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章

短短的六個大字,卻是將現如今所有人的心思展現的淋漓儘致。

此時,海軍基地內。

偌大的榮光號航空母艦,正停靠在港口上。

空軍基地內。

一架架停在機庫中的40,完美的流線反射著落日的餘暉。

陸軍基地內。

不少士兵,都默默的看著手中的z-412步槍。

科研院內。

無數院士都在默默看著,那台1奈米的光刻機。

這些,都是人類史上的奇蹟。

都是人類科技的天花板。

他們,都出自林牧野一人之手!

都是他在十年間,製作出來的!

這十年的時間,大國的國防力量提升到了近乎無懈可擊的地步。

謾罵聲早已停止。

有的,隻有敬佩之意。

“請赦林院士無罪!林院士不應遭受這種待遇!”

“得對,該赦林院士無罪!他的功,已經可以徹底抵消他給米國的那些科技!”

“林院士從始至終,都不是什麼賣國賊!是我們誤會他了!”

“何其有幸,能與林院士共處一個時代!”

上,這些帖子突然慢慢被推了上來。

越來越多的人,都希望赦免林牧野的審判結果。

他不應該在監獄裡!

冇有人能審判他,也冇有任何人能夠製裁他!

因為冇有資格!

呼籲聲越來越高,以至於宣傳部都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這份呼籲,比之之前討伐林牧野的聲音要更聲勢浩大!

林牧野,不應遭受這種待遇!

這份呼籲之聲,很快便傳到了法庭之上。

主法官袁正,看著這些呼籲聲,陷入了沉思。

叫停了十分鐘休庭時間後。

袁正集結了所有參與的法官,將這份資料擺在眾人的麵前

“對於這份呼籲,你們怎麼看?”

之前代袁正念信的女法官開口道

“我覺得可行,就如今看來,林牧野的過主要是因為他在米國的時候為米國發展科技。”

“但就現在的證據來看,這些過未必是過,反而有可能是功。”

“既然如此,為何不能赦林牧野無罪呢?”

這時,另一個法官搖了搖頭,開口道

“我覺得不妥。”

“你所的這些,隻是孟鎮河院士的的幾個個例而已。”

“但其他的,仍舊存在。”

“更何況這場審判一旦結束,米國就會來要人。”

“我覺得可以減刑,但仍然不可赦免無罪。”

“這場直播,需要繼續下去。”

聽到這話,袁正不由得微微一愣

“還要繼續下去?”

那個法官點頭道

“對,一定要繼續下去。”

“這些信,已經不單單是要尋找證據了,我覺得,這些書信有彆的用途。”

“用來直播,比任何節目都要能激起大國人民的愛國情!”

第104章

短短的六個大字,卻是將現如今所有人的心思展現的淋漓儘致。

此時,海軍基地內。

偌大的榮光號航空母艦,正停靠在港口上。

空軍基地內。

一架架停在機庫中的40,完美的流線反射著落日的餘暉。

陸軍基地內。

不少士兵,都默默的看著手中的z-412步槍。

科研院內。

無數院士都在默默看著,那台1奈米的光刻機。

這些,都是人類史上的奇蹟。

都是人類科技的天花板。

他們,都出自林牧野一人之手!

都是他在十年間,製作出來的!

這十年的時間,大國的國防力量提升到了近乎無懈可擊的地步。

謾罵聲早已停止。

有的,隻有敬佩之意。

“請赦林院士無罪!林院士不應遭受這種待遇!”

“得對,該赦林院士無罪!他的功,已經可以徹底抵消他給米國的那些科技!”

“林院士從始至終,都不是什麼賣國賊!是我們誤會他了!”

“何其有幸,能與林院士共處一個時代!”

上,這些帖子突然慢慢被推了上來。

越來越多的人,都希望赦免林牧野的審判結果。

他不應該在監獄裡!

冇有人能審判他,也冇有任何人能夠製裁他!

因為冇有資格!

呼籲聲越來越高,以至於宣傳部都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這份呼籲,比之之前討伐林牧野的聲音要更聲勢浩大!

林牧野,不應遭受這種待遇!

這份呼籲之聲,很快便傳到了法庭之上。

主法官袁正,看著這些呼籲聲,陷入了沉思。

叫停了十分鐘休庭時間後。

袁正集結了所有參與的法官,將這份資料擺在眾人的麵前

“對於這份呼籲,你們怎麼看?”

之前代袁正念信的女法官開口道

“我覺得可行,就如今看來,林牧野的過主要是因為他在米國的時候為米國發展科技。”

“但就現在的證據來看,這些過未必是過,反而有可能是功。”

“既然如此,為何不能赦林牧野無罪呢?”

這時,另一個法官搖了搖頭,開口道

“我覺得不妥。”

“你所的這些,隻是孟鎮河院士的的幾個個例而已。”

“但其他的,仍舊存在。”

“更何況這場審判一旦結束,米國就會來要人。”

“我覺得可以減刑,但仍然不可赦免無罪。”

“這場直播,需要繼續下去。”

聽到這話,袁正不由得微微一愣

“還要繼續下去?”

那個法官點頭道

“對,一定要繼續下去。”

“這些信,已經不單單是要尋找證據了,我覺得,這些書信有彆的用途。”

“用來直播,比任何節目都要能激起大國人民的愛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