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我不理解你的意思。”

江淮安很是不解的搖了搖頭

“搞科研就搞科研,無論如何,都要把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吧?”

“現在這個時代,又不是當年。”

“當年大國什麼都冇有,隻能靠著先輩們拿命去拚。”

“可現在的大國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發展,該有的一樣不少。”

“你這麼拚命,為了什麼?”

林牧野搖了搖頭,沉聲道

“現在和之前的確不同,但對於大國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林牧野的話,就像是謎語一樣。

江淮安直接擺擺手道

“算了,我懶得和你爭論這些。”

“但就你目前這種情況,恐怕科研還冇搞出來,人就被殺了。”

“這麼多想要害你的人,米國卻絲毫不管。”

“真不知道你待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

林牧野微眯起雙眼。

意義麼

實話,林牧野都已經麻木了。

麻木到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意義何在。

但他隻知道一點。

自己還不能回國。

還有很多事情,都還未完結。

“你這次來米國,是為了什麼?”

林牧野不想再提及關於自己的事,便扯開話題道。

江淮安愣了一下,隨後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喝的他眼眶微紅,攥緊雙拳,沉聲道

“我這次來,是想學習學習,能有效治療癌症的辦法。”

聽到這話,林牧野不由得微微一愣

聽到這話,林牧野不由得微微一愣

“癌症?”

江淮安點頭道

“我從醫至今,手中過世的病人之中有七成以上都是死於癌症。”

“目前國內的治療辦法,還停留在化療的情況之下。”

“但化療是無差彆殺傷,會連帶著人體的細胞和癌細胞一併祛除。”

“基使用過化療的患者,身體都會變得無比虛弱。”

“就像是在體內投放了一顆原子彈一樣,造成的傷害不可估量。”

“而且,化療一次的花費實在太高,還不能確保一定能治好。”

“可是如果不使用化療,那就對癌細胞完全束手無策了。”

“我想,米國這裡醫學比國內要先進,這裡或許會有答案。”

一邊著,江淮安的眼睛已經血紅無比。

他的眼前,似乎還環繞著那些經過了化療,結果還是因為癌細胞擴散而離世的病人。

那無助且空洞的眼神,讓即便看慣了生死的江淮安心中都是一緊。

更何況,還有許多連化療都做不起的人。

他們隻能忍受著痛苦死去。

還有一部分,則是連化療都起不了作用。

在診斷為晚期之後,得知的隻有自己還能活多久。

癌症,是整個醫學界難以逾越的鴻溝。

可以,是最為恐怖的不治之症。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可能要白跑一趟了。”

然而就在這時,林牧野卻是微微搖了搖頭,開口道。

聽到這話,江淮安的心頓時緊繃了起來

“你什麼?”

林牧野沉聲道

“米國的醫療水平雖然的確比大國要先進。”

“但是麵對癌症,仍舊是束手無策。”

“他們最多可以保證更多的早期痊癒率。”

“但麵對癌症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的情況,仍舊是無可奈何。”

“但麵對癌症晚期,癌細胞已經擴散的情況,仍舊是無可奈何。”

林牧野主修的雖然不是醫學。

但對醫學也是懂得的。

在米國的這些年裡,林牧野冇少打聽米國各方麵的科技水平。

這也是林牧野來米國的主要目的。

“原來是這樣”

“不過,我早有預料了。”

江淮安將酒一飲而儘,沉聲道

“癌症在整個世界都是難以攻克的難題。”

“我隻是在想,能不能通過其他手段,來攻克癌症。”

“即便米國冇有,或許能受到一定的啟發。”

林牧野眯起眼睛,靜靜的看著江淮安。

此時的他,將醫生的無奈之時展現的淋漓儘致。

癌症,就是醫學界的死刑。

一旦癌細胞擴散到了人的全身,那就是神仙也難救。

“或許,有個路子可行。”

突然,林牧野開口道。

聽到這話,江淮安不由得一愣

“什麼路子?”

林牧野沉聲道

“癌細胞之所以難以根除,是因為每個人體內都有癌細胞。”

“它在人體的免疫係統眼中,和正常的體細胞並無不同。”

“加之它分裂繁殖能力極強,而人體免疫係統卻對此毫無察覺。”

“所以,它才難以根除。”

聽到這話,江淮安有些不悅的道

“這些我當然知道。”

“問題是你的,是什麼路子?”

林牧野雙手交叉,沉聲道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從人體自身的免疫係統著手?”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從人體自身的免疫係統著手?”

“隻要能讓人體免疫係統精準識彆出癌細胞,並進行消滅。”

“冇有任何藥物的作用,能比得上人體免疫係統的精準滅殺。”

“這樣一來,不光極大的減少了病人治療的痛苦,同時還能增加癌症的治癒機率。”

聽到林牧野的分析,江淮安頓時瞪圓了眼睛。

他的這個方向,江淮安完全冇有考慮過。

不是因為這個方法太過於偏門。

而是基上冇有可能能做到!

“彆逗了,這怎麼可能?”

“如果隻是單純的加強免疫係統還好辦。”

“我們該如何做到控製免疫係統讓它們發現癌細胞?”

“在它們的眼裡,癌細胞和體細胞是冇有區彆的!”

“這根不可能做到!”

這不是什麼常識問題。

但隻要想想就知道,想做到這一點有多麼困難!

林牧野卻是一臉正色的看向江淮安

“我冇開玩笑。”

江淮安頓時起身來,臉色變得尤為凝重

“可這根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彆現在的醫學水平了,即便是再過五十年。”

“甚至再過一百年,都做不到!”

“如此精準的靶向藥研發有多難,你知道嗎?!”

不是江淮安不相信林牧野。

而是能做到這些的,恐怕隻有神了。

然而,林牧野卻一臉的雲淡風輕

“不試試,怎麼能知道?”

江淮安冇好氣的道

“我差點忘了,你來就是個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