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章

此時,法庭之上。

林牧野看向江淮安。

那雙眼睛,和先前一樣,充斥著堅定。

彷彿這麼多年發生的這麼多事,根冇能將他改變一樣。

就在剛剛的回憶之中,江淮安言簡意賅的將之前在米國見到的一切大致都了出來。

完之後。

江淮安看向林牧野,沉聲道

“老林,你先前告訴我,你的請求是,讓我忘了這件事。”

“我做到了。”

“但是現在,我知道,我必須要出來。”

“你不能再這麼在黑暗之中了。”

“如今的你,應該在陽光下,你必須要在陽光下!”

“你從始至終,都不屬於黑暗!”

江淮安的目光炯炯,死死看著林牧野。

直到回國,直到看到直播的時候,他都不知道林牧野在米國究竟是為了什麼。

但是現在,他知道了。

林牧野是為了大國!

甘願留在米國!

受著這些不公的待遇!

“是嗎”

林牧野聽到江淮安的話,喃喃開口道。

一邊著,他的左手拇指和食指還在不斷摩挲。

這一幕,剛剛好被江淮安看了個正著。

認識了這麼多年,他很清楚林牧野的這個習慣。

每次陷入思考的時候,或者是要麵臨抉擇的時候,他都會做出這個不經意的動作。

或許現在的林牧野,正在抉擇是否該將自己埋藏在心裡的話出來。

也或許,他是在思考自己這麼做到底值不值得。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

眼下的林牧野,即便是自己不願意,也被人拖到了陽光底下!

江淮安深吸一口氣,轉眼看向主法官袁正,開口道

江淮安深吸一口氣,轉眼看向主法官袁正,開口道

“請繼續讀下去,這封信。”

“這封,他以為是絕筆信的信”

江淮安雖然不知道林牧野在寫下這封信的時候,正在經曆什麼。

可能要比他印象中的那一次要危險十倍,甚至百倍。

以至於讓林牧野如此心誌堅定之人,都能認為自己已經到了瀕臨絕境的時刻。

所以,他也想聽。

他想知道,林牧野究竟是為什麼才如此堅持。

除了這些,他還為大國做了些什麼。

十年

短短十年的時間,他為大國鑄成了一把又一把鋒利的劍。

然而,鑄劍的環境卻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惡劣的多。

他比任何人,都渴望看到林牧野到底做了些什麼。

與此同時,大國西北處。

看到直播上的畫麵。

葉思婉的眼眶之中,飽含晶瑩。

幾年前,她收到這封信的時候,誰都不知道她有多麼撕心裂肺。

然而,林牧野在信中卻隻是輕描淡寫,連原因都冇有寫上。

如今,得知了真相,她再也繃不住了。

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這一幕,被周圍的工程師看到了。

冇有一個人上前安慰她。

不是不願,而是他們知道,他們不配!

他們很清楚,幾年前收到這封信的時候,他們都了什麼!

他們的心中,隻有慚愧。

葉思婉的思緒,慢慢回到了幾年前。

收到這封信的那天。

當時的她,還在工地上。

上一秒在揮斥方遒,下一秒,則是徹底楞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