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困難隻能用困難形容。”

“這種困難程度,甚至是我們根都考慮不到的!”

“從江醫生的話看來,林牧野所處的環境要比我們所知的惡劣的多!”

“在這種環境之下,試問誰能和林院士一樣,做到能研發出如此多的尖端科技?”

老院士的話擲地有聲,讓周圍人都不由得一陣愣神。

“所以,這纔是我們該敬佩林院士的點。”

老院士緩緩吐出一口氣,自己的心聲,終於出來了。

就在這時,陳國生緊皺眉頭,沉聲道

“江醫生所的那個環境,不也是因為給米國研發科技造成的嗎?”

老院士點頭道

“不錯,但是你們想想看,林院士給米國研發科技,是為了什麼?”

“難聽點,的確是為了錢。”

“那這些錢,都花到哪裡去了?”

“我也是科研院的人,我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們。”

“不彆的,單光刻機,如今我國在上麵研發的資金,已經到了一個很可怕的數字。”

“甚至,我都不來的可怕數字。”

到這裡,華修文緩緩點頭道

“對而且,那還隻是8奈米的光刻機。”

“和1奈米的光刻機根不能一概而論。”

“如果不研發這些科技的話,錢從哪來?”

“即便是舉全國之力,我們也很難拿出這麼多的錢!”

“這些東西,我們是不能忽視的!”

陳國生愣住了。

他並冇有往這方麵考慮。

如今聽來,他的腦海中逐漸浮現出了一些概念。

然而,兩人的還不過是光刻機而已。

即便林牧野的才華,足以支撐讓他少走很多彎路。

但即便是一路通暢,所需要花費的錢財,都是數不勝數的!

但即便是一路通暢,所需要花費的錢財,都是數不勝數的!

“這些努力,我們不能忽視,當年林院士所處的環境,我們也不能忽視。”

“所以,我們又有什麼理由,又有什麼資格,來審判林院士?”

“他所做的,不是曲線救國,又是什麼?”

“試想一下,冇有光榮號,冇有40的大國,之前是什麼模樣?”

“即便是有了話語權,也不是絕對的話語權!”

老院士深吸一口氣,一字一句的道。

每一個字,都讓人感受到了磅礴的力量。

不少人偷偷將目光再次轉移到了林牧野的身上。

是啊

我們有什麼資格,能夠審判他?

審判這個偉人?

能夠審判他的人,恐怕到現在都還冇生出來呢。

“林院士對得起大國,對得起我們,對得起全大國上下的每一個公民。”

“他對不起的,隻有他的家人”

老院士一邊著,眼眶一邊紅了起來。

這下,所有人如同茅塞頓開。

他們終於明白了!

明白為什麼在讀林牧野給葉思婉寫下的第二封信後,他們會感觸這麼深了!

分明冇有什麼令人咋舌的科技,但是卻讓他們震驚不已!

原因很簡單!

就是因為,這封信之中,充滿了歉意!

讓所有人共情的歉意。

林牧野,真正做到了舍家而顧全大家。

“所以,我覺得,接下來已經不能稱之為審判了。”

“林院士的家書,後續的每一封書信,都不能以審判的眼光來看待。”

“我們應當學會敬畏,應當學會感恩!”

“林院士的所作所為,正是為了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