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

自打林牧野被直播“審判”到現在,馮先熙一直都在處理各種外交事宜。

如今已經二三十個時冇有閤眼了。

聽到“霓虹國”三個字,更是眉頭緊皺,根冇有想要見的心思。

“他們,他們是帶著誠意來的,而且這次不是因為林牧野。”

“隻是想見您一麵,有很重要的事想與您商議。”

聽到這話,馮先熙頓時微微一愣

“霓虹國想搞什麼幺蛾子?”

一邊著,他一邊將手中的檔案放到一邊。

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慢慢起身來,開口道

“人在哪?”

部員急忙開口道

“就在會議室,已經等了有一段時間了。”

聽到這話,馮先熙擺了擺手,開口道

“好,告訴他們,再等一會,我過會過去。”

部員見狀急忙點頭,關上門轉身離去。

他心裡很明白,馮先熙打心底裡厭惡霓虹國的人。

因此,他剛開始直接拒絕了霓虹國外交員的請求。

但這些霓虹國外交員充分讓他見識到了什麼是死纏爛打。

一直都在有重要的事,而且不斷的點頭哈腰。

搞得部員有些雲裡霧裡的。

不過,他們這次來絕對不是為了林牧野。

這才讓部員轉頭來找馮先熙。

與此同時,會議室中。

兩個霓虹國外交員此時正在搓著手。

從表情上能看得出來,他們很是緊張。

“如果馮部不願意見我們,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穿著黑色西服外交員開口道。

“那我們就再次請求,這次我們收到的任務是一定要見到馮部。”

“阿貝首相已經明確表示了,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與大國促進建交。”

“還要和米國撇清關係。”

“我們不能再與米國摻雜任何關係了。”

另一個穿著藍色西服的外交員沉聲道,表情十分凝重。

他很明白,這個“不惜一切代價”代表著什麼。

“可是,大國人對我們很是痛恨。”

“我怕,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同意我們的請求的。”

黑西服外交員眉頭緊皺的開口道。

藍西服外交員臉色也變得很是難看。

他很清楚,在大國人的眼中,的確非常痛恨霓虹國人。

“以前可以不在乎,但是現如今的大國已經到了我們連瞻望都冇法瞻望的地步。”

“我們這次的任務,一定要成功。”

“米國已經不可靠了,大國,纔是我們唯一能依靠的靠山!”

藍西服外交員一臉嚴肅,一副決絕的表情。

“吱嘎。”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開了。

馮先熙大步走進會議室。

兩個外交員急忙起身來,鞠躬道

“馮桑!”

第124章

自打林牧野被直播“審判”到現在,馮先熙一直都在處理各種外交事宜。

如今已經二三十個時冇有閤眼了。

聽到“霓虹國”三個字,更是眉頭緊皺,根冇有想要見的心思。

“他們,他們是帶著誠意來的,而且這次不是因為林牧野。”

“隻是想見您一麵,有很重要的事想與您商議。”

聽到這話,馮先熙頓時微微一愣

“霓虹國想搞什麼幺蛾子?”

一邊著,他一邊將手中的檔案放到一邊。

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慢慢起身來,開口道

“人在哪?”

部員急忙開口道

“就在會議室,已經等了有一段時間了。”

聽到這話,馮先熙擺了擺手,開口道

“好,告訴他們,再等一會,我過會過去。”

部員見狀急忙點頭,關上門轉身離去。

他心裡很明白,馮先熙打心底裡厭惡霓虹國的人。

因此,他剛開始直接拒絕了霓虹國外交員的請求。

但這些霓虹國外交員充分讓他見識到了什麼是死纏爛打。

一直都在有重要的事,而且不斷的點頭哈腰。

搞得部員有些雲裡霧裡的。

不過,他們這次來絕對不是為了林牧野。

這才讓部員轉頭來找馮先熙。

與此同時,會議室中。

兩個霓虹國外交員此時正在搓著手。

從表情上能看得出來,他們很是緊張。

“如果馮部不願意見我們,該怎麼辦?”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穿著黑色西服外交員開口道。

“那我們就再次請求,這次我們收到的任務是一定要見到馮部。”

“阿貝首相已經明確表示了,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與大國促進建交。”

“還要和米國撇清關係。”

“我們不能再與米國摻雜任何關係了。”

另一個穿著藍色西服的外交員沉聲道,表情十分凝重。

他很明白,這個“不惜一切代價”代表著什麼。

“可是,大國人對我們很是痛恨。”

“我怕,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同意我們的請求的。”

黑西服外交員眉頭緊皺的開口道。

藍西服外交員臉色也變得很是難看。

他很清楚,在大國人的眼中,的確非常痛恨霓虹國人。

“以前可以不在乎,但是現如今的大國已經到了我們連瞻望都冇法瞻望的地步。”

“我們這次的任務,一定要成功。”

“米國已經不可靠了,大國,纔是我們唯一能依靠的靠山!”

藍西服外交員一臉嚴肅,一副決絕的表情。

“吱嘎。”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開了。

馮先熙大步走進會議室。

兩個外交員急忙起身來,鞠躬道

“馮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