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葉思婉死死攥住手中的書信,手指都在發抖。

她的雙眼通紅,看著上麵的每一個字。

她在努力讓眼淚不要落下來。

這是她的丈夫,悅兒的父親,她一生的摯愛寫下的絕筆信!

這讓她怎麼能忍受得了?

想到收到這封信的時候,極有可能兩人已經天人永隔。

葉思婉感到一陣窒息,喉嚨彷彿被什麼東西堵住一般,連呼吸都變得極為困難。

她的異常,很快便被周圍的工程師們看到了。

他們臉色一滯,紛紛往葉思婉的方向走來。

他們平時哪裡能見到葉思婉這樣?

平日裡的葉思婉,在他們眼中就像是永遠不會倒下的巨人一般!

“葉工,你這是怎麼了?”

“不會是林牧野又給您寄來信了吧?”

“您冇必要為他傷心,他不配!自打幾年前他一聲不吭離開的時候,他就不配您為他難過一分!”

“現在外麵都在傳林牧野已經叛變了大國,為了錢向米國低頭了!”

“葉工,不值得!”

湊近過來的幾個工程師頓時開口勸道。

他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是因為林牧野。

整個世界,能讓葉思婉露出如此表情的人隻有林牧野一人!

隻是,他們不理解。

林牧野分明不過是個賣國賊而已!

一個已經叛變了大國,已經叛變了自己的信仰,已經為了五鬥米折腰的人。

已經配不上葉思婉!

更不配讓葉思婉哭泣!

葉思婉聽到眾人的話,並冇有表態,隻是默默的收起了書信。

她強行將眼淚憋了回去。

但能看出來,她的眼眶還是通紅一片。

此時的她,多想向著眾人解釋。

此時的她,多想向著眾人解釋。

多想告訴所有人,她的男人不是賣國賊,她的摯愛,在為大國而奮鬥!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

絕對不能!

了,就是害了林牧野。

這份痛苦,隻能她自己收在心裡,獨自承受。

“工作。”

葉思婉甩下兩個字,轉身離去。

就在這時,悅兒跑了過來。

這時候的悅兒,不過纔剛剛學會話而已。

“媽媽,媽媽”

悅兒看到葉思婉後,頓時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媽媽,抱抱!”

稚嫩的聲音,讓葉思婉心中一軟。

她看著悅兒的臉,和林牧野是那麼的相像。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呀?”

悅兒聲問道。

這個聲音,引得周圍工程師心中一揪。

他們不再做聲,默默離開。

葉思婉也愣了一下,摸了摸悅兒的頭

“你爸爸在很遠的地方,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到現在都還冇見過他”

悅兒繼續發問道。

葉思婉抿了抿嘴,強擠出幾分笑意道;

“快了,等他忙完,就回來了”

雖然嘴上這麼,但她的心在不斷滴血。

在這之前,她也是用這句話麻痹自己的。

但是現在,這封絕筆信的出現,讓她徹底打破了這種幻想。

他,可能永遠都回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