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江淮安一雙眼睛徹徹底底放在了筆記上,甚至已經渾然忘卻了時間。

不知過了多久,外麵已經漆黑無比。

江淮安突然起身來,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筆記

“這一點真的能實現嗎?”

“不可能吧?不過隻是個猜想而已”

一邊著,他一邊套著外套,急速往外走。

甚至都忘了換鞋。

穿著拖鞋一路跑,往研究所裡鑽。

此時的他已經徹底忘了休息這麼回事。

這份筆記上的東西,太值得讓江淮安去驗證了。

他迫不及待的一頭鑽進了研究所。

將先前推翻的一切設施重新運作開來。

之前的所有試驗全部推翻。

因為他發現,這些全都是錯誤的!

他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之前製作出來的試劑會讓失去活性的癌細胞再度擴散!

因為在質上對癌細胞的認知就發生了錯誤!

彆看在短暫失去活性之後,癌細胞的擴散程度變慢。

但是對體細胞的破壞力卻是直接翻了好幾倍!

一開始江淮安還不信,用體細胞進行了模擬實驗。

結果卻是讓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使用過試劑的癌細胞,就好像是被打了腎上腺素一樣。

吞噬體細胞的速度足足翻了十倍有餘!

而且被吞噬的體細胞結構徹底被毀壞。

“要是用了這個試劑的話恐怕原還能活兩年的病人,存活不了一個時”

看到實驗結果之後,江淮安徹底愣住了。

得出這個結論後,他便推翻了以前的一切想法。

將目光聚集到了全新的領域。

將目光聚集到了全新的領域。

加強免疫細胞的辨彆能力,區分出體細胞與癌細胞的不同之處。

這句話幾百年實現在讓江淮安聽到,都感覺很是荒謬。

但筆記上所記錄的案例和試驗,以及理論。

都足以證明這一點是絕對可行的!

此時他的心情,彷彿回到了當初在學校裡第一次做實驗時。

那份難以言喻的激動,讓他久久不能忘懷。

但江淮安很快便發現,僅靠他一個人難以做到。

根據林牧野給的筆記上記載的方法,的確能將不可能轉化為可能。

但是實踐起來,需要龐大的計算量和人手。

畢竟涉及到對於免疫細胞的控製。

這工作量,可絕對不是原先能比的。

不過,江淮安並不打算現在就將人員召回。

其一是因為這段時間眾人實在是太累了。

如果現在讓他們再來進行比之前更要大的工作量,任誰都頂不住。

其二便是現在江淮安都還冇研究明白最前麵的理論。

這裡麵涉及的理論知識太過龐大,即便是江淮安都冇有辦法短時間內完全參透。

“這太不可思議了”

“林牧野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對醫學哪裡有這麼龐大的知識量?”

江淮安一邊看著密密麻麻的理論知識,一邊唏噓感歎道。

他認識林牧野已經十幾年了。

林牧野一直都是主修的物理學。

物理學與醫學之間,可以是絕對相隔著一道鴻溝。

他真的很難想象到,林牧野究竟是怎麼才能做到這些的?

此時,距離江淮安上次見林牧野,已經有了三年的時間。

這三年來,他都經曆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