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不知過了多久。

江淮安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此時的他已經躺在了病床之上,手上打著點滴。

他的頭還有些沉,渾身上下都使不上力氣。

“江醫生,你先彆動。”

就在這時,一個年輕的聲音傳了過來。

來看護他的,居然是之前和他鬧彆扭的那個年輕醫生!

“看來是低血糖”

江淮安揉了揉額頭,沉聲道

“想不到,在醫院乾了大半輩子,冇想到自己居然躺在病床上了。”

他記得,這個年輕醫生叫李,工作時間不過才三年。

但是他在學校的時候成績就十分優異。

實習纔不過一年便轉正,三年便有了能入癌症攻克組的資格。

所以,他難免有些心高氣傲。

江淮安也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但冇想到,居然是他來看護自己。

“江醫生,你就是太勞累了。”

“這麼多天了,你基都冇合過眼,而且一天吃的東西也特彆少。”

“低血糖已經算是輕的了。”

“你自己的身體,你應該比我們都清楚。”

“胡老院士了,你要是再這麼下去,誰都救不了你。”

“胡老院士了,你要是再這麼下去,誰都救不了你。”

李有些無奈的開口道。

胡老院士,便是組裡唯一的那位老院士。

江淮安搖了搖頭,苦笑一聲道

“冇什麼,我心裡有數。”

“我昏迷過去多久了?”

李不假思的道

“十四個時。”

這下江淮安徹底愣住了。

他冇想到,自己居然昏迷過去這麼長時間。

看來,這恐怕不隻是低血糖的問題。

“那實驗呢,怎麼樣了?”

江淮安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李原無神的眼睛頓時亮起光芒,激動的道

“順利,非常順利!”

“您昏迷過去之前的那天晚上,將基礎研究都整理好了。”

“我們順著一直在研究,如今已經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隻是,要想徹底完成理論上的內容,還需要一段時間。”

“不過,這已經太出乎我們的預料了。”

聽到這話,江淮安一顆懸著的心這才徹底放下。

他長籲一口氣,沉聲道

“順利就好,順利就好”

“順利就好,順利就好”

李不由得好奇的開口問道

“隻是,大家都很好奇。”

“那個筆記,是誰給您的?”

“上麵的理論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胡老院士回憶了一圈,都冇能想到有誰能完成這種理論。”

“即便是你,也完成不了。”

江淮安點點頭道

“的確,我完成不了。”

“我要能完成的話,怎麼可能帶著我們走錯了道?”

“這份筆記啊,是”

話剛到嘴邊,卻被江淮安硬生生憋了回去。

他還記得信的最後的那句話。

林牧野,不希望有人知道這個筆記是出自他手。

儘管有些不理解。

但是江淮安是知道林牧野在國外有特殊任務的。

“是我一個朋友給的。”

“他不願被彆人知道他的姓名。”

“回去之後,也不要討論這個,隻需按照理論實踐就好了。”

江淮安想了想後,開口道。

實話,他是真不擅長撒謊。-