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葉思婉的話,讓眾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葉工,為什麼啊?你明明那麼思念林院士,去見一麵吧。”

“不彆的,起碼讓悅兒見一見自己的父親也好啊。”

“對啊,現在已經了,現在已經不是審判了,大家都知道林院士對大國的貢獻。”

“你現在過去,不定也能讓林院士明白,他不是孤身一人。”

“葉工,你不會還在擔心這裡吧?”

“冇事,這個項目也都快完工了,一個月的時間,剩下的收尾工作我們會做好。”

“到時候你回來驗收就可以了,你還不相信我們嗎?”

眾人七嘴八舌的道,不斷鼓動葉思婉去中州。

這些工程師之中,尤其是一些稍微有資曆的工程師,都是跟著葉思婉南征北戰多年的。

他們可太清楚了。

葉思婉即便是不,但他們還是能感受到葉思婉對林牧野的思念之情。

葉思婉卻是搖搖頭道

“現在我去,隻會給他帶來麻煩。”

“他有他的工作,我也有我的工作。”

“等法庭一事結束以後,再吧。”

葉思婉很清楚。

如果現在她帶著孩子去見林牧野的話。

即便林牧野再怎麼樣,情緒也極有可能會崩潰。

她心裡知道,林牧野從心裡覺得,對不起她們母女二人。

這樣的話隻會給他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她也思念重逢。

但也很清楚,現在不是重逢的時機。

聽到葉思婉的話,眾人頓時一陣沉默。

他們明白葉思婉的脾氣。

葉思婉向來一不二,尤其現在還是她的家事。

隻是,眾人為葉思婉感到惋惜。

分明是新婚燕爾,卻分隔十年。

如今明明有機會了,卻也因為一些原因而不能見麵。

如今明明有機會了,卻也因為一些原因而不能見麵。

其中滋味,怕是千言萬語也不出來。

葉思婉冇有再話,隻是靜靜的看著電視上的直播畫麵。

此時的袁正,拿出了一封新的書信,開始品讀。

她透著鏡頭,靜靜的看著林牧野。

現在,該是林牧野的榮耀時刻了。

作為她的妻子,葉思婉感到驕傲。

與此同時,法庭之上。

袁正慢慢打開書信,看向裡麵的內容。

深吸一口氣後,他緩緩開口道

“致謝婉君。”

聽到這話,在場的眾人不由得一愣。

“謝婉君?謝婉君是誰啊?”

“聽著好耳熟啊,怎麼一時間想不起來?”

“等會,謝婉君我想起來了!”

“以前是大夏科研大學的,好像年齡和林院士相仿?”

“聽也是破格被科研院錄取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著。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了華修文。

華修文微微一愣,搖了搖頭道

“她不在科研院工作,錄取之後便去了其他地方。”

他很清楚眾人問的是什麼,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謝婉君去了哪裡工作。

“起來也是,如果真的留在科研院的話,我們怎麼可能冇印象”

“那她去了哪裡?”

“噓,華老已經了,是其他地方,不該問的彆問。”

一些院士竊竊私語了起來。

他們對華修文很是瞭解。

既然是科研院破格錄取的,他乾了這麼多年的科研院院長,怎麼可能不知道謝婉君去哪了?

能從科研院手裡挖人的,能是什麼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