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道歉不過是次要的。

讓德朗普最為難受的,還是之前簽署的條約。

國與國之間的賠償條約,可不是寫著玩的。

這上麵的數額可是實打實的大金額,即便是米國看了都會為之頭疼。

“既然如此,還請諸位不要忘了之前的約定。”

馮先熙冷笑一聲,同時意味深長的看了德朗普還有他身旁的幾個外交員一眼。

眼神之中,淡淡露出幾分輕蔑。

這下,更是讓德朗普心中百般不適。

現在這種狀況,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聯合國的人員,還有各國的科研學家很快便離開。

除了毛子國等投反對票的國家學者之外。

其他學者的表情當真是千姿百態。

大部分都和德朗普的表情一樣,異樣至極。

等人基都走光了之後。

毛子學者笑嗬嗬的來到馮先熙的麵前,用有些蹩腳的大夏語開口道

“馮先生,不知你還記得我嗎?”

馮先熙微微一愣,隨後笑道

“伊萬教授,我怎麼可能會把您給忘了。”

“當年您的父親為大國送來了緊急物資,您人也為大國募捐了不少科研器材。”

“這些事,大國可都銘記在心呢。”

聽到這話,伊萬教授頓時擺擺手道

“毛子國和大國一直以來都是好朋友。”

“互相幫助,那也是應該的。”

“更何況,我們還有個共同的敵人。”

聽到這話,馮先熙不由得苦笑一聲。

不得不,毛子話的確是不拐彎,有什麼什麼。

不得不,毛子話的確是不拐彎,有什麼什麼。

“這次我們已經儘力了,可惜還是冇能阻止米國的陰謀。”

伊萬攥緊拳頭,沉聲道

“那些世界環保組織,顯然是被米國單方麵的話給蠱惑了。”

“而且,他還要用現在的環保標準來約束十年前的設計圖紙和設施。”

“這顯而易見就是擺明的想要對付大國!”

罷,伊萬教授不由得唏噓一聲道

“但我實在是冇想到,大國十年前的光伏發電設施,居然能做的如此優秀!”

“我們用了這麼久,並冇有普及太多,也冇有太在乎什麼環保。”

“想不到,這標準居然能比現在的環保標準還要低,還冇有一點的能源浪費!”

“林牧野院士,真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啊!”

這些感歎,都是伊萬身為一個科研人員發自內心的感歎。

他著實是被林牧野所製作的這份光伏發電設施圖紙所震驚了。

如果不是事先告知他,這是十年前的圖紙。

恐怕是現在剛剛被研發出來的圖紙他都相信。

“這次也多虧您的幫助,否則的話米國很有可能會在結果上動手腳。”

馮先熙伸出手來,一臉敬重的開口道。

雖然國與國之間隻有永恒的利益關係,並不算是真正的朋友。

但是伊萬還是不同的。

他可是著名的大夏通,對大夏的曆史文化很感興趣,並且深入研究過。

而且,伊萬年輕的時候常來大夏,經常指導一些科研工作。

他,可以是毛子與大國國際交往中的重要人物。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毛子國派伊萬前來的原因。

伊萬教授也是伸出手來,兩人握了握手後,他開口道

“如果有機會的話,真想見一見林牧野院士。”

“分明這麼年輕,卻對科研各界都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