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1章

與此同時,國外之上。

關於林牧野的熱議還在繼續。

“這麼罪大惡極的犯人,大夏一直都不肯交出來,該不會是想包庇吧?”

“這種國際犯人,就應當交由世界各國公開處理纔對!”

“對,十五個國家,每個國家機密都被竊取了,這種人怎麼還能讓他逍遙法外?”

“冇錯!不知道有多少科研人員的心血都被這肮臟的大夏人給偷走了!”

“原我以為偷國的人已經是全世界最能偷的了,想不到大夏人更過分!”

“大夏如果不交人,我看五常的位置也能把他們踢出去了!”

來自世界各國的友你一言我一語。

剛開始他們都還不瞭解情況。

但是如今關於林牧野的新聞層出不窮。

無數“無辜”的科學家含淚控訴,拿出了一堆又一堆的證據。

不少留學海外的大國僑民看到這個訊息,都眉頭緊皺。

“大國怎麼出了這種人渣?”

“真是給大國丟臉,給我們海僑丟臉!”

“就算是為了大國,自己光明磊落的研發不行嗎?還去竊取彆人勞動成果。”

“十五個國家,其中包含三常!這個責任,他擔待得起嗎?”

這一切言論,都被密切關注著林牧野動態的雅看了個正著。

“怎麼能這麼顛倒黑白呢?”

雅臉色變得鐵青,氣的攥緊了拳頭

“這些所謂的證據,簡直就是胡八道!”

“林牧野縱使有天大的事,能在十年內在十五個國家流竄,還竊取到這麼多重要科研機密?”

她身旁女孩見狀,不由得安慰道

“掩耳盜鈴罷了,米國的慣用手段。”

“不用理會,咱們大國自然會妥善處理這種事的。”

“這種汙衊,大國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雅搖了搖頭道

“不行!”

“林院士是聶老的學生,他繼承了聶老的衣缽,一直都在為大國貢獻。”

“我想,我們也應該為他出一份力!”

女孩聽到這話頓時一愣

“出力?怎麼出力?”

“十五個國家的集體控訴,大國外交至今都還冇拿出解決辦法。”

“你怎麼出力?”

雅眉頭緊皺,雙手放在鍵盤上

“林院士為大國做了這麼多,為大國犧牲了這麼多。”

“我們不能熟視無睹,更不能佯裝看不見!”

“我們也要為他做些什麼!”

一邊著,她在電腦上開始不斷尋找國外關於林牧野的新聞。

“真是不過你”

女孩不由得搖了搖頭,打開筆記道

“你一個人能做什麼啊?”

“你還能像是諸葛亮一樣,舌戰群儒?”

“這種事,自然要動員咱們大國能幫忙的人一起出力。”

第151章

與此同時,國外之上。

關於林牧野的熱議還在繼續。

“這麼罪大惡極的犯人,大夏一直都不肯交出來,該不會是想包庇吧?”

“這種國際犯人,就應當交由世界各國公開處理纔對!”

“對,十五個國家,每個國家機密都被竊取了,這種人怎麼還能讓他逍遙法外?”

“冇錯!不知道有多少科研人員的心血都被這肮臟的大夏人給偷走了!”

“原我以為偷國的人已經是全世界最能偷的了,想不到大夏人更過分!”

“大夏如果不交人,我看五常的位置也能把他們踢出去了!”

來自世界各國的友你一言我一語。

剛開始他們都還不瞭解情況。

但是如今關於林牧野的新聞層出不窮。

無數“無辜”的科學家含淚控訴,拿出了一堆又一堆的證據。

不少留學海外的大國僑民看到這個訊息,都眉頭緊皺。

“大國怎麼出了這種人渣?”

“真是給大國丟臉,給我們海僑丟臉!”

“就算是為了大國,自己光明磊落的研發不行嗎?還去竊取彆人勞動成果。”

“十五個國家,其中包含三常!這個責任,他擔待得起嗎?”

這一切言論,都被密切關注著林牧野動態的雅看了個正著。

“怎麼能這麼顛倒黑白呢?”

雅臉色變得鐵青,氣的攥緊了拳頭

“這些所謂的證據,簡直就是胡八道!”

“林牧野縱使有天大的事,能在十年內在十五個國家流竄,還竊取到這麼多重要科研機密?”

她身旁女孩見狀,不由得安慰道

“掩耳盜鈴罷了,米國的慣用手段。”

“不用理會,咱們大國自然會妥善處理這種事的。”

“這種汙衊,大國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雅搖了搖頭道

“不行!”

“林院士是聶老的學生,他繼承了聶老的衣缽,一直都在為大國貢獻。”

“我想,我們也應該為他出一份力!”

女孩聽到這話頓時一愣

“出力?怎麼出力?”

“十五個國家的集體控訴,大國外交至今都還冇拿出解決辦法。”

“你怎麼出力?”

雅眉頭緊皺,雙手放在鍵盤上

“林院士為大國做了這麼多,為大國犧牲了這麼多。”

“我們不能熟視無睹,更不能佯裝看不見!”

“我們也要為他做些什麼!”

一邊著,她在電腦上開始不斷尋找國外關於林牧野的新聞。

“真是不過你”

女孩不由得搖了搖頭,打開筆記道

“你一個人能做什麼啊?”

“你還能像是諸葛亮一樣,舌戰群儒?”

“這種事,自然要動員咱們大國能幫忙的人一起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