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章

“諾萬夫斯基,也是上世紀傑出的生物學家兼醫學家,毛子國的泰鬥級人物。”

“隻是他在年僅四十歲的時候就退隱了,想不到林院士居然還能找到他。”

“至於韋伯·吉爾尼斯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隻知道,他是意呆利人,隻是在醫學界和生物界似乎冇聽過他的名字。”

經過徐陽正的科普,眾人頓時恍然大悟。

這些都是上世紀的國外泰鬥人物,而且退隱的都比較早。

如果不是涉足這個領域的人,恐怕很難知道他們的名字。

就在這時,華修文開口道

“韋伯·吉爾尼斯,似乎已經過世了。”

“他不是生物學家,也不是醫學家,而是化學家。”

聽到華修文的話,眾人頓時瞪圓了雙眼。

“化學家?”

“聽林院士的意思,似乎是在找尋求證他設想的答案。”

“但是,為什麼要找化學家?”

“對啊,這和化學似乎冇有什麼牽扯吧?”

眾人頓時撓了撓頭,實在是有些費解。

“不,有牽扯。”

“而且,多虧了韋伯·吉爾尼斯先生留下的寶貴知識。”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眾人不由得循聲望去。

話的不是彆人,正是江淮安!

江淮安的出現引得眾人微微一愣。

“既然是唸到寫給我的信,我怎麼能不在場呢。”

江淮安深吸一口氣,緊接著大步走到了林牧野的麵前。

他的臉色變得異常凝重,緩緩開口道

他的臉色變得異常凝重,緩緩開口道

“老林,你拜托我的事我可是幫你做到了。”

“但是你也看到了,有些事情是瞞不住的。”

聽到這話,林牧野不由得苦笑一聲。

不過,他已經快習慣了。

從答應了要讀這些信的時候,林牧野就冇打算再藏著。

“辛苦了。”

突然,林牧野對著江淮安開口道。

江淮安抿了抿嘴,臉色變得有些複雜,他搖了搖頭道

“哪有你辛苦?”

“這世上,冇有比你更辛苦的人了。”

兩人的對話頓時引得眾人一臉疑惑。

這兩人的,是什麼意思?

什麼辛苦不辛苦的?

突然,有人臉色變得無比震撼。

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就在這時,江淮安轉過頭來,一臉正色的看著袁正道

“袁法官,還請直接將信封裡的東西拿出來吧。”

“這封信之所以這麼厚,正是因為,這裡麵有著林牧野給我的一些附加物品。”

聽到這話,袁正不由得一愣,隨即慢慢拿起鼓鼓囊囊的信封。

裡麵的,是一個筆記。

看筆記的款式和紙張的泛黃程度,看來有些年頭了。

將筆記翻開第一頁後,袁正便被震撼到了。

第一頁上,洋洋灑灑的寫了一行字

“癌症攻克方法彙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