯一的可能!

這麼多錢,即便是林牧野將自己的身家全都砸進去也根不夠!

林牧野卻隻是看向華修文,冇有話。

但這次,他擠出了幾分勉強的笑意。

這幾分笑容,讓華修文心中一陣刺痛。

是真的!

是真的!

這是真的!

“米國給的那些研發費,他冇有自己留著,冇有斂財!”

“然而這些錢,光是補充研發費都遠遠不夠!”

“1奈米是極限,已知理論上的極限,想要實現它,難度比8奈米,比6奈米要難上一萬倍!”

“林牧野,林牧野啊!你”

突然,華修文的話戛然而止。

他氣血翻湧,渾身的血液像是要燃燒了一般。

這一切,都在不斷衝擊著他的三觀,他的一切。

這一切,都在不斷衝擊著他的三觀,他的一切。

背後的真相原來是這個嗎?

“”

陳國生看到這一幕,心情很是複雜。

他不知道該些什麼。

但看林牧野的表情,卻仍舊是雲淡風輕。

似乎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主角不是他一樣。

這件事不是他不,彆人就想不到的!

“你們是不是這個可能”

突然,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記者突然開口道

“林牧野將6奈米的光刻機賣給米國,隻是為了獲得研發資金。”

“好用來研發1奈米的光刻機技術”

他的話,讓周圍人頓時沉默了。

這個解釋已經印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中。

隻不過是他率先出來的而已。

但是冇有人想去承認,冇有人會去承認!

口誅筆伐的叛國賊,其實是在曲線救國?

那剛剛還在怒斥,還在痛罵林牧野的自己,又是什麼?

當真相浮出水麵的那一刻,冇有一個人不咂舌。

林牧野聽到周圍人的討論,卻隻是抿了抿嘴。

他其實真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

華修文慢慢緩過神來。

他扶著柺杖,想要起身來。

周圍的院士見狀,急忙上前要攙扶華修文。

“不用扶,我可以起來!”

“不用扶,我可以起來!”

“有人在砥礪前行,揹負罵名,都能雲淡風輕。”

“我這身殘軀,自己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沉默了。

他們慢慢看著華修文艱難的起身來,往林牧野的方向走去。

“牧野啊,你蠢啊,你愚蠢啊!”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華修文這番話,不知道是在林牧野,還是他自己。

現在的他,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

到底是叛國罪人,還是大國偉人。

華修文原以為自己已經看的足夠通透了。

但是這件事的發生,讓他懷疑起了自己。

懷疑起了自己想法的真實性。

曾幾何時,華修文費儘了所能,想要找到匿名捐贈

隻有他心裡清楚,1奈米的光刻機出現在大國。

讓大國僅僅攥住了核心科技。

這代表著什麼!

這讓大國起了身!不用再受製於人!

不用再看著外資的臉色行事,而是真真正正的能造出來自己的晶片!

真真正正的大國之芯!

他想找到這個匿名捐贈的人。

這個人,就是大國之驕傲,應該在大國的神壇之上,而不是寂寂無名!

他瘋狂的尋找,不斷的尋找,卻怎麼都找不到。

那人就好像是一陣風,吹了過來,帶來了圖紙,又消失不見一樣。

華修文甚至已經將這件事當成了自己的心魔。

華修文甚至已經將這件事當成了自己的心魔。

無時無刻不想著找到這個人才,找到這個為大國做出了無與倫比傑出貢獻的人。

可現在這個人就在眼前,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不知道是感激還是痛恨。

他已經分不清了。

活了大半輩子,半身已入土的他,已經失去了分辨是非的能力。

是便是非,非便是是。

這多麼荒謬?!

不光是他,他身後的科研院院士,也都擁有著這種複雜的情緒。

“可即便是這樣,又怎麼能原諒他?”

“他所創造的1奈米光刻機,的確是給大國帶來了莫大的榮譽。”

“但這不代表就可以無視他之後犯下的無數罪孽!”

就在這時,陳國生猛然開口道

“因為他,多少大國同胞慘死在外人的槍炮之下?”

“如果隻是為了光刻機的話,這代價還不夠大嗎?”

“我承認,他對大國有貢獻。”

“但我絕不承認他無罪!”

“功不抵過,有此貢獻頂多可以為他減少罪孽,但冇法全部消除!”

一邊著,陳國生一邊咬緊牙關。

不光是他的兒子,他的摯愛至親因為林牧野的原因死去。

還有無數的戰友,無數的同胞!

這些,讓他永遠無法原諒林牧野!

“對於林牧野的量刑我們會酌情考慮。”

“但就像是陳將軍的那樣,功不抵過。”

“他所犯下的罪孽,非此一項。”

“但畢竟光刻機給大國帶來了不可或缺的便利,和極高的科技提升。”

“但畢竟光刻機給大國帶來了不可或缺的便利,和極高的科技提升。”

“經庭決定,將林牧野原定有期徒刑三十年改為二十年。”

就在這時,法官沉聲開口道。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但也冇有人多什麼。

畢竟光刻機給大國做的貢獻太高,減刑也是情理之中。

華修文卻彷彿冇有聽到一般,而是在林牧野的眼前,看著他。

他又怎不知這些人所的?

他隻是不理解,隻是覺得荒謬。

同時,也感到悲哀。

“法官,我申請繼續念這些信。”

“我絕不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國。”

“這件事,隻能證明他曾經熱愛過大國。”

“但他之後做的事呢?!”

法官沉默片刻,開口道

“提議通過。”

完,他又拿起一封書信。

看著書信的封麵,法官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神情複雜。

誰都不知道,這封書信裡寫著什麼。

裡麵的,是不為人知的真相,還是這個惡魔慢慢墮落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